2020-02-28

【立場新聞】黃宇軒 (Sampson):其實,警察加薪和OT錢,明日就表決了 (1118)


其實,警察加薪,明日就表決了

這跟政府「回水」一萬元無關,也跟昨日發表的財政預算完全無關。我們很易混淆,但在此要說的是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去年中,原本要在立法會財委會表決的公務員加薪撥款決定,延期好多次之後,終於要在明日(2020年2月28日,星期五)的立法會財委會上表決了,撥款當中,包含警察加薪。

在去年的抗爭運動開始後,香港人一直堅持,這「2019-20年度公務員薪酬調整撥款」,必須將警察加薪的部分抽出來分開審議,但一直都被建制派阻撓。經過過去八個月後,尤其是7.21和8.31後,香港人已建立起非常強烈的共識,「警暴未解決,不容警加薪」,而且他們的巨額OT,也是市民完全不能接受的。

因此,明天早上十時開始的立法會財委會,將是關鍵一戰。在全民反對警察加薪的情況下,「2019-20年度公務員薪酬調整」撥款如果被通過,將會是對抗爭八個月香港人所流的血與汗的無視,和對手足的終極侮辱。

立法會受建制派把持,我們都知道,所以民主派議員要阻止撥執通過,必須用特殊手段。就像去年他們也試過的,以投影機擾亂會議,讓會議中止等類型的創意抗爭;加上衝擊會議,會是唯一有效的手段,去阻攔警察加薪。

雖然未必很多手足留意到,但明天實在是全民集氣的重要時刻。阻止警察加薪、阻止他們領更多的OT錢,要立法會議員抗爭之餘,也要全民支撐他們反抗。這樣,才對得住手足。2月28日,全民睇實財委會!

 

作者facebook圖片

作者facebook圖片

作者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2-27

【蘋果日報】馮睎乾:支持林鄭的9% (852)


最新民調顯示,鄭月娥又考第一了:她的支持率已跌至個位數,只剩下9%,創了九七以來特首民望新低。記憶所及,警察支持率最低的時候,也有10%以上。林鄭這次可謂抓緊武肺的機遇,成功擊敗黑警,重奪香港乞人憎榜第一位。有理由懷疑,該是枕邊「手足」教路,叫她全力以赴,做到最衰──中央炒她魷魚,林家固然甩難;中央堅決不炒,她就順勢「攬炒」,完成抗爭者未竟的事業。真是「雙贏」方案,絕!

現在林鄭最難攀越的一座大山,不是反對她的廣大市民,而是那9%對她不離不棄、莫失莫忘的「娥粉」。9%市民,大概等於六十多萬「人」,簡直不可思議。「娥粉」到底是什麼概念呢?表面上他們支持的是特首,但細心一想,娥粉真正支持的,是林鄭所代表的一切缺點:無能、無恥、無信、不仁、不忠、不義……孔子、耶穌和佛祖相信都不會寬恕林鄭,而這9%卻仍然含忍。

如果你問我什麼是愛,我會答:這9%所表露的情懷便是愛。愛,就是不問值得不值得。鄉黑、警察及其家眷,做娥粉天經地義,但粗略估計也不至於有六十萬,那麼其餘是誰呢?是藍絲廢老?本來想爆頭也想不到,幸好上星期偽人們辦了一場「波後飯」,現在總算有些頭緒:那9%應該也包括張智霖們、方中信們、歐陽震華們這類人物。

為什麼到今時今日仍有娥粉呢?試以李居明大師為例。日前拙文見報後,友人告訴我:「上星期無意中聽收音機 ,李居明話今次疫情有兩個生肖可以避過 ,一個係龍,一個係牛,佢話龍喺火中出世, 可以抗疫。咁香港點樣化解呢場疫症呢?大師話只要電視台同心做一樣嘢,就冇問題,佢話:『只要全港電視台重播《龍珠》,就可以化解呢場疫症。』聽落佢唔似講笑,而係好認真咁講。」

原來抗疫秘技除了「劍指」,尚有《龍珠》!據說,李大師至今依然粉絲眾多,尤其是在大陸。林鄭的「成功」之道跟大師一樣:只要有「關鍵白癡」支持,那就夠了。白癡不必人多,最重要是他們有錢,或有槍。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區家麟:警方發言人口口聲聲「老師帶着學生去犯法」,未審先判又一明證 (2645)

警員在葵涌商場拉了15個懷疑貼連儂牆的人,還未落案起訴,還未過堂,警方政治宣傳發言人急不及待就說「老師帶着學生去犯法」、「口口聲聲講的理念有幾崇高,犯法就是犯法」。

警察公共關係科的政治宣傳,淪落到未審先判,屈得就屈,法庭都未上,就公然話人「犯法」,如此肯定,但最後連charge都落唔到要放人

身為執法者,是否不認識「無罪推定」原則?

警察幾時做了法官的工作?「犯法就是犯法」?警察只是負責拘捕、調查、落案,是否犯法,不是由你來未審先判。

一個正常的傳媒專業的記者,報道警察拉人時,都只會講「疑犯」,「涉嫌犯XX罪」,而不會直指某人「犯法」,因為無罪推定,法庭未審,你憑什麼直接說人「犯法」?

請鄒姓警方發言人用你罵人的口吻檢視一下自己:光天化日穿着警察制服誤導公眾,完全視法治如無物;我們很擔心,警察的守法意識越來越薄弱;警察不理解自己的言談,有可能妨礙審判,這種未審先判的行為,為香港的司法制度帶來嚴重後果。

事件中,拘捕了15人,根據《明報》報道,七女獲保釋,八男拒保獲釋放,說明了什麼?當場拘捕,簡單案情,警方都不能即時落案送上法庭,無論是證據不足、涉嫌「刑事毀壞」的控罪有問題或其他原因,這宗案件的被捕人士,並非可以如警方的政治宣傳般斬釘截鐵說「犯法就是犯法」。

而根據《明報》報道,被捕15人其中一人是教師,但另外14個學生,並非該老師任教學校的學生,是否「老師帶着學生去犯法」,由法庭去判,也不容警察穿鑿附會,不容法庭還未審,警察就出來鞭屍。

再借用鄒姓發言人的口吻說兩句︰警察是香港法治社會重要一環,有警察未審先判的行為,絕對不是文明社會所能接受。

奉勸鄒姓督察一句,講稿可能是你上司撰寫的,但無論如何,稿從你口中吐出,你就要負責。鄒姓督察還記得你在TVB做記者的日子嗎?假若上司屈你要讀某句稿,你可以拒絕,因為最終你把口是你自己控制的,你要為自己口中吐出的說話負責。請珍惜自己的前途,不要行差踏錯,不要做condom。

這幫政治工具,在上位的一哥,對着成龍曾志偉獻媚扮矮仔稱兄道弟;在中層的督察發言人,無視法律原則只跟從政治原則就隨便說人犯法;底層的防暴卒則是強權手臂的延伸,肆無忌憚,濫權濫暴,無人能制衡。連監警會都認為自己無能為力,要獨立調查,這幫權貴,猶當耳邊風,還繼續伸手要錢,買武器、買裝備、加人手、加OT,休想。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眾新聞記者:【財政預算案】警務處服務指標大倒退預算反增25% 港台僅隨通脹加2.5% (699)


政府今日公布2020年財政預算案,警務處2020-21年度預算為257.9億元,相較上年度的206.8億元,大幅增長24.7%,支持警隊大手採購彈藥裝備、更換特別用途車及裝甲車以及加設職位。即使扣除來年預期通脹率2.5%,警隊的預算增幅仍超過20%。不過,綜觀警方在去年的服務指標,大部份都比前年倒退,其中偵破罪案總數由前年的25,213宗,跌至去年的21,965宗,跌幅12.9%。

與此同時,近日因節目《頭條新聞》諷刺警隊高層而遭警方投訴的香港電台,本年度的觀眾人數及電視收視都較上年度有明顯增長,反映製作獲得公眾支持,惟其預算較上年度輕微增加2.5%,僅僅追上通脹率,相當於0增長。

翻查警務處的詳細開支分析,警務處在以下幾多面的開支預算有明顯增長:

6.12億元採購彈藥裝備 預算增長191%

開支項目預算2019-20年度預算2020-21年度預算
(變幅)
專門用途的物料及設備$2.1億$6.12億
(+191.4%)

文件未有披露「專門用途的物料及設備」預算增長的原因,亦沒有解釋「專門用途的物料及設備」包括什麼物料及設備。根據保安局過往就同一項目開支呈交立法會的資料,「專門用途的物料及設備」撥款主要用於採購3類裝備:

(1) 行動裝備及支援前線的物資,包括槍械及彈藥、手扣、盾牌、通訊設備、鐵馬、警犬糧食及物料等;
(2) 保護裝備,包括救生衣、保護頭盔、藥物及海上緊急救援裝備等 ;及
(3) 執法及搜證裝備,包括交通圓筒、法證設備、指模印墊及印墨等。

$1.4億換特別用途車輛 $7666萬換6架裝甲車

開支項目2019-20年度2020-21年度
(變幅)
機器、車輛
及設備  
$4,348.2萬$9,997.0萬
(+129.9%)
特別用途車輛$9,532.9萬$1.4億
(+44.7%)
小型機器、
車輛及設備
$2.2億$2.9億
(+32.6%)

警務處的機器、設備及工程開支預算整體有顯著增長,其中以「機器、車輛及設備」及「警隊特別用途車輛」增幅最大。根據預算文件,「機器、車輛及設備」開支將大增129.9%至接近1億元,當中包括更換6架裝甲車,每架1,278萬元、合共7666萬元;而「警隊特別用途車輛」開支料增44.7%至1.4億元,主要用於購置和更換警隊特別用途車,預計每架最多1,000萬元。

加設2543職位 按年增909%

 新增職位2019-20年度2020-21年度
(變幅)
非首長級1792542
首長級731
新增總數2522543 
(+909.1%)
開支$154.3億$173.8億
(+12.6%)

除了硬件增加,警務處預計增加2,543個職位,涉及開支173.8億元,新增職位是上年度的10倍,預算開支增長12.6%。

多項服務指標大倒退

警務處預算開支大增四分一。不過,警隊去年的服務指標,大部份都比前年差。以突擊搜查次數為例,2018年有1.1萬次,但2019年大跌三成,只有7,955次;偵破罪案總數,由前年的25,213宗,跌至去年的21,965宗,跌幅12.9%;偵破暴力罪案數目,則由前年的5,786宗,跌至去年的4,974宗,跌幅14%。

警務處服務指標一覽(黃色為表現倒退項目):

港台觀眾、收視皆增 預算撥款卻0增長

在過去半年反送中運動中,港台新聞部直播及節目時數增加,加上購置員工裝備,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早前已表明本年度超支逾 500 萬元。工會指出,「香港電台視像新聞」fb 專頁的追蹤人數由 10 萬人增至 78 萬人,32台收視亦有增加,強調港台致力做好採訪報道,期望管理層增撥資源。

不過,根據2020年財政預算,港台開支預算為10.4億元,相較上年度的10.2億元,只是輕微增加2.5%。政府預期來年通脹率為2.5%,換言之,港台開支預算只是剛好跟上通脹,相當於是0增長。

預算文件顯示,港台本年度的服務指標大多與上年度相若,而在觀眾人數、電視收視方面更錄得明顯增長。以平均電視收視( rthk.hk實時串流、重溫節目和收看節目數字)為例,港台電視31由2018-19年度的8,000次大增至2019-20年的19,600次,增幅145%;港台電視32則由2018-19年度的1,400次大增至2019-20年的32,700次,增幅更達2236%。

港台服務指標數據。預算文件截圖

政府2019-20年度預算撥款2,800萬元予港台製作教育電視節目,惟下一財政年度將全面削減教育電視節目預算。預算文件解釋,因應審計報告建議,港台將於2020-21年度停止製作教育電視節目。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2-26

【立場新聞】Terry 的媒體懶人堂:這早就不是錢的問題 (1496)


這早就不是錢的問題。

什麼時候,錢可以平息民怨?
就是我們只需要錢的時候。

如今,我們想要的,實在太多。

想逝者能回來;
想黑警受制裁;
想肺炎歸中國;
想無能者下台;
想白衣人伏法;
想民主與自由;
想孩子有正常的童年;
想天琦免於牢獄之苦;
想爆眼少女重見光明;
想少女 X 回到清白時;
想印尼記者健康平安;
想香港屬於真香港人。

滿足了這些條件,那一萬,我們笑著袋住先。
做不到,那就別期望太多。

而這一萬,是架在頸上的刀。要通過,首先要讓警察買武裝?

那就連和頭酒都講不上。
一萬,可以不要。
但我們沒錢,警察都一樣。

為些許錢而通過更大的壓迫,才是真正攬炒。

錢是我們的,這並非派糖,是回水。
而財政儲備赤字,借問,關我撚事?

用我們的錢迫我們埋單?
你要平息的,應該是你的心跳。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一群憤怒的公務員:一群憤怒的公務員公開信:同屬後勤,何以警員可用CSI口罩? (1778)


【文:一群憤怒的公務員】

特首及公務員事務局長局長:

1)我們自二月初已多番追問閣下,公務員於工作期間染上新型冠狀病毒,及後若傳染其同住及非同住家人,包括18歲以下子女,引致其家人患病及身亡,政府會否對其家人作仼何賠償。遺憾閣下一直未有正面回應。請確認沉默是否代表公務員家屬不會獲得任何賠償?

2)眾多部門同事反映他們在執行後勤職務時須自備口罩,唯警員執行後勤職務、於當值期間高聲閒聊及午膳等時皆可使用CSI口罩。請閣下釐清警員的職權是否已獲特首及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提升,其官階是否甚至高於一眾政務官?而一眾公務員須履行何種職務,其地位方可如警員般獲提升?

3)在現行機制下,公務員可循甚麼渠道投訴部門首長或問責官員,其投訴方會獲立案調查?

4)若公務員發現上司精神狀況有異,屢屢錯判形勢,不單未能帶領團隊保障市民大眾福祉,反而作連串決定危害市民及同事生命,作為公務員可循哪些途徑投訴?

事實已證明聚眾會引致疫情大規模爆發,唯香港政府未能從邊爐家族及福慧精舍個案獲得任何啟示,堅持恢復社會服務,當社區感染個案數字不斷上升,武漢及鑽石公主號的港人返港,便會癱瘓香港的醫療系統,香港便將成為另一個武漢。

今天香港尚未如武漢般屍橫遍野,全因香港市民,包括公務員,不相信政府,全民戴口罩,勤洗雙手。唯世事難料,當你勤洗手時,水龍頭其實已暗裡藏毒。如我們早前所述,病毒並無基因導航,富裕人家、草根階層皆有機會染上,當有人自以為自己很安全,每天自我消毒,卻天天懷著壞心腸行使權力,未有盡心守護我城,有天天理自會循環,碰上有毒水龍頭,闔家承擔惡果。

一群憤怒的公務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朱凱廸:反對綑綁「回水一萬」與「警察加錢」 (3638)


預算案好厚,但其實得兩個主題:(1) 大幅增加警察預算 25%,幫警察武裝到牙齒,繼續警暴;(2) 將「回水一萬」與「警察加錢」綑綁在一起,令議員為了前者,被迫接受後者。

已經有市民問,「警察加預算 51 億」是否和「回水一萬」一起表決的?答案:是,這也是政府的陰謀!你以為班狗官對市民好?佢地只係怕警察加唔到錢會作反,用「回水一萬」利誘香港人不要反抗咋。

又有市民問,「回水一萬」是否一定要放到財政預算案才能落實?絕對不是。朱凱廸在上星期財務委員會審議 300 億元「防疫抗疫基金」時已多番表示,政府應該將「回水一萬」涉及的 700 億注資入「防疫抗疫基金」。財務委員會今個星期五就可以通過,派錢計劃可以馬上實行。

精通財技的政府,懂得將幾個隔離中心工程透過拆單及由獎券基金撥款,直接批俾中資國企,又怎會不懂得注資「防疫抗疫基金」是最快捷的派錢方法呢?

簡而言之,香港人要求兩件事:

  1. 將「回水一萬」從財政預算案抽出,透過財務委員會注資「防疫抗疫基金」,立即實行;
  2. 反對警察預算,解散黑警,重建一隊接受監督、服務香港人的警察。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記者張凱傑:素人區議員被禁上樓派防疫物資 張文龍:10個法團9個藍 社會欠我們組成政府的機會 (1002)


張文龍昨日在長安邨安濤樓派發物資時被大廈保安阻截,控制室通知下「禁令」禁止他進入。眾新聞製圖

防疫物品得來不易,但要派發給街坊同樣困難重重。青衣長安邨流出「控制室通知」的告示,表明不予區議員張文龍或其助理,進入大廈派消毒藥水或清潔用品,就算在大堂交收也不許。張文龍昨日派發物資時被大廈保安阻截,引來街坊不滿,據他了解相關「禁令」由法團發出,無關管理或保安公司。

素人出身的長安區議員張文龍感言,很多人以為區議員是活神仙,「只要我們選中,明日就會有民主;只要我們存在,就會變出口罩、火酒、漂白水。縱使街坊知道十個法團九個藍,卻會覺得只要我們想派東西入信箱,法團就會批准」,其實活神仙的表象,都是如履薄冰地換回來。他坦言:「香港這社會,欠我們這班新科議員太多太多。欠的不是人手,欠的不是墊支防疫物資的錢;欠的是對社會制度不公的自覺,欠的是讓我們組成政府的機會。」

長安邨流出「控制室通知」的告示,表明不予區議員張文龍或其助理,進入大廈派消毒藥水或清潔用品。長安後浪監察組FB圖片

流出的「控制室通知」手寫告示中,表明2月24日至26日這三天,「不給張文龍議員,或張文龍的助理進來,給街坊派消毒藥水或清潔用品,這三天派發時間為6:30至9:30,告訴所有日夜更當值大堂職務,務必遵守。控制室通知不可以在大堂交收。」不少網民隨即批評「政治因素竟然比健康和生命重要」、「其實都唔諗住法團幫手,仲要阻人行善,小心報應」、又認為「要換法團啦」!

眾新聞向張文龍了解過,他確認上述告示內容,解釋早前有街坊經他們訂購消毒物品,如今已經到貨,但因應疫情,不希望街坊排隊領取物資,改為逐家逐戶上門派發。他曾向屋苑申請派發物資,但法團有顧慮,拒絕申請。他遂改以探訪形式派發物資,豈料昨晚在安濤樓被保安阻止,撓攘近半小時。有街坊不滿保安做法,甚至有街坊走到大堂接他,最終他登記身份證等資料後獲放行。他強調無關管理或保安公司的問題,對方也有說不好意思。他慨嘆很多人不理解議員的工作,許多時只關心有沒有物資派,往往忽略政策層面的問題。

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副主席周文卿、司庫鍾水明、秘書曾慶宇、委員李麗雯及周艷玲,昨晚發出聯署聲明,指張議員早在上周六經管理處,向長安邨業主立案法團第十屆管理委員會提出申請,希望管委會批准派遞工作,管委會當日隨即投票。有鑑於現時疫情嚴峻,而且抗疫物品購買困難,五位委員覺得上述申請可幫助居民,所以投票支持,並據理力爭,但事與願違,最終於全體15名委員投票下(房署代表除外),管委會以超過一半票數反對申請,導致昨晚出現紛爭。

張文龍寄語大家「只有民間和議會一起向前行,我們才有力量」。張文龍FB圖片

本身從事廣告的張文龍今屆以3,711票當選區議員,他今早就在社交網站,分享當選後這三個月以來「一個新科議員的自白」,稱感覺就似過了一年,很長,很長。縱使今屆區議會民主派大勝,但實際上很多人對議員、議會,甚至是整個社會架構的運作,還是如從前一樣,不甚了解。「我們議員,很多人印象仍是活神仙。只要我們選中,明日就會有民主;只要我們講一句,警察就會放人;只要我們寫封信,政府就會派屋;只要我們存在,就會變出口罩、火酒、漂白水。縱使每天很多人抱怨林鄭發瘋,卻又會很多人覺得只要我們打個電話,屬於政府架構的房屋署就會很合作變出辦事處單位;縱使街坊知道十個法團九個藍,卻會覺得只要我們想派東西入信箱,法團就會批准。」

他坦言很多人不甚了解,議員種種「活神仙」的表象,是靠如履薄冰地換回來,尤其是無後台的單頭議員。「庫房提供的議辦資源一直有限,租金、員工薪酬從來是『全包宴』,好彩租到平地方就可以人請幾個,捱貴租的只好由自己酬金扣減;而且秘書處對錢方面的行政時間往往很長,自行墊支幾個月的人工、營運開支俯拾皆是,更不用說中間遇上疫情要買五、六萬物資而難以由營運開支扣除時,會怎樣如我用著一部四年前出廠的壞電話也沒機會去換,會怎樣推一個議員去到破產欠薪邊緣。但資源上怎樣大壓力,街坊往往終歸都只會看表象:誰豪氣,誰就是『做到嘢』。

雖說是「素人」,但他認為這班新科議員已經三個月,一點也不素了。「我們在面對的,是停擺了廿年無真正向前行的政制,是百萬無在香港經歷過SARS困境的移民,是從未如此無恥用軍事鎮壓手段控制我們的利益集團,這三個月,可能前輩們窮一生政治生涯,都未經歷過。」但到目前,他手上除了全用作墊支防疫物資的酬金外,甚麼都沒有。「香港這社會,欠我們這班新科議員太多,太多。欠的不是人手,欠的不是墊支防疫物資的錢;欠的是對社會制度不公的自覺,欠的是讓我們組成政府的機會。

他寄語:「真的很想大家記住不是選了我們,把所有事情交給我們就算。真的很想大家知道很想大家緊記,害到我們香港這個地步的人,還是要清算。真的很想大家了解,只有民間和議會一起向前行,我們才有力量,抵抗是『被清算』。很感謝長安街坊示範了給香港人看,在是『後區選年代』,我們要怎樣活下去。我會努力,我們會努力,我也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