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8

【輔仁媒體】木人里:同屋企人旅行,切忌自由行 (620)

「行咁耐既?到未架?唔識路問下人啦。」
「呢間野你又話好好食既?我覺得一般喎。屋企附近個間好似好食啲。」
「我地食完飯去邊?周圍行下?你唔係plan好左架咩?」
「間酒店都係麻麻地,唔好瞓,唔乾淨。」
「又話XXX好好玩,咁悶早知唔黎啦。」
「唔係話咁靚姐,山長水遠就入黎睇呢啲?」

唔知你地同屋企人(特別係有長輩)(特別係伴侶既長輩)去出國自由行既時候,有無聽過上面既說話呢?如果無既話,我真係要恭喜你,因為實在係非常難得。有好多朋友用大量時間做足資料搜集,問晒朋友意見,定好晒行程路線,萬分期待地出發,充滿信心可以為家人準備一次十全十美既快樂旅程,然後,你地就會聽到呢啲說話。

問題出左係邊?係因為你地準備得唔夠好?因為你地食野既品味出左事?因為你地搵既靚景其實唔靚?唔一定係咁。可能就只係大家期望唔同、食野口味唔一樣、喜好美感唔一樣、老人家唔行得咁多、唔鍾意行街買野、想浸浴缸但酒店無等等等等千百萬樣簡單理由,就會破壞你美好既預備。你會覺得,喂,佢地自己又唔一齊計劃,到我諗晒之後,去到現場又唔滿意,公平咩?講得出呢句既人都實在太年輕啦,屋企人既野,尤其對住兩老,邊有話公唔公平架。

咁你會問啦,我真係想同屋企人去旅行喎,點算?面前只有兩條路,一,選擇自由行,但要做定心理準備、諗定多一兩個後備行程、預多少少錢搭多啲的士,盡量避免旅程中出現衝突,搞到大家玩都玩得唔開心。二,就係最簡單既,跟團。

跟團?無錯,係跟團。跟團可以解決啲野唔啱口味、啲景唔啱睇、酒店唔啱住、條街唔啱行呢啲問題咩?係唔得既。但你想像下,如果你要同你女/男朋友同佢父母去旅行,由你負責諗成個旅行既行程,個壓力已經黎緊啦。然後你每帶去一個地方,佢地都可能會有各樣唔鍾意,雖然唔係直接講,但有意無意之間又畀說話你聽,個場面係唔係好尷尬?仲要捱足幾日,頭一日已經唔順意,之後幾日更加係步步驚心。

跟團最重要既價值係邊?睇住啦:

「我覺得呢間餐廳麻麻地。」
「係啦,我都係咁話,下次唔報佢。」
「我覺得呢個景點麻麻地。」
「係喎,我都係咁話,下次唔報佢。」
「我覺得呢間酒店麻麻地。」
「你都咁覺得?我都覺,下次唔報佢。」

無錯啦,跟團最重要就係可以將所有責任、所有不滿、所有意見,全部由你個膊頭轉移去畀旅行社,你配合佢兩句,仲可以帶有同仇敵愾既效果,產生話題,掃除尷尬。行程路線唔使煩,又無說話聽,夜晚浸浴都浴得爽皮啲。

同朋友去旅行係好易鬧翻,但你以為屋企人就一定無問題,事情無咁簡單。如果你都曾經出現上面既煩惱,不妨參考下我既意見。

漏夜仲要諗點改行程諗到無覺好瞓,同埋安然無壓力入睡之間點揀,自己決定啦。自由行,係要用啱既人去先自由架。

關於作者:木人里
在學中人,只隨意下筆,遇不平事下筆,逸事下筆,理直下筆。才疏學淺,為賦新詞強說愁。詩詞歌賦文史哲皆沾一點邊,強裝文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5-27

【蘋果日報】馮睎乾:女王的學校 (1216)

路透社

伊利沙伯中學以女王的名字命名,人盡皆知,但校訓跟女王有關,則未必人人留意。天主教辦學,拉丁文校訓總有典故,往往出自古羅馬經典,但伊利沙伯這官校不同,其校訓是「Vos parate ut serviatis」(英譯:Prepare yourselves that you may serve),這句話我看不出來歷,難道是譯自中文校訓?
中文校訓「修己善群」,由創校校長張維豐倡議,有說出自朱熹白鹿洞書院學規,其實學規沒有這四個字,只說「熹竊觀古昔聖賢所以教人為學之意,莫非使之講明義理,以修其身,然後推以及人」,意思雖近,卻不能說出自學規。「修己善群」是常語,句義可上溯至孔子說的「修己以安人」(《論語.憲問》),以及荀子所謂「君者,善群也」(《荀子.王制》)——「善群」即「能群」,指「善生養人」、「善班治人」等(《荀子.君道》)。可見「善群」原意,是從統治階級角度,表示善治百姓,令他們安居樂業。有趣的是,拉丁文校訓並無此義。
「Vos parate」即「你們準備好自己」(這兒Vos是反身代名詞,作賓語用);「ut serviatis」即「以服事人」(這是目的從句,動詞為虛擬語氣),但服事誰呢?原文沒點明。留意中文校訓的「善群」不同「服事」,以拉丁文表達「善群」,可寫「ut populo prositis」(以利於民),怎會變成「服事」呢?擬定拉丁文校訓的人,我相信原意是想學生為女王效力——那年代不是很順理成章嗎?近年我認識的網友,不少是伊利沙伯舊生,大都熱愛香港、關心社會,儘管時無女王,但「修己善群」那團火,顯然仍在他們心中熊熊燃燒。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投稿:葉劉淑儀:政府只要肯出這兩招,保證可壓抑樓價 (2537)

  • 近年政府不斷出招以印花稅遏抑樓市,由2010年推出額外印花稅,2012年向境外買家徵收買家印花稅,2013年向第二層住宅徵收雙倍印花稅,到去年將雙倍印花稅劃一為15%。

  • 雖然政府多次落重藥,但樓價依然升個不停。

荃灣西站住宅項目海之戀,一房單位入場價約559萬元。(發展商圖片)

文:葉劉淑儀(新民黨主席)

有港鐵通車的海怡呎價破1.9萬;就連新界樓價近月亦急升,400萬以下主要屋苑單位幾乎絕跡。金管局自2009年至今八度收緊按揭,成效不彰,其中2015年把700萬元以下住宅的最高按揭成數由七成降至六成,妨礙不少真正想上車的市民,惹來劣評。

房屋問題長遠而言固然要靠增加供應解決。不過,新市鎮從規劃到落成,隨時要十五二十年,新界東北的新發展區也至少要等五年後才可以入住。開發土地,不論是透過填海、重建舊區,還是改劃郊野公園用地,都要經過漫長過程。

其實,政府只要使出兩招行政措施,就可有效壓抑樓價。

第一招是公開賣地投標價錢。近年政府以招標形式賣地,棄用過去的公開拍賣形式,可能是因為怕地產商「分餅仔」,壓低售價,影響庫房收入。不過,招標之下,內地企業如海航屢次以超高價買地,令市場更加熾熱。最近,鴨脷洲地王以高逾168億的天價賣出,呎價過2.2萬,加上建築費、發展商利潤等等,建成後售價很可能達到每呎4萬。

內地發展商為確保成功投地,不惜出天價。如果政府在成交後公開投標價錢,就可減少這種情況。新加坡政府每次招標後都會公開所有入標價。香港政府就算不公開所有入標價,亦可公開頭五高的價錢,不用公開發展商名字。增加了這些市場資訊,讓發展商投地時有個譜,銀行也可按此考慮借不借錢給發展商,地價自然會有較正常的發展。

第二招更有效的是仿效內地和外國進行限購。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個內地城市設限購令,非本地戶籍家庭要有三至五年當地居住及繳交社保的紀錄才可以買一個單位;新加坡的組屋一早只限賣給新加坡人;近年澳洲亦限制外國人買樓,禁止不在國內長住的外國人買二手房屋。香港政府也可以採取行政措施,透過賣地條款,在推出中小型住宅用地時,規定單位只能賣給永久居民,甚至只能轉售給永久居民,亦可考慮加入單位面積下限,禁止發展商興建納米樓。「港人港地」住宅項目啟德一號售價高,是因為同類土地供應量少,如果能夠大規模推出限制用途的土地,地價自然回落,令中產買家得益。

當然,這代表政府要放棄高地價政策。但只要不怕開罪地產商,推出上述措施,展示為市民提供合理價錢房屋的決心,必可冷卻樓價。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關焯照:三個兒子都讀史丹福 陳美齡的教育心法是怎樣煉成的? (2975)

陳美齡的三個兒子在這間中學(撒切爾學校)受訓三年,最終都能獲得史丹福大學取錄。然而,以陳美齡教導三個兒子考入頂尖大學來衡量她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或有能力帶領本地教育向前行,這種評價是不太正確的,因為大部分香港父母根本不大可能跟隨陳美齡培育孩子的心法……

關焯照

陳美齡曾出版教育書籍《50 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去史丹福》,在書中描述自己教育三個兒子的心得。(資料圖片/梁碧玲攝)

上月底《眾新聞》報道陳美齡是其中一個林鄭月娥向中央政府推薦出任教育局局長的人選,但原來是「煲冇米粥」,傳聞最終亦不了了之。

傳出陳美齡出任教育局局長的人真是夠想像力。雖然陳美齡曾出版教育書籍《50 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去史丹福》,在書中描述自己教育三個兒子的心得。然而,能夠培育三個兒子考入美國史丹福大學並不表示陳美齡能夠勝任教育高官,因為她不但沒有制訂重要公共政策的經驗,而且亦未能完全了解本地教育界持份者的分歧和利益關係,對一個已長居日本的香港人來說,教育局局長一職是不適合她的。

筆者不是批評陳美齡的能力,只是認為她的教育理念仍是離不開精英教育思維,所以很難說服市民,陳美齡能夠為香港的普及基礎教育作出重大改革,特別是要扭轉本地學校以教得深、考試為本和重視操練等的教育文化。

假若讀者看過陳美齡的著作《50 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便會了解陳美齡為三個兒子考入史丹福大學作出的精心安排,例如,三個兒子均在兩歲半入讀日本著名國際學校學好英語,當完成初中後便被送到一間美國加州著名寄宿中學——撒切爾學校(The Thacher School)——修讀高中課程。這間中學收生標準非常高,取錄新生率約是 12-13%,這做法是保障學校能夠收到高材生,所以在畢業前,學生在大學升學適應性測試(SAT 或 ACT)大多能夠取得相當好的成績。

撒切爾學校的課程設計是針對頂尖大學的收生標準,在部份課程中加入大學程度的高級科目(Advanced Placement Courses),如果學生能夠在高級科目考試取得好成績,便可以將中學的整體成績提升至最高級別。此外,撒切爾學校也設計了很多非學術訓練和課程以迎合頂尖大學的收生要求。

陳美齡的三個兒子在這間中學受訓三年,最終都能獲得史丹福大學取錄。然而,以陳美齡教導三個兒子考入頂尖大學來衡量她是一位成功的教育家或有能力帶領本地教育向前行,這種評價是不太正確的,因為大部分香港父母根本不大可能跟隨陳美齡培育孩子的心法,原因有以下三個:

第1,教育開支非常龐大。陳美齡三位兒子均入讀國際學校直至初中畢業,加上其他教育相關支出,這部份的費用已是不少。至於在美國撒切爾中學的費用更加昂貴,根據這間中學的網頁資料,寄宿生的每年學費高達五萬七千多美元,再加上其他學習費用、生活費用及每個夏天陳美齡三位兒子均會回到日本度假的機票費用,總體開支隨時需要八至九萬美元一年。最後,雖然史丹福大學的學費低於撒切爾中學,但估計整體的學費和生活費支出也高達七至八萬美元一年。總而言之,一般的香港家庭是不能負擔這樣巨大的教育開支的。

陳美齡三位兒子均入讀美國撒切爾中學,總體開支隨時需要八至九萬美元一年,一般的香港家庭不能負擔這樣巨大的教育開支。(資料圖片)

第2,孩子要有極之優秀的學術及非學術的表現。能夠入讀史丹福大學這類頂級大學的學生一定擁有極佳的考試成績和能夠滿足其他入學條件。史丹福大學的要求其實是類似古代時,孔子所推崇的「六藝」:禮、樂、射、御、書、數。以現代語言解釋「六藝」是:禮節、音樂、射箭、駕駛馬車、文學、算術。史書記載當時孔子學生有三千,能精通「六藝」卻只有七十二人。這亦證明史丹福大學收生標準是十分嚴格。

第3,入讀史丹福大學的學生肯定有頗好的智商。大家可以想想,智商平平的學生又怎會被史丹福大學收錄呢?

筆者認為陳美齡的三位孩子是相當聰明,這是她的教育心法的「必要條件」(necessary condition),加上家庭的財務支持和父母仔細的教育規劃,最終三位孩子先後成功入讀史丹福,這結果是合理的。筆者記得,在任教中大時,不少教授同事都是採用類似方法培育兒女,所以這種培育子女的心法絶對不是一個秘密。然而,這方法是否可以被一般家庭所採用,答案肯定是一個「否」字。大家可以細想,如果你不但無錢,而且子女的智商和毅力又非常普通,陳美齡的教育心法是無從發揮的。

條條大路通羅馬,筆者堅信只要子女用功讀書,即使入不到名牌大學也不表示孩子沒有將來。大家可以看看,李嘉誠已是一個好例子,「超人」從來沒有接受過高深教育,但他的成就卻差不多無人能及。即使從頂尖大學輟學的學生也不表示他已放棄自己,例如蓋茨也沒有完成哈佛的學業,但他仍能成為劃時代的人物,這便是一個鐵証。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5-26

【輔仁媒體】怪人怪語:新婚搬屋,我喊左兩次 (1100)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 B)

睇到個標題,千奇唔好以為係因為新婚搬屋感動到喊左兩次,正正相反。

由於我同老公都返緊工好忙,奶奶自告奮勇幫我地搵屋,但估唔到奶奶搵到屋之後問都無問過我地意見就簽左兩年約,原因係咁平嘅租金好搶手。我說服自己因為假手於人衰左個後果要自己食返唔準賴人。然後搬屋前同奶奶上去打掃下,上一手租客非常邋遢,廚房爐頭除左有萬年油積,水槽同爐邊仲有啲乾左嘅食物殘渣同公仔麵碎,廚櫃入面有唔少曱甴屍體,周圍都係曱甴藥,洗手間馬桶連個廁所板都甩埋。落樓下買廁所板嘅時候老公打來問我間屋點,我忍唔住對住啲廁所板喊左。

我間屋樓齡20但似50年樓齡,朋友話有屋住已經好好,唔好嫌三嫌四,呢種感覺就好似揀左個廿歲嘅女朋友但個樣似五十歲,然後同我講有女已經好好唔好再咁唔知足一樣。

新屋入伙好多野都要買,保持忙碌可以忘記不快,但奶奶嘅干涉從未停止過,我明白佢嘅出發點係為我地好,但當佢俾左兩塊泥色窗簾布俾我叫我唔使曬錢買嘅時候,我嘅忍耐終於去到臨界點。 我喊住同老公講好多野我都無得話事,點解自己間屋要用啲咩窗簾都唔可以自己決定,我知奶奶係為我地著想,但真係無辦法產生任何感激嘅情緒。

我用左兩個月時間去接受呢間屋同說服自己唔可以嬲奶奶。呢兩個月除左變得易怒仲好負面,向朋友﹑家人呻,散發負能量,然後意識到唔可以再甘落去,即刻上網搵啲正能量句子改成wtsapp圖像等自己日日見到實行自我激勵。

有一晚瞓覺我問老公:有人話當你忍受緊另一半嘅時候其實另一半都忍受緊你,所以你係咪都忍受緊我? 老公笑左然後話發脾氣個時係難頂啲嘅,其它時候都無咩問題。我拖住佢隻手感激佢忍受左兩個月負能量爆燈嘅我,然後心入面默默倒數,離搬新屋仲有22 個月。

關於作者:怪人怪語
如果說行為﹑思想與大部份人不一樣就是奇怪的話,那我的確是個奇怪的人,一個人畜無害,自得其樂的怪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清君:登珠峰頂有咩咁叻?你買到山頂樓住咩? (697)

一個中學教師毅然辭去教席,追逐自己個夢想──就係攻頂,唔係六大派圍攻光明頂,而係攻上珠穆朗瑪峰嘅峰頂,而佢終於成功登頂。

新聞一經報道,意見紛陳雜亂,我諗最大爭議係嚟自《明報》製圖嗰段字:「登珠峰曾老師憶攻頂沿途睹兩屍體」、「曾有人坐在路上眼碌碌望她,我不能給他氧氣,給了他未必救到他,但我一定會死」

呢段字一出,惹嚟猛烈抨擊,包括點樣為人師表,係咪冷血㗎,原來做老師就係教學生見死不救、教學生攞自己條命嚟玩。

其實,香港人幾時先學識多啲欣賞,少啲批評呢?首先,佢而家嘅身份已經唔係老師,我唔知佢可以點樣「教壞學生」,教育除咗學校、老師嘅配合,最重要都係家庭教育。第二,而家咁多人話做唔到一個全職教師,佢毅然辭職,放棄嗰一份糧,已經係勇氣可嘉。第三,你估登上珠峰頂係講玩?事前唔使訓練,唔使計劃下?人哋背後流咗幾多汗水你知唔知?

執住張圖話個老師教壞學生,教人見死不救,呢班人知唔知上去嘅路途係幾危險,就好似簽咗生死狀咁,隨時一命嗚呼?再俗啲講句,決定咗上去,就預咗返唔到落嚟。

無他嘅,香港人一嚟無知,二嚟佢哋根本唔明白咩叫夢,全部人都係鹹魚。你登上珠峰頂好叻咩?有咩用?搵唔搵到錢啊?重要辭埋職去登山,真係白痴,我隨時隨地都可以登上自己間屋嘅天台啊!

係啊,香港人就係咁,憎人富貴厭人貧,你做乜都唔啱佢心水,除非你變到同佢一樣,淨係識搵銀買樓,做專業人士咁啦,否則你都係成世食雞籮柚啦!夢?咩嚟㗎?

關於作者:清君
清君
過氣酸臭作者,咩都寫下,希望娛樂到人,又啟發到人,簡稱渡己渡人。據稱係塔巴文章生成器2.0。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ingkwan.pag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評台】區家麟:攻頂不浪漫 (3002)


Khumbu Valley, from Kala Pattar, Nepal

Gokyo, Nepal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尼泊爾險峰路上,山光明媚,轉眼風雨如晦;小徑旁常見旅客墓碑,提醒每一位過客,冰壑絕壁,暗藏殺機,大山不可欺。

珠穆朗瑪峰攻頂必經之路,貢布冰瀑 (Khumbu Icefall) 日前雪崩,十多名雪巴人身亡,成為歷來珠峰攻頂探險,最多人死亡的一宗意外。雪巴族人,正是雪域原住民,因其天生奔走高山的能耐,成為聞名於世的登山嚮導與後勤部隊。

為何死的都是雪巴人?事件再次引人注視,世界最高峰,已成為冒險樂園;登山活動商業化,幫人達成理想是大生意,世界各地旅人,或追求夢想、或挑戰極限,每年集中於四、五月間,山區天氣較穩定時,蜂擁到珠峰大本營,靜待攻頂時機。雪巴人是先頭部隊,他們在登山季節開始時,於緩慢流動的冰瀑中,架設繩索與鋁梯,運送糧食與補給物資往高海拔營地。

後方的冰崖,其實是一塊緩慢移動的巨冰

多年前,筆者曾橫越貢布冰瀑下較平緩之冰河,巨型冰塊如房子一樣大,以每天幾厘米的速度緩緩流動;走在冰河上,偶然會聽到沉重碰擊聲,是某處冰塊在翻滾,上游之冰瀑,更為陡峭。雪巴人是先頭部隊,也是敢死隊,險境由他們先探,冰隙深不見底,還要負重,運送攀山健兒所需帳篷、食水與氧氣瓶,穿梭險境數十回,犯險的登山勇士,其實只需來回冰瀑三數次以適應高度,風險較低;這種探險交易的消費模式,某程度上,可視為登山者出錢叫人替自己承擔風險。

Khumbu冰河上,跨過緩慢流動的冰塊

珠峰攻頂這挑戰,也不如想像中浪漫。海拔七、八千米的險峰雪嶺,有自己一套「倫理觀」︰見死不救是常道。

高峰空氣稀薄,高山症令人腦筋迷糊,判斷失準,加上攻頂一天,要極速來回,踏雪而行,遇上烈風嚴寒,更是舉步維艱,體力消耗巨大,容易失溫虛脫。若有人遇險,同行者的應對方式,是棄之不顧,因為無人有餘力揹體弱者下山,若留守照顧,結局多是一同客死深山。珠峰之巔,估計歷年有超過二百具登山者屍體,埋於深雪,沒有搜索隊會把他們送回家。

2006年,曾有登山者體力不支,累倒路邊,數十人登山隊路過,無人施以援手,令人慨嘆︰為了登頂,攀山者可以去到幾盡?

國家地理雜誌Everest一書,總結1996年導致八名登山者死亡的一場珠峰風雪,死傷慘重,與多種「攀山文化」有關:商業化、行軍式的攻頂探險,由於攻頂者太多,攀山者見大軍同行,遂有「安全」之假象,常低估風險,又以為一旦遇險有人照應。事實上,若有險情,同路人為自己生命搏鬥,通常自顧不暇。

由於攻頂者動輒數百人,又多會選擇天氣好的日子出發,一些險要山脊,出現「交通擠塞」,互相拖慢步伐,增加風險。每名登山者,為達成攻頂大願,須付出相等四十萬至五十萬港元的旅費,用於嚮導、食宿及攀山裝備,時間與金錢投資巨大,縱使經驗與體力不足,也不想放棄,臨崖不勒馬,容易自陷險境。

不同國家及各家公司的攀山團隊,常有意無意比拼,導遊之間,會鬥快,或逞強,把更多「客仔」帶上珠峰頂,增加「商譽」,也令險象橫生。登頂之人,來自不同國家地區,人人都有自家的「紀錄」要破,受家鄉的傳媒鎂光燈影響,受到注目,有壓力,不能認衰,不能輕言放棄,也可能影響判斷。

近年,登山者死亡率下降,乃得益於天氣預報越來越精準、登山裝備及藥物改進,又有大隊雪巴挑夫。攀山客戶的生命較有保障,運輸氧氣瓶的後勤部隊承擔更大風險。

雪巴人生於山地,視山峰為聖地,從來沒有「攻頂」傳統、沒有「征服」心態。挑戰自己,不一定要攀上巔峰創造紀錄;有時,心存敬畏,登小丘遠觀,洞察天地澄明,學會謙卑,已是天大的福份。

往珠峰大本營路上的重鎮 Namche Bazaar

珠穆朗瑪峰的紫紅色日落,有人話,似肥牛

參考資料:
Jon Krakauer: Into Thin Air.
Broughton Coburn: Everest, Mountain without Mercy.

/p>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05-25

【輔仁媒體】中央專案組:陳雲:我除了想做香港總統,還想做中國總統 (698)

國師陳雲今日發表全國性面書講話,回應黃毓民於網台節目裡對佢「想做臨時大總統」嘅恥笑,仲表示自己唔單止想做香港總統,而且要做中國總統咁話;原文如下:

陳雲:泛民毓民港獨在笑陳雲想做香港總統。他們錯了,我除了想做香港總統,還想做中國總統,華夏邦聯的主席。這些人,不是一輩子在說民主中國的嗎?不是近年忽然在說香港獨立的嗎?

從事革命的,不是要奪權的嗎,不是要準備有人要做臨時元首的嗎?民主中國,不是有總統的嗎?香港建國,不是有總統的嗎?他們連總統都沒想過要做,建設什麼民主中國,搞什麼香港獨立?一句話,就將這些政治騙子、賣港劣徒暴露出來。

我們追求民主,不是要做恆久的反對黨、做共產黨的政治花瓶,我們要做執政黨、組織執政內閣、做總統,要稱霸中國,號令天下。

孫中山從事革命,就是要準備做臨時大總統,這些終日將民國歷史掛在口邊的人,怎樣看待孫中山的?

將政治慾望講出來,才有成功的可能。我是以身作則,開一個頭,將香港義人的政治慾望講出來。講出來,就有成功的一日。請問大家,在中國大陸,有追求民主的人,夠膽講他們要做總統嗎?沒有吧。

(按:我只是以身作則,我理想中的政治制度不是總統制度,而是仿效德國的總統、總理的雙元首制度,總理掌管實權,總統行使禮儀。以國會推舉、總理任命的方法,令虛位的總統制度成為禪讓性質的君王,負責祭祀和宣教。詳情見《城邦主權論》。)

關於作者:中央專案組
中央專案組
輔仁李八方,每日遊走於中環與西環之間,盡收政壇耳語。不要問中央專案組是誰,知道得太多會捉你去坐洗頭艇活摘器官。報料熱線(24小時專人接聽): [email protected]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