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灼見名家】釋證嚴:醜公主的因緣|釋證嚴 (1206)


平時待人,要培養柔和的聲色,聲音柔和,讓人聽起來很順耳;同時不要膨脹自己,應該自我縮小,則每個人看你都覺得很順眼。慈濟委員常用微笑當「面霜」,難怪走到哪裏都得到別人的讚歎。

早期慈濟到大陸賑災,工作人員曾訪問當地的高級幹部,他們說了許多對慈濟感激的話,其中有一句話說:「慈濟帶了物資為災民解決困難,但我們最大的受益不是物質,而是精神,一股愛的精神與和善的氣質,這種文化形象帶給我們最大的受益。」因為台灣去的慈濟人,每個人都很有秩序,面帶笑容,人人相處得很和諧。

輕聲細語、彼此關懷,這不只能教育自己,關心周遭的人,也能影響素不相識的人。佛陀也說:「我們要結好人緣,最好的方法是去除怒氣,不起瞋恚,還要以慈心待人,慈言愛語對治瞋恚。」瞋恚不只現在別人看見你會不高興、遠離你,還會遭受來生醜陋之報。

慈心對待眾生

佛陀在世時,某個國家的王女有12種醜陋之相,因此,年齡很大了還嫁不出去。女兒嫁不出去是很沒面子的事,國王為此非常煩惱,王公大臣等貴族家庭,都不願娶這位醜公主。

後來國王只好宣布:「只要不是奴隸的身分,家世清白的人,即使家境貧窮,也願意將公主下嫁。」

一位外地來的年輕人,落魄流浪到該地,不過,他故鄉的家世也很有名望,這位年輕人是很適合的人選,而他也願意娶醜陋的公主。

結婚之後,夫婦相處得很好,有一天,駙馬提議要帶公主回鄉,國王很高興,贈與許多財物,送他們回去。這位駙馬很風光地回到故鄉,親朋好友也都來慶賀,覺得他能娶到公主是光耀門楣的好姻緣,大家都要求看看公主。

但是,具有12醜相的公主怎麼見人呢?駙馬總是推三阻四,雖然熱誠地招待親友,卻不敢讓公主出來相見。後來親友覺得奇怪,說道:「為何公主不能出來見人呢?明天要是再不出來就要罰你。」

駙馬雖然答應他們,但心想公主真的不能露面,怎麼辦呢?他把心事告訴公主,並說他還是愛她,但要求她不要出去。他把門鎖起來,自己去赴約,寧可被罰也不帶公主出門。

公主很傷心,一時想不開而上吊自殺,但是繩子突然斷了。此時,公主想到了佛陀,便雙手合掌,至誠懇切地向佛陀居住的方向禮拜。心靜神會,她隱約感覺到佛陀對她說話:「因果不爽,過去生妳造福人群,歡喜布施,所以今世生於王家,享受豐富的物質。但是,也因為妳脾氣暴躁,動不動就鞭打奴婢,因此招來醜陋之報。現在,妳要從心懺悔,好好觀想佛的相好莊嚴,觀想眾生的苦,並培養慈心,發揮愛的功能。」

公主聽了,即用心觀想佛陀慈祥的面容,以及慈心對待眾生的言行。

另一方面,駙馬被人灌醉了,大家從駙馬身上找出鑰匙,進入他家想看看公主的廬山真面目。門一開,大家從側面看到公主非常端正莊嚴,於是大家心服口服,滿足了好奇心。他們回去叫醒駙馬,祝賀說:「恭喜你呀!公主如此美貌,你真是好福氣啊!」

駙馬聽了一頭霧水,趕快回去看個究竟。

公主的容貌雖然沒變,但是氣質高雅,態度謙和,給人一種親切,投緣的感覺,簡直判若兩人,這就是相由心生。

原刊於《心寬念純》,本社獲作者授權轉載。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張達明:借題發揮修訂《逃犯條例》 意圖貫徹中央對港全面管治權 (1477)


保安局近日就《逃犯條例》的建議修訂,明顯地是以去年初在台灣涉嫌謀殺的事件作借口,借題發揮,方便內地日後可以指令港府將居住或路經香港的人移交內地受審,貫徹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的思維,但卻令香港失去在一國兩制中的特殊地位,委實令人痛心。

要知道問題所在,首先要明白,根據現行《逃犯條例》,港府已經可以應中國以外任何與香港沒有引渡協議的司法管轄區的要求,作出一次性的個案移交安排,條件是要經過行政、立法及司法三重把關,但現時提出的修訂,是要完全剔除立法會的把關角色,並將單次移交的程序,擴展至中國任何的地方。

若果港府是真心回應死者家屬的訴求,便不會在案件發生後整整一年沒有行動,而必然會採用先易後難的做法,繼續沿用現有的機制,把修訂只適用於台灣,甚至加入日落條款。如果怕消息外洩,疑犯在立法會審議期間潛逃,可以修例賦予執法部門在特首提出移交議案後有臨時拘留權,而無需刪除立法會審議這一關。

我們必須要明白,修例後法庭把關的角色是非常有限,基本上是局限於審視控方單方面提出的證據,只要能夠構成有表面證據,法院便要批准申請。法庭基本上是沒有權質疑對方的司法制度是否公平公正。雖然政治或宗教罪行不被納入移交範圍,但只需要包裝成法例所涵蓋的 46 項罪行之一,包括欺詐、偽造物件、逃稅、賄賂、走私、非法墮胎、賣淫等罪行,便可以要求移交。

試想想,修例後若中央政府或內地官員要求特首簽發證明書啟動移交程序,特首是否可以說不?若中央官員或國務院聲稱事件不是基於政治或宗教原因,香港法庭又怎麼可以作出不同的裁斷?即使作出移交後發覺疑犯未能得到公平審訊,港府除了不斷說服我們要尊重內地的法律外,又可以作什麼呢?即使根據機制,港府獲得中央政府不會對疑犯執行死刑的保證,但若果疑犯在內地監獄畏罪自殺,港府除了對疑犯家人說一聲節哀順變外,又可以作什麼呢?

修例亦會嚴重影響港商及外資對香港的信心。試想想,那些與內地有經濟糾紛的人,日後能否再安心在港居留,不怕會被內地地方政府以觸犯詐騙或逃稅罪名申請移交內地受審?若日後發生類似華為孟晚舟事件,中國要求香港扣押路經香港的美加商人或學者,指控他們在內地觸犯詐騙或逃稅等罪行,特首又是否可以拒絕呢?日後他們是否還能夠安心居住或路經香港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本文內容見於 2 月 18 日香港電台節目《左右紅藍綠》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2-18

【關鍵評論】旁觀者:從投資非洲到「一帶一路」,中國正走向血本無歸之路 (822)

最近一、二年,世界的環境正在劇烈改變。天候變遷固然是因素之一,中國掠奪式的崛起,亦是不容忽視的現象。人類傳統的價值,正面臨嚴峻的挑戰。面對此難以判斷、掌握的外在環境變化,也許,大家必須嚴肅䆺視中國的走向,並思考適當的應對及自處之道。

對外,中國從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經濟迅速崛起後,早已逐漸偏離了他1974年在聯合國大會公開宣示的「中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帝國主義」的承諾。接班者,隨著自認國力的強、弱,開始或明或暗、或大或小的採掠奪式擴張政策。只要中國錢到的地方,人(移民)和政治勢力必然跟隨。尤其,自習近平自認中國已超俄而可與美國平起平坐,甚至可重劃世界版圖後,更是肆無忌憚。透過「一帶一路」的「債權外交」,自行將中亞、非洲、中南美洲等,劃入勢力版圖;將南海劃入固有領海,讓東南亞成為囊中之物;咬住釣魚台與尖閣羣島,以牽制日本;片面強劃台灣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以逼迫美國退出亞洲。甚至,無視國際規範,強逼所有外國公司,必須完全遵照中國的政治規則,才能從事商業活動。

這些都是明著幹,暗的則是,耗費鉅資透過孔子學院、商業間諜、網軍、假消息等軟性滲透,企圖控制/影響外國的媒體、教育、國防工業及企業等。政策性的大規模陸客,也在不少國家引起漣漪。習近平,透過30年中國人民的血汗和環境破壞所辛苦累積的財富,不斷擴軍,不斷灑錢,企圖營造出一個前無古人,超越成吉思汗的中華帝國。這就是習近平的「中國夢」,也就是讓中國民族主義(包括海外自認為中國人的華人)為之瘋狂的「中國夢」。

有夢,最美。只是,夢也要能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才有意義。非洲,是中國最早且著力最久的地區,也是非洲最主要的債權國。從世界貨幣基金會(IMF)和BBC事實檢驗小組對非洲國家債務狀況2018發表的報告,我們可以看出非洲國家的外債共已超過4000億美金,其中,中國約佔20%(超過800億美金)。除了少數腐敗的政治人物收賄獲取暴利外,非洲人民,在中國一條鞭的操作下,無論在工作機會和生活條件上,皆日益艱困,導致內亂、紛爭不斷。是否能回收預期的利益或弄得血本無歸,可能要看中國領導人的真正智慧了。

再看「一帶一路」與中國最密切的巴基斯坦,其經過的漫長地區,因當地居民的抗爭,並不如預期順利。接下來的國家,可能難度更高,費時更長,投下的數以千億美金計的資金,能否如預期回收,亦令人質疑。

斯里蘭卡建港紛爭不斷(中國貸款,利息6%,租約99年。條件明顯苛於一般國際貸款條件,導致舊、新政府是否認帳的爭議),即是在亞洲第一個浮出檯面的明顯例子。2018年93歲的馬來西亞馬哈蒂爾再度獲任首相後,即赴中國談判,並在訪中最後一天(2018年8月21日)公開宣布「為了止血國債及投資無底洞,在一帶一路計劃中,由中馬共同合作、總價超過200億美金的東海岸鐵路計劃,以及27億美金的兩條沙巴天然管線,都已確認取消開發」。馬哈蒂爾並批評訂約的前任首相納吉政府,「想不通為什麼會簽訂如此離譜的開發計劃(實際支出將大於計劃的一倍以上,且中短期需求、回收,遠比不上投入成本」。更進一步,透過司法要求清查及沒收納吉所收受的不明來源鉅額捐款。至此,被視為一帶一路開發旗艦點的開發,終於胎死腹中。

近年來,中國又大舉進入拉丁美洲。自2007年起,對委瑞內拉至少已投入600億美金以上。去年9月,習近平又宣布可追加50億。委內瑞拉是重要產油國,中國在石油方面投入了巨資,也成為其最大的外資債權國。委國左派馬杜羅(Nicolás Maduro)自2013年接任總統後,經濟即急速惡化。64%的人,自估在2017年一年中,平均體重減少了11.4公斤。2018年總統大選前,馬杜羅大肆逮捕及鎮壓反對派人士,因而使其當選被視為不公正,而引發不斷抗爭。強行就任後,經濟幾近崩潰。貨幣急速貶值,物價以日計算不斷攀升。10個人中有9個人無法每天吃到原該有的食物,800萬人每天只能吃二餐,嚴重缺電、缺食物、疾病橫行及缺醫療用品等,已迫使300萬人流走他國,成為史上國民流失最多的國家。

儘管國內反對不公選舉及要求馬杜羅總統下台的抗爭,愈來愈大,且擴散全國。但,馬杜羅在蘇俄和中國的強力支持下,堅持自己統治委國的正當性。最後,終於爆發由全國代表大會正式推舉瓜伊多(Juan Guaido)為代總統,公開與其對抗。在美國公開支持後,目前承認瓜伊多為代總統和/或支持總統應重選的國家,已涵蓋中南美洲大多數國家及美國、加拿大等國及歐盟(支持應重選)。即令有中、俄的強力支持,馬杜羅的下台,大概很難逆轉了。

雖然瓜伊多已公開對中國保証,對前政府所有合法簽訂的契約,一概承受。不過,中國會不會再度上演大馬案的翻版?另幾個中國強力支持的中南美洲國家,會不會再度步上委國的後塵?值得後續觀察。

習近平馬杜洛3_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中國自認財大氣粗,無視任何國際既定規則,恣意孤行而導致外界和鄰近國家的反感與不安。更將美國和特朗普視為不堪恐嚇的紙老虎。即令美國以不公平貿易關稅懲罰和對中興制裁警告後,依然我行我素。終於,爆發美中大規模的貿易戰。華為,只是美國牛刀小試的開端而已,但光是中興、華為,已使中國股市失血數以兆元計,GDP也被拖累。

美國懲罰性關稅的實施,外企外移的速度加快,境內企業的倒閉風潮,也掀起了失業率的快速上升。有報導稱,工廠500萬家倒閉,150萬人失業,是真是假,聽聽就好,今年的情況,應會更明朗化,蓋也蓋不住,中國官方GDP帳面上的保六,可能還必須絞盡腦汁,拚湊數字了。至於,台灣某些媒體、名人、名嘴所宣稱的中國經濟情勢一片大好,台灣只能靠中國才能存活,就當作是他們睜眼說瞎話的自言自語罷了。

「中國夢」,在習近平廢除任期制,不可一世的宣示中華民族盛世來臨後,達到最高峰。想不到,不到一年的時間,國際形勢驟變。長期耗費鉅資經營的非洲,出現問題;投入鉅資的委內瑞拉,面臨變天;一帶一路的首航大馬旗艦,翻船;斯里蘭卡的建港案,風雨飄搖;即令親蜜戰友巴基斯坦的公路基礎建設,都紛爭不斷。出了巴基斯坦會碰上什麼風雨,誰知道?更不要說需要超過數十個國家配合及提供天文數字的源源資金,能夠僅憑習近平一聲口號,就一切OK?

美、中貿易,既已開戰,過程雖然會有起伏,相信在一、二十年內很難終止。80年代後期的美、日貿易匯率戰,使日本的泡沫經濟破滅,陷入了失落的二三十年。列根總統(1981-1989)與蘇聯的全面對抗,透過經濟手段及軍備競賽,終於讓超強的蘇聯在1991年解體,結束了69年的輝煌歷史。中國在習近平的絕對統治下,正在走向不歸路。面對美國的強力反擊、挑戰,究竟中國會成就中華盛世的獨霸局面?或像日本一樣,因泡沫破裂而失落了二三十年?或像蘇聯一樣,走向解體?全世界的人都在看。

想了解更多,請看:

▶︎ 中資誘惑:斯里蘭卡如何在中國陰影下求存?

▶︎ 獨立是一種志氣——經濟不好會慢慢變好,但乍得人想當自己的主人

▶︎ 12小時斯里蘭卡冒險:這個國家的一切,都是中國蓋的

▶︎ 讓各國來駐軍!非洲小國「喪權辱國」的生存之道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馮睎乾:小學中文,影響一生 (1093)


是什麼驅使今天的初小中文老師,對字形要求那麼一絲不苟呢?係愛,定係責任?「係方便呀!」有位現職小學教師的朋友跟我說。

朋友當然不代表全港教師,但她的看法也發人深省。她說,同級有很多班,每班不同老師,批改功課測驗的準則自然有異。這班老師手鬆,那班老師手緊,手鬆的一班,成績豈非有優勢?其他班的家長就會投訴。為免投訴,老師必須開會,統一批改標準。如何統一?以中文字體為例,現成的教育局指引擺在眼前,就成了金科玉律。既然老師目標是統一,當然跟得越貼越好,有些思想死板的老師,就會因此矯枉過正。

中文老師難道不知道同一字有幾種正確寫法?朋友說:「知道又如何?難道你以為老師會自備《說文解字》和《康熙字典》,逐字逐筆辯論嗎?開會的目標,是散會。跟足官方指引,方便批改。家長學生辛苦,只能內心不滿,卻不能投訴老師,難道怪老師嚴格?」

我說:「嚴格有兩類:有必要的嚴是嚴謹,沒必要的嚴是嚴苛。家長批評嚴苛的老師,不妨引用孟子的話:『所惡執一者,為其賊道也,舉一而廢百也。』意思是:只執着事情某一方面,忽略了另外九十九面,就會損害道。一個字可有不同寫法,只要不影響基本結構,都是正確。硬要學生像機械人般寫字,即使字形寫對,教法也是錯,錯在『執一』,錯在『賊道』。」

小孩碰上吹毛求疵、膠柱鼓瑟的老師,害處之大,往往超乎你的想像。古羅馬詩人賀拉斯曾以新瓶子為喻,說明兒童教育影響深遠:「新燒製的陶瓶浸入什麼,就會長期保留什麼的氣味。」(quo semel est imbuta recens servabit odorem testa diu)眼界決定境界,你的小學如何,人生也必如何。一個人的童年,若非考究這一橫是否欠1 mm,就是留意那一撇有沒有45度,莊子所謂「敝精神乎蹇淺」,心思就會平庸,視野也會狹窄。兒童的思想性格一旦成形,日後再難改變。他們戰戰兢兢寫字的時候,其實已同時學習怎樣做人。你以為學中文只是學寫字?家長你太年輕了。寫對了字,可能做錯了人。

馮睎乾
電郵 :
philomusus@gmail.com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劉細良:大灣區計劃乃政治大炸彈 (1265)


林鄭搵齊問責官員團隊開集思會,今次搵埋各司局新聞官出席,想話諗計搞好傳媒關係,方便政府推動施政云云。

特區政府及特首民望江河日下,同「關公災難」全無關係。三司內財政司及律政司民望低,係因為用錯人,「劏房波」叫到婦孺皆知,加上梁粉本色乞人憎,根本就不應留任。鄭若驊專業傲慢政治低能,亦非政治人才,處理放生梁振英案拆彈技巧拙劣,自製地雷,政治能力差過區議員。至於陳帆、楊偉雄及「智將」羅致光,全部都感染了一種由林鄭傳出的病毒,叫做傲慢,睇唔起政黨議員,更加睇唔起傳媒,認為社交媒體當道,新聞乃以訛傳訛。官員既無政治能力,又寸嘴好辯,特區政府自然一齊沉。

林鄭傲慢遲早出事

更嚴重問題根源自集思會主持人特首林鄭月娥本身,其傲慢早已在政務官系統廣傳,人人皆知。但今屆政府兩年下來更進一步惡化的是決策封閉獨裁,閉門造車,再靠議會內建制派強力動員通過,數夠票就算數,即使政治過程極醜惡,仍擺出一副「你吹得我脹咩」的態度。這種獨裁加傲慢遲早出事,相信整個政府都冇諗過因無厘頭收緊老人綜援而崩潰。林鄭未上場已暗地裏搞掂故宮分店落戶西九,所有持份者蒙在鼓裏,她不單冇反省且洋洋得意,認為自己有執行力。到了千億東大嶼山填海工程,又故技重施,公佈後細節欠奉,用幾多錢唔知、填幾大又一時一樣,負責的發展局局長黃偉綸面對傳媒灰頭土面。

次次林鄭特首均僥倖過關,試問又點會重視收緊綜援的諮詢工作?加上早已偷雞成功,在財政預算案撥款條例草案過骨,自鳴得意乃理所當然,同新聞官處理公關好壞同上述問題基本無關。記得上屆政府對立法會拉布抗爭口誅筆伐,今屆已經收緊議事規則,又刑事起訴尹兆堅及林卓廷,再配合DQ候選人,這種強硬政治手段已經令立法會成為予取予攜的橡皮圖章,林鄭理應施政暢通無阻,民望高企。正所謂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一切來得太容易,加上習帝八字真言加持「志不求易、事不避難」,簡直就是大地在我腳下。

她另一個大炸彈已經爆發,大灣區規劃大綱出台,香港併入大灣區,這是關乎2047香港前途的重大問題,但特區政府從未就此諮詢香港人,過去都整色整水搞個策發會吸納民意,今次擺到明大石壓死蟹,由中央決定、發改委宣講頒佈,特首領旨執行。融入內地所引發的矛盾,已經由本土派擴散至專業醫護、中產階級。以林鄭作風,定必會將習帝交託之大灣區重任,堅決按中央指示執行到底,容不得香港人反對,總之是「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得執行」。

董建華在沙士之後強推23條,為取悅北京中央,罔顧政治形勢,左毒上腦,今次大灣區計劃,在林鄭強硬作風下,好大可能會觸發傘運後大規模社會行動。


(原刊蘋果日報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李怡:世道人生:禍心 (李怡) (1829)


藉着一位港男懷疑在台灣殺害女友的事件,香港保安局建議修例,允許特首批准將疑犯引渡到與香港沒有引渡協議的司法管轄區。由此引起社會一些恐慌性的議論,擔心此例一開,許多在香港不屬於犯罪的行為,而遭特首配合中共國的需要,列為「在大陸犯罪者」拘捕送交中共。比如我在香港寫些批評中共的文章,倘若被大陸網頁轉刊,就可以被認為在大陸犯了「攻擊國家領導人」或「尋釁滋事」的罪名,有可能在香港被捕及引渡到大陸。

有人認為若香港人有此擔憂,不妨先從適用範圍限制於特定地區開始,比如先適用於台灣。

問題不在於我們對某地司法狀況是否比較放心,而在於可不可以由行政部門跳過司法程序,把疑犯引渡到一個與香港沒有相互引渡協議的地區?這涉及一國兩制最根本的司法獨立的問題。

十年前我在一個聚會中,曾經問過當時仍然是終院首席的李國能大法官:香港與中國為甚麼沒有罪犯引渡協議?他的回答是,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中國仍然有死刑,而香港已經廢除了死刑。如果我們把一個疑犯送到一個仍然執行死刑的地區,就等於我們對這個疑犯執行死刑。

因此,即使是把疑犯引渡到一個司法獨立和運作良好的地區,由於那裏仍然執行死刑,也牴觸了沒有死刑地區的司法道德原則。

美國是仍然有死刑的國家,為甚麼香港又與美國簽訂引渡協議呢?是因為美國儘管有31個州有死刑法律,但美國對死刑的審訊程序有嚴格標準,包括必須實行陪審員制度及要求100%通過,又會經多番上訴到最高法院,審判周期極長,正常程序都會拖延十幾年乃至數十年才被執行。實際上等於沒有即時死刑。這種嚴格標準是一些沒有死刑的地區願意與美國簽訂引渡協議的原因。

在香港的《逃犯條例》第13「移交令」中,也列明對於有死刑的地方,「則只有在該地方保證不會對該人處以死刑或即使處以死刑亦不會執行而行政長官亦信納該項保證的情況下,方可就該人作出移交令。」更列明「在某人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的情況下,行政長官可決定不就該國民作出移交令。」

是否應該有死刑,不是本文要探討的範圍,但沒有死刑的地區,固守其司法道德原則是司法獨立的最關鍵部份,毫無疑問必須恪守。

中國是世界上執行死刑最多的國家,據2017年官方數字,中國執行死刑的人數達1,551人,而全球其他國家執行死刑的人數加起來也只有596人。

死刑之泛、之濫,反映一個國家對人權之輕忽,和司法獨立根本不存在。儘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遇到外國記者提出問題時,總說中國是司法獨立國家。但前兩天,中共中央機關雜誌《求是》2月15日刊出習近平的署名文章,強調要從中國國情和實際出發,走適合自己的法治道路,「決不能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

司法獨立,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定下的最重要根基,也是香港人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所寄。在每事迎合甚至加碼迎合中共國的港共政權,藉一宗在台灣犯案的事件,推出《逃犯條例》的修例,包藏甚麼禍心?是否配合習近平的「決不能走『司法獨立』的路子」?一國兩制莫非由此修例而公開宣佈解體?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2-17

【立場新聞】譚凱邦:反駁左膠及社協的歪理 (1366)


左膠及社協再次企係香港人的對面,近日講了很多似是而非的觀點。他們由幾年前講房屋問題唔關單程證事,到現在又再找藉口話醫療唔關佢哋事。他們的論點,和香港人及醫護的觀察不符,而數字上,每年 5 萬大陸人來香港,難道他們是零房屋需要、零醫療需要?我會用這篇文拆解左膠及社協提出的幾個謬論:

提出減單程證是歸咎/歧視新移民?

家庭團聚是人權,但並非凌駕性,沒有可能凌駕移民接收地的人口政策。全世界都會對外來移民的申請設數量、背景、自給自足能力等的限制,但香港的荒謬之處是大陸政府決定放甚麼人入來。香港人提出減單程證,是見到香港超負荷,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及來了一段時間的新移民,是正在一齊受苦。點解左膠及社協只關顧團聚的人權,卻看不到香港人的房屋居住權及合理醫療權?

我、網民及關注團體們,提出好多新移民來港對社會的負面影響,只是想證明真係對香港的衝擊,不等同歸咎及歧視。若我們不提供例子及數字,然後社協及左膠就會話「有咩證據呀?」「你點知道係新移民帶來影響?」提供證據就話歸咎,唔提供就話關新移民咩事,咁你地玩哂啦!咁多年來,他們都唔肯正視香港人的不滿,還用上這些賴皮的套路,真係好令人反感。

新移民可紓緩人口老化?

左膠及社協常用香港人的年齡中位數大新移民 10 年來指出可紓緩人口老化,並說不是醫療的主要壓力來源。黃任匡醫生在蘋果 Live 已指出這只是將新移民對醫療的需求延後 10 年,是未來的債。此外,除了看平均數,也要看分佈。

以 2016 年來港單程證為例,45 歲以上的佔 23%。這萬多人,不需等 10 年,很多已有醫療需求。再看一看較長年期,2007-2016 年,共有 66,000 個 45 歲或以上的大陸人士來港,這些年齡層的人士來到香港,就算 10 年前 50 歲,今天已是 60 歲。上述數據,正正就是張超雄在立法會問政府得來的,誰再敢說沒有數字?

環顧世界,引人這麼多較為年長的移民,似乎都不會發生。這不是年齡歧視,而是安老的責任,必然地是由出生地或壯年生活地負責。因為一個社會的安老服務,是該地以稅金支持,當然是當地公民才可享用,豈會讓外來者隨便使用?

讓較為年長者來港,還有另一問題,就是令團聚永續,年長者的仔女,或有一些未成為港人,繼續一段時間後可團聚來香港。單程證的沒完沒了,在於除了現時的跨境婚姻外,還包括團父母來、團仔女來,也有一些個案是團兄弟姊妹來。

要改善人口老化,我認為是給香港人前景,唔好覺得生活在香港好辛苦,唔好咁擠逼,香港人優先上公屋,生多些小朋友,這才是最合理解決人口老化之方法。現在政府、左膠及社協,做緊的事,是剛好相反!

R 字頭未必是大陸人,可能是印尼人

一位放射治療師說近年看醫生的都是 R 字頭,而施麗珊說 R 字頭是近年取得身份證,不一定是大陸人,可能是其他國籍。當天放射治療師發言時我也在場,他說時候,除了說 R 字頭有 7、8 成,也有說口音並不是純正廣東話。若果左膠及社協質疑有沒有 7、8 成咁多,還可以討論一下,但說 R 字頭是其他國籍,則是不顧醫生睇病人時的場景。

有這麼多醫生及護士對著傳媒、寫文章指出很多新移民,左膠及社協不斷懷疑,我實在覺得他們應對醫生及護士們道歉。醫護人員懷著一視同仁的心,不斷 OT,去照顧一些原本應該在大陸生活的新移民。醫生及護士已指出單程證並非唯一原因,但是必須要正視原因之一,應該要截龍,因為「架升降機」已滿咗,左膠及社協又話未滿要幾續入、新移民有權入。大佬呀,點解醫生護士之苦你睇唔到、病人瞓廁所隔籬你睇唔到、港人輪候專科要幾年你又唔理,而只係看到團聚是人權?

誠然,過往咁多年左膠及社協的言論,真係站在香港人對面,和港人日常生活體驗並不相同。香港人現在是想減減減單程證!要團聚,為何不是北上團聚?

你能夠看到這裡,證明好關心這議題,希望你會 share 開去,以及出席 2 月 17 日的減單程證遊行。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源頭減人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莫哲暐:再談引渡逃犯:西方國家和中國也有協議又如何?香港非主權國日後可 say no? (1509)


【文:莫哲暐】

(一)我小時聽過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天堂(現在知道是假的),長大一點知道香港是避稅天堂,但我到這幾天方才知道,原來香港是逃犯天堂。原來香港這麼危險,通街都有殺人犯、強姦犯潛伏。

(二)Regina Ip 葉劉淑儀說如果修例不成,會令逃犯走來香港;黃國健說可能有人會見獵心喜,例如把人帶到澳門「做低佢」然後逃回香港。首先,如果真的如葉劉所言,則這是政府一手造成的。另,香港早就有兩個逃犯叫做劉鑾雄和羅傑承,在澳門洗黑錢然後逃到香港。這在臺灣殺人案前已經發生。

(三)政府和謝偉俊不斷強調條例有多重保障,例如移交逃犯後不能加罪名、不會移交政治罪犯等,香港的法院也能把關。而且多個西方國家(例如法國)也和中國建立引渡協議,因此反對者是危言聳聽。

首先,中國用經濟犯罪的罪名起訴異見者,是國際常識,很多人已經提及。

此外,周浩鼎說大家要信法院,法院如果要調查,連要求移交的國家的人權狀況、監獄情況等也會納入考慮之列,大家不應該侮辱香港法院。好笑了,難道要香港的法官宣布中國政府無法確保疑犯人權嗎?假若法院真的如此,我敢肯定,和周浩鼎極友好的專頁「港人講地」將會第一個發起批鬥。而我更肯定,屆時周浩鼎不會出一句聲為法院講一句公道說話。周議員,不要再扮純情了扮無知了。

四)我聽了很多民主派議員的言論,但仍然無人提出最重要一點:香港不是主權國家。如果中國要求法國移交疑犯,法國絕對有能力 say no(non)。假若引渡後發現中國違背承諾,法國也可以透過外交渠道向中國施壓。但香港可以嗎?假若條例修訂後,北京巧立名目要求香港交人,法院可以怎樣?即使明知是羅織罪名,香港政府會敢出一句聲反抗嗎?移交後如果發現北京違背承諾,我寫包單林鄭月娥連「呃」一聲也不敢。

(五)港府和建制派現在做的是道德勒索,其中最大聲的是周浩鼎和葛珮帆 Elizabeth Quat,利用慘案玩政治奉迎北京,冷血涼薄、可恥至極。要講得清清楚楚:現在民建聯 DAB 是在抽死人水,食人血饅頭,違背所有道德倫理,應受社會上下同聲譴責。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