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1

【輔仁媒體】庵念慈:【八奇軍師】我開始明白政府玩緊啲乜 (564)

係時候幫大家進入八奇思考領域。

林鄭到今日記者會都未宣布退役,睇怕呢位女優都同大家玩一場硬仗。我係度不斷思考,董建華23條時候都會腳痛,思歪都唔畀佢連任懲罰佢,究竟林鄭玩緊咩?

我得到唯一解釋就係:拖。

只要捱埋個九月,當十月係公布到施政報告,就代表個立會開始順暢番,屆時建制派功能組別就會翻齊人一齊舉手投票,暴力通過法案,其實之前都試過一次。

之前勇武派搞爛個議會,其實幫香港人集到好多氣,搞大件事上國際,亦令香港成為中美貿易其中一隻牌。中央唔可以出老解,但呢個時候放老戴,同一時間左膠叫緊咩二萬分,都係想成件事降溫,然後中央命林鄭明修棧道,咩咩咩同市民對話,然後叫班狗仔落力拉班砍人癡線佬,降低小小民怨,再叫大波MADAM吸下粉轉下風向;實質就係想拖延到立會開番,屆時就可以通過法案,呢個亦都係佢點解唔叫撤回嘅原因。

如果我無估錯,下一步政府應該好快放一部份義士出黎,企圖降低民怨。田少所講嘅十月一日死線唔算錯得曬,其實係十月之前要解決,否則過唔到法案都幾麻煩下。

其實點解美國佬要干預呢件事,好簡單,因為美國佬有利益係香港。當中可能涉及資金流向之類,美國要係香港通過法案之前撤資,否則中央就會用任何藉口係香港捉美資老闆,以人質交換返孟晚舟返黎,以及捉曬班用香港走錢嘅江系餘下殘將。所以政府拖到十月,就會開展施政報告,有機會林鄭派大糖,每人派八千一萬,等大家沉溺係快樂之際,再係你唔覺意時候通過法案。

吾有一計,望各位勇武派同和理非一聽。

而家決勝點,就係十月施政報告一出,只要施政報告一完,佢一派完糖,大家個信念就會鬆,立會就會開,惟今之計,係唔可以令施政報告順利進行,姐係要再癱瘓個議會,直到林鄭話撤回或者下年立會完結,我地先可以叫贏住一千分。所以用自己嘅方法,令林鄭無辦法公布施政報告,同埋立會癱瘓一整年。

呢個八奇思考領域係咪對確,十月便可知。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全文轉載:【一群憤怒的香港媽媽聯署】警暴禍港 — 林鄭:我們的孩子不要和你玉石俱焚! (548)


【發起聯署: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

特首林鄭月娥,

你看到我們的孩子被警察虐打嗎?
你聽到我們這些媽媽的憤怒吶喊嗎?
為甚麼我們十三歲的孩子只是去買書會被拘捕和檢控?
為甚麼我們的孩子在被捕後會被打至滿面鮮血?
為甚麼我們的孩子在前線提供急救,竟會被布袋彈射至右眼近乎失明?
為甚麼警察可以公然對示威者插贓嫁禍?

林鄭,請立即停止縱容警暴禍港。
612,721, 及811 的警黑警暴,每一個香港人深印腦裡。
我們這些媽媽,為被警方拘捕的700多名反送中示威者的前途擔憂,我們為年輕示威者被打至遍體鱗傷,看著大好青年變成殘障,感到無比心痛和憤怒。
由六月至今各區的市民、老人、小孩、嬰兒及孕婦吃了多少催涙彈?

事態發展至此,全因香港政府由六月九日至今,
不但漠視民意,
還縱容警察濫權濫捕。

林鄭,請不要做歷史上把香港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的那個人。
一眾香港高官、行政會議成員及建制派議員,請不要在歷史上成為為暴政護航,助紂為虐的那些人。
香港警察,請不要在歷史上成為政權鎮壓示威者的工具。
希望你們還有一絲未泯良知,
回頭是岸,
立即停止暴力鎮壓,徹查及追究警暴,回應五大訴求,使香港不至萬劫不復,還我們一個引以為傲的家。


此外,我們現希望透過眾籌集資,把是次聯署刊登在明報及蘋果日報兩份報章頭版,以正視聽。初擬刊登日期為8月23日,眾籌目標金額為港元777,000。如籌得金額超過登報支出,餘款將會捐到612人道支援基金。版位有限,聯署人姓名或未能盡錄,敬請原諒。

眾籌連結: https://gogetfunding.com/hongkongmothersantielab/

發起聯署: 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
蔡玉萍
潘淑瑛
鍾婉儀
陳惜姿
黃潔瑩
陳廣慧
黃彩鳳
謝子英
鄭詩靈
王文麗
嚴潔心
林英卿
葉佩華
張韻琪

(English)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Do you see that our children are being tortured by the police?
Do you hear the angry roar of us, the mothers?
How could a 13-year-old child on her way to buy textbooks be arrested and prosecuted?
How could our kids be arrested and then had their faces smashed in?
How could our child be blinded by a lead-bead round while providing first aid on the frontlines?
How could the police be planting evidence on our children?
How much teargas have our babies, toddlers, pregnant women, and elderly people been forced to inhale in different districts?

Carrie Lam, please stop indulging the police violence that is ruining Hong Kong.
June 12, July 21, August 11 have become dates that every HongKonger will never forget.

We, as mothers, are painfully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more than 700 protestors who have been arrested;
We, as mothers, are righteously angry at our children’s bodies being disabled and abused by police.

Hong Kong has been consumed with turmoil because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has continuously ignored public demands since June 9, and indulged police abuse of power.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please do not go down in history as the one who drove Hong Kong into this abyss.

Top government officials, Executive Council members, and pro-Beijing legislators, please do not make your mark in history as those who defended a tyrannical regime and facilitated political oppression.

Hong Kong Police, please do not let history remember you as tools of political oppression.

We hope that the trace of conscience and humanity left in you would give you the courage to stop the violent crackdowns, to investigate and make accountable police brutality, and to respond to the five demands. Only by doing this could you bring Hong Kong from the brink of tragic demise back to its rightful place as our Home.


In addition, We hope to raise funds through crowd-sourcing and publish the above statement (Chinese version) in Ming Pao and Apple Daily. We want to set the record straight.

The initial plan is to publish the statement on August 23, with a target sum of HK$777,000. If we raise more than what is necessary for publication, the remaining amount will be donated to 612 Humanitarian Support Fund.
Due to limited space, we may not be able to publish all names. Thank you for your understanding.

Link for Crowd Funding: https://gogetfunding.com/hongkongmothersantielab/

 

聯署連結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陳聰:香港眾志羅冠聰耶魯收死亡恐嚇 直言:開始美國式槍殺案 (1190)


早前前赴美國攻讀碩士的羅冠聰,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被大量內地網民攻擊,不但呼籲羅冠聰就讀耶魯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抵制他,更有網民向他發出死亡恐嚇,直言:「學校等你,你躲不掉的。開始美國式槍殺案。」及「不要給我見到你,不然我真的殺了你」等字句,他表示已通知當地校方及警方。

羅冠聰的Twitter收到的恐嚇留言。紅色英文翻譯是羅冠聰所加。

羅冠聰昨晚在Twitter發文,以圖文並茂的方式,展示他在Twitter及Facebook上所受到的惡意批評攻擊及恐嚇訊息,並將某些中文留言翻譯成英文。他對惡意留言攻擊的內地網民說,他們正濫用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不享有的言論自由和互聯網自由,傳播恐怖的錯誤信息,這些事在文明國家是不能容忍的。

他稱已經通知了大學及當地警察局,他們都擔心並會繼續監視他的情況。羅冠聰說,目前他的人身安全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羅冠聰亦對他們的迅速回應表示感謝。

另外,他又指出近期在中國網路社群流傳一張假冒「耶魯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下稱ACSSY)的聲明,假聲明內容是號召中國留學生及學者對羅冠聰進行「關懷」,對他噓寒問暖,全心全意和他「做好朋友」,更揚言要讓他看到香港假新聞以外的「社會真實」。不過正版的ACSSY發出官方聲明澄清,指出假造的聲明「造成了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對造謠者予以強烈譴責。羅冠聰對ACSSY表示的做法表示贊同,他認為在這場打擊白色恐怖的鬥爭中,ACSSY的態度是很負責任的表現。

雖然面對人身安全的威脅,不過羅冠聰重申,儘管存在着各種風險,他仍然不能阻止他繼續支持香港的民主抗爭、正義和人權。

羅冠聰的Twitter截圖。紅色英文翻譯是羅冠聰所加。
羅冠聰的Twitter截圖。紅色英文翻譯是羅冠聰所加。
羅冠聰的Twitter截圖。紅色英文翻譯是羅冠聰所加。
羅冠聰的Twitter截圖。紅色英文翻譯是羅冠聰所加。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區家麟:造謠播恨,流氓大國形象發酵 (2425)


以國家級的媒體散播謊言、以國家級的力度深種仇恨、以國家級的手段秋後算帳,全港青少年看在眼裏,都是一場深刻的啟蒙;無知的外國人終於當頭棒喝,深切洞察這個政權的本質。

尖沙咀女子被射頭爆眼一事,中央電視台微博為了抹黑香港示威者,沒有佐證沒有說明之下公然造假,向十四億人撒謊。機場示威者圍堵《環球時報》記者一事,國家級媒體發現新大陸,盡情煽動民族情緒,鼓吹仇港,塑造「敵我矛盾」關係。

還有國家級的白色恐怖,國泰航空辭退被指參與暴動但未定罪的機師,更在壓力下辭退兩頂層主管,最新消息,連在客機廣播中說了句「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都容不下,機師被離職,宣示了國家級的復仇手段,雖遠必誅,十倍奉還。

Twitter則公告,發現充分證據,顯示近日在推特平台大量湧現抺黑香港示威的信息,皆由中國政府支持、協同運作,刻意放大訊息,企圖操控輿論。Twitter凍結了二十萬個帳戶,因涉協同操控行為,而非針對具體內容。

可恥的是,外交部發言人不滿   twitter 做法,謂十四億人有權表達看法。我又想起捷克詩人兼前總統哈維爾曾在其劇作中寫道:民主制度有先天不利,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因為相信權力要制衡,做事有底線);但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

今天,道德破產的強國,國內不容講話的自由,卻會善用別國的「言論自由」,上下其手,跑去別人的地方造謠,享用自由卻不負責任;在自家的囚籠中,卻只容許人民自由表達擁護政府的意見,逆我者炸號、禁言、拘留、監禁;敢言的記者一早遭趕盡殺絕,而《環球時報》猶在高呼「迫害記者是無恥而懦弱的行為」。

離地的權貴們,香港一出事就痴痴呆呆條件反射地說香港人缺乏國情教育,認識祖國不深;這一切,就是血淋淋的國情教育,抵銷回歸以來課堂上的洗腦式歌頌,升十萬次五星旗也彌補不了。

前陣子,有外媒問我有關內地傳媒「新聞審查」問題,我以為,那些已非「新聞」,因為不講真實,旨在煽動群眾,只能視為「宣傳」;也不是什麼「審查」了,根本就是絕對的「操控」。

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講大話的概念,因為沒有講真話的概念。在他們的世界,沒有真假之分、沒有是非之辯,一切都只是權謀,講大話是權謀,講真話也是權謀,一切都只是為黨服務。

不過,事情正在起變化。黨媒鼓動的愛國狂潮與民粹主義,隨着香港抗爭受全世界注目聲援,引發微妙的連鎖反應。輿論操控觸動了美帝神經,移民彼邦惡形惡相高舉五星紅旗的中國人於全球城市自我醜化,流氓大國形象發酵,新一波的蝴蝶效應生成,就讓子彈再飛一會,暴風將會在意想不到之處爆發。

***    ***    ***
相關文章:
國泰的悲劇,就是香港人的悲劇
她的眼淚
不對稱攻心戰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毛來由:美在港享否決權,全面管治夢已空 (829)


2019年6月13日,香港實力最雄厚的網媒HK01有一篇報導,指出特區政府認為若在「逃犯條例」一事上讓步,即代表「外國人治港」。[註1]結果6月15日,政府宣佈「暫緩」條例修訂,後來林鄭更宣佈「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正當香港及國際越來越多人關注,中共會否出動解放軍鎮壓示威時,特朗普突然在自己的Twitter說,美方情報顯示中國軍隊正開往中港邊境,但一兩天後,中方即在中文版《環球時報》表明,絕不會在香港重演六四事件,之後香港警方公開表示,它絕對有能力自行處理香港的示威。以上兩件事,清楚反映一個事實:對於香港的管治,美國有最終的否決權。香港不同於台灣,對於中共來說,台灣可以「人滾/死地留」,但若只講香港這塊細小的土地,在中共眼中,是毫無價值的。香港的價值,繫於其作為中國「境外」自由港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而這種地位,是要美國承認才有的。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香港一直都是中國經濟的生命線,至今未變。結果,就正如《香港城邦論》的作者陳雲所說,香港即使已成為中國特區,但實際上是中美共管地帶,北京對香港仍未能100%控制、為所欲為。在中美關係還算不錯的時候,中國要有效管治香港,是不難做到的,這個共管地帶的大致「安定繁榮」(即使未必惠及本土平民),要維持也不難。可是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爆發,美中兩國全面交惡,中國主權下的香港,已無可避免地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新時代。

圖為今年六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日本G20峰會上碰面一刻。美聯社

香港一國兩制「成功」繫於中美友好

回看1980年代初,中共決定終結英國在港統治的決策過程,就知道香港「一國兩制」最主要的目標,絕不是為了吸引台灣,而是為了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從而繼續能夠為中國所「充份利用」。結果,這個目標,直至2019年6月,大致能夠達到(2014年的佔領運動對香港經濟並無損害),所以北京常說的「一國兩制成功落實」,從它的角度來看,所言非虛。

中國能夠於1984年確定「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 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當時美國的不反對。當時中美正處於聯合對抗蘇聯的蜜月期,而美國對於當時中國的經濟及政治改革,亦有所期待,所以就決定不介入中英香港前途談判。[註2]結果,早已不是全球帝國的英國,自然在談判中不斷退讓,最終乖乖地交出香港,並在邁向1997的過渡期頭階段,大致配合中方要求。結果1988年立法局直選不搞了,區議會及市政局仍有委任議席。中英關係十分良好。

但是「六四事件」後,美國即對中國實行武器禁運,再加上1991年12月蘇聯解體,「聯中抗蘇」再無必要 ,中美關係的蜜月期結束。可是,美國仍然希望借自由貿易和市場經濟來和平演變中國,同時美商又對異常龐大的中國市場及廉價勞力垂涎三尺,所以中美仍能維持合作關係。今日廣受討論的《美國──香港政策法》(1992年),就是這種時代背景的產物。該法聲稱支持香港未來有民主,但並無規定美國要有何實際行動;它規定香港要有「足夠自治」才可享有別於中國的待遇,但美方又不直接監督聯合聲明的實施;它規定美國有權停止對香港的特殊待遇,但此等權力全在總統手上,國會無權插手。[註3]

同時間,英國對港政策亦出現重大改變,派出重量級政客彭定康做總督,大大加速香港民主步伐,引起中方極大不滿。可是,英方也不敢去得太盡,中方也想香港平穩過渡97,結果英方不支持立法局全面直選,中方亦容許新機場工程順利完成。最後,香港順暢地過渡至特區年代。

1998年至03年,香港經濟嚴重衰退,不少人因為樓價大跌而破產和自殺,民怨沸騰,可是社會仍然安定。「廿三條」國家安全法案最後亦告撤回,這是北京對香港民意的第一次重大讓步,這固然與五十萬人遊行及反對陣營威脅有後續行動有關(當時已有「血洗中環」一說[註4),但有不少人認為,政府最終撤回廿三條,實源於美國施壓,這種分析,是有事實根據,在2003年6月20日,美國白宮發表聲明,反對廿三條立法,當中更提及《香港政策法》。[註5]但此後,北京不斷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但基本上沒有遇到有效的抵抗,美國亦沒對此恒常地高調批評,《香港政策法》的年度報告,亦在2007年以後停止(至2015年才重啟報告)。2010年政制改革方案通過,縱使並沒有為香港政制帶來實質改變,但美國依然表示歡迎。

2014年9月28日香港特區警察首次使用催淚彈,以圖驅散示威者,許多人擔心解放軍會出營鎮壓,但結果沒有發生,一些人認為這又是和美國施壓有關。現在回看,這種估計,有事實根據。

特朗普同情示威者的言論有跡可尋

2019年6月15日路透社報導,美國高層官員對該社記者說,特朗普政府現階段不會暫停香港政策法,但這最終要視乎中方如何處理香港示威,若局勢突然升溫,如出動解放軍,美方就有可能制裁香港;而美方的反應,亦會受中美貿易談判影響。[註6]結果,8月1日,特朗普宣佈向餘下3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加徵10%關稅(雖然8月13日又決定延遲,特朗普說這是為免美國消費者在聖誕購物時,有太大負擔)。

結果,在8月14日,特朗普總統第一次在Twitter講到香港問題,說解放軍正開往中港邊境,人人都要保持冷靜及安全。若結合上述路透社的報導來看,特朗普很可能是婉轉但又公開地警告中國:若真的動用解放軍,香港政策法是可以隨時停止的。一日後,他更主動將香港問題與貿易談判連繫起來,說若中方想達成協議,先要人道地處理香港的抗爭,並說習近平應與示威者直接對話。

以過去一年多中美談判的進展來看,再加上美國的要求會根本地動搖中共賴以生存的經濟模式,所以談判的前景十分暗淡。若是這樣,特朗普在香港事務上,只會日益強硬。

「反送中」是中國在港統治由強轉弱的分水嶺

美國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其頭號敵人,是歷史首次。若北京是明智,就應在此凶險時刻,緊記對港「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的「祖宗遺訓」,重新加強香港的自治地位(或至少是自治形象),利用香港的相對中立地位,替中國渡過難關。但中共偏偏向虎山行,竟然希望藉著「送中條例」,在香港進行其「大國博弈」(中聯辦王志民語)以反制美國,結果搞到大頭佛,一發不可收拾。這和當年北京支持香港土共搞「六七暴動」一樣,都是「極左」的盲動主義錯誤。可是,1967年的香港,還是英國統治,只要中共下令香港左派收手,香港即能回復繁榮安定,中共輸的,只是香港人的民心,但仍無損香港對中國的利用價值。可是今次,中共卻是試圖單方面改變香港現狀──美中共管香港的現實,損害本地資產階級和美國在港利益,結果引來極大反彈,最後被迫退讓。之後在處理抗爭運動時,無論是戰術上還是大戰略上,都不斷犯嚴重錯誤,結果六月的「反送中抗爭」,終在七月演變成一場貨真價實的革命,革命的對象,就是中國在港的「全面管治權」,而這場革命,是有民意支持的。(現在回望2014年的佔領運動,就覺得它仍未算是革命,但卻是革命的預演)

特區政府的管治效能,到今日已跌到歷史低點。作為政府橡皮圖章和提款機的立法會,已暫停運作,當局試圖以防暴警、催淚彈和可奪去人眼的布袋彈,來恢復有效管治,結果引來更大的混亂,機場運作受阻、人心惶惶、資金外流、市道淡靜,國際對香港信心大失。今日特區政府所得的民意支持,雖然仍高於日本佔領香港時的「總督部」,但已達歷史新低。

隨著美國不再容忍中國,美國亦不會再坐視北京在港行使「全面管治權」。2019年版本的《香港民主人權法》草案內容,就是明證。即使現在這場革命被平息,但只要日後美國對香港特殊待遇,須年年認證續期,則中國在港的管治,將會處處受制,最後可能連有損香港財政穩健的大白象工程,也要「壽終正寢」。當然最後《民主人權法》的內容,會否「減辣」,大家還要拭目以待。

美國在香港會否行使「創制權」?

上述的「創制權」,是指美國會否極限施壓,令北京容許香港有真正民主。若日後《香港民主人權法》規定,香港要有真正的「雙普選」,才稱得上有「足夠自治」,這樣,中共會否屈服?北京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心魔,就是當香港有真正民主,就會變成「獨立政治實體」,與獨立建國無異,若香港可以如此獨立,那樣新疆、西藏,以至內蒙及廣東,都會紛紛要求獨立,到時中國將會四分五裂,中共亡黨亡國。[註7]但是,以中共多年來對香港的依賴程度來看,它還是有可能被逼讓步,讓香港有真正自治的。而美國亦可能越來越相信,一個真正的民選自治政府,才有可能持久地保護其在港利益,所以香港通往普選的路,可能隨著中美鬥爭,自此解封。總之,香港已進入一個充份不確定性的新時代,任何香港人,都應該認清新形勢,丟掉舊思想,尤其要摒棄失敗主義,不再悲觀認命,勇於爭取,把握機會,謀求生存和發展。 

註釋:
1) 〈【逃犯條例】政府內部總結:有人想在香港搞顏色革命 絕不讓步〉,HK01,2019年6月13日

2)詳見敖卓軒:〈列根對香港的「積極不干預」? — — 美國在中英談判的角色(下)〉,2018年12月1 日,載於「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的Medium專頁

3)詳見毛來由:〈香港問題的微妙與兩難 ── 讀林碧雲《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之決策分析》札記〉,《學苑》,2018年11月13日

4) 〈飛哥斥反民主不配做港人〉,《蘋果日報》,2003年7月14日

5)〈香港自由自治受損害 白宮:美國反對23條〉,《蘋果日報》,2003年6月21日

6)"Trump administration unlikely to move on Hong Kong barring dramatic escalation: U.S. official", Reuters, 15 June 2019

7)"China won't cede to HK protests, army used only as last resort-sources", Reuters, 2014 Oct 14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8-20

【立場新聞】沉默是甘:反對刪除中文科卷三、卷四 — 五問五答 (867)


【文:沉默是甘】

問:點解要反對刪卷呢?
答:
繼推普教中後,再一個去粵語化嘅政策,試圖降低學生對自己母語(粵語)嘅敏感度同使用度。
中文科嘅卷三(聆聽+綜合)、卷四(說話)嘅價值不止於基本溝通能力。其價值係在於訓練到學生嘅思維能力、理解能力、組織能力、口頭表達能力、即時嘅反應力,仲有敢於發言嘅膽量。因為卷三(聆聽)、卷四(說話)需要學生運用粵語嚟應考,所以學校/老師一定會利用課時針對特定議題,如時事、文化等,同學生進行特定嘅聆聽訓練同說話訓練,教導學生如何係一個雙方都使用粵語嘅對話中捉住對話嘅重點、要學生面對眾人發表自己嘅睇法、教學生點樣去回應別人嘅觀點等等。一旦刪卷,學校其實必定會將刪卷後淨落黎嘅課時用係操練讀寫兩卷,學生就少咗好多機會係學校學習點樣建構、組織、發表自己嘅觀點,去培養敢於表達嘅心,去裝備自己未來投身社會,用廣東話同人討論交流。

有線中國組:【粵語傳承有困難】 【三成廣州青少年不會廣東話

問:點解學校一定要有考試先訓練學生?
答:因為即使一間學校辦教育嘅理念幾崇高都好,現實都係好殘酷嘅。學校都有自己嘅成績表,要比社會睇、比家長睇。而呢張成績表就係校內學生嘅升學率(入U率)有幾高。中文科作為主科,入大學嘅要求最低都要有 level 3。我地可以好現實咁諗,當學校係以升學率作為目標嘅時候,係考評局刪除卷三卷四之後,多出嘅時間只會用來操練閱讀(卷一)、寫作(卷二),以務求學生係呢兩份仲要考嘅試卷入面取得好成績。根本唔會有人再花珍貴嘅課時去訓練學生對於粵語嘅應用。但係正如上面提及過,說話訓練涉及學生嘅思維能力、組織能力、聆聽能力、表達能力、即時反應等等,上述各種能力都係對於學生未來投身社會極其重要嘅技能。

問:點解有人話刪卷會削弱香港學生嘅優勢?
答:教育局今次提出刪減中文科聽說(卷三卷四),日後只考讀寫(卷一卷二),實際係想將香港文憑試中文科考試模式同中國嘅高考接軌。刪卷後嘅對香港學生嘅即時影響係閱讀寫作兩份卷嘅佔分比重會相應提高(各卷比重:閱讀:24%、寫作:24%、聆聽綜合:18%、說話:14%),變相兩卷定個學生嘅中文科生死,唔能夠平衡一個學生讀寫聽說嘅感力。而呢兩份卷都係香港學生弱項,當中以閱讀卷尤甚,根據《中國語文科考試報告及試題專輯》顯示由 2012 年至 2018 年,香港學生閱讀卷(100 分滿分)嘅平均分一直達唔到 50 分。

另外,因為呢次改革,我地可以睇得出係為咗將香港同中國兩地考試制度接軌,本地香港學生與新・香港人(受內地教育/高考訓練之學生)比拼之下,對方可謂贏在起跑線。唔係話香港學生能力唔夠人地嚟,而係當人地自小接受讀寫訓練嘅考試模式時,點比?再加上,現實話比我地知,其實一早已經有中國大陸嘅學生落嚟香港應考文憑試。講緊唔單止香港新移民或者跨境學童,而係真中國人。大灣區有唔少補習學校係幫佢地準備文憑試課程。呢班人係改制之後,會嚟香港考試嘅人數只會越黎越多,中國嘅中文科高考卷,難度大過香港文憑試,輕鬆係卷一卷二屈香港學生機。雖然考評局係 2018 年指大陸考生唔會拉高整體分數線,但現時政府嘅可信任度極低,難保他日再次改制,全面迎合中國市場。

大學線:來港升學走捷徑 內地生考DSE

問:廣東話(粵語)係我地嘅母語,即使唔刪卷唔考,我地日常都成日聽成日講,仲洗乜學校專登做口語訓練?
答:相信粵語喺今時今日仍然係大部分香港學生日常生活中最常用嘅語言。然而,擁有識得聽同識得講嘅能力唔等於擁有聽得明同答得準(捉到人地講嘢嘅重點+準確地回應別人)嘅能力。學生一般係日常生活入面,運用粵語傾嘅話題可能係傾下去邊度食 lunch;星期六日去邊度玩(發夢);搵邊個名師補習等等。呢啲溝通能力,只要母語係廣東話嘅人都能夠輕易做到對答自如。但係針對特定議題(如:文化、時事),學生點樣建立自己對相關議題嘅觀點、點樣係聽別人嘅看法時捉住重點,並就住人地嘅觀點做即時回應。呢啲關乎對學生思維、聆聽、組織、表達、即時反應等等嘅能力,如果冇經過說話訓練嘅情況下,唔係可以是但套返生活模式嘅用語答句「今日食啲乜好?是但啦」嘅「生活訓練」可以獲得。

今次刪粵語卷項呢項教育政策只係重啟「消滅粵語」嘅第一步,可以預視香港政府係刪除中文科涉及粵語嘅兩份卷之後,就會再次重推「普教中」,提高普通話係香港嘅地位,想達到嘅最終目的就係:消滅粵語,統一使用普通話。我地可以睇睇本身同樣係以廣東話作為母語嘅廣州,就係利用教育政策,透過學校令學生輕視自己嘅母語,多講甚至只講普通話。通過學校改變廣州新一代,從而消滅廣東話。

有線中國組:【普通話教學推行五十年】 【學生今時今日已不識廣東話俚語】
係呢次中文科改革中,唔難睇到有同樣嘅影子。香港政府都係想通過教育達到政治目的。個流程就係:「改變-削弱-消滅」,通過教育政策改變中文科制度,刪改粵語考卷──削弱新生代對粵語嘅使用度同敏感度──消滅粵語,做到語言上嘅大一統。只係依家香港目前嘅進展暫時仍然停留係第一步。因此係一個咁嘅情況下,我地更加要保存中文科涉及粵語應用嘅卷三及卷四。

捍衛粵語嘅工作可以話係刻不容緩,因為粵語地位被侵蝕嘅問題已經係香港靜靜雞發生緊。係日常生活入面,可能你都有遇見過一班後生仔出街係用普通話溝通而唔係用廣東話;又或者見到啲中小學生放學同同學傾計係用普通話。呢個情況係東鐵線/北區都係極之常見。因為香港嘅小學好多都行緊「普教中」,自細就培養佢地講普通話。雖然中學行「粵教中」居多,但亦有不少「普教中」中學。即使「粵教中」中學自己都有啲演變,例如一級入面會有一班係「普教中」等。而接受「普教中」嘅學生,係學校嘅生活入面早就養成咗只講普通話嘅習慣;而地區學校(北區學校尤甚)就面對跨境學童問題,班學生大多數母語係普通話,而我地香港嘅學生因為對自己語言嘅敏感度唔高,當同學只講普通話時,佢地會出於好意地遷就母語為普通話嘅同學。如果大人小朋友再唔有意識地、刻意地捍衛返我地嘅母語,慢慢香港就會變成一個講普通話多過講廣東話,甚至唔識再講廣東話嘅地方。

正所謂:「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企硬講廣東話,由依家做起。
香港01: 【普教中】一文睇清 全港小學中文科以普通話教學

曾焯文:香港淪亡始於小學普教中

問:咁應該點做?
答:對於中文科是次課程改革強烈建議:
1. 必須保留中文科卷三、卷四
2. 改革中文科制度:卷三、卷四,只容許考生以粵語應考
3. 要減輕師生壓力:簡化/刪除校本評核(SBA)

作者自我簡介:中學職場新鮮人,深信「學無前後,達者為先」。常言道:「沉默是金」,我卻認為在大是大非面前,「沉默是甘」,是跌得好「甘」個「甘」。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區家麟:她的眼淚 (1662)


說一個小故事,我的一位好朋友(不是我)的遭遇。

這位朋友是公司的部門主管,有天,她約了一個前線示威者吃飯,女孩欣然答應,但女孩一早聲明:你唔好請我食飯。

我的朋友很頭痛,到哪處吃飯?她認真思量,想帶女孩吃好一點,但不能去太貴地方,因為不想太著迹,也怕到時搶不到埋單,若女孩堅持付錢,豈非害她破財?

最後,去了一間小店,食物算不錯。結帳時,朋友說我來付錢,女孩當然不肯。這時,朋友擺出老細款:我同小朋友食飯,都係我畀錢的,不會要小朋友畀錢!

其實,只係二百蚊。

朋友拿錢結帳,轉過頭來,女孩已在哭,不是哽咽,眼已紅,眼淚在流。

女孩哭着說,不想別人請食飯,因為不想被藍絲話佢呃飲呃食。

我這位朋友,都算閱人無數,這場運動,接觸過一些年輕人,想幫他們,但他們不願意接受別人金錢幫助,就算吃一餐飯也覺得愧疚。

朋友說,他們都是善良的孩子,被迫得要日日跑出來抗爭,他們有時候或許衝動,但我們年輕時,誰沒有衝動過,誰沒有犯過錯。

我輩中人,快將老去,甜酸苦辣嘗過,若然明天未死,都已經大半世,前路大定,就算未來要關進集中營,也剩不了多少年;我們,習慣了啞忍、看慣了荒謬、自命睇得通透,凡事靜觀,相信世界不易改變,裝作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然後稱這些作智慧。更有一眾上了岸,坐享收成期,錢已賺夠,人亦快死的老香港,為何會以為往日成功的一套仍然適用?為何不設身處地想一想,年輕人才二十出頭,眼前尚有遙遠的一生,他們看不到彼岸,眼前的大江大海風高浪急,權貴中人,為何不去理解他們的期盼、他們的徬徨?

人有高矮肥瘦,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聲音、一百種個性。一場動輒二百萬人參與的運動,有人激動,有人犯錯,為何權貴喉舌就要聚焦於此,無視香港人的堅持與韌力?

示威者與警察衝突,為何可以即時定性,拉人落案告暴動,四十八小時內完成?黑社會地鐵站內瘋狂打人,證據確鑿,為何至今無人落案被追究?為何對弱者如此苛刻,對權貴與黑社會如此寬容?為何蟻民站起來,你們口誅筆伐開槍打頭;為何警察濫暴警黑勾結,你們千般掩飾視若無睹?

我想起了那女孩的眼淚。

聽說,現代新人類,人人長命百二歲。女孩盼望未來,她眼前有一百年,漫漫長路,他們不想落入無間地獄,他們希望活得有尊嚴,活得,像一個人。

僅此而已。

 

相關文章:
香港人.出埃及記
我們的世界,比電影更真實:《V 煞》金句重溫
國泰的悲劇,就是香港人的悲劇

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8-19

【蘋果日報】高慧然:電力過剩為甚麼要買電? (1055)


一個自稱「電器佬」的網民在網絡寫道:「香港要向大陸買電,白痴!自中電和大陸合作的大丫(亞)灣電廠使用後,加上香港工業(香港之前最大用電戶)息(式)微,香港本身電廠已電能過剩,正常自用三分一機組,電力高峰期才過一半,怎需買電?反觀大陸經常電力不足,經常停電,全世界只有電力不足的地方向電力過剩的地方買電,怎麼反向?要送錢給大陸也要合理。」

發達城巿香港淪落到要向發展中國家買電?「電器佬」說得再直白不過:「要送錢給大陸也要合理。」其實,利益輪送只是其中一個目的,架空香港能源自主權才是終極目標。

「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在「前言」中指出,「香港現時約67%的碳排放源自發電」,由此得出結論,要響應《巴黎協定》,實踐低碳生活模式,就要向中國買電。也就是說,香港向中國買電,不是因為香港本身不夠電用,而是因為香港自己生產電力,導致了碳排放量過多。等香港用買電代替了發電,香港的電廠就可以關閉了。

一個城巿,水和電都不能自給自足,還能生存下去嗎?用環保為理由,自廢香港自主權,政府的手段未免卑劣。

如此關係公眾利益的大事,不但諮詢期只有短短三個月,由2019年6月14日至2019年9月20日, 而且從未見政府公開向公眾宣傳,極有可能在大眾不知不覺之下偷偷通過。手段相當卑劣。剩下一個月諮詢期,希望大家記得上網填寫: https://www.susdev.org.hk/tc/vcf.php

高慧然
電郵 :
kowaiyin2004@yahoo.com.h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