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4

【關鍵評論】Kayue:一家不存在的餐廳,如何用半年登上TripAdvisor首位? (1480)


居於倫敦的自由作家巴特勒(Oobah Butler)曾做過多項無聊實驗,並把記錄寫成文章在《Vice》上刊登,例如測試容許顧客「任食」的餐廳底線、犯下一些古老法律看看會否被捕、以平價牛仔褲品牌的名字冒充潮流品牌混入巴黎時裝周等等。過去大半年,他「營運」了一家餐廳。

撰寫假評論

巴特勒過往其中一份工作,是為評價網站TripAdvisor撰寫假評論,有些餐廳東主會付他10英鎊讓他在網站上寫篇正面評論——即使他未有到餐廳用膳。這令他著迷於查看那些餐廳的評價,更發現真的會有好轉。

這段經歷令他相信TripAdvisor上的「現實」只是虛構出來,但仍然有一件事看來無法偽冒——餐廳本身。

有一天,他在自己居住的棚屋中突然想到,以現時網絡假資訊流行程度,以及社會願意相信任何廢話的狀況,也許可能製造一家假餐廳。於是他有項新計劃︰透過假評論、故弄玄虛和廢話,令自己的棚屋變成TripAdvisor上倫敦最高評價的餐廳。

vlcsnap-2018-01-23-17h35m38s180
《Vice》影片截圖
「餐廳」實際上看來是這樣子。
正式「開張」

這不存在的餐廳就叫做「杜列治的棚屋」(The Shed at Dulwich)——杜列治正是巴特勒所住的地區。

計劃在去年4月開始,巴特勒準備好電話、網頁、地址(僅列出街名並表示只限預約)、商標、餐單等,再拍下幾張假食物照(有些根本不是食物),便可以向TripAdvisor提交表格,並在5月初獲批准加入。

vlcsnap-2018-01-23-17h50m23s74
《Vice》影片截圖
「食物」照片…
vlcsnap-2018-01-23-17h50m35s197
《Vice》影片截圖
…以及拍攝現場。

剛開始的時候,「杜列治的棚屋」排名是TripAdvisor上全倫敦最低的18,149位。巴特勒在酒吧遇到演員威廉森(Shaun Williamson)時,告知對方這個計劃,並希望他傳來在豪華地方吃精緻東西的照片。但巴特勒最終只收到威廉森吃烤肉著條的照片,看來不可信,最終只能找朋友幫忙撰寫假評論。

巴特勒提到,這些假評論需要統一口徑,以免矛盾。他設計了餐廳幾項特色︰室外進餐、環境奇怪、有家的感覺、只限預約。網站上提到,在「杜列治的棚屋」顧客點的不是菜式,而是「情緒」。

Screenshot-2018-1-23_Menu
The Shed at Dulwich 網頁截圖
「杜列治的棚屋」網站上的「餐單」。
開始有人訂位

很快「杜列治的棚屋」就升至1萬位以內,6月底巴特勒就收到第一個電話查詢,對方表示知道很難訂位,仍想查看能否在當晚預留一桌。巴特勒被嚇倒了,只好說他們未來六星期都訂滿了,然後收線。

一天後他又收到另一短訊,希望預訂9位,是為慶祝70歲生日的晚飯,日期在10月14日——接近4個月後。對方更表示她嘗試過各種方法,包括電郵及打電話,均未能預約。這時候巴特勒才打開電腦查看郵箱,發現有數以十計的預約電郵,包括一名使用公司電郵地址的電視台高層。

這時候,「杜列治的棚屋」排名升至1456位,繼續收到預約,巴特勒同樣回覆︰「我們全被訂滿了。」巴特勒不斷拒絕顧客,無阻餐廳排名繼續上升,據他所述,8月底排名已升至156位。

沒有客人排名仍不斷上升

他開始收到公司寄來的產品樣本(這些公司利用Google地圖估計到巴特勒的地址)、希望到餐廳工作的人、市議會希望他們遷至一個新發展地區的電郵、公關公司聯絡希望能代為宣傳,甚至一家製作公司表示想在航空公司的機上影片介紹「杜列治的棚屋」。

冬天來臨時,排名升至第30位。巴特勒更在他所住的街上被人問路,對方希望去「杜列治的棚屋」,同時來自全球各地的預約有增無減。

某個晚上,巴特勒收到TripAdvisor的電郵,提到在過去一天有近9萬人搜尋他的棚屋——在11月初這家不存在的餐廳成為TripAdvisor上倫敦最高評價的餐廳。現時TripAdvisor已把「杜列治的棚屋」刪除,但根據互聯網檔案館(Internet Archive)的記錄,巴特勒的餐廳在11月4日排名第一,並維持在榜首3天。

唯一一次營業

在網上存在了6個月後,巴特勒決定讓「杜列治的棚屋」真正營業一天,他致電給幾位曾預約的顧客,表示他們要拍攝電視節目,免費邀請人到餐廳用膳,其中一人聽到後更反問「你們真的存在嗎」。

巴特勒決定按照網上評論去重現餐廳,找來幾隻「走地雞」在現場走動、模仿高級餐廳讓人選龍蝦般給人選擇,駐場DJ會播放現場聲音,他又請認識的人偽裝食客,高談食物如何美味。至於餐廳最重要的食物,由於要有家的感覺,他就提供自己常吃的預製食物,再加點裝飾,每碟成本為1英鎊。

當客人終於來到那條不知餐廳在何處的街上,巴特勒就出去迎接,要求他們蒙住雙眼進餐廳。兩位假食客率先包好,其他人也接受了這要求,由巴特勒帶他們到「杜列治的棚屋」——充滿神秘感之餘,也看不到這個後院凌亂一面。

vlcsnap-2018-01-23-17h36m52s158
《Vice》影片截圖
客人蒙眼步進用膳區。

晚餐包括即沖湯、翻熱的芝士通心粉或千層麵(加上蔬菜花朵)以及朱古力新地。有來自加州的兩名遊客在40分鐘後離開,全程保持安靜,其中一人更顯得憤怒。其後又有一對夫婦離開,當巴特勒在道歉時,其中一人問他,他們未來訂位時會否更容易,又指希望再來。

自我揭穿

巴特勒把經歷寫成報道,並在去年12月刊出當日瞬間成名,成為各傳媒採訪對象,甚至上了直播節目。他早上在Twitter貼出文章,更用另外兩個戶口讚好自己,15分鐘後已增加了100名追蹤者,其後Twitter亦自動更改設定,以免他收到太多通知。那天開始,餐廳電話收到大量惡作劇來電——可謂自作自受。

TripAdvisor回應巴特勒的查詢時指,通常只有記者會嘗試開設假餐廳測試他們,現實中沒有人有誘因去開假餐廳,所以這不是他們經常面對的問題。該公司代表指今次實驗雖然看來吸引,但跟現實中的假評論問題關係不大,因為那些留言目標是操控真實餐廳排名。

該公司發言人又補充指,他們已注意到「杜列治的棚屋」的可疑評論一段時間,並在確認該餐廳造假之前,已有降低其排名、移除部分評論作處分。

巴特勒總結指,單純因為TripAdvisor上的評分,令他成功邀請人們到他的後院棚屆,坐在臨時組裝的椅上,以為自己在倫敦最佳餐廳。他說,你可以犬儒地認為互聯網影響力太強,現在人們已失去正確的判斷力,但他想正面地看︰如果他可以把後院變成倫敦最佳餐廳,甚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任建峰:林肯名言與朱凱廸 (889)


被視為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的林肯曾經有這句名言:「幾乎所有人都能度難關,但如果你想測試一個人的品格,就要給他權力。」("Nearly all men can stand adversity, but if you want to test a men's character, give him power.")

這句話不禁令我想起朱凱廸。多年來,朱凱廸都捱了很多苦。而無論是保育、推動村落民主、或土地正義問題,朱都默默耕耘地在很困難的情況下在做了很多很好的東西。

以林肯的名言來說,朱的確是一個很有度難關能力的人。雖然林肯說大部分人要度難關時都做得到,但朱凱廸是自願地放棄他可以擁有的舒適中產生活而去過這些難關的。就此,我希望近日批評他的人不要忘記朱的那一段值得我們欣賞及感謝的辛勞,我們在這方面的確是欠了他的,因為我們大多都沒有他那份堅持。

但一件事還一件事。到他開始有些權後又如何呢?「權」,不一定要代表執政權。在朱凱廸的情況下,成為選舉「票王」所帶來的影響力是一種「權」、成為議員本身亦是一種「權」。整體來說,他現在當然不是大權在握的人,但亦的確是比起以前多了一些權。在這情況下:

我見到譁然取寵

一個關於梁君彥放棄英籍的無聊陰謀論可以令他高調地飛去倫敦做所謂的「調查」。他最終除了一、兩個英國傳媒訪問外,就只能被一個二線影子部門發言人接見,而她幫朱做的亦只是在英國國會內算是最低層面、最低逼切性的書面提問。但這一切仍被包裝成為一場勝利;他的舉動亦搶了當時正在香港醞釀中而又較有內容的梁君彥持多公司董事潛在利益衝突議題的所有氣勢。

我見到講一套、做一套

在議會內外的路線與策略(如各項拉布、如特首選舉、如民主派去向),朱不停地批評泛民,但到自己路線被批評時就說大家要「團結」(但永遠只是「團結」於他指定的藍圖)。某程度上,這比本土派更不堪:至少本土派開宗明義說自己「唔妥」泛民、亦不企圖與泛民團結起來。

我見到不願為自己行為擔當(這與他社運年代顯然不同)、推卸責任

在近日馮檢基退選事件中,他今天一邊說道歉、一邊把自己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說自己從未要求亦未准許他人代他要求馮檢基退選、然後又推說什麼初選參選人協議內容有不同演繹等說法(就此,我鼓勵大家去看看協議的有關條文,要說條文有演繹空間基本上與人大釋法無異吧)。但他這種說法好像沒有理會他上週末在臉書這番話:

「初選結果,民主派核心支持者明確表態,姚松炎與馮檢基的差距非常大。在上星期一的記者會上,無論民主動力和姚教授都提出,有需要按選舉結果討論PLAN B人選,不能『鐵板一塊』。有民主派人士提出必須緊跟機制,即若果姚松炎不能參選,就由馮檢基頂上。我則認為此事不能只有『跟機制』一個行事標準,亦要同時考慮勝算,及維持初選投票市民的士氣。在初選投票的市民,很多就是不希望馮檢基成為民主派代表,各方面的數字都令人擔心,『姚落基上』的機制安排會令不少民主派支持者非常不滿,繼而放棄投票。」

不好意思,在西方政治學上,這番話可以說是典型「狗哨政治」(dog-whistle politics)。何謂「狗哨政治」?這就是當一個政治人物有意無意地用一些暗語來牽動支持者去就一些「熱議題」發動攻勢,但當這些攻勢受批評時,政治人物就可以說「冤枉,我從沒有叫任何人去做什麼!」譬如說,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美國,政客呼籲人民「捍衛各州份權利」(defend states' rights)就會被支持者聽到為四周出去發動種族主義示威、甚至襲擊,然後政客又可以說「我反對不文明、我沒有呼籲任何人去做那些事。」

就此,我只會說,朱凱廸在上週末那番話是向他支持者發動對馮檢基「落閘放狗」的吹哨行為。他今天的推得一乾二淨小則(若他是無意地吹哨的話)是欠缺承擔、不負責任行為,大則(若他是故意吹哨的話)是不誠實。

受考驗不合格,但為時未晚

綜合來說,朱凱廸在成為票王、擔任議員後在受林肯的「權力測試」尚未合格。但他做議員只是做了一年多、任期還有近三年,如果他有心回頭是岸,其實是為時未晚的。我很希望盡快能再一次見到我們曾經欣賞的那個朱凱廸。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方以文:女演員賽果跌爛唔少人副眼鏡?只因睇漏:王晶 (884)

01博評-藝.文化

《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7》賽前嘅焦點落晒喺王浩信同馬國明嘅「視帝之爭」,仲有《降魔的》同《踩過界》嘅最佳劇集對決。最後王浩信封帝,馬國明就繼2012年《On Call 36小時》之後第二次得到「最受歡迎電視男角色」,平咗林峯嘅紀錄。最佳劇集就由全台總動員嘅《誇世代》奪得,《降魔的》得到「全球網民最喜愛劇集」叫做拎返個安慰獎。呢幾個名單都係大家心水之內,只係估邊個拎咩獎。至於視后、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最佳女配角就跌爛咗唔少人副眼鏡。

TVB一家人 余黨受壓

我之前喺自己個Facebook page預測今年頒獎禮嘅賽果,以無綫正值捧人接班之際,一眾企穩一線嘅演員,好似宣萱、三哥都係冇機會,因為要用獎幫人升level,情況有啲似當年胡定欣第一次拎視后咁。基於呢個大前題,我估視后係李佳芯、最佳女配角係林淑敏、飛躍女藝員係朱晨麗,結果全部燈晒……估Ali封后,係因為Ali係余小姐嘅人,亦都喺《誇世代》同埋《踩過界》交出成績,點知今年高高層要用頒獎禮宣傳「無綫一家人」嘅訊息,近年獨領風騷嘅余黨喺咁嘅氣氛之下受壓。Ali冇緣視后,寶座落咗喺賽前突然大熱、就嚟要傾續約嘅《不懂撒嬌的女人》唐詩詠。至於點解我估女配角係《愛.回家之開心速遞》林淑敏,係因為男配角我估唔會畀到何遠東,而每年嘅男女配角其中一個都係順民意而生,唔係何遠東就應該係「大小姐」。好可惜,我平衡咗唔同派系加埋少少民意,但係睇漏咗一個人:王晶!

升level拍電影

直至我見到「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同埋「最佳女主角」嘅頒獎嘉賓係王晶時,我先如夢初醒:無綫依家有多一個派系影響大局,就係王晶嘅「星王朝」。星王朝電影公司,喺冇幾耐之前先至同無綫同埋邵氏簽約,以後王晶就同無綫緊密合作,開拍電影、網大。當然王晶唔會要啲無名小卒,喺已公布會拍電影嘅無綫人,名單暫時只有三個,其中一個係大部分人覺得已經企喺一線嘅袁偉豪,另外兩個就係拎咗「最佳女配角」嘅朱晨麗,同埋「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嘅蔡思貝。

蔡思貝得到「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資料圖片)
+1

山頭主意難消滅

有觀眾話今年嘅賽果爆冷,如果呢個結論係因為同民意差太遠嘅話,咁少年你就太天真。大台近年都唔係好睇民意。大台頒獎禮只係各個勢力強弱嘅指標,背後有跡可尋。當然我依家係馬後炮,下年如果估邊個會得獎嘅話,要睇無綫內部、合拍單位、邵氏,仲有星王朝。高高層想消滅山頭文化似乎係冇可能嘅事,之但係如果各個勢力平衡得宜,各個部門互有精彩作品跑出爭上位,咁都係我哋觀眾之福。

以後王晶會同無綫緊密合作(《千王之王》截圖)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8-01-23

【輔仁媒體】何夢:梁天琦——將心裡的痛苦都留給自己去承受 (703)

今天下午天琦即時還押的消息,對大家來說都很突然。但相信至少他和律師都很清楚如果今天認罪,就會被即時還押,而他依然選擇一言不發地進入法院。

過去無論是在選舉論壇或是在演講台上,他的演辭總為大家帶來了很多啟發和鼓勵。他在補選時有很多精彩的演辭,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曾引用王爾德的名句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我們全都身處溝渠,但總有人仰望天上的繁星。」的確當時他的出現猶如一顆明星,為身處溝渠中的我們,在黑暗中帶來曙光。只少在新界東補選中,他令66524人看到過將來的希望。

及後他在立法會選舉被取消資格,在出席民族黨舉行的集會時,他引用了蝙蝠俠電影中的名句’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立志委身政治的他,當時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面對群眾,他依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他總是為別人着想先於為自己着想。他著眼的,不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是香港未來的前路。

在梁游被DQ後,他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坦承自己懦弱,以致沒有站出來帶領群眾進行抗爭活動。但其實任憑誰在那個時候的那個處境,根本不會有任何一個方法去解決當時的問題。只是其他政治人物可能會冠冕堂皇地包裝自己的決定,但他只是直接了當地承認自己的懦弱。即使可能會令支持者離棄自己,他都不會選擇去說一句謊話,去掩飾和包裝自己。他總是如此誠實,如此善良。

他的説話總為大家帶來希望,令人看到美善的一面。但今天大家沒有聽到一句「無畏無懼」,因為大家都明白那些只是空話,有哪個人面對未知的刑期會不感到恐懼;也沒有一句「以後抗爭大家要做埋我嗰份」,因為大家都明白香港未來的抗爭所要付的代價只會越來越大,繼續參與抗爭與否,每個人只能自顧自衡量。而當天琦獨自地面對漫長的刑期,大部分香港人只會繼續生活而漸漸把他遺忘。

所以今天他沒有留下片言隻語,就步入法院,獨自面對不公平的政治檢控以至牢獄之苦,因為他選擇在未能真心誠意地說出能夠鼓勵大家的說話前,將心裡的痛苦都留給自己去承受。

關於作者:何夢
何夢
這是真實、是虛幻或是一場夢?我們是被時代推著走,或是領著時代走?我們是時代的主人或是旁觀者?我選擇做一個記錄者,記錄下我的事,也是這個時代的事。然後這些便是歷史。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周雪君:威尼斯餐館4份牛扒、1份炸魚盛惠1萬元 遊客報警 (1473)


4份牛扒、一份炸魚、清水連服務費,盛惠1347美元(10532港元/39330台幣)。

以上是4名日本遊客在一家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附近的餐廳的遭遇。4人在意大利博洛尼亞留學,跟另外3名女士一起到威尼斯旅行,卻進了一家口碑甚差的店子。4人回到博洛尼亞隨即報警求助。至於3名同行女士,選擇了另一家餐廳,吃了三份海鮮麵,盛惠3804港元(14206台幣)

事件驚動威尼斯的市長Luigi Brugnaro,他在Twitter發帖:我們會全面調查投訴是否成立,如果屬實,必定懲治負責人。

英國《獨立報》和《太陽報》報道,涉事的餐廳是Osteria de Luca。BBC和《衛報》則引述意大利媒體指,餐廳老闆是中國人,由一名埃及人負責打理。

威尼斯一個公民權益組織Gruppo 25發言人Marco Gasparinetti表示,這絕對不是單一事件,那家店在旅遊網站Tripadvisor的評分只有1.5分(5分滿分),83%顧客給予評價是「很糟糕」。

一名中國遊客在2017年10月29日留言:「這餐廳絕壁就是家黑店,國人們千萬別去,坑遊客的,宰客非常厲害,切記切記不要去,除了稅,還一定要收服務費的,各15%,一頓晚飯收了我們30%的額外費用。」

一名美國遊客在2017年5月21日留言:「不要光顧!這家店是由亞洲黑幫經營,你會被敲竹槓。食物糟透,服務也很差,還要給你意外『驚喜』——雅座收費和額外服務費。我們花了250歐元,換來有生以來最差飲食體驗,還要付宰旅客費。應該先看顧客評價,真是上了一課。」

近幾個月來,當地爆出多宗遊客被坑事件。Marco Gasparinetti表示,在威尼斯旅遊熱點,只有1.1%餐館仍然屬於當地人。他說,打算製作小冊子「協助旅客如何在威尼斯『生存』,以及避免被坑。」當地一些組織則計劃推出認可印章,只給予當地人的店舖。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香港01】投稿:為何得獎都會哭?為夢想而奮鬥的港劇演員 (1373)

01博評-藝.文化

文:姜曉欣

生命裏如若什麼也不剩,只剩下你的夢想;生命裏什麼也不缺,卻看不到丁點兒有關夢想的蹤影,你會選擇前者還是後者?

又一視帝視后誕生了,隨之而來的當然少不了網民的熱烈討論。每年大台一年一度的頒獎禮裏,無論賽果如何,無論得獎者感言生色與否,翌日臉書都會紛紛貼着圖,包括藝人不經意的不屑眼神、失獎後的天然呆、打呵欠的臭相……

而今次,我不談論男女主角的得獎資格,也不評論其演員的演技該不該受到肯定。畢竟人窮盡一生追求的,非必要是台上的一剎閃爍,也非必要是台下的雷雷掌聲,而是自己對自己的欣賞。

生命上的感動,不該只源於身邊人對你的不離不棄,也不該只限於陌路人的一刻認同。獎項除了是對人的肯定與鼓勵,我會說是一個提醒,是黑夜裏,眼前一片茫茫大海下突然亮起的燈塔燦然地照射身上,令你看到自己一直不肯確信的光芒,提醒着你,你並沒有錯信自己。然後,可能接觸黑暗太久了,倏忽而來的光輝瞬即使你熱淚盈眶。

這亮光還悄悄地照亮了你身後的一段長路。驀然回首,你回看自己一路走來的步履蹣跚,你回想一直以來流過的每滴汗與淚,心裏奔騰着許許激動。這就是感動吧,很感動。而我們生命上都存着一些獎項,我們都在為了那萬千星輝的燈塔而摸黑搜索着。

可能接觸黑暗太久了,倏忽而來的光輝瞬即使你熱淚盈眶。(電視擷圖)

說真的,我相信無論走上台是哪一位藝人,他們背後定必存着令人欽佩的故事。世界上並不存在僥倖,好運沒可能賦予你長期的成功。無可否認,走捷徑的人很多,不需靠實力而能夠攀至高位的人不少。可是,儘管先天條件有多優勝,儘管你比別人有多幸運,自身不努力的話,你根本不可能成功,更不可能出眾,因為世上根本不存在永遠的不勞而獲。當然,機會與際遇也不可或缺,但倘若你沒奮身毅然去堅持做好你想做的事,機會在你面前,你能完勝它嗎?還沒有盡力的你,能表現出最好的自己嗎?不是最好的自己,能受到絕對的欣賞嗎?換句話說,你若能奮不顧身的去堅持做着一件事,能不惜賭上一切代價也誓必要完成它,你還會埋怨沒有機會嗎?

每一位追夢者都在歇斯底里地為着夢想燃燒生命,面對怎樣難熬怎樣無力、怎樣徬徨怎樣疑惑的晚上,甚至被世俗目光或庸碌的旁人把你影響得不免盯着鏡子裏滿臉淚痕地質疑自己的當刻,你無數次想過放棄,但不曾放棄。這樣的話,你根本不需要等待一個契機,因為你已在給自己創造着一個。

蔡思貝說:

大家都不太喜歡我,對吧。我以為自己能撐過來,但不知不覺間他們對我的不喜歡令我也開始不喜歡自己。我不想看到鏡裏的自己。

她有放棄嗎?她沒有。她給自己製造了一個機會,因為她沒有放棄。

蔡思貝給自己製造了一個機會,因為她沒有放棄。(電視擷圖)

這是我今夜在每一位藝人的眼神裏學到的一課。於這慣常疾馳而過的社會裏,太急促的步伐令我們過於習慣只看事情的結果,往往忽視了結果背後的過程。

可能頒獎禮上你會批評他們的虛偽,也對他們的演技有着微言,同時斥責着大台的小圈子。但刷着電話螢幕之時,不妨停下來想一想,演員們背後付出的一切一切。他們不眠不休地拍劇等待、為了保持身形堅持跑步運動、為了揣摩角色而皺眉蹙額、為了劇裏每一抹微笑與眼神認真思索……姚子羚為陳山聰奪獎的事而淚流滿臉,是因為她看到別人看不到的,那結果背後的種種付出。

頒獎台上,得獎者從不把這許許過程中的辛酸一一道出,卻只以眼淚用激動無聲訴說。你責罵他們虛偽的同時,忘了他們是演員了嗎?況且,我們有誰不是於人生旅途上學着當一個演員呢?

看到這裏,你或許會恥笑我觀看香港低質的劇集。美劇裏的演員才認真嗎?我們究竟憑什麼批判為夢想而奮不顧身的人呢?那顆星縱然不夠閃爍奪目,但它已在奮力燃燒啊。

你可能覺得我是在歌頌演員這行業,但不亦然。我真心敬佩當演員的人,因為他們清楚知道觀眾在乎的只有其結果,而從不在乎背後付出的眼淚與眼袋;他們更清楚看到世界對他們的無限批評,但他們不動搖。能令一個人如此堅毅地不惜世人目光而決意不放棄,不是單純的喜歡,是什麼?而演員也是人,也只不過是一個人,與我們沒有不同的一位普通人。

頒獎台上,得獎者從不把這許許過程中的辛酸一一道出,卻只以眼淚用激動無聲訴說。(電視擷圖)

「我很喜歡演戲。」「我的一生除了演戲之外,我什麼也沒做過。」你呢?你有為你的夢想而這麼瘋癲過嗎?你找到你願意付上一生去拼搏的事情了嗎?

王浩信說:「把夢想變成理想。」每天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找到一份令自己快樂的工作,一點也不容易,還很很很難,真的很難。其難處不止於銀行戶口的雙位數字,而是夜闌人靜裏對夢想那執着的掙扎、對自己才華的質疑,以及追趕不上繁華裏那步速而備受的壓力……滿腮是淚之際,問問自己:生命裏如若什麼也不剩,只剩下你的夢想;生命裏什麼也不缺,卻看不到丁點兒有關夢想的蹤影,你會選擇前者還是後者?

看看安徒生,看看梵高,看看喬布斯。比較接近我們的話,看看林夕,看看周星馳,看看九把刀,他們有誰不是瘋狂的夢想家?他們是全靠運氣嗎?心裏羨慕別人成就的同時,你會不禁暗歎自己沒有他們擁有的才華。但其實,你只是選擇了後者,對嗎?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綠惜地球:今年渣馬最難忘情景 (1124)


恭喜大家完成馬拉松賽事!

今年渣馬,喜見多咗參賽者自備水樽/杯,不過全程只得三個位有水機,點會夠?咁嘅情況下,大家可以預計一地紙杯混合不同垃圾的畫面 ....

我哋真心期待香港馬拉松做到綠色馬拉松,主辦單位要加油,做好減廢之餘,參賽者都要配合妥善回收。

今日最令綠惜地球難忘的情景,除了塞滿蕉皮的三色回收桶,仲有汀九橋上一位年輕的女工作人員,攞住掃把,反覆幫大家清理地上的垃圾,一面用嬌滴滴的聲線懇求大家:「麻煩大家唔好再掉垃圾落地啦!掉返入指定區啦!」但呢頭掃完,個頭又掉到一地,慘慘。

感謝各位工作人員。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Ken Lui(浸大社會科學院一年級生):請先了解同學「佔領」語文中心的因由 (2076)


【文:Ken Lui(浸大社會科學院一年級生)】

前言

有見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再次」引起熱烈討論。這次的討論不單在校內,社會亦甚為關注。本文旨在解釋是次行動之前因﹑經過及後續。希望不論校內同學,還是校外的看倌,能先閱過此文,再就事件下定論。

前因

普通話畢業要求始於2007年

浸大於2007年因應一份2003年的僱主報告指浸大同學之普通話水平較低,因此在本科生課程中而加入普通話畢業要求。此乃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源來。

同學的回應:一次公投,兩次論壇,無數次教務會

於2016年,有同學收集聯署,發起議案為「香港浸會大學應取消強制普通話考核之畢業要求」的全民投票,收集聯署的同學認為取消的原因如下:一﹑畢業要求不合理;二﹑只側重普通話荒謬;三﹑課程設計無理,反成同學壓力;四﹑制度無稽,同學疲於奔命;五﹑校外考試要求過高。

是次投票前設有諮詢論壇。內容圍繞普通話之實用性﹑原有的普通話帶學分課程內容過於艱深等。

最後超過九成投票同學認為應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隨後,教務會因應全民投票結果,於其轄下的「教學素質委員會 — 大學語文政策檢討小組」(TFULP)中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並於會上同意設立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核心工作小組

學生會幹事會繼續跟進普通話畢業要求問題,並於2017年4月舉行校政論壇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及課程改革(報道一報道二)。同學於論壇上關心拖低GPA﹑學分壓力﹑其他院校並無此等政策等問題。校方同時在論壇宣佈研究設立校內普通話畢業要求豁免試,而在另一會面更指此考試只考核同學的基本對答能力,預期大部分同學會合格。同學考畢此試即能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校方更指出若大部分同學於豁免試中合格,普通話畢業要求便可隨即取消。成立豁免試議案最後於2016–2017年度第六次教務會會議中獲通過,並於2017–2018學年起付諸實行。

經過

豁免試設立﹑執行均混亂 語文中心主任更涉潰職

普通話豁免試於2017年10月開放報名,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考試。考試結果令人咋舌:竟然有七成同學不合格。此結果令人質疑考試之評分準則,以及考官對「基本對答能力」之標準是否合理。

以下將詳細論述是次豁免試之問題:

第一,學生會會長指出於TFULP會面中已通過豁免試中不合格的同學可以重考,但最後語文中心竟指「 每位學生在香港浸會大學就讀期間只可應考本測試一次」,不能補考。此舉令人質疑校方是否出爾反爾,違反誠信。

第二,負責評審之考官亦有利益衝突之嫌。是次豁免試是由語文中心的普通話老師負責評核,而該些老師亦同時任教校內具學分的普通話課程。若大部分同學通過豁免試,他們即毋須修讀具學分的普通話課程,變相令該些課程的需求降低。當課程的需求降低,意味對教職員的需求亦會減少,令某些老師有機會生計不保。因此,由中心內的老師來評審同學的表現,實屬不恰當。

第三,評分準則亦欠清晰。於豁免試前發放的「 考試題目樣式」並無寫明每題得分及每分部的分數比重為何,令學生未能清晰了解評核標準。更有同學向學生會反映,自己曾多次奪得普通話朗誦冠軍,但竟然於考試中因「語氣與角色不符」而「肥佬」!此令人質疑到底是考核同學的普通話「演劇能力」,還是「基本對答能力」。

第四,亦是最嚴重的問題:語文中心主任李贏西竟然極不了解豁免試之評審準則!李贏西主任是語文中心的最高負責人(中心網頁亦顯示李主任管理普通話教師),亦是TFULP的成員之一,絕對有責任了解豁免之詳情,但李主任於學生會行動開初竟表示「自己只是一個英文老師,不了解普通話豁免試詳情」,圖推卸責任!另外當同學詢問豁免試是依靠該些文件來評審,以及試卷每部分的比重是如何時,李主任開首表示只依靠語文中心上的「 及格準則描述」來評核同學表現,而試卷每部分的比重則是一樣。但後來經同學多番追問後,語文中心老師突然出示另一份評分細則,主任到此時方知道此文件存在,更遑論知道合格的分數了。連主任都不了解當中細節,叫同學如何信任此豁免試是是一個公平﹑公正﹑合理的考試!

後續

召開公開會議

學生會和校方於行動中達成共識,表示將召開公開會議討論普通話豁免試與普通話畢業要求的問題。會議將於1月23日召開。

結語

希望各位同學及社會大眾明白,浸大同學是嘗試過無數方法,走投無路,才逼不得已以「佔領」方式處理問題。

各位必須理解,普通話畢業要求實為同學帶來負擔:學分課程影響希望「雙副修」的同學。希望「雙副修」的同學如欲透過免費的方式來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只能修讀學分課程或通過豁免試。修讀學分課程來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意味同學必須「爆credit」(即在原有之學習計劃上再修讀一個課程,例如本身此學期只須修五個課程,變成要修六個);而豁免試的設立及執行均不公,叫同學如何相信自己會合格?至於有人會說同學可以報考其他考試來解決,如報考國家語委的考試。但各位必須留意,該些考試的報名費並不便宜,有些同學未必能負擔得起。

浸大學生會會長也的確是一時失言,但此並非問題之中心。問題之中心,乃此不公的政策。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