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3

【立場新聞】黃任匡:願榮光歸每位奮力戰鬥的香港醫護 (717)


朋友們知道我加入了 Dirty team,都粉粉送上祝福。沈祖堯教授也說 Dirty team的「勇氣和無私精神,是令人欽佩的」。但在 Dirty team 工作了將近三星期,我深切體會到沈教授實在是言重了。

其實處境危險、辛勞工作的又何止是 Dirty team?

一、武漢肺炎的病癥可以很輕微、甚至沒有病癥。在病人數目眾多的普通病房裡,誰知道當中幾時會出現下一個「隱型病人」?政府和醫管局抗疫表現一遢糊塗,防護裝備庫存不足的情況下,各個醫院的管理層盡量把裝備都留給隔離病房的同事使用,其實也是無可厚非。但是,普通病房的資源就更形緊拙,處境變得更加危險 —— 普通病房的同事們,他們才是英雄。

二、武漢肺炎患者越來越多,其中有不少在患病後在社區活動多時,始發現確診,大大增加追蹤接觸者(contact tracing)的難度。故此衛生署,尤其是衛生防護中心的同事們最近都是「有番工冇放工」。加上大量需要隔籬個案的生活、交通安排都歸他們處理。同事們告訴我,瘟疫開始以來,衛生防護中心的辦工室每天都像戰地一樣 —— 衛生署的同事們,他們才是英雄。

三、急症室、普通科門診的同事,消防處的救護員,還有各位家庭醫生,都站在抗疫的最前線,他們是守門者。對於說他們來說,每位病人都有如一張白紙。X光未照、病歷未問之前,每位剛剛來到求診者都可能是下一個確診個案。加上多次出現有人隱瞞病情、旅遊史、或者接觸史的情況,令病人患武漢肺炎的風險難以判斷。但是這些同事得到的資源,肯定比我們在 Dirty team 獲分配的少。甚至有私人診所連外科口罩都不夠用,要自己四出張羅 —— 急症室、普通科門診的同事,消防處的救護員,還有各位家庭醫生,他們才是英雄。

這些同事們的犠牲不會比我們少,但他們得到的關注和支援卻幾近為零。

願榮光歸每位奮力戰鬥的香港醫護。

願榮光歸香港。

作者facebook

(原文題為《英雄》,現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眾新聞記者:醫管局降低隔離病房保護衣規格 Dirty team醫生黃任匡:打擊前線士氣 埋身護理Level 1未必夠阻隔病毒 (2176)


醫管局周三(19日)更新了「在不同環境個人防護裝備建議」(Recommended PPE in different settings),將保護衣的標準降低:進入有懷疑/確診病例的隔離病房時,醫護人員本來應穿著AAMI Level 3的保護衣,更新標準後降至AAMI Level 1。醫管局回覆眾新聞查詢時表示降格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世衛)早前更新的建議。

正在屯門醫院「Dirty Team」工作的內科醫生黃任匡解釋,分別在於Level 3的防水、Level 1的不能防水,如果只是日常護理工作,風險差異不大,「但如果你埋身(工作)呢,譬如你如果預計病人會咳,或者你做某些嘢,有機會有水或者飛沫濺出嚟嘅話呢,AAMI level 1就未必能夠阻隔到啲病毒。」他又認為此時將防護裝備降格相當打擊士氣,而且令到同事更加擔心、緊張。

他續指:「當然另一方面我亦都明白,存貨肯定係不足啦,雖然佢死口唔認......咁而家梗係你用到無喇,就嚟用晒存貨,你先會突然間嗌人唔好用嗰啲咁高規格嘅嘢啦。但係就,如果要咁樣做嘅話,我覺得要解釋得清楚俾同事聽,等啲同事明白先咁樣行,會好少少囉。」

2月19日,醫管局文件顯示,將進入隔離病房的保護衣規格降由AMMI level 3 降至AMMI level 1 (見紅圈)。
2月10日的醫管局文件,進入隔離病房的保護衣規格是AMMI level 3 (見紅圈)

翻查世衛文件,最新一份防疫裝備指引的更新日期是2月7日,列出了四款有效防疫的保護衣,包括「AAMI PB70 all levels acceptable, or equivalent」,即AAMI 所有級別的保護衣都可以接受。而前一個版本的防疫裝備指引更新於1月27日,列出兩個選項,分別要求使用AAMI PB70 Level 3 或 Level 4 的保護衣,以達到阻隔液體或血源性病原體(blood borne pathogens)。換言之,世衛的標準在2月7日已經降低。

世衛1月27日更新的指引,指保護衣規格至少要有AMMI level 3。

而醫管局在2月19日更新裝備建議時,才決定降格。作為醫護前線的黃任匡表示,事前沒有醫管局代表與他們溝通,但認為影響不算非常大,「但係就,如果要咁樣做嘅話,我覺得要解釋得清楚俾同事聽,等啲同事明白先咁樣行,會好少少。」

他認為最受影響的是護士、物理治療師/專職醫療人員以及病房助理,病房助理有時要幫病人換衫,「埋身」工作風險較大。他續指,「嗰張圖下面都有個頭盔嘅:如果你覺得會有splashing(液體飛濺)嘅話,你就著件膠嘅圍裙喺黃色嗰件AMMI 1 上面,都可以考慮嘅,唔一定用AMMI 3。」也就是將責任放在醫護前線個人身上。

入Dirty Team前剃了頭的屯門醫院內科醫生黃任匡。照片來源:蕭雲Facebook

黃任匡又解釋裝備降格不會構成非常大的風險,早前法國醫院及屯門醫院分別有病人在確診前留院普通病房、骨科病房,「so far喺普通病房或骨科病房接觸過確診病人嘅醫護人員,或者手術室嘅醫護人員,大吉利是都無事。咁佢哋都無著PPE(個人防護裝備)嘅,就咁戴個surgical mask(外科口罩),但係呢啲人好彩都無做過高風險程序,譬如頭先講嘅抽痰,或者做急救,所以都無人受到影響。」

但黃任匡續稱:「呢一刻來講,你對同事嘅心理影響好大。因為大家而家仲係好驚、好panic(恐慌),喺醫院裡面、行內大家都仲係處於好驚嘅狀態。譬如好似前日確診咗嘅一個婆婆,斷骨啱啱做完手術,嘩大家即刻恐慌。過去兩、三日已經有差唔多20個照顧過佢嘅姑娘或者醫護人員,已經陸續入院,有啲又發燒,好彩so far都無人中招,但喺呢啲咁嘅關口,你突然提出話(防護裝備)要降格嘅話呢,大家就會係...更加擔憂同埋不滿,而呢樣嘢係重要嘅我覺得。

「我覺得管理層處理呢啲嘢除咗要理性分析之外,你都一定要處理同事嘅情感。同事喺裡面已經好辛苦,精神壓力亦都好大,咁你做呢啲嘢一定係好打擊士氣。」

黃任匡又表示明白醫院有存貨不足的問題,「雖然佢死口唔認,唔認呢個降格係唔關存貨唔足事,但係傻嘅都知,你無啦啦做咩而家要降格啫,舊年你唔走去降格,而家嚟降格。咁而家梗係你用到無喇,你先會突然間嗌人唔好用嗰啲咁高規格嘅嘢。」

醫管局1月24日的文件,介紹基本PPE(左)及全副PPE(右)。

黃任匡在「dirty team」工作了差不多三個禮拜,還有幾日就會結束這期在隔離病房照顧確診/疑似武漢肺炎病人的工作。現行安排下,他沒有washout period(清洗期),即離開dirty team後即時回到一般內科病房工作,顯然會構成傳播風險。黃任匡唯有自製washout period,「我自己就選擇將dirty team工作嗰三個幾禮拜,我就完全唔放假,將嗰啲假擺晒喺尾,再加多幾日non-clinical duty(改做文書工作),咁樣就變成類似一個禮拜washout period。」

他指,屯門醫院內科每日收70至80個病人,當中有50至60個要入隔離病房,由dirty team照料。他亦都坦言壓力大,有點不勝重荷的感覺,「而我哋成隊dirty team 講緊醫生有十幾人,但已經係好重嘅workload,得十幾個人每日處理50、60個病人,係好辛苦嘅事,再加埋精神壓力都大嘅,即係你會驚自己瀨野(感染武漢肺炎)。」

「對於我哋呢啲一把年紀嘅人來講,會好辛苦,因為你幾廿歲人成晚唔瞓覺,不停喺度收症。太陽出喇,都仲係做緊,係好辛苦。但如果你計(工作)時數,同平時唔係差好遠。」黃任匡言談間亦顯疲態,隔著電話都聽到他想打呵欠時扯高喉嚨的聲音。

他想念家人,當然想念家人,「平時放咗工返屋企,你可以有得休息,同屋企人有啲family time,有工作以外嘅生活。而家就斷六親,屋企人又唔見得,朋友又唔見得,同事亦唔建議太多(社交活動),話盡量唔好一齊食飯,自己喺一角食就算喇。都幾咩嘅,人係群體動物來嘅,成個月完全好似獨居老人咁,其實都係有啲辛苦嘅。」

醫管局回覆眾新聞查詢的全文:

「醫院管理局設有嚴謹的感染控制指引及培訓, 讓不同工作崗位的前線醫護人員,了解及熟悉於相關工作環境下, 進行不同醫療程序時需要採取的感染控制措施, 包括穿著合適的個人保護裝備。醫護人員會根據病人的傳染病類別, 包括飛沫、空氣或接觸傳播,按指引穿著相應的保護裝備。

醫管局參考世界衞生組織早前更新的建議, 醫護人員於處理懷疑或確診感染2019冠狀病毒病的病人時, 可以穿著黃色保護衣(AMMI level 1 isolation gown)。如預計會出現飛濺情況,可以考慮穿著藍色保護衣( AMMI level 3 isolation gown)或穿著黃色保護衣(AMMI level 1 isolation gown)外加上防水圍裙。

自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開始, 醫管局及公立醫院陸續收到社會各界的物資捐贈, 醫管局感謝社會熱心人士對前線醫護的支持。 醫管局有專門部門處理熱心人士提出的捐贈,獲贈物資中, 不乏口罩等防護裝備,會盡快發放予同事使用。」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2-22

【立場新聞】小肥波:【Fact Check】俄官方確認武漢肺炎病毒人工重組?錯! (604)


【22/2 補充:有人話我錯,俄文件原文應為 reassortment 。不過,這不等於就是人工重組,因為 reassortment 更準確地指明是例如流感不同病毒株基因片段交換,可參考台灣這篇報告的第一段。)

隨著武漢肺炎蔓延,陰謀論也如幽靈纏繞著人們。台灣信傳媒更稱俄國衛生部指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香港連登也跟風做圖,令說法越吹越廣。事實上,俄方有無真的這樣說過呢?

該個說法來自俄羅斯本月三日發表、稱為《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的預防、診斷和治療 (ПРОФИЛАКТИКА, ДИАГНОСТИКА И ЛЕЧЕНИЕ НОВОЙ КОРОНАВИРУСНОЙ ИНФЕКЦИИ (2019-nCoV)) 》文件。該文件第 4 頁如此寫道:

Коронавирус 2019-nCoV предположительно является рекомбинантным вирусом между коронавирусом летучих мышей и неизвестным по происхождению коронавирусом. Генетическая последовательность 2019- nCoV сходна с последовательностью SARS-CoV по меньшей мере на 70%.

翻譯成中文是:

2019-nCoV 被懷疑是蝙蝠冠狀病毒與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之間的重組病毒。 2019-nCoV 基因排序與 SARS-CoV 排序至少 70% 相似。

有人追風捕影,見到「重組」就加「人工」二字在前,製造新的恐慌。基因重組換成較易明的詞匯就是「洗牌」,是基因片段斷裂並且轉移位置的現象,在細菌、病毒之間非常常見。換言之,不需要人類幫助,病毒也可自行出現基因重組。信傳媒那位記者自己超譯俄文,亦不明當中機制,自然寫出吸睛的陰謀論報道。

洗牌的方式有很多種,例如微生物在複製期間可能出現錯誤導致突變,或是在環境中順手拈來其他基因碎片,甚至是不同株群接觸後互相交換基因而造成,即更準確的說法 reassortment 。此前的禽流感 H7N9 易傳人又傳禽鳥,正正是因為與 H9N2 洗牌獲得 NS-G540A 的基因突變,減弱宿主細胞限制病毒繁殖的能力,增強自己感染哺乳類細胞的能力。

信傳媒同一篇報道又指,「印度學者發表被植入愛滋病毒一部分基因」,但說法廣受質疑,有專家更指所謂 HIV 基因,在其他蝙蝠冠狀病毒非常普遍該團隊亦早已將論文撒回,報道卻隻字不提。

至於報道另一個佐證「病毒人工製造」的論點是,美國專家 James Lyons-Weiler 確定病毒來自於實驗室。不過,翻查記錄這位所謂專家向來反疫苗,而他指病毒來自實驗室,更準確的說法是病毒源於製造 SARS 疫苗失敗。他聲稱發現病毒基因排序列帶有 pShuttle-SN 這個疫苗常用載體,因此是人工製造。

說法同樣有不少人質疑,美國腫瘤學外科醫生 David Gorski 在其創辦的網站 Science-Based Medicine 指,即使 Lyons-Weiler 發現病毒基因與 pShuttle-SN 排序相似,但無法排除該排序可自然產生。他又指,如果是人工製造,就算不 100% 相似,排序也應接近完全一樣,而不是 68% 。

美國《福布斯》雜誌專欄作家與著名電腦生物學家 Steven Salzberg 亦與 Gorski 持相同意見,更在 Twitter 指 Lyons-Weiler 似乎不知自己在說甚麼,但足以假裝他知道自己所說之事。

甚至有人指 Bill Gates 是製造這次疫症的幕後黑手,到底這些陰謀論對抗疫有甚麼幫助呢?一點也沒有!尤其現在資訊發達,三兩秒就可以 forward 一些未經證實的說法,令錯誤訊息不斷流傳,煲醋殺毒、盲搶鹽、廁紙這些行為,正正就是這樣產生,更為社會「添煩添亂」。正如《刺針》日前發表的學者聯署所說,陰謀論只會產生更多恐懼、謠言和偏見,危害所有對抗 SARS CoV 2 威脅的全球合作。真的,麻煩各位 KOL 、藝人、傳媒先核實來源才「開心分享」資訊,亂傳資訊造成的後果絕對是比你們想象中嚴重。

作者 Facebook 專頁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Terry 的媒體懶人堂:肺炎與柒頭 (1135)


《蘋果》獨家披露,林鄭特首辦上書中央的密件,多次提到肺炎疫情。

再次可見,林鄭何其黑心,最緊要人有事,香港人有事。

最低能是,林鄭企圖要利用疫情打擊抗爭。

其實,好好處理疫情,就是最好的政治籌碼。偏偏人柒無藥醫,刻意引爆,變成今日田地。

初期爆發,已奠定短期內不會有大型社會運動。傳染病本質上就削減了行動力,是林鄭太柒,才會引發醫護罷工。

【一柒:中國人在全球搶口罩時】

林鄭只要不計成本,及時張羅到口罩,以及穩定香港醫療用品市場。

國際新聞日日報口罩短缺,若香港人人有得用,價格合理,絕對是政績。

可惜,林鄭揀了拍慢板,用低價招標。

【二柒:各國尚未對中國封關時】

早可預期武肺會全球爆發,人人都知,林鄭都知。

及早封關,醫護不會罷工,藍絲不會批評,口罩也不會炒得這麼高。

林鄭要用香港作疫情分流,可以理解。但連這裡變成疫區,請問怎樣做大陸權貴的逃生門?

不封關,就是封了自己的後路。

【三柒:當香港醫療人員仍然強忍時】

專家早在去年末提醒港府。
林鄭明知武漢疫情嚴重。
而醫護在一月初並未罷工。

如果早封關,買足防護裝備予醫護人員,病患人數和體制壓力都在強忍的水平。

民怨也不會帶著工業行動,變成一星期六千人大罷工。

【四柒:當建制派仍未開火時】

在社區爆發和口罩瘋潮之前,親中政黨未有對準林鄭發炮。

林鄭在信中提到,要用疫情令民意逆轉,要拯救九月立會選舉。

其實,經過區選變天,建制派明顯轉變,用民粹發言打輿論戰。

市民插政府,建制派就會鬧林鄭。
市民無口罩,建制派都係鬧林鄭。

要改變民意,請先改變自己。特首是民怨源頭,親中人士經送中一役,而家割到手都軟。

林鄭做得愈差,只會拖累整體藍營。何況,對於藍絲,口罩同返工大過黨,這就是民生,比黃藍更政治。

林鄭啊。

口罩,妳可以早過誠哥、HKTVMall、黃之鋒、杜汶澤和民間工場。

封關,妳可以早過北韓、科威特、俄羅斯和台灣。

香港人的命,你用來政治豪賭,仲要賭輸。

666 是魔鬼,777 是月娥。做多咗,就會柒。

拖到今日,不只蠢,也是黑心。

做錯但好心,是蠢。做錯又黑心,就是賤。

林鄭,你實在太賤。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綠惜地球:環保團體首份催淚彈二噁英監測結果出爐 (2241)


反送中期間警方發放約 16,000 枚催淚彈,惹起二噁英等污染爭議。綠惜地球持續跟進某「放題區」內受影響小學的情況,在校內土壤取樣,化驗有毒污染物,並了解對師生及環境的影響狀況。

該不便披露校名的小學,位處警署附近,與「催淚彈放題」街道相距約 50 呎,校門外更試過有催淚彈爆破。該校校長向綠惜地球表示,教育局去年 11 月 18 日宣布全港學校停課前後,約十位師生出現紅疹、皮膚紅腫、肚痾等不同癥狀,患者包括副校長和孕婦教職員。有教職員「早上皮膚出紅點,晚上整塊面腫哂」。

校長又稱,校園也多了不尋常的動物屍體,除死雀,「間中先有一隻死老鼠,但停課期間卻一次過發現五隻。」

綠惜地球在停課後的 11 月 22 日,按照環保署的採樣標準,在校內四個不同位置採集共七個土壤樣本,進行有毒污染物化驗。有關重金屬包括當時大家關注的氰化物(即山埃)、二噁英(Dioxins:PCDD,PCDF)、多氯聯苯(PCBs),並交認可化驗所進行濃度測試。而該檢測機構,同時有替香港中文大學,化驗其催淚彈影響的泥土樣本。

化驗結果一覽

化驗結果一覽

結果數據顯示,三種毒物的濃度,均高於中大及理大的數字,但並無超出環保署的安全紅線。綠惜地球發言人表示,土壤樣本沒超出安全標準,可稍為安心,但提醒二噁英是致癌物,難以自然分解,且可在體內積累,即使少量也不可掉以輕心。

本會強調,「化驗沒超標不代表沒問題,政府和警方一直拒絕公開催淚彈的成份,以致學界及公民社會無法檢測及預算相關的環境及長遠健康風險,這方面當局仍然欠香港人一個交待。」

此外,事隔數月後,校方指師生身體再無不適,也沒發現不尋常的動物屍體。儘管如此,本會仍向校方建議,移除接近放題區的園圃表土,以策安全。

自 2019 年 6 月中起,警方在半年間發放約一萬六千發催淚彈,平均每日發射逾九十枚,被人權組織質疑警方使用催淚彈的規模和數量,已達「軍事級別」。綠惜地球認為,過度及有違安全守則發放催淚彈,對人體和生態均可帶來負面影響,警方有必要恪守專業守則。

由於化驗二噁英等重金屬費用不菲,且涉及技術要求,本會將會把是次化驗經驗整理成「懶人包」,供民間團體參考,壯大公民社會的監察力量。

備註:此次化驗歷經重重阻礙,要在香港、台灣、捷克、德國、奧地利等地尋求化驗機構。感謝捐款者的信任和耐性,還有以下學者及友好的支援與指點,才能完成調查:陳竟明教授、鄺士山博士、台灣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台灣看守台灣、孫瑋孜、Kylie Yeung,和一眾未能一一鳴謝的朋友。

綠惜地球同事採集花盆表土化驗

綠惜地球同事採集花盆表土化驗

在操場大樹取表土既深層土壤,並量度深度

在操場大樹取表土既深層土壤,並量度深度

土壤樣本取樣所需物資一覽

土壤樣本取樣所需物資一覽

用清潔玻璃盒裝土壤樣本,再包保鮮紙及低溫儲保存

用清潔玻璃盒裝土壤樣本,再包保鮮紙及低溫儲保存

使用無磷清潔劑清洗玻璃容器和取樣器材裝土壤樣本

使用無磷清潔劑清洗玻璃容器和取樣器材裝土壤樣本

包裝好的樣本填上資料後磅重

包裝好的樣本填上資料後磅重

土壤取樣完成:七個樣本及包好的取樣器材合影

土壤取樣完成:七個樣本及包好的取樣器材合影

「董太級數」防護裝備取樣,防止樣本被污染

「董太級數」防護裝備取樣,防止樣本被污染

 

綠惜地球網站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綠惜地球:環保團體首份催淚彈二噁英監測結果出爐 (2241)


反送中期間警方發放約 16,000 枚催淚彈,惹起二噁英等污染爭議。綠惜地球持續跟進某「放題區」內受影響小學的情況,在校內土壤取樣,化驗有毒污染物,並了解對師生及環境的影響狀況。

該不便披露校名的小學,位處警署附近,與「催淚彈放題」街道相距約 50 呎,校門外更試過有催淚彈爆破。該校校長向綠惜地球表示,教育局去年 11 月 18 日宣布全港學校停課前後,約十位師生出現紅疹、皮膚紅腫、肚痾等不同癥狀,患者包括副校長和孕婦教職員。有教職員「早上皮膚出紅點,晚上整塊面腫哂」。

校長又稱,校園也多了不尋常的動物屍體,除死雀,「間中先有一隻死老鼠,但停課期間卻一次過發現五隻。」

綠惜地球在停課後的 11 月 22 日,按照環保署的採樣標準,在校內四個不同位置採集共七個土壤樣本,進行有毒污染物化驗。有關重金屬包括當時大家關注的氰化物(即山埃)、二噁英(Dioxins:PCDD,PCDF)、多氯聯苯(PCBs),並交認可化驗所進行濃度測試。而該檢測機構,同時有替香港中文大學,化驗其催淚彈影響的泥土樣本。

化驗結果一覽

化驗結果一覽

結果數據顯示,三種毒物的濃度,均高於中大及理大的數字,但並無超出環保署的安全紅線。綠惜地球發言人表示,土壤樣本沒超出安全標準,可稍為安心,但提醒二噁英是致癌物,難以自然分解,且可在體內積累,即使少量也不可掉以輕心。

本會強調,「化驗沒超標不代表沒問題,政府和警方一直拒絕公開催淚彈的成份,以致學界及公民社會無法檢測及預算相關的環境及長遠健康風險,這方面當局仍然欠香港人一個交待。」

此外,事隔數月後,校方指師生身體再無不適,也沒發現不尋常的動物屍體。儘管如此,本會仍向校方建議,移除接近放題區的園圃表土,以策安全。

自 2019 年 6 月中起,警方在半年間發放約一萬六千發催淚彈,平均每日發射逾九十枚,被人權組織質疑警方使用催淚彈的規模和數量,已達「軍事級別」。綠惜地球認為,過度及有違安全守則發放催淚彈,對人體和生態均可帶來負面影響,警方有必要恪守專業守則。

由於化驗二噁英等重金屬費用不菲,且涉及技術要求,本會將會把是次化驗經驗整理成「懶人包」,供民間團體參考,壯大公民社會的監察力量。

備註:此次化驗歷經重重阻礙,要在香港、台灣、捷克、德國、奧地利等地尋求化驗機構。感謝捐款者的信任和耐性,還有以下學者及友好的支援與指點,才能完成調查:陳竟明教授、鄺士山博士、台灣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台灣看守台灣、孫瑋孜、Kylie Yeung,和一眾未能一一鳴謝的朋友。

綠惜地球同事採集花盆表土化驗

綠惜地球同事採集花盆表土化驗

在操場大樹取表土既深層土壤,並量度深度

在操場大樹取表土既深層土壤,並量度深度

土壤樣本取樣所需物資一覽

土壤樣本取樣所需物資一覽

用清潔玻璃盒裝土壤樣本,再包保鮮紙及低溫儲保存

用清潔玻璃盒裝土壤樣本,再包保鮮紙及低溫儲保存

使用無磷清潔劑清洗玻璃容器和取樣器材裝土壤樣本

使用無磷清潔劑清洗玻璃容器和取樣器材裝土壤樣本

包裝好的樣本填上資料後磅重

包裝好的樣本填上資料後磅重

土壤取樣完成:七個樣本及包好的取樣器材合影

土壤取樣完成:七個樣本及包好的取樣器材合影

「董太級數」防護裝備取樣,防止樣本被污染

「董太級數」防護裝備取樣,防止樣本被污染

 

綠惜地球網站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一名前線護士:一名前線護士致醫管局管理層:前線唔係怕疫症 係怕一班人喺後面搞亂檔 (2789)


【文:一名前線護士】

政府同醫管局成日都叫人要齊心共同抗疫,
連醫院內部電郵,每一封臨尾都係加啲咁嘅字句,
有時聽完睇完之後,真係想嘔!

齊心抗疫呢樣野,做前線做dirty team 嘅,係真係好齊心。不過唔齊心嘅,反而係啲叫前線要齊心嘅管理層。

呢班人,真係上咗神枱就唔知民間疾苦。口口聲聲話要保護前線,偏偏就為咗一啲唔合理嘅原因不斷將自己嘅防線向後移,究竟你呢班人係咪想有前線出事先安樂?

老實講,未開始打抗疫戰,未有反修例運動之前,前線醫護嘅士氣,從來都無高昂過。
源頭就係呢班管理層一直無視所有問題嘅根源,淨係識不停地將程序簡單複雜化,以為加多幾層閘就可以防止事故發生。

你唔想火燭嘅時候俾火燒親,你諗住不斷著衫著到好厚就會無事。
但係個問題係,你啲衫又唔係燒唔著嘅,你著到好似個鐵甲人咁就變咗重到走唔出火場,燒下燒下咪又係會燒死。下下做埋啲治標唔治本嘅措施,有乜嘢用?

平時啲管理層,就算係同一個部門,都係會勾心鬥角,同大台啲劇一樣呀,為咗權力不擇手段。
無事就話大家係一家人要互相幫助,有事就話呢啲嘢唔關我事,你自己揹返鑊。個個都覺得自己好勁,人哋就永遠都係最廢最得閒,但係偏偏就唔知自己講完呢啲嘢,其實就俾人笑緊佢連啲好簡單嘅嘢都唔識。

好喇,到反修例運動,啲不合理嘅濫權事件,甚至有暴力事件喺醫院發生,啲管理層就唔見晒人。淨係識講醫院唔係表達政治問題嘅地方,咁是非黑白呢?良知良心呢?病人安全同病人權益呢?就隻字不提。仲要不停打壓員工言論自由,連一個表達意見嘅連儂牆都容不下。寧願犧牲醫院其他事務,都要抽人去拆連儂牆,簡直係荒謬絕倫。

疫症爆發之前,一個二個就抱住心存僥倖嘅心態,乜都唔去準備。到殺到埋身先開始諗應變計劃,個計劃仲要搞極都落實唔到,出咗嚟又有百九幾二萬樣嘢錯。大佬,其實你哋開會傾啲咩嘅呢?

到而家爆緊喇,前線話你知有啲咩係唔夠,有啲咩係唔妥,又唔去處理。淨係識出埋啲新聞稿譴責呢樣嗰樣,講埋一大堆語言偽術,諗住可以呃到我哋咩?做埋一大堆野去維穩,去粉飾太平。大佬呀,你哋唔係幫緊前線,係打擊緊前線對你哋嘅信任,係衝擊緊前線抗疫嘅決心呀!

你估你落嚟巡就得架喇!?
你哋落嚟巡,我嫌你阻街呀!有啲野講咗你都唔識架啦,就算識你哋又唔會幫我哋,咁不如算啦!
一係你就落嚟一齊落手落腳做(我唔排除前線見你唔識做會鬧你),
一係就返去你自己間房,我唔理你瞓覺好開埋啲無謂會都好,我哋真係唔知仲可以擺咩寄望喺你哋身上。

Captain America:Civil War 入面有句對白係咁嘅:
“An empire toppled by its enemies will rise again
But one which crumbles from within, it’s dead”

前線並唔怕任何疫症,
前線最怕就係一班人喺我哋後面搞亂檔。

我哋已經唔期望你哋會支持我哋,只希望你哋唔好再搞埋啲嘢打擊我哋嘅士氣!

如果有任何一個前線出事,你哋班管理層全部都要負責!

講完

#我唔要魚蛋燒賣合味道 #我唔要打氣短片同海報
#我淨係要前線同事一個不能少
#做實事啦diu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朱凱廸:政治解讀 300 億「防疫抗疫基金」 (1969)


三個問題。

問題一:有票有錢,冇票冇錢。政府那 300 億抗疫基金,有 60% 左右都是用來協助那些「有票」的功能組別老闆級選民,例如零售界、飲食界、運輸界、旅遊界、漁農界、工程界、馬逢國那個文化界等,助選意味甚濃。但明明所有行業都受影響,政府解釋唔到點解在水深火熱時刻,還是按功能組別的劃分,幫一啲界別唔幫一啲。

問題二:幫老闆唔幫勞工。資助大多是給老闆,但既不保證老闆不炒人,又不能保證業主會減租免租,一間公司派幾萬到廿萬,瞬間就蒸發了,怎會「滴漏」到普羅大眾?政府拒絕針對就業不足和失業市民直接提供援助,羅致光聲稱機制好複雜。

問題三:拒絕用「防疫抗疫基金」全民派錢。當政府幫老闆唔幫勞工,咁議員就索性要求全民派錢,連民建聯和工聯會都贊成。但張建宗聲稱要不要派錢是財政司陳茂波的決定,就算派都只會跟財政預算案慢慢搞(起碼暑假先有),拒絕將錢放到「防疫抗疫基金」馬上派。我認為這個安排是有政治盤算,意圖最大化派錢對功能組別以及直選的助選效果(就如蘋果日報最新的爆料報導,指林鄭打算以武肺為保皇派助選)。

基於以上三個問題,我對 300 億「防疫抗疫基金」投了反對票。我認為若夠多人反對,至少可以逼到政府將全民派錢加速處理,不要放到財政預算案去搞。

投贊成票的佔絕大多數。保皇派功能組別議員的盤算當然是讓自己的業界先收錢,同時也配合政府押後全民派錢的時間表,為立法會選舉鋪路。投贊成的民主派議員雖然對基金也持着上述的質疑,但因為 300 億裏包含給予醫管局 47 億資助,也有項目真的幫到部分市民,擔心如果投反對票,不明白細節及政府政治操作的市民會有反感。

經此一役,可見「功能組別」真的害死香港,當香港成條船快沉的時候,他們還是要用僅剩的權力,令自己比別人更快爬上救生筏。誰跟你「同舟共濟」呢。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