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5

【關鍵評論】林彥邦:就算去到月球示威,又要不要擔心影響嫦娥? (520)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

這是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2014年對台灣社會的詰問,那一年香港爆發了79日佔領,這個沉重的質問,五年後的今天,仍然適用於香港。

總有人說:「我不反對你們抗爭,但不應該阻人返工、收工、搭車、出入、食飯之類之類。」

Everything Before the Word BUT is Horse Shit。

不反對、支持、同情……「但係」,其實只是偽善的說辭,看似理解、同情,實際上是反對,道理很簡單︰

世界上有甚麼抗爭是對其他人毫無影響、毫無成本的?

即使和平如6月9日及6月16日的遊行,港島交通同樣癱瘓,公共交通職員同樣要加班,世上一切抗議、反對行動,何時會是免費午餐?

昨日看到一幅諷刺漫畫,大意是到月球示威,就不會影響別人了,其實,到月球示威,又會否擔心影響嫦娥?

從不懷疑遊行、示威以至不合作運動會影響「無辜」市民,若有人為此憤憤不平,或坐在鍵盤後指點江山稱年輕人不應如何如何,那不妨指教一下,你認為他們還能怎樣?

100萬人的遊行,換來的是政府毫不理會繼續二讀的聲明;612集會示威者被鎮壓,換來一個暫緩;200萬人的遊行之後,政府寸步不讓,甚至改變策略將所有警方佈防撤走,行政會議兩次取消,示威者甚至連「對準政權」的目標都消失。

你還想他們怎樣向政府施壓而又完全不影響「其他人」?

假設你還有一絲同意他們要爭取的事,或至少不是完全反對,你為何要對他們這麼嚴苛?

反過來說,政府逆民意強行推出影響全港市民福祉的政策,明日大嶼也好、逃犯條例也好,政府有行政權力、警力、法律武器,甚至掌控輿論導向——你又有沒有將「阻我返工」、「阻我放工」、「阻我交稅」的怒叫,那怕萬份之一,轉向真正應該要負全責的政府身上?

為何你會對收你稅、亂花你的血汗錢利益輸送,亂推政策拆毀一國兩制防火牆的政府這麼寬容,說甚麼政府也有難處、政府已經道歉,但同時對無權無勢的人這麼嚴苛,甚至要求他們有如道德聖人般永不犯錯、永不講粗口、打不還手甚至對全宇宙運行都毫無影響?

我不懂。

本文獲授權轉載。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黎家樂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黃任匡:Sorry,我真係嬲咗 (2172)


警察半夜玩 facebook。然後,就有人 forward 個咁嘅 message 俾我睇:

「拜託!醫護界的選委們,請先做好你們的專業吧!原來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50條己經賦予警方搜證和拘捕醫院裡的可疑求診者。而私隱專員公署亦已澄清私隱條例對警方查案是有括免的。好心不要再誤導香港市民喇!免得令更多市民反感!」

Sorry,我真係嬲咗。

好,我就同你講法律。

1. 香港警務處受《公開資料守則》同埋《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486章)(私隱條例)所規限。

2. 《警察通例》第76-04(2)章:警員須遵守私隱條例所訂定嘅保障資料原則。

3. 至於私隱專員嘅新聞稿裡面所講嘅「豁免」,你唔能夠睇啲唔睇啲。

4. 係,係有提到「偵測或防止罪行」可以引用豁免條款,但係「醫院是沒有責任去引用此項豁免而提供資料。引用此項豁免,醫院需要審視情況是否合乎規定,自行決定是否引用這項豁免」。換言之,引用豁免與否,決定權係喺醫院手上嘅。

5. 冇錯新聞稿有話,不能以私隱作為「擋箭牌」,但係同時都有提到警察須要係「調查某宗刑事案件並持有懷疑涉案人士的有關資料」,先可以向醫院攞料。唔可以未開 case,就走埋嚟話「姑娘,今晚有咩人喺金鐘受傷,你要話曬比我知」,漫無目的咁樣索料㗎。因為「任何機構若漫無目的或過份地收集資料或在沒有法律基礎下要求或誤導其他機構提供資料,則有可能違反《私隱條例》的規定」。

6. 最重要係,私隱專員指出「此項豁免並無賦予執法機關任意收集資料的權力。... 否則執法機構可能因誤導醫院或濫權而違反《私隱條例》第58條。若雙方有爭議,要求的一方可向法院申請搜查手令」。

嗱,即係咁。

其實呢,我地真係冇權阻住警察做嘢。
我地只係想,警察唔好阻住我地做嘢。
同埋,唔好 expect 我地醫護人員要配合警察做嘢。

你拉人啫,我地救人㗎。

 

#提供證據?
#你叫你啲伙記帶番個委任證先同我講野啦

#法律冷知識
#除非有法庭頒令
#否則任何人其實都冇責任配合警察查案㗎
#冇㗎
#任何人都冇㗎

#話時話
#宜家差人回應人地個記者會淨係出facebook咁㗎咩
#高官就寫blog
#警察就玩facebook
#我地做醫管局是咪可以番工食雞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輔仁媒體】健吾:仲可以做咩?send email 得唔得? (254)

網民好中意問我,我識做咩。

我老實,又真係好多野都唔識做。但有啲人,仲有好多野可以做既。

出處:rubio.senate.gov

睇返份文件先啦。

拿,仲有咩牌可以出呢?G20 去日本示威,given 你地合法既,你又入到境既,我不可以反對。任何人都有合法的集會自由,right?

而且咁多個國家元首係度,我肯定你連阿侵髮尾都未必睇到。但有張相,有個圖,有個勢,可能都會有啲用既。最好完事後,就跟我個patreon 去搵食(大阪都有成50間推介啦!學學燒山,咩都要做下廣告),咁就vely骨啦。

而有啲野,都係可以做既。首先,睇返香港而家呢個地位,係邊個畀我地既呢?中英雙方有會議,有溝通,有中英聯合聲明。

而美國,亦都有一條「美國香港關係法」。好啦,而家睇返,6月13日至而家,有幾多人睇過呢份文件,有咩detail呢?

有前輩就之前講過,話份野好辣,辣到一個點,係你而家立23條,佢就即刻會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待遇。你點樣立一條,唔影響人權,而又同時「合符」中英聯合聲明既廿三條呢?

呢一點,我又唔係立法會議員,立一條「令(美國)人安心既廿三條」,唔係我份內事。我唔使識解既。

我只係知道,如果呢條法例通過,立廿三條既難度就會增加。

而對我而言,泛民亦都唔可以再用廿三條黎情緒勒索佢既選民,話投佢地入去,就等如擋住廿三條,which is a good thing for the whole picture,你需要話我知,你係一個值得我選你入去既人,而唔係剩係識係適時同港共deal,然後出賣我地既人。

講完一大輪,好啦,你而家可以做咩呢?

有人就發起左一個運動,我咩都唔知架,係有人發夢話我知既,首先,你要搵美帝既國民,send email 去呢幾個議員果度。問題係,唔係你個個連登仔都做到。果個電郵,都係要有zip code先send到,即係要美帝國民至得。

Want to support HK but lives in the US? This is what you can do. It will take less than 5min. Please share. 1. Find…

Grace Woo 發佈於 2019年6月18日星期二

咁你可以搵邊幾個議員支持呢?

至少,可以搵呢幾個:

Marco Rubio
https://www.rubio.senate.gov/public/index.cfm/contact

Ben Cardin
https://www.cardin.senate.gov/contact/email-ben

James E. Risch
https://www.risch.senate.gov/public/index.cfm/email

Bob Menenez
https://www.menendez.senate.gov/contact

Nancy Peloci
https://www.speaker.gov/contact/

好啦,如果你係識睇中文既,又識得睇呢度,又可以將呢個資訊擴散出去既,請你地諗下,好唔好搵一堆美國國民,然後send email 去,話你支持呢條法案,咁……睇下可唔可以畀多少少口實美國人去為香港做一d 小事啦下。

拿,我講多次,我真係唔太習慣麻煩人做野既。

你地最後想唔想做,係你地既事,right? 同我無關架,反正我又唔係靠呢度廣告維生食飯去德國乞食。

反正而家個個都講,個運動冇大台,一切好 spontaneous 既。咁,咪畀大家睇下,想點囉。

至於,以後我仲可以為香港做咩?well,我諗到,我會做,做完都唔一定同大家交代。

有好多野我都諗過,但係我做唔到,我就唔會叫人做。

但今次,我估我做到既,我希望大家都試下做。我就send左畀我五個係美國讀緊書既學生,仲有五個老公係美國人既死基佬啦。

係g20之前,send 下email 啦。

謝謝大家。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6-24

【立場新聞】鄺俊宇:有一種愛叫父母親 (767)


他倆的步伐,沒從前那麼靈活了。

還記得,他倆牽著小時候的你,走過大街小巷、嚐過不同味道、渡過無數節日,從前你要抬高頭看他倆,現在說不定快要比他倆高。

他倆帶你上第一天的幼稚園,轉眼上小學、再到中學,在旁見証你的成長;明明生病的是你,他倆卻比你更憂心,你發燒,他倆帶淚;永遠怕你吃不飽,寧願自己不吃也要讓你嚐,只要你快高長大就好,哪管你已經不是小孩子。

他倆未必每件事都懂你,但只要是你的事,他倆都會無條件支持你。

他倆是誰?他倆是你的爸爸和媽媽,他倆很努力把最好的留給我們,包括我們成長的這個香港,我們有責任好好保護這個地方,因為父母在年輕時真的很努力,摺起過衫袖流汗,建立了這個難得的秩序及制度留給我們。

從小到大都是由你們保護我們,你們是否願意站出來,不重要,最重要是,這一次,換我們來保護你們好嗎?

你們為我們所付出的心血已經夠多了,這陣子也感激你們的關心,我們會好好保護自己和身邊人,畢竟這是我們對父母的承諾:「每一次都要平平安安回家。」

他倆的步伐,沒從前那麼靈活了。

小時候,他倆牽你手、帶你走,一步一步。可是隨歲月漸逝,他倆走得越來越緩慢,甚至終有一天,或許不能再陪你向前走。

是時候,到你牽他倆的手,一步一步,就像小時候,他倆牽著你一樣。

謝謝爸爸與媽媽,讓我們一起為這個地方努力。

//「最心痛是 愛得太遲」

P.S. 據知有一段假短片,大意是有人偽裝,目的是分化父母與年輕人的關係。種恨比種愛容易得多,但我相信發片者的奸計不會得逞,只因我們與父母之間的愛,不是言語所能表達,他們或許不太理解你所做的事情,但卻永遠第一時間無條件支持你,只因你是值得他們驕傲的子女。

近來不妨在自己facebook寫一些對父母的感謝說話?用溫柔擊倒壞心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徐緣:播毒 — 慎防建制文革式人民鬥人民文宣毒招 (3867)


今日在建制網媒看到這條片,我睇到背脊標冷汗,既憤怒又心寒。

製作這條短片的人,心腸很毒。文案是精心設計,並非玩玩下,若果建制派文宣已經進化到能夠寫出這條片的水平,我們絕不能掉以輕心。

感謝《求驗傳媒》點出影片上載專頁的古怪,而當這條片的內容被今天的文匯報以「極端思想滲校 青年批鬥父母」為標題大造文章,大家都知道事有蹊蹺。若果你像我一樣,將條片放大集中看那位講者 Louis Yuen 的眼珠,你會留意到 Louis 眼球不停來回從他的左邊掃向右邊,這個小動作小細節瞞不到我們廣告行內人,他是明顯在讀稿。

但那篇稿,不是說笑,寫得極好。我見有黃絲取笑 Louis 演技生硬,有人取笑背後清場清得太徹底是漏洞,但這通通不是關鍵。這文案好到一個點,能直攻人們的潛意識,挑動內心深處的情緒,蓋過一切瑕疵。

影片標題是「致年青人」,但內容根本就是「致中老年人」。以扮寫給年青人來隱藏對長者的洗腦,是高手所為,當中不乏如「家用爭議」、「窮人唔好生仔」等連登曾出現過的兩代矛盾討論,也刻意在結尾加插近期瘋傳的倪匡短片,幕後寫手顯然做足準備功夫,也清楚掌握兩代思考角度。

短片一開始以抗爭角度切入,但慢慢轉向涉及兩代關係的煽情用字,例如:「你嘅父母根本無愛過你」、「根本你哋每一分每一秒都喺到計算緊可以喺仔女身上得到啲咩利益咋」、「年輕人一出世根本就係畀社會同你班父母唔同程度咁強姦」。

這條片的重點,不是當中的道理,而是這些每個父母潛意識必定作出極大反彈的指控!

整條片刻意加入輕音樂,拍攝地點選上添馬公園背著門常開,由穿上黃色衫染金毛的 Louis,對手機及電腦前面的為人父母者講一句:「你收皮啦。」

建制要做的,是挑動中老年人的反感,將不孝的厭惡感連繫到整個反建制運動。

我反覆看這條短片,越睇越嬲。

這段文案創作者,泯滅人性,喪盡天良,為達政治目的,刻意挑撥兩代糾紛。父母因搵食而減少對子女的陪伴、基層收入不高一家難免為錢爭吵,這些大部份家庭都曾經嘈過的議題,被文案創作人利用作挑撥。這條影片,是建制為選票而放到每個家庭中的炸彈。

我不敢想像,有多少個家庭,會為這條片而爭執,為這條片而留淚,為這條片而決裂。

這是文革時期共產黨爭權奪利所用的人民鬥人民技倆,而這條片,是刻意引發父母去鬥子女。

短片的威力驚人,為人父母者不可能不動氣,由是會真心膠地對積極反駁歪論,並帶有情緒地瘋傳開去。連一些曾參與六月兩次大遊行的政治啟蒙淺藍人士,相信也會因這條片而質疑年輕人。即使是淺黃父母,也可能因片中內容與子女嘈起來,情感上被牽引到建制一方。還未計一些道行不夠高的年青人中計,混合自己對家庭的不滿情緒,與父母進一步撕裂,讓長者更想投向建制朋友圈圍爐取暖。

我只是想溫馨提示,大家不要低估這條片對中老年人的心理影響。這是我見過近年建制做得最精妙的洗腦文宣,我們不能視而不見或一笑置之。我打聽過親建制的朋友,這條片在建制圈正以瘋狂速度傳播,長者的愛國情操有些都是嘴炮,Richard Dawkins 話齋人都自私,內心最誠實的那條蟲明白個人利益才是最重要,而子女孝順與否直接與個人利害掛勾,必定導引出最大的情緒反響。

這是一條特別三級片,需要在「子女指引」下觀賞。我希望子女們能平心靜氣,和自己父母討論一下這條片的內容,嘗試用愛去感化他們,告訴知道一點文革歷史的爸爸媽媽,不要被文案內容或建制宣傳,影響你們彌足珍貴的親子關係。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我沒法知道大家與父母溝通是否有困難,我只知道建制用到這些最下三濫的手段,為管治為選票,要搞散無數個血脈相連的家庭,我為此感到激憤痛心。我始終相信香港年輕人的智慧,嘗試保護你們的家人,對抗建制宣傳的魔爪。長者們,努力喚起你們對文革的一些記憶,或許會令你對當前局面更加清醒。

文革將人類劣根性放到最大,毒害了幾代華人,影響至今。文革宣傳手法籠罩香港,是我城的一大警號。

香港廣告界都是時候要出手了。對家已接近專業操作,不是我們改改長輩圖那種半玩膠式創作可比,而是針對保守長者內心根源盼望與恐懼的文案寫作。它們的影像技巧不用高,關鍵是說中長者心底話,畫面粗糙反而顯得夠真。

我希望廣告界的文案高手們,各自出力多寫專攻保守淺藍的文宣,力抗建制文革式的人鬥人洗腦。尤其是一些上了神枱有些年紀,或至少已為人父母的文案創意人,你們比年輕人更了解長者的思維邏輯,配合一直以來的廣告傳播訓練,沒理由會輸給一班建制無賴。

廣告界朋友,建制在播毒,毒害香港。我們出來,幫手消消毒吧!

#若有起底組能找出Louis真身將有助消毒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6-23

【立場新聞】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一群社工在警總外的親身經歷 (677)


一群社工選擇走到陣地,監察市民免被警察暴力對待,甚至嘗試以言語守護市民,免市民被警察言行挑釁,導致成為警察「老屈」市民是暴徒的藉口,亦會透過「大聲公」搶回說出真相的話語權,避免官媒看圖作文。

在此,一群與市民同在的社工必須澄清坊間官媒的八大指控:

1. #大部份市民只是站或坐著參與

即使大家沒法原諒政府於6.12下令開槍,更繼續堅持以暴動罪檢控5名無辜市民,似乎想合理化他們開槍及暴力對待市民的原因,更在200萬+1人遊行後繼續不願意撤回送中條例,但大家只是在炎熱的天氣下站著和坐著,選擇以和平集會來表達訴求。即使深夜有位酒醉的藍絲伯伯闖入,市民也只是齊唱「Say to the Hallelujah to the Lord」回應,伯伯果然被歌曲淨化,樣子沒有那麼暴躁,臉上還露出微微笑容,社工最後以懷柔方式勸喻他離開。

2. #市民只能以言語化作武器應對手持武器的警察

在不少警總的出入口也有警察駐守,警察應該收到指令要表現理性以誤導警察暴力清場是迫於無奈,故即使市民憤怒地對站崗的警察指責,也沒有攻擊市民。不過,手無寸鐵的市民經歷被暴力清場的事件,更發現有軍裝警員更換衣服再走入人群掟東西,以給予警方攻擊市民的理由,市民早已對所有警察失去信任。當看見有駐守警總出入口的警察竟然沒有警察編號,亦沒有展示警察委任證,內心是十分恐懼自己或其他人會否有機會被警察暴力對待。雖然期間警方有更換一批戴上警察委任證的警長,但市民仍然是沒法識別指揮官的身份。最無奈是有位警察自以為能與市民對話,卻不明他所說的話只有不斷刺激市民。

那位指揮官之後叫社工幫忙勸喻市民,可是手無寸鐵的市民只有一把口,在面對龐大警力而感到無助和恐懼的市民,內心那份不安和失望的情緒,正常是會化成不少辱罵警察的說話。社工只能告訴他社工沒有能力阻止憤怒而恐懼的市民,且告訴他其實市民非常冷靜,當有警總員工需要離開時,沒有阻擋員工離開,反而有員工進入人群時作出挑釁,幸市民理性地說:「唔好理佢!」,互相提點千萬不要做一些給予警察說市民是暴徒的行為。

在此,必須告訴警察,社工在陣地的角色是監察及提醒警察不能暴力對待市民,因為市民是雞蛋一方,沒有武器在手的一方,面對擁有強大武器在手的警察,社工必定是主力提醒警察不要挑釁市民,向警察解讀市民不同的憤怒言行是源自於背後那份無助、不安和失望的情感。

3. #警察的言語不當導致員工出入口被消失

市民一直期望林鄭或盧偉聰面對警總事件會願意公開對話,可是二人只選擇繼續禁聲,任由警察和市民對峙,令部份市民開始不滿。加上參與和平集會的人越來越多,令到警總出入口更加擠迫。市民圍堵警總各出入口,主要是害怕防暴及速龍會沿出入口衝出來,令市民受到暴力對待,所以市民單純地以血肉之驅做人肉欄杆。

本來警總員工通道是暢通,但因駐守出入口的警察要求開路而令市民感到又被冤枉,因為本來員工要離開便像行花市般自己慢慢穿插人群便可。結果,談判專家當然無法令市民按警察期望般開路,市民選擇以不合作的方法回應。社工亦告訴警方,市民其實非常理性,只是沒有可能開出通道。警察最終因擔心員工安危而放棄通道,但卻被報導成市民「阻人放工」,無視警方處理不當及過度驚恐的問題。事實上,即使後來有鐵馬陣在各警總出口,但警總大門與警總大門仍保留通道,以便有需要人士進出。之後,救護員便是透過市民出入警總的樓梯進出警總,出入的通道根本是被過度驚恐的警方消失。其實,如果有員工當初繼續於員工通道離開而於人群穿插,相信市民也不會阻礙。

4. #部份市民理性地以雞蛋撼動高牆來宣洩不滿

對比警察擁有的殺傷力強大的武器,包括胡椒水、催淚彈、橡膠子彈、布袋彈、警棍和盾牌,市民只能以沒有傷害性的雞蛋向警察宣洩內心的憤怒,但即使憤怒也沒有向起初在警總外駐守的警察身體掟雞蛋。一個政府竟令普通市民向政權掟雞蛋,市民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氣,內心是有多大的憤怒。

社工在場看見的是市民向警總外牆貼了「永不屈服」的大字掟雞蛋,除宣洩外亦提醒自己即使面對漠視民意的政府也不要屈服。直至,警總玻璃正門有位挑釁市民的警察,市民才開始向玻璃正門掟雞蛋,再次顯示警察挑釁市民後,卻將責任推給市民。那位非常激動的警察不單情緒激動,更以手勢挑釁市民,令市民起哄但也沒有向前衝。最後,由社工直接提醒警察冷靜及克制,要求他不要再挑釁市民,警察不挑釁市民,市民便會非常冷靜。

5. #搬運鐵馬到出入口只為保護市民

入夜後,一群年青人表示擔心防暴及速龍會衝出來傷害市民,期望於各出入口建起鐵馬陣。起初,部份議員也擔心年青人之後會否向前衝。事實上,他們是有理有節,早前已因願意接納其他人的意見而撤守龍和,所以他們只是單純期望以鐵馬延誤防暴與速龍衝出來攻擊市民的時間,完全沒有「衝」的想法,因為大家經歷200萬人遊行後,早已明白不同派別的市民需要互相合作,且要堅守「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的原則,沒有人應該再為這個極權政府犧牲。眾議員明白後,也尊重年青人的想法,讓他們在警總玻璃正門築起鐵馬。

6. #誤將市民的擔憂看作激動

晚上,因傳媒希望追訪有人沿警總流動電梯走入警總而跟隨,不少市民係傳媒擔憂,因為6.12證明不少極度憤怒、情緒失控或憎恨市民的警察是無差別攻擊手無寸鐵的人,包括傳媒。市民很擔心傳媒會被警察傷害,於是不斷大聲說:「落嚟!落嚟!」,議員擔心市民而勸喻市民冷靜,結果令市民更不冷靜。最後,社工以「大聲公」說出市民內心的善意,市民因為自己的擔憂能夠被傳達出來,便不需要再聲沙力竭地大聲吶喊,傳媒最後也安全返回。

有時市民大聲表達並不代表激動,只是因為現場太多人而無法輕易將聲音傳達,甚至有時更會出現誤會。就像有位年青人希望向群眾提出可考慮轉往政總留守,但他的擴音器聲量不足,結果有人以為他是叫人去衝,又引起少許衝突。部份市民會怪責為何議員不讓年青人表達而群起說:「俾咪!俾咪!」一位起初表現激動的大叔,後來他持咪表達他的想法,內容非常動之以情。其實不少市民當有機會表達自己的心底話時,也是非常令人動容。最後,社工明白他們的目的後,讓他們使用「大聲公」表達訴求,也提醒記得要表示只是提出一個選擇,大家仍然可按自己的意願選擇。

7. #警察阻礙救護員救人卻屈市民阻礙

當眾志呼籲市民一起公投「留就一齊留,撤就一齊撤」,最後因救護員需要入警總救人而沒有公投。當中警察遲遲不開門讓救護員入內救人,萬一有人因此延誤救治,警方絕對無法承擔責任。最令人氣憤是警方竟然在「香港警察」的Facebook公然指是市民阻礙救護車前往救人,但200萬人遊行已證明市民是非常合作地讓路予救護車,真正阻礙救護員的人是警方。救護員到達後約20分鐘仍不願意開門,市民即使已知被警察「老屈」,但仍然擔憂救護員要盡快進入警總救人。

社工有以「大聲公」呼籲警方開門,除了提醒警察勿再推延救人時間外,亦要透過聲音公開讓傳媒錄下真相,不要被官媒以畫面作故事。期間,有年青人因擔心警察借救護員運出武器,亦有因聲音傳達不佳,令部份市民感到像是說市民障礙救護,要求不要再用「大聲公」。對於社工來說,市民的意見沒有對與錯,但應該需要尊重,所以答應不再「開咪」,結果引起不同人士為此有少許衝突,最後幸好大家是理性的,也明白槍口應該是對外,再加上社工真心覺得自己也有需要檢討如何表達,所以一起勸喻市民不要介懷,最終少少衝突便很快被化解。其實,社工的專長便是不要被表面的言行影響,要學習明白言行背後的真正想法和感受,才不會跌入非理性討論的層面。

8. #市民自願撤離以避免過度影響其他市民

零晨過後,年青人開始討論撤離,免市民太勞累,也避免過度影響其他市民的生活。市民商討撤離的時間,最後決定3am撤離。正當市民一起執拾物資離開,警總竟然開始安排員工於另一個出口離開,令部份年青人誤以為防暴突襲,衝往後門了解,結果拖延撤離時間。警方竟然那麼沒有智慧,不懂等多一會才安排員工離開,幸好市民是理性,知道並非防暴突襲便繼續執拾及撤離。

不少年青人因不捨物資,也有不希望就此離開而繼續留下,當數位社工與他們一起討論去或留,分享不少從不談政治的朋友也因6.12警察暴力清場而認為政府不對,對於圍堵警總的行動沒有太不滿,這也是更多市民覺醒的開始。最後,年青人表示幾位社工姐姐完全沒有裝備,倘若他們留下,社工姐姐也會留下,那便會對我們十分危險,所以決定一起撤離。

未來,社工在警民衝突的位置應該擔任甚麼角色,實在需要市民一起給予意見。不過,一群社工必須重申市民即使於大型抗爭行動,面對警察或政府處理不當,甚至是挑釁,已越來越懂得理性思考,平衡自己的情緒免被挑釁,因為「我們不是暴徒!」。

#撤回修訂逃犯條例
#釋放被捕人士
#撤銷5名市民暴動罪的檢控
#由不同專業團體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於612開槍及暴力對待市民的責任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明報】明報新聞網-每日明報:周日話題:連結 流動 Be water 反修例運動形態和「無大台」的可能性 (1078)

反《逃犯條例》修訂的群眾運動,無論最後如何收場,年輕人都已經打了非常漂亮的一仗。年輕人主要通過Telegram和連登兩個網絡平台,討論運動走向,擬定行動模式和策略,傳播信息,互相動員參與,效果有目共睹,連《洛杉磯時報》等外國媒體也刮目相看。於是,這次運動又掀起了「社會運動是否需要大台」的討論。雞蛋對高牆,哪怕只是撞出了一條小裂痕,也是絕不容易的,於是有人問:這次運動是否說明了「無大台」的抗爭有其獨特力量和可能性?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9-06-22

【眾新聞】陳先生:我是中信大廈外的民陣糾察,以下是我就「612警察暴行」的見證 (1432)


早上:
我是一名普通香港市民,當日我以民陣糾察身份想支援示威者,兼顧範圍主要是中信大廈附近。早上氣氛大致平靜,民陣當時在龍匯道近中信大廈的行人路搭設舞台,作緩衝區之用,警方當日雖然未有正式向民陣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亦沒有表明反對。不少市民視該地標為集合點。由於當日天氣酷熱,有不少市民在中信大廈內休息。

中午:
過了中午時段,龍匯道氣氛開始緊張,不同資訊廣泛流傳,警力亦無明顯增加。到了大約3時半左右,示威者和警方發生衝突,立法會示威區(俗稱煲底)傳出催淚煙,很多學生在該處被警方驅趕出來,驚恐四散,不少學生更逃跑至中信大廈,我在現場協助部分受傷市民及學生進入中信大廈內休息。當時情況尚未失控。

可惜後來警方未有放棄追捕及驅趕,情況更因為警隊瘋狂進逼而迅速轉壞。

有至少一隊防暴警察從立法會向龍匯道繼續推進,突然間有另一批防暴警察由分域碼頭街夾擊龍匯道的學生,令到在場的市民無路可退,只剩下中信大廈的一扇玻璃窄門。

混亂中,有人在民陣台上警告防暴警察,大概意思是重申我們的集會是一個和平的集會,學生和市民並沒有使用暴力,要求警方保持克制。可惜兩邊的防暴警察未有理會,更先後再用催淚彈夾擊學生和市民。當時龍匯道充斥催淚煙,能見度極低,不少示威者因吸入催淚煙後感到呼吸困難。

在催淚彈的圍攻下,龍匯道的能見度很低。周滿鏗攝

中信大廈的窄門就成為了他們逃生的唯一路徑。縱使我們不斷呼籲大家保持冷靜,但夾集在惶恐和催淚煙之間,大家當時只想盡快逃離龍匯道,互相推撞在所難免。若當時有人不慎倒下,人踩人的場面很大機會發生!這一道窄門難以「接收」所有在外的學生和市民,很多人透過不同方法,嘗試另闢新徑,驚恐尖叫聲不絕於耳,現場猶如煉獄。雖然大家都拼命逃生,但防暴警察的行動依然繼續。

我留在中信門外盡量疏導人群。突然,一粒催淚彈射到我腳邊,本能反應就是用腳踏住,嘗試制止它爆發,結果催淚煙即時噴出及向上升,我因大量吸入催淚煙而導致短暫窒息,當刻的反應:「仆街了,今次真的會死!」感恩附近的市民見狀即向我腳下的催淚彈潑水,為我解困。之後李卓人跑到台上大聲呼籲警察冷靜(真佩服他是戰鬥民族,竟然能夠視催淚煙為無物),我聽到人哥的聲音,才懂得定過神來,逃離那一粒催淚彈,慢慢恢復呼吸。人哥繼續在台上大聲喝罵:「警方冷靜,香港人不打香港人,細路嚟嘅咋,俾條生路佢哋行!」暫時喝止了防暴警察的推進。之後我和其他糾察拉起人鏈,分隔防暴警察和示威者,換取空間讓他們盡快進入中信大廈。

可是當時門外的人太多,中信大廈內的朋友開始用硬物試圖撞開另一道玻璃門,讓更多人可以逃生。一班在外的傻學生反而揮手阻止,即使飽受催淚煙影響,他們仍不想有人破壞玻璃門,以免被人指責使用暴力。感恩,一班中信大廈保安及時趕到,打開了另一扇玻璃門,讓更多示威者順利進入中信大廈,最終避免人踩人的慘劇。

我之後走到中信大廈地面落客區觀察,原來有大批市民未有撤退,更立即搭建臨時救護站支援後來的戰友。防暴警察發現救護站後,未有理會是否有人受傷,繼續敲打盾牌震懾和驅趕市民,市民再度陷入惶恐之中,有人跑上二樓,有人逃到地庫停車場,險象環生。

當時何韻詩站在那隊防暴警察之前,冷靜地向指揮說:「啲細路走緊喇,可唔可以唔好用呢啲聲去嚇佢哋?」那位白衣指揮官聽後才叫停行動。

何韻詩呼籲防暴警察給時間讓學生疏散。周滿鏗攝

我不知道警方會否再有驅趕行動,但我記起有學生早前曾逃到地庫停車場,萬一有催淚煙攻進,他們的處境將會十分危險,所以我爭取時間到下層尋找學生,見到數名工友,隨即向他們打聽學生的下落,他們面有難色不敢回答。我向他們解釋說:「啲警察要清場,所以大家必須離開中信大廈,如果唔係會好危險。我係嚟帶啲學生離開中信大廈,放心,我唔係壞人」。

之後他們才戰戰競競地打開垃圾房的門,有幾名學生立即走出來。原來工友為了保護這班學生,一直將他們藏在垃圾房內。此刻我已淚流披面,說不話來,只能用手勢示意他們逃離現場。

我可以做證,防暴警察從未有把學生和市民看待為人,一心只想消滅所有示威者。感謝當日的一班無名工友,你們出於良知,阻止了一場悲劇發生。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