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6

【關鍵評論】Abby Huang:「這世界再沒有404」:北大學生以「區塊鍊」令性侵醜聞永存網上 (1434)

北大教授被控性侵案持續延燒,北大學生要求校方公開當年調查報告,學生貼大字報聲援卻遭到校方撤除,整起事件也在網路上被全面封殺。不過網民卻利用「區塊鍊」技術,將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藏在虛擬幣交易資料中,而這也是「區塊鍊」科技首次被用來對付當局的刪文。

全球反性侵的「#MeToo」浪潮中也燒到中國。今年4月,一名前北大中文系的女學生李悠悠在網路上發表一篇名為〈現南京大學文學語言學系主任、長江學者沈陽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的文章,指控前北大教授沈陽性侵女學生高岩,讓高岩在1998年3月自殺,年僅21歲。

目前仍在大學任教的沈陽否認所有指控,聲稱這完全是惡意誹謗。但南京大學文學院很快發表聲明,指出「沈陽已經不適合在南京大學文學院工作」,目前沈陽在南大的工作已被停止。作為事主的北京大學也發出聲明,表示根據20年前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對這一事件作出的調查結果,當年7月,北京大學已對沈陽做出行政處分。

而這起事件也被視為燃起中國「#MeToo」的火源,學生開始呼籲改善保護措施、防止性騷擾和性侵。不過運動的火才剛燒起,校方已對運動發起人進行壓制。

4月23日,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學生岳昕在社群網站上發表一篇〈致北京大學師生和北大外國語學院的一封公開信〉,信中指出,她與8名同學向校方遞交「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校方公開調查20年前,北大女學生高岩疑似因受教授沈陽性侵而自殺,但之後卻遭到校方不斷約談施壓,多次提到「能否順利畢業」、「要直接聯繫家長」等。

文章一出,北大試圖壓制案情討論的高壓手段,招到廣泛的譴責。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一些學生使用了#NotMyAnniversary(不是我的校慶)話題標籤,誓言將抵制學校五月四日舉辦的120週年校慶活動。

「許多人就很震驚、困惑。」一位只提供了化名的學生馬丁·史說道。「學校內外的政治氣氛都越來越緊張了。」北大2006級畢業生曾苑(音)稱,校方試圖阻止討論性騷擾的行為「愚蠢、可恥」。

而聲援岳昕的北大學生立刻在校內紅旗團委通告欄張貼大字報,指責北大背棄了自己的價值觀,以「聲援勇士岳昕」為題的大字報寫道:「你們究竟在怕什麼?」

照片
Photo credit: Tsing Hua

不過,大字報很快就被撤下,岳昕的公開信和名字也在中國社群媒體上遭到屏蔽。

這已不是第一次中國政府以屏蔽的方式,掩蓋異議分子的聲音。而中國的網友也積極利用各種方法打破審查,而這次,他們使用了一項新科技—虛擬貨幣交易「區塊鍊」。

公開信被下架,網友用「虛擬貨幣交易」讓文章永存網上

4月23日,有匿名網民將岳昕的公開信以密碼(hex code)隨附在虛擬貨幣以太幣(Ethereum)的交易網上,網民只需使用破解密碼的程式,就可以看到公開信的中、英文全文,而且由於區塊鏈科技的特性,中國的網絡警察根本無從將其刪除。

以太幣是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貨幣,僅次於比特幣。由於以太幣和其他虛擬貨幣都是採用區塊鏈科技進行驗證和交易,沒有任何人可以刪除交易的紀錄,岳昕的公開信也因此被保留在網路上。

《法廣》報導,這是網民首次使用這種科技來對付當局的刪文。

而這則交易,只花了美金0.49元。

以太幣
Photo Credit: Etherscan網站截圖

如何解鎖呢?只要按下「Input Data」欄位的「Convert To UTF8」鍵,欄位中的密碼就會被解密呈以下這段文字(欄位內有中英版本,這裡僅列中文版,也將原來的簡體轉成繁體中文)。

〔岳昕公開信全文〕

北京大學的老師和同學:

你們好!

我是2014級外國語學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學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的八位到場同學之一。我拖著極疲憊的身軀寫下這段文字,說明近來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4月9日之後,我不斷被學院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並兩次持續到凌晨一點甚至兩點。在談話中,學工老師多次提到「能否順利畢業」,「做這個你母親和姥姥怎麼看」,「學工老師有權不經過你直接聯繫你的家長」。而我近期正在準備畢業論文,頻繁的打擾和後續的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我的論文寫作。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复外國語學院黨委書記,學工老師,班主任在場,黨委書記向我宣讀了學校對於本次信息公開申請的答覆:

  1. 討論沉陽師德的會議級別不夠記錄
  2. 公安局調查結果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裡
  3. 沉陽公開檢討的內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誤也沒有找到

這樣的回覆結果令我失望。但畢業論文提交即將截止,我只能先將心思放在論文寫作上。


4月22日晚上十一點左右,輔導員突然給我打來電話,但因為時間已晚,我並沒有接到。凌晨一點,輔導員和母親突然來到我的宿舍,強行將我叫醒,要求我刪除手機,電腦中所有與信息公開事件相關的資料,並於天亮後到學工老師處作出書面保證不再介入此事。有同樓層的同學可以作證。隨後,我被家長帶回家中,目前無法返校。

我和母親都徹夜未眠。學校在聯繫母親時歪曲事實,導致母親受到過度驚嚇,情緒崩潰。因為學校強行無理的介入,我和母親關係幾乎破裂。學院目前的行動已突破底線,我感到恐懼而震怒。

申請信息公開何罪之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會後悔曾經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行使我作為北大學生的光榮權利。

二十年孺慕情深,我愛我的母親。面對她的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我的內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暫時回到家中,但原則面前退無可退,妥協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別無他法,只有寫下這篇聲明,陳述原委。
情緒激動,請大家原諒我的語無倫次。


在此,我正式向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提出以下訴求:

  1.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公開書面說明越過我向家長施壓,凌晨到宿舍強行約談我,要求我刪除申請信息公開一事的相關資料所依據的規章制度,對此過程中違法違規操作予以明確,並採取措施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2.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立即停止一切對我家人的施壓行為,向我已經遭受驚嚇的母親正式道歉並澄清事實,幫助修復因此事導致的家庭緊張關係。
  3.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必須公開書面保證此事不會對本人畢業一事產生影響,並不會再就此事繼續干擾我的論文寫作進程。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
  4. 消除此事對本人學業,未來就業和家人的其他一切不良影響。
  5.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明確就以上訴求進行公開書面回复,給關注此事的大家一個交代。

我將保留通過法律手段進一步追究相關個人和單位責任的一切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向北京大學和上級主管部門舉報外國語學院嚴重違反校紀的行為。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14級本科生岳昕
2018年4月23日


有網友回覆說,「區塊鍊沒有404」、「大家終於意識到區塊鍊的正確使用姿勢了」、「支持你,不要放棄,是你最大的武器」。

美國喬治亞大學化學系博士生古懿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區塊鏈」是傳播和記載信息的媒介,也是用來紀錄虛擬貨幣「比特幣」交易的價值互聯網平台。由於交易記錄上網後就很難被篡改或刪除,用戶便可以將交易代碼公之於眾。因此網管很難刪除用「區塊鏈」技術發佈的網絡消息。因為只要區塊鏈在,訊息便永遠不會消失。

古懿表示,通過岳昕事件不難看出「區塊鏈」對中國公民運動有巨大的組織潛力,因為它可以有效突破中國無孔不入的網路審查機制。

不過古懿也指出,雖然「區塊鏈」對自由發表言論提供了一條可行渠道,中國政府將會不惜一切代價封鎖新興網絡技術。甚至不惜「斷網」,因此「區塊鏈」技術也需要持續革新,「才能在信息貧瘠的中國互聯網上存活」。

《大紀元》的時事評論家趙培指出,這是將中共和北大「釘在區塊鏈的恥辱柱上」。

另外,只要將「TxHash」欄位後的代碼丟進Google的搜尋欄,按下搜尋鍵後,點選第一筆搜尋結果(Ethereum Transaction),就會出現藏有岳昕公開信的交易紀錄,流傳得速度很快,《新唐人》報導,有網友在中國問答網站「知乎」教其他人如何將事件上傳至區塊鏈,但該帖文已被刪去。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羅冠聰:錯是錯,但請勿建制派在叫糊時,我們打牌給對家上 (1338)


無疑,許議員做了一件很難接受的事——沒有充分理由和合理動機下,搶奪屬於公務人員的個人財物。長毛去搶奪副局長文件時,尚有非常合理、涉及公眾利益的理由,希望索取公眾應可得知的資訊,然而許議員做的事情卻不太涉及公眾利益。從行動的對秤性來說,許議員的做法的確過了火。

但我們以公正的角度撫心自問,這樣的行為應該令許議員被罷免?既無牽涉嚴重誠信、道德問題,也沒有傷害公眾利益以及使用暴力,只是情急之下犯錯。立法會當然應該去信譴責,民主黨黨內也應該進行紀律聆訊,警方可以進行搜證並起訴,但這些與立法會罷免一個議員,是完全不同概念的行為。

進行罷免前,我們必須考慮到,他是由民選程序產生,是選民支持之下進入立法會,這種授權是非常重要。他犯的錯,必然要嚴重到超越這種授權,才應該被罷免。他的行為到達這種程度嗎?顯然未到。

建制派最懂得操縱輿論打壓,君不見何君堯之流在講「殺無赦」、周浩鼎私通梁振英等涉及公眾利益的問題上,建制派卻無人講過一句公道說話?錯,是錯,但請勿人家在叫糊時,我們打牌將對家上。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葉一知: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嘛 (2038)


是日花生,是藝人袁偉豪在戲院睇戲,前面有人食薯片,佢叫人細聲啲,人哋就上網開POST寸爆佢。

誰是誰非?不在現場難以判斷。但有一點很值得留意,就係當場鬧袁偉豪那個人的道理,是這樣的: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嗎!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什麼大明星!咁X巴閉,點解要攞免費飛睇呀?」

呢個道理係咪好熟呢?很多人做出一些缺德的仆街行為,你指責佢哋,佢哋就會用呢個萬用句式:

「咁巴閉你XYZ啦!唔好QRS嘛。咁叻你使乜ABC啫。」

例如,當有一些仆街在巴士開大喇叭聽歌打機,你叫佢細聲啲,佢就同你講(親身經歷):

「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我又聽過,有些人打尖,畀人話,佢又好理直氣壯咁話:

「我邊有打尖呀,痴線!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呢種論調喺香港係非常流行,而且明顯是強詞奪理,這些論調背後假設了:

- 我做的事騷擾到人冇犯法就冇問題。
- 你唔想畀人騷擾,你自己包車包場。
- 你做唔到包車包場,你同我地位一樣,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

睇戲當然可以食嘢,搭巴士當然可以用手機,但任何事的前提是:你不應騷擾到其他人。如果薯片袋或食薯片發出聲浪;如果你的手機發出聲浪;如果你打尖影響秩序,你就騷擾了其他人,損害了其他使用者的利益,這與他們能否包車包場無關,正因大家都是使用者,地位是平等的,才不應互相騷擾。反轉來講,如果你想享有那些食薯片、開大喇叭聽音樂打機和一定上到車兼有靚位坐的「特權」,你才應該去搭的士、自己開車和包場。

所以,我也是這樣窒返呢啲人嘅——「你咁巴閉想大大聲聽歌,自己揸車或者搵司機車你嘛,使乜搭巴士啫。」

近年好流行一種評論風格:大大聲罵人仆街來掩飾自己(可能不自覺)的仆街行為。例如近日有「攞紙袋風波」,屁大的小事竟可演化成風波,事緣當事人其實也是用類似的邏輯開火——好巴閉呀?我買唔起呀?好難食呀你啲嘢我拎去餵狗……類似邏輯近年真係無處不在,所以香港今日極速威權化的結果,是一種因果——你不覺得以上論調經常出自達官貴人身上嗎?

- 我係利益衝突/我係僭建/我係違憲違法/我係賤人/我係出賣你哋香港利益。
- 你唔想畀我出賣/你睇唔順眼/你唔想畀我做官?你咁巴閉,你移民囉。
- 你移唔到民,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哋班冇用又多多聲嘅賤民。

其實,在日常生活,很多人也不自覺套用了這樣的論調,這些人甚至還曾經因為達官貴人這樣說過而憤怒。

所以,才說這是因果呢!

題外話:薯片人說「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其實我真係好想有呢條禁令,因為有啲人真係唔識咩叫自律,也不會考慮他人感受。你試吓攞個榴槤入去食,你夠唔夠膽咁大聲講「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當然,戲院為了小賣部的利益,不會禁。如果這裏生活的人是大和民族,就不用諸多禁制,大家都不想為人添麻煩或騷擾到人而自律,但可惜,這裏是香港。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Iris Ku:倪匡睇完《冒險王衛斯理》會吐血嗎? (666)


2017年倪匡曾在蘋果訪問中批評香港電視台,「一個電視台做到自己係白痴唔緊要,但唔可以當觀眾係白痴㗎嘛。」唔知佢睇完愛奇藝嘅《冒險王衛斯理》會否吐血,因為呢套嘢正正就係當觀眾白痴。(後補:Sorry,上網睇到倪生講過,賣咗出去嘅版權就等於嫁咗出去嘅女同潑咗出去嘅水,所以佢根本唔會理,哈哈哈~)

原來《冒險王衛斯理》共有3季36集,故事分別係「支離人」、「藍血人」及「無名髮」,「藍血人」係Janice Man,「無名髮」更有倉田保昭演出。但睇咗三集「支離人」已忍唔住棄劇,其實我真係好想睇衛斯理,可惜首集一開波王晶客串做大食外星人,其特技及不合理情節已肉酸到令人患上尷尬癌,我以為睇緊大嘥鬼做戲(大嘥鬼仲可愛啲)。之後兩集加插大量難頂感情戲,好嬲,我想睇冒險同科幻橋段呀喂!衛斯理個角色設定又衰到離譜,明知人哋有危險都係要最後一刻先講,搞到槍戰死人,做咩啫您?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唯一要讚套劇拍到余文樂超型,佢啲衫佛系得來剪裁得宜,眼鏡又靚(由The Warehouse Optical贊助),又有改裝電單車同古怪小道具,成個國產007咁款。唯二再讚嗰個機械人管家,上身係人下身係機械腳轆來轆去,咪就係《賭城風雲》管家傻強2.0,正呀喂~唯三讚埋任達華林家棟,劇本點樣都唔會影響佢哋嘅演出水準,根基紮實。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睇睇下突然醒起,倪匡一向以反共見稱,甚至堅持唔返大陸,點解會俾愛奇藝拍衛斯理系列?沈西城雖然指倪生愛財,但佢亦寫文指80年代時,當時新華社社長許家屯請倪匡到北京遊覽,倪生認真地指自己「要用『反共作家』的名義回去。」唔通倪老都要搵內地水喉?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冒險王衛斯理》劇照

諗極唔明,上網一查,原來早在2006年, 衛斯理系列合共逾200本小說嘅全球永久改編權,已落入勤+緣媒體服務有限公司手中,而《冒險王衛斯理》片尾就大大隻字寫住衛斯理系列,現時全球永久權利人係「一壹勤緣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可能係有間叫一壹嘅公司,同勤+緣合資搞咗檔新嘢?再查,原來2017年9月,內地嘅一壹傳媒集團成立咗一間「IP版權銀行」,目前持有金庸嘅《神鵰俠侶》同倪匡衛斯理系列版權(仲有其他但香港人未必識)。徐克會拍《神鵰俠侶》電影三部曲,好可能用 Angela Yuen 做小龍女;衛斯理就拍劇。佢哋仲用8 億人民幣搞咗「一壹勤緣文創基金」,公開衛斯理系列版權,等全球青年華人作家都可以續寫。

咁明嘞,依家套劇應該就係續寫咗,所以白老大都由江湖中人變成國際刑警。同奶奶討論時佢話:「嘻~黑社會都變白社會~」出色。其實倪匡近一兩年前已講話不再反共,「每個黨員身家千萬億萬,子女在外國周身名牌,在大集團當高層,個個都變成資本家了,哪裏再有共產黨?」

唔知《原振俠》版權喺邊個度呢?反正都係,拍埋佢啦,多一套唔多,少一套唔少,IP焦土。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David Tang:大陸愈有錢,就愈不想遵守國際規則 (906)


愈來愈多分析指出,美國不賣晶片給大陸,不只是為了在貿易上爭取好處,而是整個西方的戰略佈署,目的是不讓大陸繼續坐大,挑戰現有的國際格局。

我相信這樣的分析。畢竟,貿易戰本身,一定互有損傷,大陸沒有了美國晶片,工廠要倒了,但同時間,美國晶片商卻不見了每年2600億美元的訂單,要另覓市場,一樣不好過。

八九六四以後,大陸擺出一副一心只求脫貧的樣子,祈望跟西方做生意,另邊廂,西方以為,讓大陸富起來了,政治上她也會一步一步開放,繼而好像二戰後的德國跟日本一樣,融入國際社會。當年不少的港人也抱著同樣的想法。於是,中國得以在2000年加入WTO了,生意愈做愈大,更在2010年左右,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但事實証明,大陸愈有錢,就愈不想遵守國際規則。這點,港人最清楚。當年窮的時侯,還客客氣氣的向世界保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現在錢多了,卻說全面管治權,外國不得干涉。

這點也不可以全都怪責大陸現政權,畢竟,中國自秦漢以來,沒有什麼國與國的平等觀念,當中以近千年為甚,總之,might makes right,誰拳頭夠大誰話事。

本來,大陸只是偷偷違反貿易跟知識產權等的國際協定的話,西方不會大動肝火的。跟發展中國家做生意嘛,多多少少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兩百多年前,美國還是個農業國家之時,一樣偷用歐洲技術。

問題是,大陸嘗試挑戰國際秩序,搞完東海搞南海,有空還要派軍機繞台灣飛一個圈才高興,有朝一日真的給大陸控制馬六甲海峽等航道的話,整個歐亞的貿易命脈都在北京的手了。

若果只有美國不滿,你還可以說是美帝眼紅中國強大而已。但東亞一眾國家,上至日韓,下至新加坡,一窩蜂向美國靠攏,就連跟美國打過仗的越南,一樣倒向美國。

無他,正如李光耀所說,美國雖然偶然也會擺老大哥的款來說教,但沒有領土的野心,但中國就一副天朝大國想點就點的架勢,別人當然放不了心。

這場貿易戰怎樣打下去,我預測不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西方不會再大大方方的跟大陸做生意了,會斤斤計較起來,以前那套靠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模式,沒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何式凝:一百萬買起了一個部門和一間大學 (888)


「一百萬買起了一個部門和一間大學」

一個部門在 2020 年將會有二千四百萬赤字,現在要慳番一百萬,所以要一次過炒哂九位 part time fieldwork 同事。

這個故事也實在太爛了,對於行內的人來說,實在太過明白當中的意義:你們這些做了十幾廿年的老嘢,已經再無甚麼價值了,快些死開,多一天都嫌嘥米飯,就搵實Q掃你出去。慳番D錢,可以加多幾個 point,刮另一個院校的 professorial grade 過門,那理得你fieldwork 點死。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這些「高層」刻薄的咀臉,這幾年來已經見得太多,他們根本不明白社會工作是甚麼,對人應有甚麼基本的尊重,只覺得自己是 resource manager, run 緊個 small corporate, 大 L 哂。Strangely enough, 無論如何,大家都覺得 “acceptable”, 也只好這樣。

我聽得很難過,特別是那幾位因為女兒做手術、媽媽生病,家中有困難而所以不能出席的同事的錄音發言,令人很不舒服。有兩條女,聲音低沉,說出自己的屈辱,讓我清楚感受到她們所受到的創傷,和我自己每天面對的大學世界。如果同様的事情在港大發生,大概連今天這樣的場面都不會有。

有老師說:「希望學生做雇員的時候,不要做奴才,做僱主的時候,不要做無良僱主。」也很久沒有聽過有老師說這些話。越聽越難過。只好在人群中消失,坐上了 112 回家。收到 what’s app, 「式凝,此碗桃膠糖水,是給你的。」只希望快點回到家中。

大學應該還有好人,只不過他們在大學𥚃早已找到了自己可以藏身的衣櫃。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朝雲:炒九老師惹眾怒 數代師生雲集聲討 「社會工作係道德實踐,而唔係好似啲高層道德食屎!」 (1415)


24/4 理大

炒九老師惹眾怒,數代師生雲集聲討

師生年代跨越數十年,畢業生送喉糖慰問老師

「社會工作係道德實踐,而唔係好似啲高層道德食屎!」

* * *

項志銘:大學歪風踐踏老師尊嚴

項志銘是被裁的九名半職導師之一。眼見大學淪落,他說非常痛心。

不少優秀老師各頂表現皆獲滿分,卻遭校方留難,只因論文評核未能過關,必須離任。

然而大學無人可勝任其任教科目,「冇左佢唔得」,便以較低的職位重新聘任。「老師好到應承喎,我就頂唔住。好老師嚟架!」

同事的尊嚴屢遭踐踏,他義憤填膺。「好嬲呀,好想講粗口。依個咩世界?多謝你炒我,我就同你。。。唔講。」

項強調不要只著眼於被裁九人,一旦良師盡去,最大的受害者實屬學生。他籲年輕學子定要追究到底,歸根究底是為爭排名,不擇手段的問題。

「我放左一把火,但我好驚把火會熄。請心裡面仲有把火嘅朋友,既然點著左火頭,就要燒落去!回到昔日嘅理工,重新體現教育精神。」

* * *

馮偉華:理大高層似快餐店多過大學

理大連番炒人,教協會長馮偉華說「重研究,輕教學」是箇中原因。

為了追逐排名,教職按論文數量、研究經費分配,卻犧牲了教學質素和社會責任。

而且「跑數」的論文未必關乎香港,而是務求上國際期刊。導致香港的社會研究,仍相當仰賴周永新教授的論文。

教協嘗與理大高層談判,馮覺得像和快餐店交手。一名副校長直言「我要慳錢」,「我以為聽錯,同緊大家樂經理傾偈。」

副校長說從前應社系表現出色--研究排名優異。馮聽下去便明白,「慳錢」背後其實並非缺錢,而是要請外國名校的「貴人」。

該副校長更稱兼職教師更具前線經驗;來日被裁老師可回巢兼職。馮狠批此等行徑,不過是壓榨薪津的無良手法,他們不會罷休。

* * *

李傲然:我未驚過

李傲然是理大校董會學生代表,可列席校董會議。儘管不能透露內容,但每次他都「炳佢地一鑊」。

他公開質問校長:「唐偉章你自己都係教書出身,點解做得出啲咁嘅事?如果等報應先可以懲治,我地未免太可憐。」

唐偉章行將退休,「佢拍蘿柚就可以走。但手段咁瓦渣,咁多人身受其害,唔係做緊教育,只係做緊 CEO。」

他批評理大措置枉道媚上,「你地當老師係乜嘢呀?」

雖然在校董會議只有一票,但他會盡力而為。「就算搵保安拖我走,我唔會退,我未驚過!我唔會怕行依一步。」

理大學生會說,已匯聚各方成立關注組*,商量下一步行動。

(註:goo.gl/cvcHt4

* * *

邵家臻:唇亡齒寒

身為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說將向教資會申訴。他亦提建可眾籌百萬,以堵校方藉口。

然而乃後發言的老師多不同意,認為虧損乃高層的藉口和過失,理應由他們減薪,不應代勞縱容其責任。

* * *

黃偉國:衣冠禽獸

在浸大任教的黃偉國,是大學高層好大喜功的另一受害者。他直斥一些飽讀詩書的精英,未必都明辨是非,甚或是衣冠禽獸。

浸大高層正在劍橋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欲花鉅資挖角,充撐浸大門面;另一邊廂則辭退他這位資深老師。

黃說理大斷非孤例,其他大學的齷齪也不遑多讓,各校師生須聯手抵抗。

* * *

謝永齡:唐偉章人工先至高到不合理

高教公民的代表謝永齡,點出理大校長唐偉章的年薪高逾 760 萬:

多過牛津校長;
多過劍橋校長;
多過行政長官;
多過英國首相;
多過德國總理;
多過美國總統。

其任內先後向數學系、應社系開刀,被裁的 15 名老師,合計年薪也不夠他高。

謝說唐的薪水才高到不合理--全場報以掌聲。

* * *

鄭松泰:要求召開教職員大會

校方聲稱虧損,一口氣炒去七人。鄭松泰質疑赤字從何而來,系主任理應交代,背後是否因過度擴張或人手錯配,「唔能夠過左啖氣就冇嘢。」他主張下周召開教職員大會,要求高層解釋。

鄭發言後,有畢業生為鄭抱不平,指鄭同遭打壓而被革職,但少有人為他說話。「我話之你係熱狗,話之你係乜,政治立場可以唔同,但畀人炒就係受害者。」

「對唔住,依一年冇人同你講一句公道話。你可以係一個好乞人憎嘅人,但你都係一個受害者。鄭松泰都係我地一份子,唔該加埋佢個名落去,依個冇分你我。」

畢業生強調集會不能止於聲討,「係時候反檯。你地反檯我就出嚟,如果唔反檯大家收工喇。夠悲情架喇,一二三行動喇。唔好講多過做,武術指導。」

* * *

丁惠芳:想起 89 年的浩瀚年代

人稱「丁媽」的丁惠芳是理大應社系元老,88 年起便任教於理大,項志銘也曾是她的學生。她建議不但要找教資會,更須直接質詢林鄭。

她欣慰數代師生濟濟一堂,讓她想起執教翌年便是八九六四,師生幾乎每日遊行集會,因此全校取消考試。

她說教育是為了學生。此情此景,依稀重回昔日浩瀚年代,她一定相隨。

* * *

畢業生:社會工作唔係講錢

最後兩位畢業生先後發言。他們回憶讀書之初,老師已提醒他們,做社工賺不到錢,他們報讀是為服務社會。然而理大卻有辱斯文,有辱專業的尊嚴。

「社會工作係道德實踐,而唔係好似啲高層道德食屎!」

* * *

相認

論壇結束,歷屆畢業生上前慰問項志銘老師,絡繹不絕。

早有記招,晚有論壇,有學生特地送上龍角散。項老師記住大部分學生的名字,但還是有一兩人記不起,後來終於想起:叫過你不要遲交功課。

原題為〈炒九老師惹眾怒,數代師生雲集聲討、師生年代跨越數十年,畢業生送喉糖慰問老師、「社會工作係道德實踐,而唔係好似啲高層道德食屎!」〉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8-04-25

【立場新聞】黃慧儀:打破古典和業餘標籤 何卓彥:望塑造口琴為「潮」玩意 (972)


約150年前,口琴於歐洲面世。對於當時的人來說,口琴不過是一件小朋友的囊中玩物;30年代初,美國口琴手Larry Adler 開始邀請當時重要的作曲家為口琴創作新作品,將口琴帶進音樂廳,對於觀眾來說,口琴開始變得專業,不再只屬於業餘樂手。

時至2018年,對於口琴手何卓彥 (Leo) 來說,口琴是一件可以給予驚喜的樂器。

「你可以去jam session,看似甚麼都沒帶走到台上,再拿它出來 surprise人。」他解釋,雖然口琴的體積小,但其音域、音色和情感變化絕不遜於其他樂器。他以自己的十二孔半音階口琴為例,音域闊三個八度,差不多媲美小提琴的音域。而香港的口琴音樂一直跟隨西方傳統音樂訓練,因此演奏曲目大多改編自寫給小提琴和長笛的作品。可想而知,演奏口琴時音色處理上也要求跟傳統樂器一樣變化多端。此外,Leo亦發現口琴所表達的情感可以很豐富。他形容吹奏口琴「既可以做到很開心,或是很哀怨的感覺,對比很大。」

從小已吹得一手好口琴的Leo ,並沒選擇修讀大學音樂系,卻因此發掘到更多口琴的可能性。原來當年入讀理工大學的職業治療系時,他加入了名為綜合演藝社(PolyArts)的學會,並擔任主席一職。由於PolyArts致力推廣多元表演藝術,當時他經常舉辦即興流行音樂的活動,因而接觸到不同風格的音樂人。「當時有隊rock band, 又玩pop又玩funk,是第一次無包袱地jam 野。」他自嘲,雖然當時已贏得口琴界世界冠軍的名譽,但脫離古典音樂,玩其他音樂風格時,自己「是一個廢人。」他續說:「大家都是『玩玩吓』,就是這樣一個平台給我buffer了一段時間,去發掘、探索。」過了一段時間,他找到一個想學習更多的方向,因而師隨Ted Lo(羅尚正、本地爵士樂大師兼編曲家),學習爵士樂及樂理,令自己有能力和更專業的樂手一起即興。而身邊優秀的樂手,也成為他的音樂靈感。

長年累月的靈感和創意,讓Leo覺得,是時候籌備一場口琴音樂會。他坦言,起初想舉辦音樂會,心態跟大部分古典音樂人一樣,「已經玩到好多歌,是時候辦一場獨奏會。」但仔細想想,每年都有很多口琴音樂會,他再多辦一場,意義不大。「最初的想法是選取不同音樂時期的曲目,再原型演繹出來。但這樣會失重心,而純綷示範作品的多元性我又覺得很奇怪。」找不到心中理想的表演形式,舉辦音樂會的念頭亦因此暫時擱置。直至最近兩年,Leo從網上看過很多外國樂手將歌曲改編的影片,例如Dirty Loops, Robert Glasper, Jacob Collier等,發現改編歌曲可以提升音樂的展示能力,故決定以此作為音樂會方向。

不過,即使方向明確,時機仍未成熟。「之後發現原來改編歌曲需要有很好的即興演奏技巧,而這是傳純音樂訓練上欠缺的東西,所以又需要多花一兩年時間,好好裝備自己。」建立了相當的技術後,是時候物色合作伙伴。編曲人黃樂其 (Ricky) 跟Leo 相識多年,對流行曲瞭如指掌;碰巧早前接受另一訪問時,記者介紹其姊張貝芝 (Joyce) 給Leo 認識。由於Joyce 修讀音樂碩士期間早已擅長改編古典音樂,兩人一拍即合,並決定由Ricky 和Joyce 共同負責編曲。加上Leo 與Music Lab 藝術總監黃家正合作多時,行政及宣傳上能給予很大幫助,因而促成月尾舉行的《追幻時空》音樂會。

醞釀多年,音樂會終於成形。Leo指出,他希望藉此打破一切附加在口琴上的標籤。「我想塑造口琴的形象是潮的玩意,音樂上是專業、萬用和多元的。」他認為,香港口琴界或古典音樂人仍覺得口琴離不開西方傳統音樂,演出應在大型音樂廳舉行;而一般市民會覺得口琴只是用來演奏流行曲,甚至淪為行人天橋上的行乞工具。他續說:「口琴有被重新包裝的潛質,我想打破固有標籤。」

由選曲到編曲,Leo 跟Ricky 和Joyce 都花盡心思。他們既要選出適合口琴演奏的曲目,也要根據原曲賦予的彈性改編,讓各樂手能一展所長。而結果是令人驚喜的:有拉丁爵士樂曲風的 《加勒比海盜》電影主題曲、帶點騷靈的 ”Summer Time”, 現代爵士樂版的帕格尼尼 (Paganini)《第24 號小提琴隨想曲》和帶有搖滾味道的 “Uptown Funk” 等。

被問到可否將《追幻時空》音樂會看成一場實驗,Leo 顯得有點猶疑。「我又不太想用『實驗』一詞標籤這件事,畢竟我們做了很多試驗才得出現有結果。」 他更希望可以藉着今次機會,看到不同音樂背景的觀眾,對他的音樂有何評價。「一個喜歡古典音樂的人,和一個喜歡爵士樂的人,看完音樂會後有甚麼感覺?」

憑音樂會曲風上的多元性,還以為他想以口琴變化多端的特質,作為日後的音樂發展路線。但事實卻剛剛相反。「因為我愈發掘,便愈發現口琴既可能性多不勝數,不知如何過濾。」他續說:「希望兩年內可以收窄路線,找到自己最喜歡的聲音。」他希望自己可以在口琴界找到屬於這個時代的新定位,並將口琴推向一個新的極限、新的境界。「令整個pool發大,有更多投資者、更多工廠、更多老師和學生。不只在香港發生,是全世界。」

無論結果如何,Leo說,這場音樂會給他的意義,就是令自己一直向前。他希望終有一日,自己可以帶着自己的音樂,走上國際舞台。「因為去到那個level,才能影響到群眾。」

要打破極限,找到自己作為音樂人的定位,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易。但對於不安於只做某件事的Leo來說,其實路不遠矣。

--

追幻時空 Lost In Time

27 April 8PM (Fri)
28 April 3PM (加場!) & 8 PM 2018 (Sat)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Hong Kong Arts Centre, Shouson Theatre

$280, $240, $180
門票現正在城市售票網發售

主辦 Presented by: Music Lab

立即買票: urbtix.hk/internet/en_US/eventDetail/35120

(本文為贊助內容)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