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31

【立場新聞】鍾樂偉:【國安法壓港】韓國政治漫畫 為香港人發聲 尖銳諷刺中國 (423)


對中國以通過「國安法」直接干預港人自由抱有極強烈不滿的韓國政評漫畫家,近日相繼透過他們在韓國報章上的「漫評」欄目,繪畫出不同作品,藉以表達他們的意見。

昨日,韓國的《京鄉新聞》的政評漫畫家「김용민」,便在其專欄上,畫上了一幅象徵著捍衛著香港一國兩制被中國無理摧毀的作品。

畫中模仿了 89 年「六四」著名「坦克人」照片,一名手持著「香港」名牌的香港人,站在中國的坦克車前,向車內的人大聲叫道:「請信守『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

然而,車內的人卻對他說:「我?哪時有?」其後便把坦克車冷血地輾斃前面的那人。

從這幅漫畫,充份地印證出韓國人如何看待當下國安法怎樣摧毀一國兩制,還有他們尤其憂慮港人抗爭,將會引來如第二次天安門般的慘劇發生。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眾新聞】特約記者鄭悅庭:用鏡頭記錄警暴傷痕 高仲明:因為我係香港攝影記者 (438)


 

反修例運動持續近一年,攝影記者的鏡頭,凝住了無數歷史瞬間。入行近20年的高仲明(Ming)去年由衝突前線,輾轉走進橫街窄巷,用不一樣的視覺,記下運動的創傷。

39歲的高仲明,早前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入圍Sony世界攝影獎2020公開賽紀實攝影組最後三強,圖輯由高仲明和他任職記者的女友蔡慧敏(阿橙)一同策劃,拍攝港人在反修例運動中,遭遇警暴的身心傷痕。

說起和相機的關係,高仲明想了想,形容:「佢係好朋友,好拍檔,甚至我身體一部分。無咗佢我好唔自在咁,好變態架。」鄭悅庭攝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

入圍後,要為圖輯取名,兩人隨即想到叫《Wounds of Hong Kong》。為甚麼只用「Hong Kong」,不用「Hong Kong Protesters」?高仲明說:「個傷痕唔係淨係個抗爭者自己,亦係對成個香港社會、社會結構、制度嘅傷痕。」

譯作中文時,他們首先想到「港殤」。但思前想後總感覺不對:「殤」包含著有種死亡的意味,彷彿運動已逝。「香港抗爭未至於係咁,我哋未輸,所以唔應該用「殤」。係,我哋受咗傷,但我哋未死。」最後決定叫《港傷》。

入圍共十張照片,除了這圖輯,高仲明仍有跟在警暴中受傷的人聯繫,訪問了25位傷者。他打算將圖輯放在網上,亦正策劃展覽:「最想記錄低警暴,話俾世界各地嘅人知,香港發生緊呢件事。個訊息就係好多人受傷,成輯相唔同年紀嘅人,都有受傷。香港點解搞成咁呢?」

後來又想到,即使人們入場逛展覽,也未必會花時間駐足閱讀傷者的故事,就想到印刷一本簡單小巧的書冊,方便日後重溫。為此,他們在網上發起眾籌15萬元,以支付在港的展覽和印刷費用。目前眾籌已達標,他們期望可在海外舉辦展覽,令香港抗爭運動及關注警暴議題在國際間保持熱度。

一張有感覺的相片,觸動人心。高仲明認為,攝影在於講求捕捉「好靚、好緊張、又好緊湊嘅moment」。成功捕捉那一刻,足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細細個志願想做攝影記者,因為我相信相片係有啲力量嘅。佢可以好方便咁傳閱,令到佢有某一種特別嘅力量出現,去到西方社會、去到世界各地俾人睇到。我喺度生活咗40年啦就嚟,做咗20年記者,我未見過咁……我唔想香港係咁,咪記錄低發生咩事,做番我自己應有嘅責任囉。」

人到中年,他會想留在前線嗎?「都想架。當然啦,以我呢個人嘅性格,如果唔係出現身體問題,同我老咗嘅關係……其實就算我喺前線繼續影,都可能會影呢輯相,只不過係快啲同遲啲嘅分別。」他微笑道。

6.12眼部中彈的老師楊子俊。高仲明攝影Wounds of Hong Kong

退下抗爭前線

去年運動初期,6月9日、6月12日,高仲明也在現場拍攝採訪。「一開始我都正常咁去現場前線採訪啦,但有幾個問題出現咗,就係我開始年紀老,人到中年,無以前咁有氣力。」他笑指自己由細到大沒有運動細胞,總想盡辦法避開體育課,現在要跑動也好像感覺反應不來。

食過幾次催淚彈後,他開始出現敏感和輕微肚瀉,「體能好似drop down咁,連平時正常行出街都覺得好攰。」直到7月28日在元朗工作期間,他兩次近距離吸入了催淚煙,成為退下前線的關鍵。

當天下午,高仲明拍攝示威者圍堵警車時,警察無預警下發射催淚彈。聽到「砰、砰」兩聲,本來站在車尾的他立刻戴上防毒面罩,但也不及煙霧來得快,面罩內盡是催淚煙。他頓時感到呼吸困難,約一、兩個小時後,呼吸依然不順,開始皮膚痕癢、持續肚瀉。

晚上,他原本站在路口一旁休息,脫下面罩食煙時,剛好見到遠處有警察拿著盾、舉著槍,就順勢拿起相機拍攝。當他放下相機、點煙之際,催淚彈就落在他的腳前。一瞬間,他就被催淚氣體包圍,連褲也被催淚彈燒穿。

當晚,他的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發燒、出風癩、「倒水」般瀉出橙色的排泄物、眼部皮膚更腫到似雞蛋般,眼球像被扯開。意識迷糊中,自小很怕入醫院的他,渡過了30多年來第一個在醫院的晚上。

特效藥大大紓緩了身體不適,但醫生卻告訴高仲明不要再上前線工作。「但係我好覺得,我係做攝影記者,係香港攝影記者,無理由唔做任何嘢紀錄低架嘛!咁我咪死諗爛諗究竟點做。」想到自己擅長人像攝影,就構思以人像方式記錄這場運動。他將想法告知女朋友阿橙,她提議以在運動中受傷的人為主角,拍攝人像圖輯。

兩人於去年8月開始尋找受訪者,「最初係我自己透過朋友,或者喺前線認識嘅示威者搵,無人肯理我。(因為)佢都唔知我係邊個,覺得好危險。」後來,阿橙見到有人把自己傷勢放到網上,就邀請對方訪問和拍攝,終在9月尾成功找到第一位受訪者。不停嘗試下,再加上熱心的受訪者幫忙轉介,他們至今訪問了25個個案。

受訪者中,包括被布袋彈所傷的「爆眼少女」、右眼中催淚彈的男教師楊子俊、曾公開指在警署遭受性暴力的女學生吳傲雪、被咬傷左耳的區議員趙家賢等較為人所知的面孔,也有一些未被大幅報道的傷者。「總之佢有受傷,有遇過警暴,就搵。」

走進橫街窄巷

因為無法負擔影樓的費用,高仲明多數會相約受訪者晚上在後巷、公園等較僻靜的公眾地方拍攝。曾有數位受訪者擔心在街上拍攝有危險,他就向友人借來辦公室、會議室。由於擔心拍攝期間會遭警察干擾,他每次都「速戰速決」,設好兩支燈腳、架起兩盞燈,即舉機拍攝,一般花十多分鐘就完成。在圖輯簡介中,他這樣寫道:「他們領著我穿插在橫街小巷、尋找安全的落腳點時,我恍惚體會到他們的生活軌跡。焉知非福。」

在眾多受訪者中,說起「First Aid哥哥」的傷勢,高仲明依然覺得很痛。「First Aid哥哥」是在去年10月受傷,當時他正在港島一次示威中任義務急救員。傍晚時分,在銅鑼灣波斯富街電車站附近,警方突然衝上前驅散,一枚催淚彈落在他的背囊和背脊之間。他隨即徒手拿出正在燃燒的催淚彈,背部皮膚當場被燒至熏黑脫皮,手指亦遭燒傷。「我叫佢除衫影,佢除衫嗰時,一見到個傷口原來係大到咁嘅,我嗰刻都會覺得痛。我係好怕痛嘅人,見到人哋刮親、流血都覺得痛,更何況咁大個傷口。」

他又難忘另一位在大埔受傷的男學生。17歲的男生一向是較「乖」、遊行完便散去的示威者。某日參與人鏈活動後,男生遭警棍毆打頭部。當他本能地用手擋住時,就被打斷了右手手指。「佢手指以後都會慢慢(無力),同埋我影佢嗰陣,我見到佢口噏噏咁樣,『點解係我呢?點解佢要咁對我呢?我又無做你哋所謂嘅激進行為……』」才知道男生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需接受精神科治療。

高仲明說罷,頓了頓,皺著眉頭:「我覺得呢樣先係最大問題。個後生仔十幾歲考DSE,佢人生啱啱先開始,你何必要搞到佢咁呢?」他續說:「傷痕嗰啲喺影像上好深刻,我反而覺得唔重要,其實心理創傷先係最大問題。」最後,相片凝住了男生空洞恍惚的眼神。

背部受傷的First Aid哥哥。高仲明攝影Wounds of Hong Kong
身心受創的17歲男生。高仲明攝影Wounds of Hong Kong

直接紀實攝影

行內不少人稱呼高仲明為「大師」。說起攝影,他有何心得?「我咁多年來都係用同一個方法,就係直接。因為我好相信直接就會好簡單咁入到人腦,容易向人解釋,容易俾人閱讀,容易留下印象。」他笑說:「再加上靚靚哋,咁啲人咪更加容易記得囉,係咁架咋。」

他今次的圖輯,以一片漆黑作背景,帶出沉重的氛圍,再用燈光聚焦在受訪者的傷痕或眼神。「雖然個lighting或者表達手法好dramatic,但係其實都好平實、好直接。(帶有希望嗎?)少少啦。嗯……我唔可以話一定帶有希望,但佢哋唔係死實,唔係完全絕望。」

傷痕背後,背負住截然不同的故事:有人受傷後第一時間擔心不能和女友去旅行;有人與藍絲家人決裂,有家歸不得;有人因傷而延後考公開試;又有人因傷影響到未來的工作能力……在香港,這些小故事也或正正發生在我們身上,鏡頭前後,你我是一同承受傷痛的共同體。

然而,純粹觀看影像的話,人們如何得知出背後的故事呢?

「我好相信紀實攝影係需要文字輔助,一幅相係講唔晒。文字同攝影係完全對等嘅,咁先講到一件事。」他打開手機裡的圖庫,手指在螢幕上劃動,逐張展示著:「講真呀,成輯相,啲人鬼知你發生咩事咩,受傷咪受傷,盲咗咪盲咗,咁點樣呢?所以我覺得一定要有文字輔助。」幸好,他有女友阿橙這位文人。他們於是結合圖像和文字,集成附有文字說明的圖輯。

「最初我做攝影記者時都係諗:哇,做攝記梗係要出去影打打殺殺、好衝突(的畫面),好似上年咁。」他續說:「但我發覺原來路唔係得一條,呢一行需要唔同攝影師去記錄唔同嘢。我擅長啲好細微細眼、或者無咩人留意嘅嘢。喺唔同大事入面,我都鍾意搵自己嘅方法去講一件事。」

高仲明說起攝影就滔滔不絕,形容自己「唔係好識講嘢」,又自言是個怕痛、易淆底,連在路上見到蜥蜴經過也會叫的人。但他偏選擇以一道道傷痕作切入,聽上去有點自虐,他徐徐地回應:「其實都習慣嘅」。

高仲明說,他對香港的後巷、隧道特別有感覺。鄭悅庭攝

為弱勢發聲

入行廿年,高仲明曾在不同傳媒機構及版面工作,先後做過港聞、娛樂、副刊、旅遊等,後來專責人物專訪拍攝,聚焦弱勢社群生活,作品以基層、露宿者、少數族裔、婦女為主。

把鏡頭對準弱勢,源於多年前他到柬埔寨拍攝貧民窟的經驗。當時見到跛腳的孩子、人們死去活來的模樣,令他確切感受到貧窮。回港後,他恰巧獲派到一幢油麻地唐樓採訪在港非洲難民的故事。甫踏入逼滿人、黑漆漆的單位,地面一片濕滑,更聞到惡臭。惡劣的環境讓他感到震驚:「點解嗰個弱勢嘅世界,或者嗰種貧窮,就算喺香港咁有錢嘅城市,都係同緊我去貧民窟嗰啲一樣嘅?但係無人知、無人理,死咗都無人理。」

他開始深入無家者和劏房戶的世界,先後拍攝了《露宿者一生自白 旺角夾縫的2600日》、《深水埗天台為家 越南難民光哥慘白世界中幻想快樂》、《「毫」宅》等圖輯,「其實香港好多好慘嘅人,但因為香港好有錢,有錢得好緊要,更加唔關心,根本睇唔到。」

說起弱勢,他有點激動:「點解我要重複重複又重複咁去做,係因為要提醒番所有人呢個世界有啲咁嘅事,任何有關於不公義同弱勢嘅事。」他放下托腮的手,直視記者:「其實呢樣嘢特別容易比人忘記,又特別eye catching。但講真,大部分人睇咗之後,講到好關心都好,跟住第二日就唔記得咗。咁咪好適合有我一個咁嘅人存在,不斷重複又重複去做。我覺得做攝影記者咪就係咁。」

用鏡頭見證苦難,也許就是他注定要走的路。從前如是,今天也如是。高仲明每年也會長時間專訪一位露宿者,來年踏入第7個年頭,《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展覽後,他開始計劃為多年來的露宿者採訪來一個總結。但反修例運動餘波未了,國安法來勢洶洶,貧窮問題未有完結的一日。當攝記的路很漫長:「我希望、我相信呢個係我終生職業,我會好堅持咁做,做到做唔到為止。」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展覽資料:

日期 Date:13/6 - 4/7/2020
時間 Time:1200 - 2000 Tue-Sun
場地贊助 Venue Sponsor: Openground,深水埗大南街198號

眾籌

高仲明2013年拍攝劏房戶獲WYNG大師攝影獎: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馮睎乾:屈穎妍讀屎片之路 (477)


屈穎妍最新力作〈亡史之路〉第一句說:「開始明白秦始皇為甚麼焚書坑儒。」接着嘗試「借古諷今」,稱秦始皇看到今天香港的教科書和試卷,焚毀它們也無可厚非;又說秦始皇面對葉建源、戴耀廷這類儒生,坑殺他們也可以理解。這當然是毫無人性的歪理,很多人看了都氣得七竅生煙,罵她歌頌暴君,為焚書坑儒辯護。然而屈穎妍的問題並不在此。她只是探討「焚書坑儒是否利多於弊」,如果你認為文憑試歷史題沒有錯,屈婦在這方面也沒有錯。

為秦始皇說好話,屈穎妍當然不是第一個,但你未必知道近代較著名的「護秦手」,也包括魯迅、梁啟超、呂思勉等。魯迅在〈華德焚書異同論〉說同樣是焚書,秦始皇就比希特拉開明:「不錯,秦始皇燒過書,燒書是為了統一思想。但他沒有燒掉農書和醫書;他收羅許多別國的『客卿』,並不專重『秦的思想』,倒是博采各種的思想的。」更慨嘆「秦始皇實在冤枉得很,他的吃虧是在二世而亡,一班幫閒們都替新主子去講他的壞話了」。魯迅也算為秦皇辯護,但他所講的並非歪理,反而是洞見。他跟屈婦的分別,不在立場,而在理據;魯迅讀過史書,屈穎妍只讀過屎片。

屈穎妍說:「如果,當年秦始皇面對的是今日香港的教科書、參考書、考試試題,問你國家被侵略、百姓被殺戮的那段日子是利多於弊?我想,焚書是無可厚非的。」試題問的根本不是「日本侵華是否利多於弊」,我從5月19日〈拆穿教育局的詭辯〉開始,已一連三篇指出所謂教育局如何卑鄙無恥地說謊,屈穎妍只是繼續散播謊言,羅織罪名,我不再多費唇舌反駁了。以下即將證明:她完全不明白秦始皇為什麼焚書。

看過《史記·秦始皇本紀》都知道,李斯建議燒書,目的只是愚民,並非認為那些書是垃圾。賈誼《過秦論》也說,秦始皇「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秦帝下令焚毀的,是民間藏書,博士官則可保留《詩》、《書》及百家語,可見秦始皇非但沒鄙視這些書,反而珍而重之,想獨家享有。秦朝焚書政策,很類似當下大陸的互聯網政策:民間禁用Facebook、Google等,官員則不在此限(當然一般人也可翻牆,正如秦代黎民也可犯禁藏書)。但按照屈穎妍的思路,她以為秦始皇是覺得那些書散播歪理、「傷害民族感情」,才忍不住一把火燒掉。這不是讀屎片嗎?

屈穎妍說:「又如果,當年秦始皇面對的書生是葉建源、戴耀廷,或者高呼『黑警死全家』的教育工作者,我想,坑儒是可以理解的。」看過《史記·秦始皇本紀》都知道,觸發「坑儒」的罪魁禍首不是什麼「書生」,而是兩個神棍,一個叫侯生,一個叫盧生。他們一直自吹自擂有不死藥,欺騙秦始皇,實際上只是像黑警般日以繼夜呃錢,後來見勢色不對,騙局快要爆煲,於是笠水着草,逃之夭夭,臨走還要講秦始皇的壞話(是否為了方便脫身而出此陰謀?待考)。秦皇發現自己受騙,淪為水魚,更遭神棍「誹謗」,結果老羞成怒,既然抓不到侯生盧生兩條仆街,就索性誅殺其他方士(連帶儒生)來洩心頭之恨。

秦始皇派御史審訊方士儒生,他們為了脫罪或減刑,不惜互相告發(《史記》原文是「諸生傳相告引」),最後獲罪者合共四百六十多人,悉數坑殺。可見「坑儒」之所以這樣慘烈,並非如屈穎妍想像那樣,有書生犯了什麼大逆不道的罪,只是人人都因為怕死而「篤灰」,結果就是史詩式一鑊熟。這種劇情令你想到什麼呢?如果你讀過歷史,決不會想起葉建源或戴耀廷這些風馬牛不相及的人——他們什麼時候騙過習近平?——只會聯想到文革最黑暗的民間相互告發。

屈穎妍〈亡史之路〉第一句說:「開始明白秦始皇為甚麼焚書坑儒。」明白?你讀屎片咋喎,邊忽明呀?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賈雅緻:【2600 人的死亡筆記】那些我曾經喜歡過、尊敬過、抱過幻想的演藝人們 (565)


超過二千六百「文化演藝」人發聲明支持國安法。看圖片,滿是名字,朋友說是死亡筆記。也有說不值一提的,「總之就係好多人囉」看半晌便把名單丟一邊。可是小妹總是內心忐忑。畢竟連自稱「非建制派」的人都有 3 成反對國安法,到底這二千六百人,是何許人,想的是甚麼?為何支持立法?

如是小妹仔細閱讀。我想,名單上的人可以分成三類。

第一類是「臭名遠播」類,即是那些你早知他們道不同,不相為謀的人。成龍、高志森、曾志偉、馬逢國、譚詠麟等,均屬此列。看到這些人的名字,小妹沒多大感覺。沒有名字才奇怪呢。

第二類是「無籍籍名」類,當然可能是小妹無知,但看到名字也不知是誰,甚至懷疑可能是不夠人簽名,用假人名稱湊數。徐寶珠,誰?陳寶珠就聽過。還有個叫徐熙媛的,大 S?嚇壞我。台灣媒體也旋風報道。後來大 S 說不是她,可能是同名同姓。原來徐熙媛之外還有一個徐熙媛,誰?徐航、徐浩華、徐浩崑、徐嘉煬、徐凱琳、徐李鳳鳴、徐立群、徐莉、徐能強,誰?真可能是假人。看了也沒大感覺。罷了。

第三類人,同樣可能是因為小妹本來不熟,並不知道他們政治立場,在這名單中看到他們的名字,才最覺揪心。

肥媽之前撐警,我知道。但後來看到報道,說她為香港哭泣,還要見心理醫生,我也替她感到悲痛。我想,她可能純粹不熟政治,而不是真的向極權靠攏。我想,她其實可能是個好人。但名單上,有她的名字。

韓馬利之前患腦膜炎,幾乎丟了性命。小妹看過不少她的戲,也為她感到擔憂呀﹗但名單上有她的名字。

八両金也是小妹小時候看過不少的。每當看到他的樣子,都覺得很心酸,怎麼大家都笑他呀﹗其實他也不是那麼差,還懂自嘲的藝術。他應該是個好人來的。有他的名字。

惠英紅年初奪視后,我也替她開心﹗她笑得幾甜呀,應該是個好人。有她的名字。

鮑姐拍過《天水圍的日與夜》,我想她應該明白社會體制令民眾受多少的苦。如果體制不公平,要反抗。我們都叫她鮑姐呀,很親密的不是嗎,為甚麼...

黎瑞恩的歌小妹還會聽。一人有一個夢想。既然敢去談夢想,為甚麼?

羅蘭姐我喜歡睇妳做鬼呀﹗羅樂林,你死這麼多次,我也替過你抱不平呀﹗還有真的寶珠姐,曾經帶給我很多笑聲的苑瓊丹......

為甚麼你們要這樣呢?

也許你們都會說,這只是意見問題,不同人有不同意見,這不是誰的錯。小妹也認同,每個人都有表達他們意見的權利。可是你們知道嗎?國安法的目的,就是不讓人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呀﹗不是我不讓你們發表意見,而是你們發聲明,禁止我發表意見呀﹗

你們為甚麼要這樣呀?看到你們的名字,很多擁躉很心痛,你們知道嗎?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黃震遐:香港和中國終於走到了轉折點 (585)


人類永遠都會記得 2020 年。不只是因為新冠病毒 SARS-CoV-2 之後世界的生活、社會、及經濟結構都會更改,而是因為香港和中國的命運也在同一年進入了一個歷史的轉折點。

對香港和中國來說,這轉折點雖然並非無可避免,卻從來都是難以避免的。一國兩制要處理兩種迥然不同的立場,使衝突必然出現。這其實不是抽象的民主和專政的對立,而是一個最基本的主僕關係問題。

極大多數香港人相信香港這塊地方是屬於人民的。但中國的領導階層相信人民是屬於國家及執政者的。兩種對人民及國家關係的看法顯然是 180 度的完全不同。香港人對香港政府的批評及要求,在香港人心中只是主人翁對從屬的合理要求,要求特首下台,和解雇一名不稱職員工同屬合理合法行為。在中國領導階層眼中這卻是大逆不道的以下犯上,叛徒行為:如果像病毒一樣,傳染到大陸人民心中,是會動搖中國內陸地區的政治生態。在這種恐懼思維下,國安法於是要來到香港。

這星期來,股市出現了恐慌性抛售。於是不少安撫人心的話也都紛紛出現。但其實,國安法的出現只是轉變的第一步。只要香港人和中國領導階層的思想仍然南轅北轍,國安法實施後,中國領導階層仍然會心有餘悸,對香港人能夠聽閱及互傳中國領導階層眼中的叛逆信息都會難以接受。因此必然會逐一管控,直至香港和內陸地區完全一樣。

未來的歷史學者會覺得很諷刺,中國經濟及軍力現在處於近代史中最強的時侯,卻要害怕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會威脅到國家安全,而因此願意付出代價。

因為,有些後果是必然隨此而來。

歷史上,中國的統治者曾經多次做過一些得不償失的決定。乾隆為了征服大小金川,四川一個只有幾萬人口的地方,用了三十年,動用了總共數十萬軍隊,花費了七千萬兩白銀(當時國庫歲收只有二千萬兩)。財政需求造成的社會問題引發二十年後,在川楚之間的白蓮教叛亂。清朝自此國勢江河日下。

另一例子是宋太祖和宋太宗為了統一要消滅只有幾萬人的北漢不惜和遼國衝突。本來,北漢隔開遼宋,形成一個緩衝區減少兩國衝突機會。滅北漢後,遼宋邊境接壤增加會磨擦風險。宋太宗在擊退遼國給北漢的援軍,成功滅北漢之後便意氣風發揮軍攻遼。結果鎩羽而歸。之後,宋遼之間戰事頻頻。25 年後,才以宋朝每年向遼進貢銀綢結束。

再一例子,是法國路易十四 1685 年強迫胡格諾派清教徒改信天主教。結果是不少胡格諾派徒逃離法國。由於他們多為商業及技術精英,法國經濟受創,而收留這些移民的英德荷蘭等國則得到技術轉移,經濟得益。此減彼增下,法國的相對實力減退,英法關係則從友轉敵。

當然,歷史不會似電影重播。但香港今後會人材流失,外國得益自然在所難免。香港本來像海水和淡水相逢的河口地帶一樣,為中西文化提供一個接觸面。像河口可以淨化污水雜質,滋生豐富生物,香港可以使中國和西方學習如何適應不同的觀念、信念,以及行為,並且從而各取其需。而在文化的交織衝突中也可以異變出許多新穎的新生物。這功能不再可能繼續。中國領導階層無能力和這樣一個開放多元化社會共存,而只會選擇用強硬手段企圖解決,也必然使國際社會加深他們近年來對中國逐漸形成的戒心。在今後幾年中,中國領導階層和香港民意的一再衝突更會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國際警惕。台灣不再可能和大陸和平統一。中國領導階層可能已經認為可以武統,但這選擇只會帶來更嚴重後果。而在 COVID-19 影響下,中國經濟已經轉弱,香港失去特殊地位只會為中國雪上加霜。COVID-19 已經揭露西方社會產品供給鏈依賴中國的程度足以構成國家安全的問題。如果歐美不再視中國為志同道合的朋友,香港事件和近年來中國的外交戰狼作風都會使歐美加速從中國撤減供應。中國必會要面臨既逐日失去一個人口紅利所提供的廉價勞工優勢,又不再擔當全球工廠地位的困境。

對中國的領導階層來說,制定香港國安法會為他們帶來短期的安全感。但越過了這一個轉折點,歷史走的路恐怕不再會是他們所熟悉的那條了。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Rubio 陳成軍:特朗普如何間接回應彭定康的主權移交告別演說 (533)


特朗普今天演說提到香港,最後一段令人驚喜,白宮寫手特別為香港寫下煽情的文字,當中更特別談到 1997 年 6 月 30 日的細節:

“More than two decades ago on a rainy night in 1997, British soldiers lowered the Union flag and Chinese soldiers raised the Chinese flag in Hong Kong.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elt simultaneously proud of their Chinese heritage and their unique Hong Kong identit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oped that in the years and decades to come, China would increasingly come to resemble its most radiant and dynamic city. The rest of the world was electrified by a sense of optimism that Hong Kong was a glimpse into China’s future, not that Hong Kong would grow into a reflection of China’s past.“

其實,英國人離開當天,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在雨天中發別演說,當中內容,其實不少可與今天特朗普的演說互相呼應。白宮說不定在執筆前在 YouTube 重溫了彭定康的演說。彭定康的演說當中,有這麼兩段:

“This is a Chinese city, a very Chinese city with British characteristics. No dependent territory has been left more prosperous, none with such a rich texture and fabric of civil society, professions, churches, newspapers, charities, civil servants of the highest probity and the most steadfast commitment to the public good.

I have no doubt that, with people here holding on to these values which they cherish, Hong Kong's star will continue to climb. Hong Kong's values are decent values. They are universal values. They are the values of the future in Asia as elsewhere, a future in which the happiest and the richest communities, and the most confident and the most stable too, will be those that best combine political liberty and economic freedom as we do here today.”

兩個演說,有三點共通:

1. 定義香港身份

兩者都嘗試定義香港這個處於中西方漩渦的城市,彭定康說香港是「a Chinese city with British characteristics」,除了是一貫彭式幽默,諷刺中國當年強調自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外,也希望重申即使英國統治了香港 150 年,這裡依然是一個華人社會。

特朗普演說中則這樣去形容香港:「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elt simultaneously proud of their Chinese heritage and their unique Hong Kong identity」,也是同時強調這裡的華人傳統,以及香港人的獨特身分。

2. 肯定香港的繁華多元

彭定康在演說中提到,香港是史上最繁榮及多元的殖民地,「No dependent territory has been left more prosperous」,後來更點名稱讚香港甚富活力的公民社會、學校、教會、媒體等。特朗普的演說中,也提到香港是「radiant and dynamic city」,證明西方社會對香港的定格,總離不開國際金融中心、極富活力和敢於表達自我的城市。

3. 香港之於中國及亞洲的期盼

我認為這段意義最重要,彭定康如此提到:「Hong Kong’s values are decent values. They are universal values. They are the values of the future in Asia」上世紀九十年代,正值冷戰完結,東歐等地掀起民主浪潮,但那時最熱切的討論,則是亞洲國家是否適合民主政制,時任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便提出「亞洲價值」,即經濟自由但政治威權,才符合亞洲的國情。彭定康顯然不同意,而且認為香港同時兼備自由市場,以及愈來愈開放的民主政治,才是亞洲的未來,是亞洲國家要仿傚的典範。

這份對香港的期盼,也是西方各國多年來對中國的想像,希望中國擁抱自由市場後,便會逐漸擁抱民主政制,「結束一黨專政」,後來允許中國加入世貿、中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事。 由香港作點,連上中國的線,繼而影響亞洲這一面,是西方世界的打算。

顯然,這算盤完全打不響,中國經濟發達之餘,政治自由卻愈加收窄,而這套自由市場加上極權管治,在亞洲甚至全世界都有價有市,民主正式退潮。

西方世界近年逐漸醒覺,中國不可能政治自由化,美國在特朗普牽頭下,制裁中國舉措不斷,不得讓中國予取予攜,今天一句「The rest of the world was electrified by a sense of optimism that Hong Kong was a glimpse into China’s future, not that Hong Kong would grow into a reflection of China’s past」更是蓋棺定論,二十多年來對香港作為自由世界橋頭堡的良好意願,已經落空。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網站)

美國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來源:美國白宮網站)

 

作者 Facebook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立場新聞】林彥邦:拿「美國警暴」來說事只是自取其辱 (1359)

美國白人警壓頸,被捕黑人最終死亡,美國全國爆發示威,建制派支持者如獲至寶,廣傳「美國警暴」,美警拘捕 CNN 記者,連梁振英都出來湊熱鬧。這又是典型的臭蟲論,「你睇,你地最愛嘅美國咪又係咁樣?」

敬告各位,拿今次美國警暴、拘捕記者說事,只會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美國也有警暴,素來都有,但 —

涉事四名美國警員已經被解僱,變成前警員,以膝壓頸的警員被控謀殺,香港至今因反修例示威違規濫權被懲處的警察,一個都沒有。

美警也確實拘捕了一名記者,但 —

記者兩小時後已獲釋,沒有被指控阻差辦公,警方沒有出來宣示甚麼「踢保唔等於無罪」、保留追究權利、當時是電光火石云云;反而是州長迅速公開致歉,指拘捕記者會令公眾認為,警方有意隱瞞,絕對不能接受。

還有一些你們未必知道,或視而不見的事實。

確實,美國全國爆發騷亂,甚至派出國民警衛軍,但美國當局的首要任務不是「止暴制亂」,不是邀請外國專家或監警會用十個月「審視」事件交報告拖延時間;美國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都承諾,調查死因才是「首要任務」,“Our highest priority is that justice will be served.”

確實,美國都有「暴徒」縱火甚至趁火打劫,明尼亞波尼斯還有警局著火,不打算以此說明香港示威者如何高尚優良,而是要留意明尼亞波尼斯市長 Jacob Frey 的表態,他沒有因為一楝大樓被打碎玻璃感心痛難過,當地警局幾乎燒通頂,他的感受是 —

「紅磚和水泥不及人命重要」、「一座建築物的象徵意義,不可能超越生命的價值」。

確實,世上所有地方都有濫權、都有警暴、都有打壓,但真正體現一個地方價值的高低,在於當問題發生後如何處理和面對,拿美國也有警暴來說事,不過顯示出自己有多低下,自取其辱而矣。

 

(標題為編輯所擬)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20-05-30

【立場新聞】朱凱廸:幫 Trump 寫稿嗰位好厲害:香港的悲劇 (863)


Donald Trump 記者會全程對着屏幕讀稿,一字不漏兼不答問題,是要將環環緊扣的信息準確傳遞。香港部分本身是一篇完整的發言,新聞標題一定會引用「一國一制」那一句,但我認為全篇是圍繞着「香港的悲劇」這個主題發展的。

第一段:Several of the most significant actions we' re taking pertain to deeply troubling situations unfolding in Hong Kong. This week, China unilaterally impose control over Hong Kong security. This was a plain violation of Beijing' s treaty obligations with the United Kingdom in the Declaration of 1984 and explicit provisions of Hong Kong' s basic law. It has 27 years to g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 move against Hong Kong is the latest in a series of measures that are diminishing the city' s longstanding and very proud status. This is a tragedy for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the people of China, and indeed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分析:第一段在稍為交代國安法的背景後,直指北京違反了有效期尚有27年的《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而北京對香港的侵犯是持續不斷的。那是香港人的悲劇、中國人的悲劇和世人的悲劇。悲劇不單有悲哀的意思,更重要是指逃不過的宿命。這段的深意是:1984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本意是為香港人、中國人以至世人帶來好前景(尾二一段會再解釋),卻因為中共的專政本質,令香港走向死亡的宿命。

第二段:China claims it is protecting national security, but the truth is that Hong Kong was secure and prosperous as a free society. Beijing' s decision reverses all of that. It extends the reach of China' s invasive state security apparatus into what was formerly a bastion of Liberty. China' s latest incursion, along with other recent developments that degraded the territory' s freedoms, makes clear that Hong Kong is no longer sufficiently autonomous to warrant the special treatment that we have afforded the territory since the handover.

分析:這段的關鍵字是"bastion of liberty"(自由保壘),指的是在中共上台後,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一直是中共「竹幕」前的西方自由世界橋頭堡。香港的安全與繁榮皆建基於與中共截然不同的自由社會,自由社會過去依靠西方的政治力量支撐,1997後權力平衡打破,自由社會便被中共逐步入侵,令香港失去自治。第一句 "China claims it is protecting national security, but the truth is that Hong Kong was secure and prosperous as a free society" 很精簡地點出中共和香港迥異的立場,可用來回應藍絲。

第三、四段:China has replaced its promise formula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with one country, one system. Therefore, I am directing my administration to begin the process of eliminating policy exemptions that give Hong Kong different and special treatment. My announcement today will affect the full range of agreements we have with Hong Kong, from our extradition treaty to our export controls on dual use technologies and more, with few exceptions. We will be revising the state department' s travel advisory for Hong Kong to reflect the increased danger of surveillance and punishment by the Chinese state security apparatus.

We will take action to revoke Hong Kong' s preferential treatment as a separate customs and travel territory from the rest o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will also take necessary steps to sanction PRC and Hong Kong officials directly or indirectly involved in eroding Hong Kong' s autonomy and just, if you take a look, smothering, absolutely smothering Hong Kong' s freedom. Our actions will be strong, our actions will be meaningful.

分析:這兩段是講具體打算做什麼。最弔詭的是,有別於美國過去作為世界警察解放呢個解放嗰個,講辭沒有說到這些措施是為了什麼而做,亦沒有說想達成什麼目的,連條件都沒有開。講稿沒有寫,因為那是「不好說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當中共專政背約,香港的宿命就是死,美國不能繼續讓中共借香港被給予的特殊地位佔便宜。美國知道這些措施尤如隔山打牛,對北京傷害有限,首先死的肯定是香港,但那是美中全面攤牌前必須撇清的第一步。美國不會像保護台灣那樣保護香港,他們能對香港做的,就是陪中共加速攬炒。"Our actions will be strong, our actions will be meaningful." 好像是廢話,但也令人聽出弦外之音。

第五段:More than two decades ago on a rainy night in 1997, British soldiers lowered the Union flag and Chinese soldiers raised the Chinese flag in Hong Kong.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elt simultaneously proud of their Chinese heritage and their unique Hong Kong identity.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oped that in the years and decades to come, China would increasingly come to resemble it’s most radiant and dynamic city. The rest of the world was electrified by a sense of optimism that Hong Kong was a glimpse into China' s future, not that Hong Kong would grow into a reflection of China' s past. 

分析:回到開首的悲劇主題。為何我們目睹的是香港、中國以至世界的悲劇?因為在八十年代香港前途談判以及九十年代初美國通過《香港政策法》時,香港這座自由保壘曾經被寄予改變中國的使命。從美國看來,香港原是自由中國的未來,自由中國的未來是世界的未來;結果事情往相反方向發展,中共發展出高效黨國資本主義,令專制更強大和具合法性,並壓抑不住擴張的欲望,一步步吞噬香港、吞噬台灣,最終將中國式專制輸出全世界。

第六段:In every decision, I will continue to proudly defend and protect the workers, families, and citizen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ank you very much. Thank you.

分析:美國在動手術將香港切割時,必定傷害到美國在香港以及中國的利益。美國政府能做的是減少過程中對美國工人、家庭和公民的傷害。香港人要靠自己捱過未來的黑暗時期了。

短短幾段字,透露了香港的前世今生,美國忍痛告別藉香港與中國共舞的好日子,迎向未知的爭霸年代。寫稿嗰位很厲害,但讀稿嗰個會否中途變卦就冇人知。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寫稿嗰位好厲害:香港的悲劇〉)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