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1

蔡子強:從蔡元培看香港學術界


【明報】提起前北大校長蔡元培教授,多數人會想起他在北大「唯才是舉,不拘一格,兼容並包,鼓吹學術自由」的開明辦學作風,但其實他愛護師生,到了關鍵時刻,面對強權,仍堅持教育理想,毫不退縮,那種高風亮節,對今天的香港或許更有啟發性,更具時代意義。

面對強權毫不退縮

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北京大學等高校學生三千餘人,齊集天安門,舉行示威遊行,掀起了我國波瀾壯闊的「五四運動」,但卻遭北洋軍閥政府鎮壓,三十二名學生被捕。

雖然蔡元培最初並不贊成學生外出示威,並且曾一度站於北大校門企圖出言勸止,惹來學生報以噓聲。但當他一知道學生被補的消息,便二話不說,全力投入營救被捕學生。他親自走到六神無主的學生面前,表示發生這些事,他當校長的應引咎辭職,但先一定把被捕學生營救出來,並說:「被捕學生的安全,是我的事,一切由我負責。」斬釘截鐵,毫不含糊。學生見校長對他們之前的傲慢無禮,毫無芥蒂,絲毫沒放在心上,都不禁感動得熱淚盈眶,無言以對。

在蔡元培的牽頭下,北京十四所高校校長一起投入營救學生的運動當中,並且聯合發表聲明,說:「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蔡自己更多次表示,如能釋放學生,「願以一人抵罪」。在社會各界的強大輿論壓力下,到了五月七日,北洋軍閥政府終於釋放被捕學生。

營救學生毫不含糊

受到蔡元培以身作則之感染,北大亦從此建立了不畏強權的傳統。一九二四年,北洋軍閥政府以提倡共產主義的罪名,下令通緝北大教授李大釗,北大立即致函教育部提出:「大學為講學之地,研究各科學問實為大學教授應盡之責任,不能因此遽令通緝。」

一九三二年,曾遭蔡元培親自禮聘為北大文學院院長的中國共產黨創黨元老陳獨秀,遭國民黨迫害拘捕,縱然兩人政見上早已變得南轅北轍,並且均先後離開北大之崗位,但蔡還是盡捐前嫌,義不容辭地,親自為陳多方奔走以作營救。國民黨以「替反動張目、妄保反革命」等罪名對蔡元培提出恐嚇,但蔡卻絲毫不為之所動,使陳為此感動不已。

本港學術界多事之秋

當時的司法部長朱深便曾私下稱:「諸君不可視蔡元培為一書生,當視為十萬雄師。」

近來一年,可說是本港高校學術界的多事之秋。讀了蔡元培及北大的往事,心中不無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