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1

蔡子強:澳門選舉群雄並起


【明報】澳門回歸後的首屆立法會選舉,將於明天舉行,本文嘗試為當地的選舉形勢作一扼要分析。

雖然港、澳兩地都是採用比例代表制,但與本港的「最大餘額法」不同,澳門採用的是所謂「改良漢狄法」。在這種計算法下,每份參選名單排名第一的候選人,可獲分配該組全部總得票,第二候選人則獲一半,但第三卻只獲四分一,第四則是八分一,如此類推。相對本港,澳門的制度會令參選名單在取得首兩個議席上較為容易,但要取得第三、四個議席,則無疑難於登天,因此可說是一個用來限制大政團發展的制度。

民主派四分五裂

如果套上本地的思維框框,必然會聯想起這是一個針對民主派的部署,以防民主派坐大。但若然了解澳門政情,便知道這又未必盡然。與本港六七暴動的結果截然不同,澳門在六六年「一二.三事件」後,親中派(當地稱為傳統陣營)可說是大獲全勝,更從此完全主導了當地的民間社會。透過商會、工會及街坊會三大系統,把其組織發展至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民主派(當地稱為自由開放陣營)在八十年代冒起至今,一直處於艱苦經營的局面。在九六年直選,只能贏得一個議席。

今屆直選共有十個議席,理論上最低保證當選得票率應為一成( 1 0 0 %╱ 1 0),但實際上卻因為參選名單眾多(共十五張)而互相分薄及浪費選票。所以筆者估計,只要取得超過百分之六選票,便有機會取得一席。從中可見,民主派原本甚有機會作出突破,取得他們的第二席,但問題是民主派自己也四分五裂,參選名單由上屆的三張暴增至今屆的六張,新加入了親民協會、民權協進會、中層人士同盟及職工同盟分一杯羹,在互相攤薄票源的情下,勝算便大打折扣。

吳國昌及區錦新的民主新澳門一直是澳門民主派的中流砥柱,原本甚有機會在今屆選舉取得突破,取得兩席,但今屆卻飽受內憂外患所困擾:一方面,親民協會的潘志明同是來自明愛系統,起了嚴重的分票效果;另一方面,自己組織裏的李漫洲又另起爐灶,藉著勞工問題惡化,另組職工同盟參選,搶奪基層票源。最後區錦新能否取得第二席,端視乎以下兩個因素:即吳、區兩人過去幾年的問政表現,能否為民主派開拓新票源,以及這些票源又會在六張名單中如何分佈,選民會否進行策略性投票。

商界陣營財雄勢大

在九六年選舉,商界陣營可說是異軍突起,派出六張名單並出乎意料之外地一舉攻下四席(即總數的一半)。他們大部分都是首次參選,卻勢如破竹,龐大的財政資源便是背後的關鍵,使助選宣傳可以搞得鋪天蓋地。吳國昌便曾公開表示,個別以資本家名義參選的團體,與黑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公然買票,使該次選舉結果成了「黑金政治」的產物。有分析認為一些黑金勢力當時突然對參選產生濃厚興趣,便是因覬覦特區政府組建後的眾多公職。今屆商界陣營參選仍然踴躍,相信與年尾賭權約滿後的利益重新分配亦有一定關係。買票傳聞仍然甚囂塵上,市價據聞是分配到「樁腳」的有七百元一票,分配到選民手上的也有五百元一票,相對澳門工資中位數只得約四千元,對低下階層不可謂不吸引。

親中派靠社團組織動員戰

九六年以前,親中派是澳門選舉裏的大贏家,憑著行之有效的社團組織動員策略,透過如街坊會、工聯會、婦聯、學校及其它中資企業進行動員,無往而不利。以九二年為例,陣營分拆為兩張名單參選,群力促進會(街坊會系統)及同心協進會(工聯會系統)分別取得兩個議席。但在九六年商界陣營崛起的情下,工聯會的崔世安意外落馬。回歸後,失業問題日趨惡化,但工聯會的被動及保皇作風,卻備受低下階層批評,估計因此將流失不少支持,相信今屆選舉成績只會原地踏步。

土生葡人絕地而戰

殖民地年代,土生葡人仗著語文上的優勢,壟斷了大部分的公務員職位,該系統亦因此成了他們最主要的利益群體。但回歸後,喪失了種族上的優勢,土生葡人在仕途上再難寸進,再加上澳門政府近年財政緊絀,公務員的高薪厚祿頓然成了節流的焦點,凍薪以至削去免稅特權等建議都一下子衝著他們而來,他們的焦慮不安完全可以想像。其餘土生葡人的日子也不見得好過,如律師及工程師這些他們的傳統專業強項,也因政治後台及語文優勢的褪色,而日漸凋零,參選便成了他們的絕地之戰。

一般估計,澳門當地的土生葡人約有數千至一萬人,如果能夠上下一心,團結支持一張參選名單,要取得一席並非不可能。但事與願違,今次選舉,隨了上屆落敗的「根在澳門」名單外,還闖出了以公職人員協會(公務員團體)為主力的「新希望」名單,在互相分薄票源的情下,勝算便顯得更加渺茫了。【附註:九六年選舉各派得票率及所得議席為:親中派 3 0 %(三席)、土生葡人 3 %(無)、民主派 1 2 %(一席)、商界 5 5 %(四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