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1

蔡子強:特首選舉毋須 950 萬


【明報】九八及二千年立法會選舉,參選名單的平均開支分別只是九十四萬及九十七萬

(編按:即全港五區總計不足五百萬),與上限(共一千萬)遠遠有一段距離,候選人根本花不上此數,如果以這個標準推算,特首選舉開支上限,頂多五百萬元已經足夠。││蔡子強

上星期政制事務局公布,明年的行政長官選舉,選舉開支上限將定為九百五十萬元,旋即惹來不少批評。

反對聲音指出,去年九月,同是以同一個選舉委員會八百名委員作為選民基礎的立法會選舉,當時的選舉經費上限只是十六萬元,現時到了特首選舉,卻相差了接近六十倍,令人揣測這是否為了優待某些「呼之欲出」的候選人而作出的「度身訂造」安排。對此,政制事務局卻解釋,有關上限是以去年立法會地方直選,全港五大選區合共一千萬元上限總和作為基準計算出來的。

從中可見,正、反雙方可說是各說各話,其中一方,把特首選舉「一口咬定」為八百人小圈子性質的選舉,實在毋須過分鋪張;但另一方卻不願承認這個事實,以免影響將來選出來的行政長官的公信力,因此強調特首選舉亦需要一定程度面向公眾,所以雙方認為合理的數字也南轅北轍。

五百萬已足夠

這個分歧不易化解,中間落墨似乎是較為合理的方案。其實,立法會地區直選的選舉開支上限,亦一直被批評為定得過高。現時每個選區平均上限為兩百萬元,但根據筆者計算,九八及二千年選舉,參選名單的平均開支卻分別只是九十四萬元及九十七萬元,與上限遠遠有一段距離,候選人根本花不上此數,如果以這個標準推算,特首選舉開支上限,頂多五百萬元已經足夠。且,沒有人會期望見到特首候選人,會如一眾直選候選人般,紆尊降貴走遍大街小巷,花上大量資源向那些手上無票的升斗小民宣傳自己及政綱。再加上規模經濟這些原因,即使我們接納特首選舉需要一定程度面向公眾,亦毫無理由完全照搬立法會直選的標準,九百五十萬元的上限無論如何也難以說得過去。

剝奪窮人參選機會?

有議員批評,現時特區政府把選舉開支上限定到上千萬元,將會剝奪窮人的參選機會,因為他們根本負擔不起這樣昂貴的「燒銀紙」遊戲。這樣的批評驟眼看似有理,但想深一層,卻似是而非。

在現有制度下,即使沒有了這個上限問題,對於一個草根小民來說,要取得一百名高高在上的委員之垂青及提名,取得候選人資格,根本是妙想天開。特首選舉打從第一天起,根本便是工商巨賈的禁臠,即使把上限大幅降低,充其量只會起到一點花瓶的作用,卻不會改變選舉的本質。

亦有人擔心,設下這個天文數字限額,會鼓勵個別候選人走入一些灰色地帶,利用銀彈作出一些不道德的交易。這無疑更加流於過慮,現時特首選舉受到《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管轄,這是防範舞弊的更重要保證。

補貼選舉開支?

有議員亦建議政府應按候選人的得票率,發放一定數目的現金津貼,補貼其選舉開支,以免窮的候選人「一鋪清袋」。筆者在討論立法會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的影響時,亦曾作過類似建議,但若然在特首選舉時應用,則未免有點「張冠李戴」之感。首先,正如前述,我們根本不應奢望草根小民可以憑此參與特首選舉。再者,正反聲音一日無法在特首選舉的小圈子抑或是面向公眾的本質上達成共識,每票應取得多少現金資助及津貼,根本無從說起。且,這個制度若然只在特首選舉實行,而在更有代表性的立法會直選卻付諸闕如,不是有點本末倒置嗎?

總的來說,政制事務局把選舉開支上限定為九百五十萬元,可說是難以自圓其說,但對於選舉結果的影響,卻是微乎其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