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1

蔡子強:龐大政治工程將展開


【明報】最近潮流興「人人表態,人人過關」,近一星期,鋪天蓋地的挺董浪潮忽然席捲而來,董建華被一個個權貴巨賈,講到彷彿「天上有,地下無」。如果董尚能保持清醒的話,便會知道這並不是真實的民意,若然被這些吹捧說話催眠的話,只會害死自己。董在其參選誓師大會,清楚顯示他了解這一點。

隨著北京領導人陸續表態挺董,尤其是前天江澤民公開說相信董能成功連任,相信再沒有人會對選舉結果有絲毫懷疑。隨著大局已定,董助選工作的重點,亦由八百人小圈子轉到六百萬公眾身上。

選情上熱下冷

董的參選,本港明顯出現「上熱下冷」:本地官紳名流,個個出來輪流表態,說什麼董建華德高望重、人材難得、忍辱負重,彷彿董是「眾望所歸,捨我其誰」,他們會為收不到一張誓師大會請帖而焦慮不安,說穿了其實是生怕丟隊,不被視作「自己人」,繼而慢慢脫離權力核心。但另一方面,最近由「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所作的民調卻顯示,有高達五成六的市民反對董連任,而其他大學所作的民調亦反映類似結果。

官紳名流的歌功頌德愈講得肉麻骨痺,小市民便愈發疏離,甚至愈加抗拒,怨憤難平。如果繼續只是這樣「清一色」權貴的挺董大合唱,小市民只會覺得「冠蓋滿京華,黎民獨憔悴」,社會只會出現兩極化的局面。董的助選團完全了解這一點,亦因此作了一些針對性部署。

首先,在誓師大會上,他們找來黃金寶、譚詠麟、會考九A 到查良鏞、成龍、周潤發等當助選團名譽成員,目的相信有兩個:一是透過這些人物來淡董的親中及親工商形象,帶出他能成功擴闊支持面的信息;二則是利用他們的號召力及明星魅力,來影響他們支持者及擁躉對董之觀感。

歌功頌德脫離民情

另一方面,董亦在誓師大會上首次承認,在過去幾年其施政有不足之處,再沒有把責任一面倒推到外圍因素如金融風暴身上。他說:「在政策落實方面,確實存在問題;在推動改革方面,沒有充分評估社會的承受能力和平衡各方利益,以及未能妥善地安排各項改革的優先次序。在掌握民意民情方面,仍然需要做得更加細緻。」儘管說得隱晦,但這都是事實,反映出董開始變得實事求是,亦相信他是希望藉此為民怨沸騰的香港社會「消消氣」。

董建華的新思維

董的新思維亦表現在其施政重點之轉變。以往其施政報告在開始時,總是把「背靠祖國」、「面向世界」、「把握入世機遇」等經濟問題放在前面,相反,政治及管治哲學等問題總是放在最後,聊備一格。但今次其演辭中未來施政的四大重點,卻破天荒把施政哲學放在四大重點之首,承諾重視民情,改變施政作風,引入民意調查機制等等。再舉一個例子,較早前民主黨獲邀出席誓師大會,雖然大家都知道這只是一場「騷」,但卻顯示董終於願意做「騷」,為自己營造一個虛懷若谷的形象。

筆者相信這只是一個開始,一個龐大的政治工程即將在未來半年展開。

能否做得更好?

在這項政治工程中,董其實是可以做得更好的。首先,港人其實十分寬厚,董建華如果能夠不吝嗇一句「對不起」,正正式式作出道歉,承認具體在哪些政策(如房屋)上做得不好,不像如今般含糊其詞、兜兜轉轉,讓怨氣天的市民消了一口氣,相信對其民望定大有幫助。

這裏教我想起中美撞機事件時,美國總統布殊始終不肯說一聲「 sorry」,政治也是往往如此這般的鑽進牛角尖。倒是平常人來得灑脫簡單,前英國足球國家隊教練奇雲基瑾在去年十月英國敗給德國後說:「除了我本人外,絕對沒有其他人需要接受責備,我已竭盡所能做到最好,可惜這仍不足夠。」這才是領袖的風範。事後證明,沒有人會因此進一步怪責基瑾,至今他仍深受愛戴。

另一方面,他亦應多表現出體恤市民現今的艱難和困境,願意憂戚與共。與其在演辭上盡是冠冕堂皇的說話,倒不如說多些升斗小民(如黃秀容女士)的故事(當然要說得較如今動聽),表現出他對小市民的艱辛身同感受。董說五年前,是基於一個中國人的使命感來參選,如果董可以在後面加多一句:「五年後,我卻多了一份『香港人』的使命感來參選,因為我清楚感受到小市民現時的生活折騰,我希望在這最困難時刻,與他們緊緊靠在一起。」我相信市民會覺得這樣更能聽得進耳。

難道到了北京已經如此信任他的今天,董還需要如此戰戰兢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