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1-21

沈旭暉:反董與反戰皆未成氣候?

【明報-論壇】近月來,國際版熱點不出反恐一戰,港聞版大事不外董老連任,人氣之盛,一時瑜亮。兩大主軸背後,卻有兩小副軸串聯,分別為不成氣候的「反戰運動」和哀兵不勝的「反董聯盟」,風頭之弱,亦弱事成雙。但倒董在港風行有年,反戰在外亦頗有市場,何以二者之馬前卒練就「未傷敵先傷己」的七傷拳,淪為敵對陣營的反宣傳樣板?

群眾運動循環論的變奏

二十世紀的群眾運動,在羽毛豐滿後或靠攏建制,或取而代之,再重蹈「任我行式」悲劇覆轍,激發新一代的兒女烈性,是為政治學的群眾運動循環論。但反戰與反董「群眾運動」卻反其道而行,隔靴搔癢癢更癢,竟成為以「非常道」協助建制運作的必不可少一環,為循環論譜出富有反智特色的變奏。

像「倒董大聯盟」問世前,民怨似風雨欲來,但一俟「倒董遊行」和者寥寥,鬧市論壇觀眾尚不及城市論壇之十一,再與隔壁萬人空巷的 Twins簽名會對照,務實的港人即把「反董運動」歸入(已叫座乏力的)爭產劇種。原來無質無形的怨氣只會凝化成三人行,挺董群豪自然如獲至寶,自此反客為主,妙著紛呈。美國則利用校園零星落索的反戰運動,來進一步專業推介反恐戰的受歡迎指數,伎倆更勝一籌。

全球化時代的交易費用調整

反董與反戰似風馬與水牛,失利原因亦涉及各自先天不足暨後天失調綜合症,但對群眾運動的啟示卻殊途同歸。群眾運動的潛能,全賴集結個人怒髮衝冠力拔山河難以排遣而致「反戰反董大過天」的一腔怨氣。在資訊溝通尚有間隔的舊世,此氣往往發泄不得其門,氣主除了街角親自吶喊便無語問蒼天。以政治經濟學術語,可說是個人非組織式宣泄的交易費用過大。

但在全球化虛擬社會,無論是反戰、反恐或反智運動,最直接的參與已由擊磐狂歌的遊行示威,進化成安在家中自建網絡國度。反戰、反董等萬千邊緣社群,在虛擬社會無不遠比畫虎不成的同名運動宏偉,網絡大小論壇的反戰、反董宣言,亦遠比鬧市朗誦的舊式論壇壯觀。黃梁已矣,個人反建制行動的交易費用經已劇降,組織舊式群眾運動的相對交易費用卻宣告劇增。從能夠視觀 ( visible) 的群眾活動的反響,再不能有效評估活動主題真正的潛能,全球化「後群眾運動」,已不再由 Macolm X 式街頭霸王主導。

虛擬「後群眾運動」登場

當然,舊群眾運動是不會絕的。在資訊革命尚未普及的邊地 ( marginal lands) ,它仍是外建制抗爭的主要模式,就是虛擬中樞面對純物質性衝擊(像被夷平的世貿),群眾仍會以上街遊行等物質性活動相應。但可期的是,教本中的胡士托神話將淡出歷史舞台,隆重登場的除了虛擬世界的「後群眾運動」,還有建制內與之遙相呼應的四度空間新君王,以及如何撥弄媒體暨虛擬民情的(莫里斯版)新馬基維利權謀。

諷刺的是,就是虛擬媒體也未能制定評估「後群眾運動」的準則,令大本營遷往光纖的反戰、反董等社群,只能被逼折翼出擊。建制一方在全球化過渡期,面對舊群眾運動在式微、「後群眾運動」在結繭,便得以享受黃昏的蜜月。因此,不但曼聯領隊費格遜在球隊連失十分後能睜眼說:「 Crisis ? What Crisis ? 」,美國鷹派與本港董老面對反戰與反董「逆流」,也能一道聳肩道:「 Crisis ? What Cri- sis! 」可惜,不是所有團隊都能一如曼聯重登榜首,也不是每位領隊都如費格遜般適時退休。袞袞諸公,寧不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