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1-01

蔡子強:董對待民調應借鑑英美


【明報】如果有朝一日,「民調風波」的主角鍾庭耀,也是特區政府總部每朝「早禱會」的座上客時,大概本港政治便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悶局了!

民意調查從來都是具爭議的東西,有人趨之若鶩,亦有人不屑一顧。英國已故首相邱吉爾便曾說:「沒有比活在蓋洛普 ( Gallup ) 民意調查,以及反覆無常的民意狂飆下,更加危險的事了,它可以奪走你的心跳及神智……擺在面前只有一條安全大道,就是堅定不移,按你心中認定的真理,所言所行。」

美國已故總統杜魯門也曾說:「我心裏常有一個疑問,便是如果當年摩西及耶穌,有機會在埃及和耶路撒冷進行民意調查,那麼摩西還會否領導猶太人出埃及?而耶穌又會如何在耶路撒冷傳教?……事實證明,偉大的歷史時刻,往往是由正確的領導所開創,而非由一時的輿論及民調所決定。」

邱吉爾是董建華知己?

幾年前,當董建華最初被傳媒追問他對民調結果的反應時,他也是著抱類似保留態度。九九年三月他便說:「民望高分、低分並不是太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努力做好。」去年一月他仍堅持:「我不會因為民意調查好或者不好,而影響我的情緒及工作態度。」

細心比較,你會發現董的說話與邱吉爾的無論從立論以至語氣上都是何其相似,但不要忘記,邱吉爾縱然是英國歷史上其中一位最偉大的政治家,但卻以剛愎自用見稱,並在四五年二戰尾聲時被選民以選票擯了下台。

與邱吉爾不同,董尚算能及時醒覺(當然市民無法以選票把他擯下台)。上月董發表競選宣言時,便坦白承認過去幾年在掌握民情民意時有所不足,需要改善,故要加強在制訂政策過程中對民意的掌握。董的態度似乎突然來了一百八十度轉變,民調亦因此再次成了城中的熱門話題。

說實在,這演辭其實只是一個象徵,因為變化早已悄悄出現。隨著去年本港出現反政府浪潮,在吃了多次虧後,董漸漸改變對民調的看法。在二千年六月的立會答問大會中,他便首次承認:「民意調查,我和同事都很關注,因為民意調查可以提醒政府,哪些地方做得不對,要做得好一點。」相信這是由多個原因所促成的。

董建華的新思維

首先,是董的政治思維之轉變,由上任之初堅持只做實事,不愛做「騷」,到後來經歷機場大混亂、禽流感等事件遭嚴詞責難後,慢慢(真的很慢)學會什麼是政治公關,曉得落區親民、「食曲奇」、與街坊寒暄,顯示他開始改變了對民意原先的偏執看法。另外,董亦發現不論本地及海外傳媒,也傾向以民調結果來作為衡量他自己及特區政府管治能力的重要標準,再加上民調結果除了客觀反映市民情緒外,也反過來對民意有進一步推波助瀾作用,為了避免其認受性江河日下,董不得不改弦易轍。

林肯以民意治國

其實重視民意,並以作此為施政的主要基礎,在西方民主國家十分普遍,由來以久,美國總統林肯可說是表表者。

「我們的政府依賴民意來管治,誰人可以改變民意,亦即是說他可以改變政府」;「我會待至最後一刻,看看民意的最新發展,才發表自己對問題的看法」。如果不加注釋,相信很多人會以為這是一些不負責任、民粹主義政客的言論,但其實這兩段說話,卻是林肯在一八五六年及六一年兩篇重要演講中所說的。

當然,林肯那個年代還沒有科學化的民意調查,他只能靠每朝早閱讀華盛頓市的三份主要報章: Morning Chronicle、 Na - tional Republican 、 Evening Star ;批閱從全國各地寄來的信件,以及與不同黨派的國會議員交流等來揣摩民意,但這些工作卻往往把他弄得心力交瘁。

民調左右決策的例子

相比林肯,近代的美國總統可說是幸福得多,因為他們可以倚賴科學化的民意調查。羅斯福可說是當中的分水嶺。

一九三五年,蓋洛普民調面世,很快便得到羅的重視。例如:二戰期間羅斯福為應否基於軍事考慮而轟炸聖城羅馬而心大心細,他最大的憂慮,是害怕會因此開罪數目龐大的天主教徒選民,一個處理不好,甚至會觸發國內反戰情緒,最終令他痛下決心的,便是四四年三月一項民調,該項調查發現,高達六成六的教徒,認為如果宗教古蹟得到特別保護,便不會反對轟炸,兩天後,聖城羅馬便遭戰火洗禮。

另一例子是前總統布殊,他任內曾發生加州大暴動,事後布殊打算發表全國講話,但卻大為頭痛:究竟應強烈譴責此等違法行為,還是對飽受生活折騰的暴亂民眾,先表示一點關懷,以起安撫作用,避免火上加油呢?他的幕僚最後遞交了兩份截然不同的演講文本,一份措詞強硬,另一份則懷柔,而布殊最終也是交由民調結果為自己作出決定。

鍾庭耀成早禱會座上客?

最近,港府在賭波合法化這極具爭議的課題上,也委託大學進行民調來輔助決策。可以想像,再經董建華競選宣言如此一說後,未來在棘手問題如開徵新稅等,民調將逐漸擔當更重要角色。

美國前總統卡達,為其民調顧問 Pat Caddell在白宮提供正式辦公室,前總統列根則更讓其民調顧問 Richard Wirthlin 成為決策核心幕僚之一。寫至這裏,忽發奇想,如果有朝一日,「民調風波」的主角鍾庭耀,也是特區政府總部每朝「早禱會」的座上客時,大概本港政治便不會是今天這樣一個悶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