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3-11

蔡子強:王安石變法對梁錦松的啟示


【明報】透視預算案

九百多年前,北宋熙寧年間,宋神宗起用王安石厲行變法。變法之主要目的,用王安石自己的話來說,是希望「不加稅而國用足」,於是便把重點放在體制改革上。以今天的眼光來看,王安石的新法,其實便是引入資本主義那一套,把國家財政稅收大規模的商業化,「青苗錢」、「免役錢」、「市易法」及「均輸法」等,無不是箇中構思的表表者。

但商業市場那一套,並不是當時封建保守的腦袋一時三刻可接受得了,再加上王安石急於求成,又在原有官僚體系中缺乏支持,損害到既得利益,新法遂處處碰壁。前朝重臣,原有官僚體系中的頑固分子,如司馬光、文彥博和呂公著等人,認為「祖宗承法不可違」,新法卻動搖國家體制之根本,再加上個人意氣之爭,遂一力死硬抵制。變法最終因為得不到官僚層的合作及支持,功敗垂成,王安石這位一代改革家,亦只有黯然下台。

王安石空有鴻圖大略

王安石才華出眾,《宋史》描述到他時,說他「屬文動筆如飛」,「議論高奇,能以辨博濟其說」,歷史學家黃仁宇更慨嘆他的眼界,與現代人相近,但卻與同時代人遠。但如此一個人才,卻也因為自視過高,剛愎自用,在政治上不知進退,最終也栽在官僚手裏。可見空有鴻圖大略,但如果欠缺圓滑的政治手腕,結果也只會落得功敗垂成。

返回今天的香港,受到董建華賞識,梁錦松空降入政府當財爺,推動新政。面對嚴峻的財政赤字,碰巧阿松也是打算在暫緩開徵新稅的情下,透過體制改革來解決,他亦是打算把外面商業市場那一套,引入特區政府,提高政府效率。這與王安石當年的想法,有某種程度的相似。

於是阿松祭出了私營化、外判、瘦身、壓縮政府開支以及削減公務員薪金等板斧,對原有官僚體制,起了莫大衝擊。就像今次預算案公布後,公務員對可能被減薪反應強烈,甚至聲稱不惜鬧上法庭。將來如果改革進一步深化,私營化、外判、瘦身等方案陸續出籠,可以預見矛盾及衝突勢必會加劇。

梁錦松政治手腕厲害

阿松的政治手腕無疑是厲害的,明知荊棘滿途,阻力重重,他曉得先由庫務局長俞宗怡作左先鋒,拋出一大堆駭人數字,甚至聲稱七年內政府盈餘用罄;再由擴稅諮詢委員會當右先鋒,發表一系列新稅建議,包括銷售稅、離境稅、削減免稅額等,惹來公眾膽顫心驚,並對加稅作出預算。到了預算案公布後,發現矛頭只指向公務員,大家都不禁鬆了一口氣,達到團結一大片,針對一小片之目的。

阿松也較曾蔭權的「狼來了」要來得聰明,最低限度,當初他沒有如曾蔭權般親自「出口術」,而改由左、右先鋒出手,於是大家也難以把「狼來了」的帳直接算到他頭上。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唐代的魏徵說過:「以銅作鏡,可整衣冠;以人作鏡,可知得失;以史作鏡,可知興替。」王安石的經驗,有一定的啟發性。雖然如今第一關是過了,但如果低估了前面的困難,以及凝聚社會共識的重要性,結果可能仍然是落得功敗垂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