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4-06

沈旭暉:英王太后逝世後的政治角力

【大公報-大公論壇】英國有評論說﹕王太后只是「大笨鐘」﹐倒下了不過是缺了一件街角古董﹐何足道哉。但古董穩定社會的分量﹐卻不易掂量﹕太后葬禮還未舉行﹐多向政治角力已被借題挑起﹐露出一座座「冰火山」。

王太后評價的意識角力

此間不受關注的極左與極右派﹐已展開了「水兵與海軍」的角力。右派傳媒神化太后為「人民皇后」﹑「久經考驗的光榮反侵略戰士」﹔左派報章則矮化之為「不察民間疾苦﹑窮奢極侈的封建大地主」。

新舊英國人的傳統角力

可是世界近年的意識主流﹐已趨於中庸﹐對這些大喜大悲的激情信仰﹐已經不再青睞。英人對待太后的感情與戴妃同類﹐合意與否﹐只由她的「明星魅力」定論﹐與意識沾不上邊。

「新舊」英國人的傳統角力﹐則戲中有戲﹐較為值得研究。現在「舊派」大搞「國喪」沖喜﹐新派以喜氣向王朝報哀──他們都不是封建或共和分子的台柱﹐只是對待傳統態度迥異。整個英國「傳統」﹐則會借王室的存廢作出角力。國民身不由己﹐不知不覺中已參與了傳媒口中的「對歷史與傳統表態」﹕眼淚成了對王朝及歷史的「全民公決」。矛頭指向BBC的主持「黑領帶之爭」﹐便是前哨戰﹐舊派以百多個電話投訴報道欠莊重﹐新派卻一票頂十票﹐扳回千多個投訴﹐謂報道「影響常規節目」。

前後資訊代的時代角力這場角力的「基準試」﹐以半世紀前丘吉爾的二十五萬送葬人為「底數」﹐五年前戴妃的二百萬送葬人為「上限」。舊派居然還在憧憬百萬人空巷的神話﹐恐怕必敗無疑。畢竟二戰情結早逝﹐天上人間。此一敗後﹐王室就是五十年不變﹐民眾也不會視英王為國家象徵。如將英王與日皇對照﹐溫莎家族的結局﹐便見端倪﹕日皇理論上是萬世一朝﹐天神的化身﹔溫莎王朝只由改朝換代得國﹐君權亦不再神授﹐無必不可廢之理。

不過﹐這些震盪始終是歷史的必然﹐不屬於意料之外。只有《獨立報》看穿更重要的全局﹐這是資訊革命後﹐「前資訊代」與「後資訊代」的角力。從這個角度觀察﹐左右老少政客﹐都有意識地飾演歷史的一角﹐因為太后一生﹐畢竟盪漾著舊世界的心靈。但在新世界﹐民眾的訊息消化力已變得麻木不仁﹐太后駕崩﹑阿拉法特被逐﹑香港聯匯波動﹐與荷李活電影一樣﹐都只是用完即棄的「資訊」而已。資訊對資訊世界中人的棒喝能力是十分有限的。上述爭端﹐連同常態政治生活﹐都已被一一認為「過時」﹔未過時的﹐只有當代的數碼與非意識潮流。英國傳統菁英﹑社會賢達沉迷於舊遊戲規則﹐無論就太后的死發表什麼正反評論﹐都已經脫節﹔不知新遊戲入門的傳統意識﹐在角力中注定慘敗。網上大世界已成為霍金口中的「有限而無邊」的宇宙﹐相對之下﹐身邊的國土﹑英雄﹐都變得虛妄起來。實景世界變小了﹑「泡沫化」了﹐真實的領袖﹐再也不能容易地振奮真實的人心。新舊世界交替間﹐哪個才切合那句本地電台口號﹕「世界自然大」﹖這才是英國及所有國家在廿一世紀的真正挑戰﹐比意識之爭﹑傳統之爭﹐富有深層意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