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10-03

蔡子強:從韓非子到葉劉淑儀


【明報】「夫龍之為蟲也,柔可狎而騎也;然其喉下有逆鱗徑尺,若人有嬰之者,則必殺人。人主亦有逆鱗,說者能無嬰人主之逆鱗,則幾矣。」

以上摘自《韓非子.說難篇》,韓非子的意思大致如下:他說龍是一種溫柔婉順的動物,你甚至可以騎著它跟它玩。但龍的咽喉下有逾尺長的逆鱗,如果有人不慎碰到,便會觸怒它,那麼本來和藹可親的龍,便會反過來翻臉殺人。其實君王亦有逆鱗,說客若撫其逆鱗而不招禍,機會甚微。

韓非子顛倒黑白

很多評論均曾先後指出,韓非子編寫這篇寓言之目的,無非是為那些喜怒無常、動輒殺人的古代獨裁者,提供似是而非的藉口。信了「逆鱗」之說後,臣民百姓有何行差踏錯,便只怪自己,而不會反過來質疑執政者為何可操生殺大權。

韓非子是我國歷史上為專制獨裁統治文過飾非最重要的一個思想家,他有的是顛倒黑白之謬論,擅長巧言令色,偷換概念。「龍有逆鱗」、「造父御馬」、「太公殺賢」等,一個又一個的寓言,把專制獨裁說得天經地義,順理成章。有人便把他形容為我國歷史上「帝皇第一刀斧手」。但如果我們能細心思考,其實不難把其謬論一一破解。

今時今日的香港,我們也有個葉劉淑儀。驀然回首,赫然發現兩者的說話、論調,竟然何其相似。

香港也有韓非子

經過精密的計算,葉太在推銷《基本法》 23 條時,總體上的政治策略可以概括為:分裂、顛覆、煽動等,都是與常人無關的罕見罪行,大家儘管可以放心,只要循規蹈矩,尋常百姓根本不會受到影響。

但問題當然是,即使只是千分之一人受到影響,卻並不代表我們不應去質疑法律及公權力的合理性。且,若然我們能夠忍受不公義,即使短期來說,無錯是事不關己,但長遠來說,又會為我們帶來何種影響呢?

最近葉太可說神采飛揚,愈戰愈勇,一時黃巢,一時吳三桂,一時天地會,說個不亦樂乎。有親政府報章便以「風趣幽默、妙語如珠」來形容。但大家千萬要小心,妙語如珠背後,可能卻是一個又一個麻醉人的語言陷阱。

麻醉人的語言陷阱

例如,被問到法輪功能否繼續在港活動時,她表示:「中國立國 53 年以來,未曾以國家安全為理由取締任何組織,法輪功在內地不是以國家安全理由被取締,而是被指從事邪教活動,根據內地民政部門的社團條例被取締。」

這番說話說來冠冕堂皇,但問題是,過往國內用「邪教」罪名,根本不能保證未來國內不會用「國家安全」罪名,葉太只是運用語言技巧把問題「四撥千斤」輕輕帶過。她根本由始至終都不肯正面面對一個問題:按諮詢文件寫法,如果國內以國家安全理由取締法輪功,除了可在「從屬」問題上打鑽外,即使香港法院如何參考普通法案例,認為有關團體不能算得上危及國家安全,也根本無權對中央的判決說「不」!這會為本港的普通法打開一個缺口!

危害國家安全誤導公眾

更令明眼人氣憤的是,她根本在誤導公眾!全國人大在 1997 年後才修改《刑法》,順應世界潮流,把「反革命罪」改作「危害國家安全罪」,所以當然 53 年來都沒有組織因此被起訴,因為有關法例及罪名在當中近 50 年都根本未出現過!如果換轉講反革命罪,受害者則可說是如恆河沙數。

再舉個例:有議員建議先以「白紙草案」,再以「藍紙草案」,分兩階段諮詢,以示嚴謹和審慎。但葉太竟肆無忌憚,公然大玩文字遊戲,說「藍色有何不妥,最重要是內容,不是顏色」!企圖藉此偷換概念,含混過關。態度之輕挑,令人側目。我想葉太不會真的不知兩者之分別吧!但妳總不成當大家是傻瓜!

被問到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常常披露內地違反人權的消息,接受外國團體的資助,是否違法時,葉太以這是假設性問題而拒絕回答。葉太,如果我問你外星人襲地球時,保安局會怎麼辦,妳大可說假設性問題毋須回答,但當問的是新法例會否影響一個現實上存在的組織時,我想這也是一個天經地義的問題吧!一個負責任的官員又怎能巧言迴避?

沾沾自喜

23 條諮詢文件中問題多著,這裏沒有足夠篇幅一一觸及。我只是想隨手拾來一、兩個例子,說明官員如何愈來愈喜歡以詭辯,巧言令色,甚至為此而沾沾自喜。我想中大哲學教授、學術明星李天命如果再教有關思考方法、語言陷阱的課,或出版有關的書,最好拿上述言論來作教材。

葉太無疑是一個「叻人」,但我們千萬要記住,「叻人」不一定值得敬仰,「叻人」做起壞事來對我們的危害更加大。韓非子對中國二千年歷史的遺害,便是最佳的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