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1-18

沈旭暉:北韓瘋狂外交的理性

【明報-國際視野】北韓宣布發展核武,驅逐武檢人員,退出核不擴散條約,輿論認為是金正日的偉大辯證:乘美國出兵伊拉克趁火打劫,以邪惡方式令美國除其名於邪惡軸心。似乎金正日的「瘋狂」,已得失傳30年的「瘋狂外交」真傳。諷刺的是,這瘋狂亦儼然破解全球化富國壟斷的蹊徑。

破一體化蹊徑

毛澤東一度被稱為「非理性」外交代表:其宣稱為支援中東反美弟兄向台灣開炮、斥巨資興建坦桑尼亞鐵路、同時開罪美蘇兩大龍頭,均不能由學院解讀。埃及英雄納塞爾把蘇伊士運河收歸國有,也被英法聯軍稱為狂人。只是敗者為狂,納塞爾才成為民族英雄。

出格其實不狂,只是打破國際遊戲規則的非常手段。從二戰到冷戰,遊戲規則以帝國主義主導,內容為維持殖民宗主國既得利益:當國際順民,被西方輿論歌頌,就淪為伊朗國王之流,終被推翻,打破常規的,就自然被常規視為瘋狂。這就是弱者的無奈。

21世紀又如何?「全球化」成為新規則,競爭舞台轉移到經濟,保護主義、拒絕開放市場、反對借外貸都是犯規。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被西方妖魔化為新一代狂人,不過因為其經濟政策不合美國利益。國際經濟一體化,各國難獨善其身,中國、古巴、越南也逢場作興,明知世貿、世銀準則不合國情亦欣然接受,瘋狂外交,不彈久矣。然而北韓依然閉關,建立特區失敗錯有錯著,居然成為唯一有本錢瘋狂增值的國家。

瘋狂外交規律

並非凡是挑戰,就是瘋狂。伊拉克一挑再挑,卻瘋狂不來,可見金正日是以理性計算瘋狂外交,就中有下列前提:

一、有破壞規則的本錢。

北韓有核武固然打破核不擴散神話,但印巴亦如是,南非、烏克蘭、哈薩克斯坦一度亦然。北韓的恐怖,在於其地處經濟共同體邊緣,因而對美國出兵有震懾作用。反觀伊拉克曾經對庫爾德人使用化學武器,美國卻不為所動,可見不具備瘋狂資本。

二、有逃避違規制裁的能力。

即使北韓急需國際援助,依然是全球最後的隱士國度,經濟與外國尚未接軌,又有中俄為後盾,只要美國不出兵,已立於不敗之地。伊拉克無國際強援,海灣戰爭前卻一直倚重西方資金辦建設,就算美國不出兵,也處於不勝困境。

三、有反常舉動。

北韓在與美國特使「友好談判」時忽然宣布發展核武,被美國孤立時卻配合南韓的「陽光外交」。倚重中國時重用北京仇人楊斌為特首,與華貌合神離時金正日卻訪問北京。處處不按章法,學院派迷信理性,未能分析非理性棋局,便只能以「瘋狂」嘲人自嘲。伊拉克卻反常地正常,出兵科威特前也向美國大使探聽口風,因而被情報玩弄,頓失先機。

四、有回到世界的終極目標。

瘋狂背後,北韓留有餘地,強調只要生存空間,又同時搞冬運外交,令美國認為其破壞規則不過是手段,而非目的,所以被容許發瘋。伊拉克吞併科威特為的是重劃版圖,後殖民版圖重繪卻是世界禁忌,破壞遊戲規則為目標而非手段,便喪失發瘋權至今。

昔日毛派外交貌似不可觸摸,但何嘗不符合上述規律,以與美國關係正常化而告終?若中國一直遵守條約外交,不破不立,也許至今站不起來。

瘋子有名言:你看我瘋時,我看世界更瘋癲。北韓曾經滄海,經濟幾乎不存在,搞A港B區無人問津,加入全球經濟體系只被魚肉,對外示好則無故淪為邪惡軸心。今夕何世,才以瘋狂外交突破一體化弱國僵局,根據電影《英雄》的邏輯,其實是十分理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