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19

沈旭暉:薩達姆應效拉丹匿藏

【明報-國際視野】十二年前,老布殊下令伊拉克撤出科威特,其最後通牒,是為目的,昨天小布殊要薩達姆闔家流亡,其最後通牒,卻是手段。華府開列九名伊拉克高層為戰犯,通牒名額卻只有薩家三口,已為「萬一」薩達姆願意流亡的出兵理據埋下伏筆。根據布殊邏輯,只要薩達姆外甥尚存、奶娘尚存,伊拉克還是被其遙遠控制,還是邪惡軸心,布殊主義先發制人包羅萬象,哪愁出不了兵?

薩達姆下台在即,又能如何?

據報他多次與美國談判出國,被一口回絕,但儘管「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無條件流亡對他而言,卻是最下策。

當前秘魯總統藤森在庇護國日本被國際法庭控告「反人類罪」,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淪為戰犯,前智利獨裁者皮諾切特流亡二十年後突然被西班牙翻舊帳拘捕,薩達姆孤家寡人,放長雙眼,如何信得了布殊?

流亡屬下下之策

就是流亡,薩達姆的中策也應在開戰後,選擇民間濫炸圖出爐、國際反戰運動高漲、軍隊擊落美戰機的光榮一刻,宣布為拯救蒼生,自我放逐。在反戰輿論下,美國再不悅,他亦總有收容所。一經洗底,稍存體面,殘生還能不安穩?

薩達姆的上策,則應仿傚拉丹,預錄一批標準影帶,贈與卡塔爾海灣電視台,並在開戰後人間蒸發。統治伊拉克二十四年的薩達姆家族,數月來變賣寶物,難道是為了促進世界經濟?薩達姆委任四大戰區領袖,正是「拉丹化」的第二步,屆時他便能息影幕前,專注幕後,開始非官方流亡。

只要戰爭拖長,他帶不走一片雲彩,卻會化成一縈精神幻影,就算全國淪陷,草木亦皆兵。反正是流亡,這還符合其小說《薩比芭與國王》的原創精神,也符合其「惡性自戀症(MalignantNarcissism)」的病徵。病情更重的布殊下台後,階前點滴,羨慕得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