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3-31

沈旭暉:美伊戰爭中國暗喜

【明報-伊拉克危機】九一一後,自由發揮的反恐,已成為全新超主權綱領……前共產世界的舊邪惡軸心,忽然全數升格為美國摯友,槍口一致反恐、反疆獨、反車臣。這是鴉片戰爭以來,中國首次從超主權緊箍咒脫身,更贏得約束「新邪惡軸心」北韓的正義頭銜。

內地網民嘉許拉丹襲美大快人心,江澤民卻全力挺美,法德俄牽頭反戰,中國則驥尾也不附,只在第四時間表態。老牌第三世界領袖,何以失態?

若中國過往高調反帝,不過來自不安全感,現時的低調克制,便帶出一個悖論:布殊的開戰宣言,摧毀了國際體系,卻催生了百年中國的最安全期。

九一一後中國反成「正義」

主權國家雖然一直擔任現代世界主角,國際關係卻有其潛規則:總有一道緊箍咒凌駕主權,成為強國王霸之道。

第一階段(1648-1945)綱領為殖民主義:強國只要認為別國有欠文明,便能替天行道,大殖其民。其時中國被視為失敗國家,主權備受英法帝國威脅,不安得來,相形見絀。

第二階段,即為冷戰(1945-1991),綱領為意識形態,代表作是蘇聯勃列日涅夫的「有限主權論」。根據此論,各國只要投靠美蘇,主權就被絕對意識形態限制:背叛共產主義或資本主義,便被太上收拾。美國出兵危地馬拉、蘇聯出兵捷克,就是實驗。其時中蘇兩國互斥為「修正主義」,毛澤東擔憂被莫斯科盟主廢黜,不安得來,色厲內荏。

第三階段是冷戰結束到九一一的十年(1991-2001),由貝理雅的「人權高於主權論」挈領提綱。此論認為共產主義消亡後,極權國家成為人類公敵,所以必須根除,並以此為北約出師科索沃的道統。其時人權組織每年月旦中國,華府則列北京為主要對手,中國的「人權等於溫飽論」既淪為笑柄,不安之餘,亦得委曲求全。

九一一後,自由發揮的反恐,已成為全新超主權綱領。只要某國被布殊法眼鑒定為「涉嫌」恐怖,就會被先發制掉。前共產世界的舊邪惡軸心,忽然全數升格為美國摯友,槍口一致反恐、反疆獨、反車臣。這是鴉片戰爭以來,中國首次從超主權緊箍咒脫身,更贏得約束「新邪惡軸心」北韓的正義頭銜。

只要超主權綱領持續反恐,只能意會、難以言傳的中國外交,將以容忍美國霸權為主軸,以超然姿態斡旋國際危機為副軸,寧願美國胡亂反恐、驅虎吞狼,從而休養生息、有所作為,再爭朝夕。

抨擊美國但私下支持

然而這雖然符合鄧小平「韜光養晦」的遺命,卻可能對美伊兩面不討好,又可能激起國內愛國者的網上反彈。適逢權力交替的中國,似乎急需一種「雙簧外交」:一面讓新領導人加強以人道立場抨擊美國出兵,與國際反戰社會接軌;一面讓老牌領袖繼續以美國老朋友身分,以流利英語,私下表示在中東利益有限的中國並不naive、並不angry,其實對美國很support。

兩線發展,是中國料理明日北韓危機的靈活關鍵,以我國領袖的舞台經驗,該是工多藝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