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08

蔡子強:田北俊請辭工商界背書?


【明報】20年,足足20年了,從大丫灣核電廠事件、到爭取八八直選、再到八九民運等,一次又一次,即使凝聚到上百萬人的民意,但結果每次香港民主運動都難挽狂瀾於既倒,但到了今天,終於有一次,人民力量可以開花結果了。

田北俊請辭迫使特區政府最終必須擱置23條立法,雖然作為一個研究政治的學者,應該較抽離地看現實中的政治,亦應明白到背後牽涉錯綜複雜的因素,而非是單純一句「人民力量萬歲」,但卻也實在難掩心中的喜悅,畢竟學者也是人。

懷疑田已獲工商界支持

有份全程參與遊行的人都知道,其實可以用簡單八個字來總結群眾的情緒,就是:「老董無能,葉劉霸道」。

但是七一大遊行之後,面對50萬人上街這場嚴峻政治危機,董特首的回應,竟是說了三天「早晨」,這完全是印證了人們對他遲鈍及無能的成見。

好不容易周六作出了決定,但卻竟是如期立法,有記者問他有無問責官員要下台,他卻說「從未考慮過」,這又再一次加強人們對特區政府霸道的另一成見。

或許你會說董已作出三大修訂,其實是很重大的讓步,這點我也同意。但「politicsisperception」(政治就是感覺),群眾有時對你的作風,比起對具體條文,反應可能更大。一言以蔽之,今次董的危機處理完全不及格,他的智囊完全難辭其咎。我說過很多次,有時危機處理比起危機本身更是致命。

就如「四人幫」倒台背後不單是民心向背,而更重要的是牽涉錯綜複雜的高層幕後政治,我想田北俊的請辭亦一樣。

有人認為田北俊今次請辭無疑是一場豪賭,是一個鹵莽的決定,不惜自絕於董建華政府及本土親中陣營(尤其是中聯辦)之前。但我認為這種觀點忘記了自由黨的本質,它是本地工商界的政治代理人,我懷疑田若然在這幾天沒有取得工商界的共識及支持,他會否貿然作出這個石破天驚之決定?

田北俊及自由黨若要能繼續在功能團體以及香港總商會立足,這一點尤其重要,前幾年李鵬飛失勢的坎呵遭遇,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現在只是開始而非結束

過去幾年工商界對董幾乎是怨聲載道,怨他偏心,怨他無能,如果不是北京尤其是江澤民的「訓身」支持,他們可能已經趕在第二屆特首選舉陣前起義。胡、溫成功取代江、李體制後,今次50萬人上街,無疑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新的觸發點。

再加上周六董頑固地堅持23條如期「去馬」,若然到時激發上萬甚至上十萬計的支持者及反對者周三雲集在狹小的遮打花園,你教人們如何不擔心會擦槍走火?上周已經有財經分析員以菲律賓來類比香港當前的情。2001年菲律賓就是因馬卡迪金融區及艾莎大道聚集成千上萬的群眾,導致該國金融市場幾近癱瘓,才令到總統埃斯特拉達不得不下台。我想本港工商界即使一向只是在商言商,對此也不能不擔心。所以很有趣,田的請辭也是趕在周一股市開市前提出,我不知這是否一個巧合。

無論如何,今次若然工商界真的已經動起來,我想現在可能只是一個開始,而非一個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