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9-24

蔡子強: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


【明報】兩度出任英國首相、三度出任英國外相的19世紀英國大政治家帕默斯頓勳爵 (Lord Palmerston) 曾經講過:「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亦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向來剛愎自用,與反對派「無偈傾」的董特首,終於學曉這句說話,周一委任自由黨的周梁淑怡,代替7月6日辭職的田北俊重新加入行政會議。

很多人認為過去董特首待自由黨一向不薄,由行政會議成員到問責局長、旅發局主席、金紫荊勳章、婦女委員會主席等,都毫不吝嗇,總而言之,有委任,有好的公職,都一定會預自由黨一份,但田北俊卻在「七七事變」,在《基本法》23條問題上陣前倒戈,董特首難免心中有氣,以後雙方一定會鬧得很僵,結果人們都跌了眼鏡。

董學曉何謂政治現實

似乎董特首終於學曉了什麼叫政治現實。政治利益同政治決定,一定要和自己政治上的喜怒哀樂分開。如果要當一個有所作為的政治家,便不能因一己政治上的喜惡以及偏執,好惡亂其中,干擾了自己的政治判斷,甚至一意孤行,剛愎自用。

尼克遜大半生人堅決反共,對共產主義攻擊不遺餘力,但當他一旦洞悉世界大勢,明白到21世紀的亞洲超級強國將是中國而非日本後,便毅然改弦易轍,放下包袱,在1972年展開他石破天驚的訪華之旅。

當他從空軍一號下機,踏上中國土地時,他對東道主說出的第一句話,便是:「我之來到貴國,完全是為了美國的利益。」

今次董特首委任周太入局,無疑可以給公眾一個胸襟廣闊、不念舊惡的印象,亦可以修補及穩定自己和自由黨的關係,但至於是否可以藉此「箍票」,從此高枕無憂,我就一點也不樂觀。

在董特首第一屆任期裏,他曾經委任了自由黨的唐英年以及民建聯的譚耀宗入行政會議,但結果不是很能夠幫到他在立法會裏箍票,於是又再在第二屆任期一開始,進一步「加碼」,拉攏兩大黨黨魁田北俊和曾鈺成入閣,但結果仍然是功敗垂成。

即使撇開「七七事變」田北俊在《基本法》23條問題上陣前倒戈不提,在賭波問題,又或汽車首次登記稅事件上,民建聯與自由黨都一樣「無面畀」,並不會義無反顧地力挺政府到底。

今次周太被委入行會,但她並非黨魁,再加上來年是選舉年,正所謂「選舉大過天」。盧梭在《社會契約論》裏曾幽默地說過:我們是自由的,但卻只是在選舉期間。今天精明的選民完全明白這個道理,你估他們不懂得乘機向政黨施壓嗎?要自由黨事事委曲求全,力挺政府,根本是痴人說夢。

要自由黨力挺政府痴人說夢

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過去六年董特首做不到的,我看不到未來幾年他如何可以做到。政制檢討、政制改革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