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1-29

沈旭暉:七一效應並非區選的全部

【明報-區選之後】區議會選舉結果出人意表,一如所料的卻是大眾聚焦在個別政黨的席次得失,與一個勢將成為學術名詞的「七一效應」。選舉釋出的其他信息,卻被媒體忽略。

一、地區服務低技術化

資深議員集體落敗,包括老牌地膽郭必錚、盧天送、楊福廣、王紹爾等,除了七一的發酵,也反映選民對區議員的「通渠式」政績或「綠公仔延長式」政綱並不留戀。這暗示了「富特區特色的地區服務」毋須任何技能與專業知識,亦欠缺地域獨特性,造成沒有不能取代的人。

相反在美國,地方議員容易連任的一個客觀原因,是資深議員能夠在煩複的議會程序中為本市爭得更多資源,而且在任內大力利用個人專業發展區務,例如興建法律書院、提供融資服務等,令選民以政治議題換人時會三四思。

二、宣傳模式單一化

當民主派候選人一律放大與余若薇的合照,民建聯候選人卻同步推出左派政治明星硬照抗衡,無疑是把個人得失上升至政治層面的自殺式策略,不能落實曾(前)主席制定的「專著民生、人取我棄」方針。

參考外國例子,當能發現在英國工黨聲望低落時,其地方議員便會在選舉顧問一類spin-doctor策劃下,推出與兒童或煤礦工人的合照或抽象符號式海報,以求全面突破對手的政治化攻勢,效果總比東施效顰來得理想。

三、網絡政治的興起

選前氣氛雖然淡薄,被評論員鎖定為「最沉悶的一仗」,但區選新聞其實在相關網站、新聞組和論壇一直保持高流量,大學生之間互傳「投票踢走保皇狗」一類ICQ短訊更是從未遏止。雖然民主派欠缺左派傳統網絡,網絡時代卻為新一代提供了更龐大的動員基礎。傳統媒體預測七一效應出現大幅落差,相信與缺乏研究網絡政治的先例有關。

四 、青年非政治菁英的參政

這次選舉其實出現了鮮有的高質素政綱,例如「公民起動」的政綱便頗具政策深度,其六成當選的佳績不應被七一一言以蔽。事實上,與主流政黨的年輕候選人或「七一人民批」相比,「公民起動」候選人多為個別圈子的菁英,其競選工程屬於非建制步向建制政治的crossover,作風與在地區辦事處拾級而上的街坊化「接班人」明顯不同。

五、聯盟政治的開端

民主派出現了歷年來(相對)最成功的整合,通過「民主動力」避免同室操戈,是為香港政壇的先例。從選舉結果所得,上述整合相對成功,鄭宇碩教授的超然身分應記一功。若聯盟能在立法會選舉持續運作(雖然並不樂觀),香港最終當會出現類似台灣藍綠對壘的「紅綠決」局面。在非紅即綠的邏輯下,中間路線的空間將比從前更小。

六、競選經費模糊化

雖然選舉管理委員會為選舉經費設下嚴苛的不足5萬元上限,但香港《選舉法》只能監管在美國被稱為hardmoney的直接支出和捐獻,未能審查通過間接方式獲得的第三者捐獻(softmoney),更未有準則定義「第三者助選」及相關支出。在選舉期間出現的半廣告式報道或抹黑,既難以以政治理由被審查,亦沒有經濟監管的機制,便顯得有恃無恐。

七、族群意識的強化

除了蔡素玉的錦屏選區不斷強調福建幫勢力,不少新區候選人亦開始針對性地拉攏新移民,連長毛也擔心會出現族群政治這定時炸彈。此外,資深印度裔油尖旺區議員加利連任失敗,全港票數最低、加起來不及150票的3名候選人均來自同一印巴裔新政黨RightsParty,八九十年代偶有出現的英裔候選人一去不返,多少反映「亞洲國際城市」的選舉愈趨本土化。

唯有對上述表層下的政治現象加以探討,特區政治發展才能突破政黨的零和遊戲。七一帶來的政治熱,才不會因為同一個過分聚焦的七一效應,而成敗亦蕭何地被慢慢陰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