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18

沈旭暉:大愚若智

【明報-黑色烏托邦.諸子爭鳴】謠傳布殊智商低於一百,但他帶來美國第二春,也可能是天才。1979 年上映的哲學喜劇《 Being There》,主角彼得斯拉以幾米式警語馳名,整天說一年有春夏秋冬,被認為是經濟周期的「終極智慧」。他卻是一名智障園丁。 Who knows?

想起國學大師章太炎認為桃園結義的劉關張,一直為皇位鬥法。關羽與魏吳兩面作戰失荊州,根本是劉備陰謀陷害,然後這位義兄再以「雪弟仇」為藉口伐吳,順道把張飛也料理掉,確保犬子阿斗順利接班。可惜劉備的厚黑與布殊的「智慧」,同樣只能一廂請願地推理,一如《三國演義》下列邏輯練習:

話說曹操敗走赤壁,探得大路輕鬆易逃,小路華容道崎嶇難行,兼有一縷煙火徐徐升起,顯然是埋伏敵軍的大鑊飯。眾謀士以正常邏輯主張走大路。曹操力排眾議走小路,認為實則虛之,這是邏輯一重變奏。結果他依然中伏,據說是諸葛亮算中曹操多疑,是為邏輯雙重變奏。但如果董建華時空交錯經大路到彼岸,這是他的邏輯厲害得有三重變奏,還是反映推理與論證的虛無和反諷?

在大愚若智的世界,畢生考據上述「學問」能夠換領論文和長俸,以致世人薄布殊而厚「研究布殊權威」;權威卻淪為無間臥底,愈來愈走火入魔。桃谷六仙、竹林七賢、江夏八駿、鳳舞九天是否大智若愚,這是禪學問題, 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