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08

沈旭暉:文化長毛

【明報-黑色烏托邦.諸子爭鳴】長毛那一幽長髮,似乎暗藏左右以外、那不能言明的什麼。儘管他自稱馬克思主義者,又被馬克思傳人視為天敵。

他雖然偶有穿上非純白內褲、外披透視斗篷示威的陳百祥品味,言談卻後現代得相當文藝。單是選後金句「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版權源自清末譚嗣同,政綱暗引魯迅「走自己的路」,都不是爭取綠公仔延長三秒的特區政治家那杯茶。滿口矛盾鬥爭剩餘價值,是否比董先生更與時並退?最奇怪的是他的三字經較大學生明顯失色,英語卻更地道。

台上的人總不能否認,長毛已是地下明星。也許他被剪成短毛時有藝人八金的影子,但戴上貝雷帽的他,與捷古華拉戰衣覆蓋的矛盾滄桑,依然是特區「與世界接軌」的僅有資本。在東莞荔枝團的藝術反襯下,長毛在中南美尋根,才是薩伊德東方主義的獵奇對象。誰叫東方之珠已變成「動感之都」?難怪外國雜誌介紹中環 97Bar,必加註「著名異見人士 Long Hair 長駐」,卻不會提及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老人辛勞工作至七‧十一。

其實他抬棺材的功駕並不嫻熟。若中央政策組為長毛「去政治化」,他隨時能取代我們的偶像鄔維庸醫生,成為見證回歸的文化天使。畢竟,他們來自同一條船,雖然頭等艙和三等艙的同志,只有在鐵達尼號沉沒時,才首次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