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15

沈旭暉:非洲特區合論

【明報-黑色烏托邦.諸子爭鳴】香港八大院校,沒有一個非洲部。外國交流生感到不可思議,認為珠三角融合,並不是「亞洲國際都會」。

在美國,認識「非洲三魔」是普通常識。一個是烏干達狂人阿明,每次出征前都捧出一桶珍藏人血,把寶劍放在血漿慢火烤烤,再往口中一送。他的軍隊相當後現代,背著背囊跳彈,便說是演習空襲以色列。阿明在歷史卻相當重要,據說就是因為他的暴政,令人類只能和黑猩猩有「更緊密」接觸,於是台灣呂秀蓮讚嘆「名字很美」的愛滋病,便以獸及人。

中非皇帝博卡薩一世更超現實,統治最貧瘠的爛地,志願卻是建立拿破侖帝國,對滅赤有獨到心得,就是出售國土予鄰國練兵。他的口味比阿明更「進步」,皇宮設有人肉庫,最愛命法國名廚仿名菜烤全羊炮製「烤全人」,曾經親自拿起權杖到監獄獵殺兒童。利比亞狂人卡達菲則人氣急降,比起拉丹,淪為小巫。

香港人認為非洲「政治家」相當另類,沒有參考價值,外國人卻不作如是觀。「不投票的人盼望委任」這邏輯,其實與烏干達空降隊同樣創新;「對政府投反對票不配有民主」,是中非皇帝英雄所見的國訓。畢竟,留學生到非洲和香港,都是追求富異國情趣的 exoticism。當博卡薩和阿明在這兩年得享善終,根據他們的判斷,香港也會否極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