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16

沈旭暉:向左走向右走

【明報-黑色烏托邦.諸子爭鳴】坊間盛行一個二元迷思:國家還是民主,「左定右」。然而民主與國家,連在剛果,也是由極左到極右的集體圖騰,只此一家例外。

對民主哲學的修正,即使不算人大金童玉女,也數特區最富創意。例如服務街坊是行政概念,議會代表是代議政治,本來就是兩項職能。同一政府廢除市政局時「承諾」政治使命下放區議會,委任區議員時保證他們只令綠公仔延長,這種概念混淆,只有香港一定得。上市公司老闆認為股東不懂兼顧營運,可以聘請員工一千,但會否贈送清潔大嬸股權?特首不懂 3P 可以延攬公關,但北京會否委任公關為共同特首?標榜民主的政黨卻提出「減少」委任議席,這在成熟政治會被釋讀為叛變,只有香港「右派」按下不表。

更出人意表的,是廿三條硬銷無疑相當「孽」和「流」,國安應該立法的原則,卻從來不是一項辯論。當「上升到一國層次」在七一後成為兩制的敵我矛盾,居然是愛國政府為了愛國政黨,宣布立法無限期拉布。在正常國家,這是賣國,只有香港「左派」陶醉於黑色幽默。

當色即是空、左即是右的特區的所謂左黨右黨兼而主打彈性,真正的左右政經概念,自然本來無一物。在民主與國家兩大爛攤子收拾前,向左走還是向右走,好比支持阿 Sa 還是阿嬌,倒真是十分困難的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