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7-13

沈旭暉:布殊在中東搞「四化」

【明報-咫尺地球】月前G8、北約、美歐峰會都成為「擴大會議」,因為要「討論」美國總統布殊的心血結晶大中東計劃。計劃最後被正名為「泛中東和北非計劃」,把巴基斯坦、阿富汗等非阿拉伯國家剔除在外,但它以民主伊拉克和以色列為「新中東」雙重槓桿、繼而推動鄰國變天的「夢想」絲毫未變。

卸除偽裝後,計劃主軸可概括為下列「四化」:

一、經濟自由化:鼓勵中東採用自由市場主導的資本主義,統一以美元為結算單位,慢慢拆散油組等「自由經濟敵人」,讓中東石油與非洲、南美的天然資源一道接受世界銀行和IMF劃一監管;

二、政制民主化:讓中東各國廢除君主專制或一黨專政,「還政於民」,讓美國在各國的代言人有機會登場;

三、意識形態彈性化:貶抑伊斯蘭文化為「落後文化」,推行西式普及教育,逐步減低伊斯蘭教的單一影響,讓中東政教分離,一如東正教在東歐的現狀;

四、社會個體化:以人權標準取代家族和宗教標準,令伊斯蘭社會結構解體,消除出現集體反西方運動的根本可能。

在「四化」後,若伊斯蘭文明淪為「學術」,還有什麼資格與西方價值衝突?若以色列成為中東民主模範,怎能不被鄰國模仿?若社會根基全盤西化,恐怖分子從哪裏招募新血?若美國的三大噩夢:文明衝突、以巴衝突、恐怖主義,都能通過泛中東計劃解除,世人怎能低估美國落實計劃的一切合法與不合法、理性與不理性的決心?若單論藍圖、不論「循序漸進」與「實際情況」,泛中東計劃可說是劃時代傑作。(泛談中東計劃四之一‧美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