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9

蔡子強:新界東長毛才是跨階層


【明報】馬克思曾預言資本主義社會中最有革命醒覺的是無產階級,他們才是革命的先鋒。作為馬克思主義者,梁國雄(長毛)以前也常常傾向相信自己代表和立根的是草根階層。近日有評論亦指長毛得票率較高的地區,藍領人士佔的比例較高,因此說「長毛最大票源屬基層藍領」。一時間,長毛的政治實踐經驗,似乎與其革命理論異常合。

本文希望指出,前述評論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如果「機械地」挑出長毛在哪些地區得票率較高,答案可能真的是這樣,但卻疏忽了十分重要的一點,就是長毛票源分佈其實十分平均,最高和最低其實相差並不顯著。筆者嘗試以票站點票數據作為根據,推翻長毛的最大支持者是基層藍領這個講法。

長毛中上階層社區表現不俗

長毛在一些中產社區,得票率與其整體平均數字相差並不太遠,例如大埔中心等(13.7%)、中大(12.8%)、雅典居等(12.6%)、海花園等(14.0%)、新都城等(14.1%)、新城市廣場等(14.7%)。出乎意料的是,甚至在一些以中上階層為主的豪宅票站,長毛的得票率都相當不俗(見表三)。所以,我們無理由說長毛的支持者主要是基層和藍領。

長毛的情與鄭經翰其實頗相似,票源分佈出奇的平均。其平均得票率是14.1%,新界東有123個點票中心,只有7個中心得票率低於10%,由7.6%至9.9%不等,這堆數字反映他在較弱的選區其實也有一定支持,另一方面,他也只有3個點票中心的得票率高於18%。新界東的票站數據證明,長毛的路線在每一個階層都有一定支持者。

事實上,在新界東6張名單中,以長毛的票源分佈最平均(見表一),其次才是七一連線,接是曹宏威及田北俊,相反,波幅最懸殊的反而是劉江華及黃宏發。

田北俊公屋區站穩陣腳

長毛的票源分佈,與劉江華及田北俊的懸殊情十分不同。劉江華平均得票率22%,其中22個票站得票率超越30%,最高一個竟誇張到達77.8%,其餘4個也竟達43.1%至52.0%不等(5區全屬鄉郊)。田北俊的平均得票率則是15.8%,其中13個票站得票超越25%,最高5個達31.7%至46.4%不等。

田北俊在豪宅選區得票率都很高(見表三),這點不難想像。但中上階層選民人數畢竟是少數,所以更重要的是田要在中產社區取得支持,最好也能在公屋區站穩陣腳。田平均得票率15.9%,在新界東123個點票中心當中,只有4個的得票率低於10%,分別是9.3%、8.4%、7.05%、7.9%,前兩個屬公屋,後兩個屬鄉郊。換句話說,即使在基層,田北俊至少也能保住一成選民支持,這點屬難能可貴。所以陳啟宗之類不要再說什麼商界候選人在直選不受基層歡迎了,如果你有質素,一樣可為人所接受,但必須強調,要「有質素」。

有趣的是,田北俊在個別鄉事票站,得票率十分驚人,例如他有4個超越三成得票的票站,便屬於鄉郊(分別是46.4%、35.9%、31.5%、35.7%),故今屆有傳聞說鄉事「發功」配票給自由黨,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近日政壇廣泛傳聞,在選舉最後關頭中聯辦及鄉事派見劉江華在民調中支持率一直高企,所以決定棄車保帥,一聲令下,把本來支持黃宏發的鄉事票,全箍回給民建聯,令李國英在最後一刻力壓發叔出線。究竟在票站數據上,能否印證這一點呢?

發叔敗於鄉事棄車保帥?

從表二可見,民建聯今屆在北區及大埔,得票率相對上屆竟有兩成以上增幅,表現遠較沙田、西貢及將軍澳突出,相反,發叔的得票率在前兩個地區,跌幅則較後兩區要大。北區及大埔都有較多鄉事派聚居,這是否印證了前述鄉事棄車保帥、棄發叔保李國英的說法呢?事實上,正如前列數字看到,劉江華在很多鄉郊地區差不多盡攬鄉事票源。

筆者粗略估計民建聯今屆在北區多拿了約8000票,在大埔則多拿了約5000票,沙田、西貢及將軍澳則各多拿了約1萬票;相反,發叔則在北區失了3000票,大埔6000多票,沙田1萬票,西貢及將軍澳則打個平手。所以,如果以票數計,發叔在沙田流失的票數才至為關鍵,當中相信絕大部分是被田北俊吸走的。而民建聯也不是單靠北區和大埔食糊,它在沙田和尤其是西貢及將軍澳都開拓了不少新票源,否則即使有鄉事倒戈相助,也難力挽狂瀾。

當然你仍可說若鄉事真的倒戈,他們會是壓垮駝峰的最後一根蘆葦,因為發叔今次只是輸了給民建聯名單排第2的李國英約2.4%得票,折合約1萬票,所以雖然北區和大埔牽涉的票數不算太多,但一來一回,就足以起了一個致命影響。

黃成智敗於自己不爭氣?

近日政壇另一流行說法是,黃成智丟了議席,錯不在七一連線的「鑽石名單」策略,而是在北區丟失了太多選票,矛頭直指黃本人。究竟在票站數據上,又能否印證這一點?

從表二可見,七一連線在4個地區中,確是在北區得票率跌幅最為顯著,竟達兩成,似乎印證了這一點。但我們也要看到,跌幅這麼大,只因民主派於2000年在北區的得票特別出色,當中相信很大程度是因為當時黃成智以獨立名單及「北區之子」的形象出戰,鞏固及箍緊了很多北區票的緣故。今次改以鑽石名單出選,「北區之子」的形象便被掩蓋,減低了該區選民投票支持的動力。事實上,今屆的特點是七一連線在4區的得票十分平均(見表二),北區並不見得特別惡劣。

且,七一連線若要拿第4席,便要拿到約51%選票,即是比如今多拿5.2萬票,只要看到這一點,便會明白到北區的情無論如何(全個北區今次只有約7萬票),也左右不了大局。那些作為戰友的,也無謂以這個原因來推諉了,問題始終是出在「鑽石名單」這個策略本身。【系列之二】*2000年時政府混合幾個票站的票一起點算,故有時會出現跨區(如北區混了沙田)混合數字。今次每個票站分開獨立點票,可以清楚知道候選名單在每區的得票率和總票數。因此本文有關2000年的數字是筆者憑部分樣本推算,但因當時跨區混合的票站不算太多,故筆者認為有關推算相當可靠。*本文票站數據由研究助理張家麗整理,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