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11

蔡子強:民協曾鈺成九龍西此消彼長


【明報】在投票率大幅攀升五分一的情下,民協今屆在九龍西選票反而少了3000張,得票率下跌了9個百分點(由34.9跌至26.1%)。究竟民協發生了什麼事?

民協為何流失大量 選票?

其中一個政壇流行的解釋,說因為民協今屆分拆名單參選,密謀爭取多一席,又採用了「分區配票」,深水留給馮檢基,油尖旺和九龍城則劃給廖成利,但因後者知名度及號召力不足,無法箍緊選票,導至民協在後兩區選票大量流失。

但如果細心考察九龍西票站數據,大家會發現,民協今屆在深水流失的選票,並不比油尖旺和九龍城兩區少(表一),因此,上述解釋並不見得全面。

民協今屆選舉口號是「踢走保皇黨」,我想這是吸收了上年區議會選舉部分民主派成功以此動員「抗議票」的經驗,因而制定的選舉策略。但從票站數據來看,馮檢基無論在高尚住宅、私人大型屋苑,又或舊式及小規模私樓,得票都強差人意,遠低於其平均得票率(表二)。

民協的強項始終是民生議題及基層工作,霎時間在選舉由民生轉攻政治議題,收效未必顯著。更何如今用的是比例代表制,而不是單議席單票制,所以當你以政治議題來強攻對手時,扳下的選票亦未必會流向你一方,反而可能去了較政治化的民主黨那一邊,結果徒為他人作嫁衣裳。這也是比例代表制弔詭的地方。

事實上,當民協最初打出「踢走保皇黨」的選舉口號時,不少助選的居民組織、業主立案法團等都嫌口號「太激」而先後提出反對,並說這等於把民協變成了民主黨。

私樓區 曾鈺成表現出色

我想還有至少多一個原因,上屆阿基落敗後捲土重來,打出「重返議會」的訴求,很多選民都認為應該重新給他一次機會,因此拿到不少原本遊離的同情票。今屆同情過後,這些選票部分自然會自動「歸位」。

雖然民協和民主黨都屬民主派政黨,很多人認為選票上民協的「一失」,必然是民主黨的「一得」。但我一直認為民協和民建聯的票源重疊程度其實也很高,因為民協在「一端抗中一端親中」的政治光譜之中,一直處於較中間位置;另外,民協和民建聯兩黨也較擅長以類似街坊手法來發展選票。因此,一些民協流失的選票,也會去了曾鈺成那一邊。最近,港大鍾庭耀公布有關九龍西的票站調查(exitpoll)分析,都印證了這一點。

在開票日,最令筆者詫異的其中一個結果,便是民建聯在九龍西總得票與得票率都大幅上升,增長了2萬票,得票率升超過3個百分點(由23.4%到26.8%),這是民建聯在其他4個選區之未見的。我想有關民協的分析部分解答了這個謎團。

九龍西另一有趣現象,是曾鈺成在私樓區的得票比率相當高,竟超越四分一!無論是舊樓、大型屋苑,甚至是高尚住宅區,均是如此(表二)。這是民建聯在其他地區罕見的。例如這比率在新界西是18.6%,新界東14.6%,港島區亦相若(表三)。這或許說明曾鈺成是民建聯當中,最有中產「星味」的一顆政治明星,而民建聯講求穩定的保守路線,在中產階級並非完全沒有市場,尤其在沒有類似自由黨或范徐麗泰等重量級「中間偏右」候選人爭奪類似相同票源,情尤其如此。

最後,看看港島區情。港島區的最顯著特徵,便是所有主要候選人,無論民主黨、民建聯、45條關注組或范太的選票分佈,幾乎可說全無地區色彩,在中西區、灣仔、東區和南區,都分佈得異常平均(表三),這與九龍和新界其餘4個選區的情異常不同。

范太和余若薇的情十分易理解,因為兩人都無甚地區工作可言,至於民主黨和民建聯,只能說是黨的地區工作較為平均,又或者「李柱銘告急」的信息太過深入民心,號召力蓋過地區工作差異的影響。

如果下一次選舉,民主派要再嘗試「配票」,我想用「男女配票」或其他「隨機配票」,恐怕比起如新界西或九龍西的「地區配票」,更有希望收效。

港島區候選人 全無地區色彩

至於其他選票分佈特徵,則十分「正路」,例如民建聯在公屋區表現較突出,在私人大型屋苑及豪宅區卻剛好相反;阿牛(曾健成)的情亦相若。相反,范太和余若薇在公屋區都稍弱,但整體來說仍可算十分平均(表四)。始終范太和余若薇除形象頗為中產外,也缺乏兩大黨在公屋區的選舉機器,可以在投票天成功催票。【系列四‧完】*2000年政府混合幾個票站一起點算,因此有時會出現跨區(如深水加油尖旺)的混合數字,不像今次每個票站分開獨立點票,可清楚知道候選名單在每區的票數。因此本文有關2000年九龍西的數字,是筆者憑部分樣本推算。至於港島區,因為當年的數字太過混雜,筆者只有無奈放棄。*本文票站數據由研究助理張家麗整理,特此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