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8

沈旭暉、吳凱霖:美總統大選的拉票權威

【明報-論壇】不少人認為克里缺乏個人魅力,外貌潦倒,不易樹立權威形象。我們卻認為美國人對「權威」的追求愈來愈偏向傳統價值,才令共和黨相對受惠。

社會學教父韋伯的《經濟與社會》列出了三類權威,每次選舉的拉票活動都是圍繞它們展開。第一類為「魅力型權威」,純粹建立於特殊個人稟性之上;第二類為「理法型權威(legal-ratio-nalauthority)」,由制度賦予的地位延伸。在這次大選,民主黨的拉票手法明顯依靠這兩類權威:一方面,克里汲取戈爾在2000年與克林頓劃清界線的教訓,將克林頓請上神台,派他往所有重要邊地,認為其個人魅力足以拉攏游離票,因為克林頓當年的第三條道路曾攻克了不少共和黨票倉,結果累得克林頓心臟病發。另一方面,已經貴為參議員克林頓夫人希拉里一度被傳為克里的競選拍檔,亦高調交叉使用上述兩類權威身分為克里拉票。結果這對近年美國頭號政治明星對選情毫無影響,連帶美國媒體也對拉票的遊戲規則產生質疑。

共和黨陣營在列根後已出不了魅力型權威,所以它放棄了民主黨式拉票策略,只重韋伯的第三類「傳統型權威」:其權威來源是由家產世襲制主導的資本主義,就中強調非理性的壟斷。美國開國初年,主流政壇人物(除一名牛仔總統積臣外)都是傳統型權威受惠者,但其影響力在二戰後已被另外兩類取代。布殊首次競選時,「子乘父蔭」一直備受詬病,4年來這卻成為他建立「傳統型權威」的資本,世襲性、壟斷性的資本主義在家庭價值的標籤下,開始重新得到尊崇。特別是共和黨得以重奪南部新墨西哥州和愛荷華州,反映這種傳統性權威對當地稅收農業經濟的導向作用,比魅力+理法型權威更實際,再次顯示「新保守主義」革命不能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