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3

沈旭暉、黃兆強:美國民主黨難英國工黨化

【明報-論壇】美國民主黨只輸了兩次大選,布殊顧問羅夫便斷言它長期在野,未免言之尚早。然而正如《時代周刊》記者JamesCarney引述「權威人士」透露,民主黨的結構性檢討勢在必行,但似乎「新民主黨」不可能仿效英國工黨的第三條道路。

貝理雅的著作《新英國:我對一個年輕國家的新願景》指出,工黨要擺脫以往那種「好心但做不出事」的形象,只能進行「第三路線」改革,其最大特點為擺脫以往「高福利開支Vs自由經濟」的困境,提出一種調和兩者的新左派路線,即提高國家開支於教育等層面來造就機會平等(是為「絕對平等主義」),但同時也容許市場競爭(是為「古典平等主義」)。這倒像黑格爾的辯證法,從兩股思想之間趨向「絕對理性」。事實亦證明改革確能幫助工黨奪得政權,保守黨反而變成弱勢在野黨。

然而美國政治卻不能同日而語:基於美國國情,就是布殊繼續削減綜援,他也不能超越當年小羅斯福「新政(NewDeal)」制定的福利框架;民主黨再傾向於自由經濟,卻不可能拋棄工會這個結構性包袱。所以二戰以來,共和黨相對容易借用民主黨的經濟主張,民主黨即使是克林頓,也難以把共和黨的經濟賣點改頭換面成為「新左派」。不少人以為整個美國愈來愈右,其實就經濟層面而言,羅斯福的新政奠下了左的根基,甚至令其成為美國核心價值,結果受惠的反而是共和黨,因為它早已搶先佔領了美國第一代的「第三條道路」。

此所以民主黨的結構性檢討,已不可能採取英國工黨的經濟第三路,結果只能在新基督教運動等意識形態領域和稀泥,可能與日本政局由「左右兩黨制」變成「右右兩黨制」一樣,這才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