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08

沈旭暉、黃兆強:美國第三黨的衰亡?

【明報-論壇】這 次美國大選另一不被談論的話題,是第三黨運動被暫時畫上句號。

故事起源是92年總統大選,冒起了口才極佳的德州富商佩羅特,其民調支持度甚至一度領先克林頓和老布殊,最後獲得全國19%選票,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到了96年,佩羅特自創「改革黨」捲土重來,但聲勢大不如前,最後只有8%得票,但依然令改革黨成為全國性政黨,並獲得明尼蘇達州長文杜拉加盟。然而改革黨後勁不繼,2000年推出民望低下的極右派布坎南出選,令內部陷入分裂,第三黨主角換成綠黨的納德。

納德在上屆大選獲得4%選票,被民主黨指摘是戈爾落選的元兇,因為綠黨吸走了民主黨的極左選票。有了這樣的前科,今屆納德搞局的支持票少於1%,便不令人意外。

其實這個意識形態薄弱的年代,原來正是第三黨的搖籃。美國學界認為兩大黨由大學開始培訓建制人才、近似共產黨式任命制度(NomenklaturaAppointment)的結構性壟斷,是第三黨夭折的主因。但問題其實是所有第三黨都缺乏革命性創見,不肯放棄循吸納黨員、參加選舉、要求被兩黨接納等「新君王公式」發展:例如佩羅特的選票在96年大縮水,居然以「被兩黨排除於電視辯論」為由解析(他在92年倒是能夠參加辯論);綠黨由壓力團體轉型為泡沫黨的經歷,也令不少社運人事惋惜。另一方面,第三黨卻有非主流的包袱,不肯或難以拉攏現任議員集體變節,以致不可能有類似台灣親民黨的出現。美國第三黨便成為邏輯奇怪的「建制內的外建制運動」,先天性排拒了獨當一面的可能,此所以美國政壇甚難出現長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