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02

蔡子強:引述名句的藝術


【明報】不知道曾蔭權是否特別喜歡邱吉爾,繼在參選宣言中引用了邱翁「給我們工具,我們會完成任務」(Giveusthetoolsandwewillfinishthejob)這句名言之後,上周三在FCC(外國記者俱樂部)發表演說時,又以邱吉爾與蕭伯納的一段趣聞逸事作為開場白。有關兩人這段針鋒相對故事的典故,恰巧在《新君王論I》及《II》都有記述,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翻閱。

其實,只要大家細心觀察,不難發現煲呔「上位」後,忽然愛上了引述quotations(名人名句),來為自己的施政及管治理念下註腳。這不單可令自己看來高尚優雅,為自己添上幾分魅力和風采,更重要的是,可以為往後傳媒的有關報道奉上標題或引子,從而為該段新聞定下主調,令觀眾和讀者更易對號入座,把新聞讀入腦袋。

本周一,當他宣布將帶領60位議員訪粵時,他又引述了兩句名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以及「踏進咫尺之遙的珠江三角洲,可能只是一小步,但在締造互信互諒的關係可能是一大步」。前者是老子《道德經》中的名句,後者則是改自首位登月太空人岩士唐(NeilArmstrong)的名句:「That'sonesmallstepforaman,onegiantleapformankind.」

有趣的是,煲呔已經從政幾十年,過去不見得他愛引經據典,到了今天,卻忽然成為一位出口成章的典型西方現代「政治家」,是他學習能力驚人?抑或是其身邊多了什麼「高人」?又或者是兩者皆是呢?

引述名句前要搞清背景

但不得不提一句的是,引述名人名句時,千萬要小心,要搞清楚其背景,那是構成政治訊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不知道相關的「來龍去脈」,分分鐘會鬧出笑話。

就如當年梁錦松公布其第2份、亦即是那一份「百稅齊加」的預算案時,一開始便引用了大文豪狄更斯《雙城記》的卷首文字,說:「這是最好的時候,這是最壞的時候。」原本阿松大概是想「拋拋書包」,好讓公眾有點驚喜,但稍有讀過《雙城記》的朋友都知道,那是一個描述法王橫徵暴斂、因而觸發法國大革命的故事,阿松偏偏在加稅時搬出《雙城記》,徒惹別人笑柄。

又例如,曾蔭權在FCC其後講到新聞自由時,又借前美國總統杰斐遜(ThomasJefferson)的名言,說:「如果要在『有政府無報紙』或『有報紙無政府』之間取捨,我會毫不猶疑揀有報紙(Werelefttometodecidewhetherweshouldhaveagovernmentwithoutnewspapersornewspaperswithoutagovernment,Ishouldnothesitatetopreferthelatter)。」這便是一個正面的例子。

這一倘,不單話說得義正詞嚴,而且是用對了場合。試想想,在一群英美「老外」面前,又引用他們的杰斐遜,又引用他們的邱吉爾與蕭伯納,不難令他們份外有親切感,從而對你刮目相看。這比起在宣讀參選宣言時,面對北京,面對那班愛國選委,引用前殖民地宗主國政治領袖邱吉爾的說話,便顯得政治不大正確,隨時被人譏為「果然是港英餘孽」。

引述杰斐遜留下尾巴

是不是沒有可挑剔的地方?當然不是。如果我是FCC現場的記者,當天我就會立即舉手提問:

「曾先生,你這麼見識廣博,旁徵博引,相信大概不會不知道,剛才你所引述杰斐遜的說話,是他當總統前講的,當他選上總統後幾年,他卻講了另一句名言:『不看報紙往往令你知道得更加多(Themanwhoneverlooksintoanewspaperisbetterinformedthanhewhoreadsthem.)。』

後來,他甚至講了更加尖酸刻薄的一句:『一份報章往往其內容中唯一最真實可靠的---就是它的廣告(Advertisementscontaintheonlytruthstobereliedinanewspaper)。』

曾先生,現在你才剛剛當特首,不知道做多幾年,被傳媒多罵幾句之後,後面那兩句,會否才是你心底裏最後、最真實的想法呢?」

當然,當天FCC沒有人如此提問,那群「老外」記者的水平,看來也不外如是。

總而言之,如果不想被人「抽後腳」,從政者如想引述名人名句前,最好還是多看一點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