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30

蔡子強:議員訪粵 中港博弈


【明報】立法會議員訪粵後,有言論批評民主派不識大體,提及平反六四和雙普選,搞僵本來友好的氣氛,中央甚至可以「借勢關掉溝通大門」。

●上、中、下結果

我沒有這麼悲觀。站在北京的角度來說,議員訪粵行可以有3個結果:上佳結果:民主派一面倒稱讚祖國發展一日千里,說些「眼界大開」之類的恭維說話,對其他雙普選、平反六四等議題則保持緘默;中庸結果:民主派像如今般找個場合提出雙普選、平反六四等議題,但卻沒有全程由始至終死纏不休;最劣結果:民主派在與張德江會面、面對傳媒,又或者廣州早晨自由行時,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的議題和口號;甚至拉橫額,搞衝擊來抗議。

如果單從北京的利益去界定這局遊戲,當然它最希望見到第一個結果,贏得最盡,但對民主派來說,卻等於政治自殺。

相反,對民主派來說,與張德江會面時提及平反六四和雙普選,其實也可以換回3個結果:上佳結果:張德江說中央會考慮各種不同意見,歷史自有定論,並肯定民主派是愛國者;中庸結果:張德江像如今般拋出一句「話不投機」,但卻仍耐性子解釋中央的既定立場;最劣結果:張德江一怒之下拂袖而去,座談不歡而散;又或親自或透過其他官方媒體,放出「有些別有用心的人,這麼多年來仍是逢中必反,乞求外國干預香港……」

同樣道理,如果單從民主派的利益界定這局遊戲,它也最希望見到第一個結果,但這同樣是不切實際的「單向思維」,你也得顧及國內官員的難處。

這不是一盤單由中央與民主派對弈之局,中央不是鐵板一塊,內裏有鴿派有鷹派,不能永遠一面倒與人為善,因為會激發鷹派反彈,更何,中央也要顧及香港左派的情緒,對民主派「太好」會令他們怨憤天。

同樣,你或許會怪民主黨與張德江會面時提出平反六四,搞僵氣氛,但也要看到,當最初李永達說訪粵期間不談六四時,立即惹來黨內元老司徒華反彈,公開批評他「蠢」,亦遭電台phone-in聽眾猛烈批評;又或者長毛在曾慶紅晚宴喊了口號後,輿論開始批評民主黨過於妥協,過於「龜縮」,甚至噤若寒蟬,便會明白,這也不是民主黨單方面與中央對弈的一局,它也要考慮其他對弈者的反應和動向,從中力求平衡,才能慢慢再把這個平衡點逐步向前推。

如果能夠把自己代入對手的位置及利益看問題,你就會發現,要出現雙方想見的上佳結果,根本不切實際。

●微妙的政治語言

皇崗過關後,民主派像「大鄉里出城」般驚歎祖國發展一日千里;又或者在深圳午宴時,中方竟然把那個「裏通外敵」、「乞求外國干預」的李柱銘(留意他已不是黨魁)放在主家席等等,這些都是十分微妙的政治語言,希望對方可以閱讀得到。

●One-ShotGameVsRepeatedGame

何,中央與民主派這局遊戲未來還預留了大量「再度對弈」空間,例如今次議員不是訪京而是訪粵,下一步可能是訪滬,再下一步才可能是訪京,陸續有來。這或許正是中央聰明之處,因為遊戲不是一局過,便不用擔心對手急於「標尾會」,用博弈理論(gametheory)術語,這也是「一鋪過」(one-shotgame)及「有來有往」(repeatedgame)的博弈之間的最大分別。

正因為「有來有往」,於是不用每次「贏盡」,或甚至每次都「贏」,最重要的是令遊戲可繼續「玩下去」。一局某一方贏得很盡的遊戲,一是鼓勵對方離場,甚或至是惱羞成怒的「反」。所以,回到議員訪粵之行,只要對雙方來說,都不是最劣的結果,良性互動便可持續。

所以不要再問訪粵之行後,究竟中央、民主派,還是曾蔭權才是最大贏家。這不是「一鋪過」的對弈,要看的是長線。且,政治與下棋有一個很大的分別,下棋是一場「零和遊戲」(ze-ro-sumgame),我贏便意味你輸;但政治卻遠非如此,玩得好的話,可以個個都是贏家。

寫在曾慶紅訪港夜宴民主派、全體議員訪粵之後,以及政改方案出籠之前,這是我又一次的善良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