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9-22

蔡子強:政改「區議會方案」魔鬼在細節


【明報】經過個多月暑假後,政壇的機器重新開動,焦點重新放在曾蔭權的政改方案。最近傳出政府力銷「區議會方案」,以529名區議員加入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以及選出原本1個以及新增5個功能組別,共6個立法會議席。

這不失是中央釋法後,一個較有誠意的中間落墨「過渡性」方案,起碼是用「民選」元素來代替諸如地產建設商會、中國企業協會等「既得利益者」元素。但筆者這裏大膽預測,民主派以及公眾最終會否「收貨」,端視乎兩點關鍵:1.新的大選舉團,能否剔除近百名「委任區議員」?否則,由行政長官「欽點」委任區議員,再由他們選回行政長官,「種票」色彩濃厚,定必惹起極大非議;2.選舉團用哪一種投票方式?會否貫徹地區直選精神,採用類近比例代表制的模式,抑或以「勝者囊括」(winner-takes-all)模式?如屬後者,民主派在如今只佔約150名區議員的情下,全軍盡墨的機會十分大,相反,親中及保守陣營則將會成為「大贏家」,給人一種「保守派玩哂」的局面,較難令各方接受。政府構思中的區議會選舉團,如果拿來選立法會議員,不同投票方式將會帶來怎樣不同的選舉效果?筆者試作一初步簡介:

1. 單一可轉移票制( Single Transfer- able Vote,STV)

本港先例:95年立法局選舉,選舉委員會產生的10個議席特徵:類似比例代表制議席分配效果估計民主派戰績:1至2席

在這個方案下,區議員將合組成單一個選舉團,每人有一票。單一可轉移票制並不是「名單投票制」,在這制度下,選民可依據自己喜好,選擇投票給來自不同政黨或甚至獨立的候選人,將他們任意組合,排列次序(6個議席就是由1至6,如此類推),並標示於選票上。點票時具體計票方式較複雜,較難用三言兩語交代,有興趣的讀者可翻閱拙作《香港選舉制度透視》(2000年,明報出版社)第61至66頁。

簡單來說,單一可轉移票制起到類似比例代表制的效果,將按不同黨派所擁有的區議員數目,平均分配6個立法會議席。以採用單一可轉移票制的95年立法局選舉為例,當時10個議席中民主派共拿到4席(民主黨2席,民協1席,一二三民主聯盟1席),親中保守派共拿到6席(民建聯2,自民聯1,港進聯1,鄉事2)。

單一可轉移票制是對民主派以至各個黨派,比較公平的投票方式。

2. 全票制( Block Vote)

本港先例:i.98及2000年立法會選舉,分別由選委會產生的10個和6個議席,也是由每名選委一人10票和一人6票選出ii.現時勞工界3個功能組別議席,亦是由400多個工會,一會3票選出特徵:勝者囊括制的議席橫掃效應估計民主派戰績:0席

在這方案下,區議員也是合組成單一選舉團,但卻因為6個議席因而每位區議員有6票,獲得簡單多數票的便勝出。這是一種「勝者囊括」(台灣稱為「贏家通吃」、英美稱為winner-takes-all)的制度,只要一個黨派或聯盟有51%區議員數目(或對手四分五裂,那麼40%也可以),便可贏盡6個議席,對手一席也拿不到。以現時勞工界功能組別為例,雖然民主派李卓人領導的職工盟擁有近70個工會,但在3個議席中卻連拿一席的機會也沒有。

全票制,是對親中及保守陣營最有利的投票方式。

3. 可累積投票法( Cumulative Vote)

本港先例:無先例特徵:類似比例代表制的議席分配效果估計民主派戰績:1至2席

如果政府真的要用一個區議員6票之全票制,是否完全沒法「轉彎」,不可以令議席分配得平均一點?那也不一定,只要稍微動動腦筋修改一下,轉化成「可累積投票法」便可。

在可累積投票法下,選民亦享有與選區議席數目相同的選票,但與前述「全票制」不同的是,投票時,選民除可將選票分別投給不同候選人外,還可將選票集中投給少數幾位甚至單一位候選人。因此,小政黨及少數派的支持者,便可把手上之選票全押上某一候選人身上,增加其當選機會。這方式曾於1909年前在南非實行了達半世紀之久,亦於1980年前在美國伊利諾州採用過。

4. 分區選舉團制

本港先例:85及88年立法局選舉的12個選舉團及其12個相應議席,便是由當時2個市政局和19個區議會分別併合而成特徵:接近勝者囊括制的效應估計民主派戰績:十分視乎選區如何劃分,如果分成3個選區,每個區議員2票,民主派將全軍盡墨。如果分成6個選區,民主派有機會拿到1至2席

在這方案下,選舉團再不是全港單一一個,而是按大區劃分成若干個(例如3或6個),再由該大區所屬的幾個區議會合併而成。例如本周二《明報》便報道,政府傳出的方案是將全港分成6個選舉團,分別是港島(中西區、灣仔、南區、東區共100名區議員)、九龍東(觀塘、黃大仙共73名區議員)、九龍西(九龍城、油尖旺、深水共73名區議員)、新界東(西貢、大埔、沙田共99名區議員)、新界北(北區、元朗、屯門共104名區議員)、新界西(葵青、荃灣、離島共80名區議員)。

在這個方案下,勝算視乎該黨派在「局部地區」是否佔得區議員數目上的優勢,因為看的是「局部地區」,所以又極度視乎政府如何劃區。例如,究竟全港是分成3區或是6區便對民主派十分關鍵:前者民主派將一席也沒有,後者民主派在九龍西和新界西還有一定機會。

但無論如何,相比單一轉移票制,每個政黨可以集中全港區議員數目力保自己的一席,採用分區選舉團制,因為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在一個特定大區掌握近半數區議員數目,結果一定會有大量與其他黨派的合縱連橫與政治交易,鬧出醜聞如賄賂和背叛的機會也一定較大。

分區選舉團制將是一個引起最多選舉恩仇的投票方式。

小結

所以,作為一個小結,當曾蔭權政改方案揭盅那一天,如果開出的真是「區議會方案」,大家不妨做一個「比較in」的政治觀察者,除了一般的泛泛之論外,不妨把注意力放在較細節但卻關鍵的投票方式之上,就知道政府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了。

可能,魔鬼真的會在細節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