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4

蔡子強:師承彭定康超越彭定康———曾蔭權的政治藍圖


【明報】昨天《明報》社論提出了一點有趣的觀察,就是當年末代港督彭定康,將自己定位為只做「政治工作」,由英國帶來的兩名保守黨親信,分別擔任港督辦公室的政治聯絡員和文膽,另設立「資訊統籌專員」,專門負責影響媒體和民意。至於除了政改以外的其餘政策制訂和推行,則交由布政司和財政司領導其餘AO(政務官)負責。結果,大家都知道,彭定康雖然喜歡放假和飲飲食食,卻成了一個為人愛戴的港督;相反,反其道而行,事事愛攬上身,天天做到「7-11」的董建華,最後卻碰得焦頭爛額。

周三曾蔭權發表的首份施政報告,也有其舊老闆彭督的影子。

要集權 先放權

董建華為了推行問責制,把港英年代政治領導的三層體制改成兩層,廢了政務司長及財政司長中間這一層,奪了他們權,由自己直接親率3司11局,獨攬大權。但大家都知道董生的能力有幾高,如何能夠1對14,這也造成了「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低效局面。

相反,曾蔭權卻懂得「要集權,先放權」的管治藝術,如果要集權做好某些工作,便先要將枝節放開。於是他重新放權給兩位司長,改回三層體制,由他倆負責adminis-tration(行政),自己則專攻politics(政治)。同樣,以往政府常常被泳池紅蟲、救生員罷工等問題搞得暈頭轉向,疲於奔命,現時他也打算放權給區議會。要強政勵治,便得讓自己先不被煩瑣的枝節纏身,而非做到「7-11」。

曾蔭權想要 spin doctor?

什麼是曾蔭權想專注的政治工作?從他改組特首辦的方向可見端倪。他要一個專注於聯絡立法會、策發會、政黨、地區人士等的特首辦主任;一位聯絡各政策局和部門,以及行政會議的常任秘書長;以及一位新聞統籌專員。

在閉門簡布會(briefing)裏,筆者詢問曾蔭權新設的新聞統籌專員,是D8(首長級第8級)還是D4級?是由AO出任還是外聘?是以往董建華年代的林瑞麟,還是彭定康年代的韓新(MikeHanson)那種角色?

曾蔭權的答案是低於新聞處長蔡瑩璧(即D6級),而且他也傾向於外聘,至於第三個問題則不置可否。但其實透過頭兩個答案,構思已經十分清楚。他要的不是一個能夠協調各部門新聞資訊發布、如林瑞麟的新聞大員,而是一個像當年韓新的「心戰室」主管,一個spindoc-tor(司編官),一個「橋王」。從過去短短兩個多月其表現已經很清楚,曾蔭權喜歡肥彭式的政治溝通工作,閒時說說利物浦對AC米蘭,又或者引用一些政治名句(quotations)。或許他真的很想找一個spindoctor,而非一個傳統的IO(新聞官)。這反映了他的政治定位。

「 公務員黨」及「人民 行動黨」

但我不同意昨天《明報》社論的看法,有一點曾蔭權是打算超越彭定康的,正是如何在體制上理順行政與立法關係,只不過在施政報告裏這是一個hiddena-genda(潛藏議程)罷了。行政立法矛盾,其實不獨是「建華八年」期間的產物,早在彭督年內隨行政立法分家,以及立法局取消委任議席,問題已經出現,但由彭定康到董建華(尤其是後者),卻一直開不出「藥方」。

在今次這份施政報告裏,有一系列看似孤立和零散的政改建議,例如強化各區DO(民政專員)的角色,以及增設專注於政治事務的新職位,讓社會人士以及「有志從政的公務員脫離公僕行列,投身政治事務」,說穿了,就是「開綠燈」,讓部分AO「轉型」,投入政治角色,甚至落區與議員爭做民意工作。

在同一場閉門簡布會裏,曾蔭權說這些政務助理,可以由約30歲的年輕人,包括AO出任,他們任滿後可以出去選立法會議員,做了一段時間議員後,又可以回到政府當「副局長」……副局長是一個全新的構思,曾蔭權似乎是說溜了嘴,筆者隨即追問究竟,但卻不得要領。

但似乎曾蔭權心目中,已隱隱然有一套行政立法機關的人才循環交換計劃腹稿。當然,當中的組織聯繫不是透過今天的親中或民主派政黨,而是一個嶄新,或許「有實無名」的「公務員黨」,因為他們都是AO出身,有同樣的訓練、思維及友儕網絡,同一鼻子呼氣,但卻散佈於各政策局、立法會,以至地區工作中,互相扶持。

我的老友劉細良席間姑且概括這為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模式」。我曾問曾蔭權有些什麼是他20個月內做不到,但卻是他心目中很想做好的改革藍圖呢?他其中一項答說是政治。或許這真的是他心底裏的一個答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