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2

邵家臻:市民聲音的形式與內容

【都市日報-兵器譜】據悉,在灣仔駱克道圖書館就維修工程進行的公眾諮詢會中,出現了一個有趣又值得深思的片段。話說出席的老人家就圖書館的改善工程,提供了很多「非老人家們」想像得到的意見,例如是圖書館應為老人家提供放大鏡借用服務、在書桌增加可調校高度的放書托架,還有光線、空間、氣氛如何如何……

我常常以為,空間設計不是件客觀中立的東西,怎樣設計要端乎用者的方便,而不是一味從專家知識、過往經驗、外國參考、往常做法等可以設計出最好的空間來。畢竟,用的人與設計者常常是兩種人,故此老人家作為用家,他們說的往往是我們(非用家、非老年人)說不到的觀點。

這是種常識,沒有甚麼要自辯的地方,也無謂由專家來逞強,而部門更加不須採取防衛性的姿態來解話。不過,出席諮詢會的老人家愈說愈起勁,說到自修室的用途時,就講:「你點解唔直接問下細路?我老人家識表達,小孩子就不會。」餘音嬝嬝。這一句直言,真叫人金星四冒。諮詢會是怎樣的一回事?是政府拿出事情詢問市民意見的一種平常活動,適宜多做,有益於政府施政和市民自我感受良好。不過,誰是市民?是他也是你和我?像是又不真正是。

「市民」其實是個非常籠統的說法,一樣米養百樣人,高矮肥瘦有錢無錢善男信女同胞同學同志同事……都是市民,但卻未必有統一的意見和利益。

今回圖書館維修工程諮詢會要問市民的意見,表面上是人人皆可到場表達,但形式其實已經決定內容。意思是「開會」是種形式、下午進行亦是種形式、預先報名都是種形式、舉手有條不紊地發言也是種對某些人有利,對某些人不便的形式。世上沒有一種please all的形式,正因如此,我們更要想,眼前的這一種形式「對誰有用」又「對誰是種變相的排拒」。

情形就如哪天出席豪門夜宴,檯面上的是排列有序的刀刀叉叉,而整頓飯都要求用嚴格而正統的餐桌禮儀來進行。我如劉姥姥入大觀園,心情興奮但又怕失禮於人前,結果用餐的每一步都靜觀其變,待人家做完,自己先敢照做如儀。只是落力的侍應們,總是以為我吃得少、吃得慢是我的本性,結果一次又一次的拿掉食物。這就是個形式決定內容的故事。

你這樣那樣弄來了諮詢會,但孩子沒來,你會以為他們即是沒有意見,所以久而久之就拿掉了他們的發言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