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7-07

蔡子強:從《爐邊閒話》到《香港家書》


【明報】有人認為美國已故總統羅斯福之所以生前深受國民愛戴,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的殺手———《爐邊閒話》(FiresideChat)。

當然,羅斯福肯定不是第一個嘗試以電台廣播走入民眾之中的政治領袖,但其出色的地方,是他能完全掌握電台廣播這個媒體的特性。聽他的廣播,就像在客廳中與朋友聊天般尋常和隨便,讓你可以甩開皮鞋,懶洋洋的躺臥,在最舒適的狀態下,聽他解釋說明一些原本十分複雜和技術性的政策。

●一部收音機的政治意涵

他完全明白自己擁有一把溫馨和磁性的聲音(所以如果是葉國謙,就要想想其他方法),以及一份樂觀的精神和感染力,所以他選擇了電台廣播這個媒體來與民眾溝通。他知道這樣可以繞過被記者斷章取義及扭曲報道的危險,又可避開太過一本正經的官樣文章和演說。

他亦明白到美國經歷「經濟大蕭條」之後,很多國民從事業,到家庭,再到自尊,都跌進了谷底,心靈極度空虛,感情上極需要得到慰藉。他們當中很多人已經失業多時,每天都呆在家裏,只能僅僅負擔一部收音機,這亦成了他們唯一的寄託。羅斯福完全了解到小小一部收音機以及電台廣播對低下階層的意義。

●廣播背後的複雜計算

他的慣常策略是每次選擇一個單一迫切的主題,再用15分鐘來發揮。他刻意選擇星期日的晚上廣播,因為那是每個禮拜一家大小共聚一堂的時間,當時全美1.3億人,估計有3000萬到4000萬人成了他的聽眾,發揮最大的效應。

廣播中那種即興、對話式的語調,千萬不要以為是臨場「打天才波」,甚至是急就章的結果,事實上,講辭以及每一個細節,其實都是羅斯福及其文膽經過反覆推敲和修改,千錘百鍊之後的產物。那種即興和對話的方式,只是想增加廣播的親切感和感染力。

例如,在1933年7月24日的一次廣播,全美都處於盛夏的熱浪當中,羅斯福突然在廣播中加插了一句:

「咦?我的那一樽水呢?」

接是一陣短暫的沉默,其間聽到他清脆的倒水和飲水的聲音。隨後,他才恢復說話,並補上一句:

「我的朋友,華盛頓今晚真的很熱!」

從如此一段,相信讀者開始了解「閒話」兩字的精髓。

羅斯福的文膽SamRosenman多年後回憶,當時國會滿是總統的政敵,企圖阻撓其新經濟方案的通過。但每次當爐邊閒話廣播後,這些國會議員都會收到如潮水一般的選民信件,催促他們支持總統的方案,它們成了總統的秘密武器。

●《香港家書》

回到香港,根據前廣播處長張敏儀在報章撰文回憶(見03年7月30日的《信報》及《明報》),《香港家書》的概念,借鑑自美國總統每星期六的電台節目《告國民書》(SpeakingtotheNation)。最初於1986年在香港電台第三台推出。

當然,今天收音機再沒有羅斯福那個年代的政治含意,不會有一家大小共聚一堂、圍在一起聽廣播的光景,曾蔭權也不像羅斯福般,擁有一把溫馨和磁性的聲音,而且他的語調也頗嫌生硬,但這並不表示它全無作用。

首先,在周六廣播,通常這也是傳媒較為缺乏新聞的日子,所以雖然較少人直接收聽,但透過一種新聞的輻射作用,由其他媒體如電視和報章轉載,公眾還是可以間接收看到。

最近一個成功例子,便是「波係圓」那一篇。因為臨近世界盃,「食正」民間熱潮,再加上講辭內容有一定的趣味,亦容易讓電視找來多姿多采的畫面配合,例如文中提到各足球名星,他們馳騁球場的鏡頭等,所以,當日幾家電視台的新聞報道環節,都花上近一分鐘時間作重點報道,起到十分不錯的輻射效果。【有關羅斯福及其FiresideChat參考自AlanAxelrod,NothingtoFear:LessonsinLeadershipfromFDR,2003】

有人認為美國已故總統羅斯福之所以生前深受國民愛戴,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他的殺手———《爐邊閒話》(Firesid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