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10

安裕:一場戲

克林頓年代的財政部長魯賓在他熱賣的政壇回憶錄《In an Uncertain 》中說,在位者從來有權呼風喚雨,他在書中是這樣寫的,一九八四年代表民主黨出馬與列根爭奪總統的蒙代爾(Walter Mondale)曾經說過,當他是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或者再早一點當他還是卡特的副總統時,只要講起笑話,旁人便會捧腹大笑;到了蒙代爾大敗於列根後,馬上發現當他再講笑話時,已經沒有誰會發笑。

是的,在任的一方永遠在政治上佔盡優勢,提出的政策有國家機器全力推動,要做的事有公務員給你當跑腿,連講笑話也有嘍囉作狀替你捧腹;儘管聽起來很兒戲,但這是政治現實。對於選舉以及其局限,在野的梁家傑是應該知道的,至低限度,他講笑話時沒有人會站出來捧腹大笑。

兩軍對陣,進攻一方需要集中兵力對重點目標發動強攻,因此攻方比守方要蒙受較大的傷亡,軍事史家根據戰例得出結論——進攻與防守的傷亡比例一般在三比一至六比一之間,個別戰役的傷亡比例會更懸殊。在選舉中,爭取連任的候選人與攻城戰的守方同樣是在形勢上佔了先機,挑戰的一方要勝出就必須付出重大代價,要比在任者多付出至少三倍努力,才能有機會一舉把現任者攆下馬;在任者也深諳箇中三味,略施巧勁,就能靠政治槓桿力學獲得不成比例的巨大收穫。

前幾天,特區財政司長唐英年忽然走出來說,一度推動得如風似火的商品及服務稅(GST)的諮詢,由於未能獲得大部分支持,政府決定停止推介了。說這些話時,距離今天舉行的選委員選舉只有五天,雖然唐英年信誓旦旦否認這是政治決定,可是在回歸十年來閱盡港情險惡的香港人眼中,這話到底有多可信?

口號代政綱

選舉除了比候選人的政治人格和道德人格,就是比政綱,這十年來,香港舉行了三次特首選舉或補選,當我們檢視這三次若有還無的選舉時,發現裏頭根本沒有政綱可言,提出的全是假大空口號,比如說,實踐「一國兩制」是其中之一,也有提倡以民為本。這些話聽了後不禁令人莞爾,因為實踐一國兩制肯定不是一個特區政府行政長官管得了的事,至於以民為本云云,上溯唐宗宋祖,下迄康熙乾隆,就算在中國歷史上封建王朝的所謂盛世,九五之尊也對此念茲在茲,更何共和後的中國?想不到的是,這些形而上的口號,竟然化身成為政綱,我們升斗小民只得瞪眼急:我們的醫療融資、我們的教育改革、我們的人口政策、我們的產業轉型這些眾多問題都去了哪?

如果說,停止推介 GST算是德政,算是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證明,也就不免把七百萬香港人看成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搖搖了。GST這條軌是由特區政府一手繪畫出來,歷盡董曾二朝,今年七月更大張旗鼓的展開全面諮詢,從稅網大小到國際評級都煞有介事的抬出來企圖說服公眾。可是在距離選委投票前只有一百二十個小時卻突然叫停,且不說這其中牽扯的政治計算,從政務執行角度來看,僅推行了四個月即下馬的推介活動,反映了之前考量不周,把開徵影響全民的稅項的大事當兒戲。

連任力點

不能否認的是,在任一方客觀上是有權力推動政令替自己競選,誰也奈他不得,這所以說攻城者要耗上三倍兵力的道理,問題是,在任一方推出的把戲能否說服選民。一九七二年美國大選前夕,尼克遜推動越南化計劃,按照他的說法,越南化是向世界講清楚,越戰是越南人自己的戰爭,美國應該抽身而退。尼克遜找到了力點,輕易蟬聯。

雖然有一種論述指,尼克遜連任成功是由於他鑽進竹幕訪問北京的破冰之旅,這種說法誇大了中國因素在美國當年選舉中的作用。若說外交是尼克遜政綱的其中一個主要成分,那末,與蘇聯展開裁減核武器談判才是令他在競選中得分頂樑柱。原因很簡單,美國與中國和好是防備蘇聯的一,但直接令蘇聯大幅裁減核武才是有骨落地的大餐。不妨在這裏一提的是,當年美蘇關係走向和緩,西方傳媒特地以一個法文字d tente來形容這一發展,d tente從此在英語世界留下地位,連中國出版的《英華大詞典》和陸谷蓀的《英漢大詞典》也有收入。

假大空怕怕

經過建華八年折騰,港人對政治口號和政治願景都有很大保留,生怕那是假大空下的陽謀,近兩年更怕這是政治計算下的陰謀。人們還記得《基本法》二十三條前的境,那是急得幾乎就是不通過法例國家就會馬上分裂,所以得立即表決。可是,到了五十萬人上街後,原來關係到「國家安全」的大事可以按下不表。三年過去,巿民對官員的不信任還未完全恢復,英語裏有一句話足以形容巿民這種忐忑,too good tobe ,這絕不 是乾喊幾句和諧社會就便可治癒。這次橫生斫斷GST,政府中人再三說與政治無關,可是誰能出來解釋為什麼不遲不早,偏生在選舉前說「得不到大部分巿民支持」而中止推介?看在巿民眼中,這不是計算是什麼?

哪門子的公平?

香港近期有一種論調,把梁家傑扯進這場政綱比併,說如果指摘曾蔭權沒有政綱,為何你梁家傑也沒有政綱,你是不是也應該提出政綱來?類似的說法無視一個眾所周知的政治現實:梁家傑真的能夠當選特首?他真的能夠在強大的國家機器前打敗曾蔭權?七百萬人都知道,梁家傑不過是走過場的男配角,主角的曾蔭權此刻在政治直通車上,穩當地走向另一個五年特首任期。當然,有人會說,選舉應該是公平競爭的,不會獨厚於曾,但也不會專利於梁,然而回顧十年來的選舉,除了形式上的所謂公平,誰還敢說有真正的公平?特區政府可以突然宣布停止GST的諮詢,梁家傑就是天天打開大門對街坊施以免費法律諮詢,卻總不能夠惠及社會上所有人吧。這是哪門子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