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2-02

楊倩、沈旭暉:域多利的風雲歲月

【信報財經新聞-中港評論】印象中對監獄沒有多大的好感或好奇,想起的意境大概還是《監獄風雲》內所說的 「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因為這是一個充滿規條、紀律和監察的封閉系統,在裏面的人,如果不是懲罰的執行者、指令的行使者,便是正接受現代社會文明懲罰的犯人。想起域多利監獄最後的任務,原來是準備收押反對世貿會議的示威人士,彷彿都是一些整治社會秩序的工作。

香港的中西區夾雜很多東西,好多層次,包括最殖民地的東西,最神秘的東西,英國人的管治正是由這裏開始向外延伸。

一八四一年之後,監獄、警署、法院陸續出現,更慢慢建造出一個代表英國管治勢力的小王國。而當英國人在香港建成首間監獄後,就將監獄外的街道命名為奧卑利街;無論監獄位置與街名,都仿傚倫敦奧卑利街的古老監獄,這正正反映了英國對殖民地的管治態度。

在殖民政府管治的時代,階級觀念極濃,即使是監獄的職員,也會因不同種族而有懸殊的地位;其中英籍職員地位最優越,其次為葡籍、印巴籍,最後是華籍。而由於當時華籍職員普遍出身草根階層,加上不諳英語,通常在獄中做雜役工作。另外,犯人待遇亦有參差,外籍犯人囚室一般比華籍犯人囚室大四、五倍。而且,華人囚室內只有一張草蓆,外籍犯人囚室則有吊床,據從前看守過域多利監獄的職員證實,這情況一直維持到七十年代。

一幕真正的《監獄風雲》

香港懲教史上,發生過一幕真正的監獄風雲:一九七三年四月二十日的赤柱監獄暴動。據當時報道,暴動起因是囚犯對膳食不滿意,但大家都知道監獄內有不少黑暗勢力,而暴動之後,監獄署對囚犯大肆整治,訂立新規則,並開始用新方法管理。退休懲教署職員李兆安形容:「我地好做好多……(以前) 佢(犯人)仲有講少少佢例,七十年代我講我例……犯人都知道制度……暴動影響到成個監獄署好大步!」

列法定古蹟

域多利監獄內共有六個監倉,最古老的是四倉,監倉內的牆壁,仍然保留十九世紀的照明系統—油燈座;此外,無論是拱形天花、鐵窗和木門都顯露出英國建築的精細技術。而建於二十世紀初的五倉,囚室設計像船倉般兩邊並排,中間樓梯可直通三樓,這都成為日後荔枝角、赤柱監倉的設計藍本。其實域多利監獄大小角落,都積累著歷史,隱藏一段又一段香港故事。

一九九五年,政府將域多利監獄、中區警署、前中央裁判司署整個建築群,一共二十七幢建築物,全部列為法定古蹟,域多利監獄內大部分建築被保留。建築師羅慶鴻認為:「一個文物建築將來點用,要尊重佢歷史價值、建築價值同社會價值……作為政府,要更加認真去睇呢個建築物……發掘佢真正價值出!」

一個面向國際的城市應該有她「平實」但「獨特」的風格,其政治、商業、文化都可以是一個整合。要學習的或許是如何透過這地方的建築層次與秩序、古蹟的保育等政策,來展示這個地方的文化質素和水平,使這個城巿更有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