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7

沈旭暉:華工綁架之謎與「尼日利亞拉登」

【明報-咫尺地球】5名在尼日利亞被綁架的中國勞工獲釋,成了中國彰顯國力又一力作,但人質被誰綁、緣何獲釋、中方有否付贖金一類問題卻諱莫如深。假如綁匪只是一般要錢的民兵、北京又一早得知,舉國上下營救似乎略為高調;但假如綁匪與叛軍「尼日爾三角洲人民志願軍」(NDPVF)或「尼日爾三角洲解放運動」(MEND)有關,事件就足以和年前中國工人在巴基斯坦被蓋達外圍馬哈蘇德綁架相提並論,因為這些組織正被西方塑造為「非洲蓋達」。

由部族戰爭到蓋達式襲擊

NDPVF 和MEND關係密切,後者可視為前者的激進支部,規模不算太大,在一眾叛軍中逐漸矚目,因為它為尼國內戰傳統戰法帶來突破。對此我們不得不提一場已被淡忘的慘劇,那是1967至1970年的事,當時東部伊博族(Igbo)脫離尼國政府建立比亞法拉共和國(Biafra),3年後被豪薩人(Hausa)主導的中央軍擊敗,其間100萬人死亡,是冷戰最嚴重的人道災難之一。比亞法拉一度兼併盛產石油的尼日爾三角洲全境,又激化三角洲其他民族矛盾,間接方便了中央政府各個擊破。近年尼國石油出口愈來愈多、人民卻愈來愈窮,三角洲要求自治,但被視為傳統部族分贓的延伸。

NDPVF和MEND依然以部族利益為主,屬伊爵族(Ijaw)解放運動,但和以往不同的是它們拒絕和中央或其他部族討價還價,又無意單單擴大武裝搞割據(反正再大也大不過當年的比亞法拉),而是聲明用「一切手段」爭取獨立。於是當地開始出現汽車炸彈襲擊、針對外資基建的破壞、精心挑選對外國人的綁架,月前被綁架的4名意大利人就被當作傳訊對象。以往這些蓋達細胞襲擊從未在西非出現,讓人憂慮這是蓋達滲入的徵兆。作為石油大窮國兼非洲第一人口大國,尼日利亞自然比蓋達的舊非洲基地索馬里和蘇丹更理想。

「尼日利亞拉登」形象塑造

將蓋達式襲擊引入尼國的是NDPVF領袖艾沙里(Mujaid Dokubo-Asari),此君在伊爵人心中也是拉登那樣的傳奇人物。他原是基督徒,父親是法官,不如拉登富有,但也是生活無憂的中產,卻從大學退學,原因是「對權威和教育官僚不滿」。接覑他改信伊斯蘭教,受其「革命精神」感召,周游非洲列國,特別享受在利比亞的美好時光,在那裏接觸到不少反西方的流亡政要,似乎也從卡達菲那裏學到不少挑戰西方的技術,包括對媒體的利用。

9/11後,已成為伊爵領袖的艾沙里公開奉拉登為偶像,盛傳他接受蓋達金錢資助和訓練,言行也愈來愈「蓋達化」,例如將尼日爾三角洲鬥爭說成是和巴勒斯坦 、車臣、科索沃的鬥爭「一脈相承」,這明顯是蓋達原教旨教條。由於他「敢言」,當地人越來越喜歡他,儘管其武裝不強,政府已急不及待以叛國罪將他拘捕,反而造就了「非洲拉登」神話,其他武裝都以釋放艾沙里為政治號召。這次華人被綁,出動了不少尼國土王酋長部落領袖,他們對小混混反而沒有多大約束力,更令人懷疑綁匪背後的網絡。我們自不能確定綁匪身分,但假如蓋達在西非固化了支部,華人作為「疑似新帝國主義分子」,肯定不會享有優惠,就算綁匪原來是獨立個體,也可效法中東同志自稱蓋達成員來抬高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