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09

沈旭暉:耆那教Vs墨攻

【am730-Avant Garde Cafe】耆那教無疑享有崇高理想,但和中國墨家一樣,宣揚和平得來脫離現實,而且修行方式還要嚴苛百倍,自然也得到和墨家同等的式微結局。然而畢竟今天還有耆那教徒,而且還有復興之勢,相反提倡節儉非樂、但遠遠沒有耆那教自殘修行那樣「激」的墨家,卻已淪為歷史和電影名詞,這又不得不教人反思。

箇中關鍵,自然不是甚麼印度人能而中國人不能,而是因為耆那教追求個人終極解脫,無論現實生活何等刻苦,歸根究底還不是完全利他,信眾自覺得到好處,計算上其實還是利己。反而墨家講求無差等的兼愛,倒真是放棄一切個人利益,只講求和平非攻的社會效益,而沒有解決個人心靈安靜的終極問題,結果比耆那教更失去生存空間。到了最後,其實無私和自私,只是一線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