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01

沈旭暉:英海軍人質推演——再回顧北韓諜艦事件

【明報-咫尺地球】兩個月前,筆者在本欄談及伊朗 駐伊拉克 使館被美國突襲,依稀有1968年美國艦隻被北韓扣留的影子,推論類似邊境衝突將加劇出現,伊朗也可能照辦煮碗來一次。剛發生的英國海軍被伊朗扣留事件,幾乎就是北韓諜艦事件的翻版,也是伊朗對美英的反客為主,比04年伊朗扣留8名邊境英軍的「小風波」政治化得多。然而這幾宗事件還是有不同的,值得我們再三比較:

一、北韓和伊朗都有安排被扣士兵上電視「認錯」,但04年的認錯純粹是警戒當事英軍,1968年的美軍認錯是為了逼美國政府道歉(後來華府居然真的向北韓道歉),這次的目的似乎兩者都不是。

二、北韓堅持和美國單獨拆局,上回伊朗則是3日放人了事,這次英國迅速交由聯合國 處理,又請俄羅斯 介入,伊朗則讓被扣英軍直播中提及「待遇比伊拉克的阿布格萊布監獄好」,明顯有向美國傳訊的意味。

三、諜艦事件發生於越戰,北韓深知美國沒有兵力同時應付東北亞,顯得有恃無恐;04年那次發生在伊拉克游擊戰轉熱的階段,扎卡維「成名」不久,伊朗沒有受正面壓力。這次美國明擺著增兵中東,受壓的一方卻主動挑起爭議。

四、北韓事件和上次英軍事件都是大談國際法,這次雙方卻大談陰謀論,英國出動衛星證明伊朗軍艦拖英軍進邊界,伊朗則吩咐被扣英軍說自己是「英美干預政策的犧牲品」,又「質疑英國出兵伊拉克的合理性」。

五、北韓事件開啟時死了1名美軍,04年伊朗曾以「模擬處決」恐嚇被扣英軍,但這次伊朗聲稱的最嚴重可能也只是起訴他們,其實是一早保障英軍的人身安全,也就是希望事件盡快從人質轉移到其他範疇。

六、1968年的北韓金日成、04年的伊朗卡塔米都沒有領導危機,這次是艾哈邁迪內賈德 上台後首次真正和西方硬碰,他其實並不具備獨自決定外交政策的能力。

對伊朗來說,長期的國家安全,只能有兩個元素捍衛:真的研製出核武器,及以一個戲劇化方式向全球公布美國入侵伊朗的計劃書,不管是否真有其事。上述人質事件差異,顯示這次伊朗絕對有意製造一個舉世矚目、可持續發展的平台,來「探討」英美的兩伊政策,用以分享美國主導的核談判平台的媒體注視。

因此,伊朗確是要挑釁,挑釁的目的是確保英國有強硬反應,當然它得肯定英美不會假戲真做出兵,目前這應是不可能的。由於英軍在兩伊邊境海岸巡邏是日常任務,就是這批英軍被釋放,伊朗也可以輕易扣留新一批,或起碼向全世界報告英軍又越境,這將成為伊朗從美國奪回議題設定權的機制。

成立這個機制又有兩個目的,除分薄注視,就是拖延時間,防止美國忽然拋出新議題施壓,也乘機統一國內其實派系分裂的人心。既然這是目的,人質什麼時候放、說什麼,這些表面的拉鋸重點實際上都無傷大雅。汲取伊拉克教訓,伊朗一直努力爭取掌控時間的能力、設定議題的能力,人質機制,不過是嘗試之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