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3

沈旭暉:與何局長論古物諮詢

【信報財經新聞-中港評論】何局長:

新年好。經過你親自主理的十三場諮詢會,新一屆古物古蹟委員會粉墨登場了。會後不止是孤陋寡聞的我,看來不少新委員也有點迷惘。大概現在大家忙完特首選舉了,局長能否指點迷津?

你一月八日發表的「文物建築保護政策諮詢的發言要點」,以及隨之顯示的開放態度,令好些人期望甚殷。對官辦諮詢會不予寄望的民間人士、甚至包括被看作最激的那些,居然乖乖依足規矩每場必到形式主義發言三分鐘,可見你的誠意,並非得不到友好回應。你宣布「現在重新提出討論文物建築評審及保護方法,特別是加入保護集體回憶」,被批評為轉移視線,我認為這是你的苦心,因為「集體回憶」這個你率先採用的名詞,似乎不止是字面含義,而是一個代數(X):如你所言,「集體記憶的概念較抽象,又因人而異,因時而異,因環境而異」。在我看來,這是泛指相對於原有古物評級準則(Y)的新思維:

‧ Y需要專家鑒定,非專家委員被專家意見淹沒;X沒有專家有絕對話語權,新委員能名正言順以非保育人士身份引進不同聲音。

‧ Y只照顧形而下的建築實物;X容許形而上、intangible的情感投射。

集體回憶須具民意

‧ Y的對象是不能變更的死物;X是不容靜止(non-static)的概念,既包容社區點線面 人事地物時,也有與時並進改變的含義,可酌情對同一議題在不同時候作檢討。

‧Y沒有民意空間,不講求政治效益;X不能沒有民意,暗示由官商互動到公民參與到發展是硬道理都可以公開討論,釐定委員「引進不同民意」而不是「代表某種民意」的責任(否則委任委員無論成份如何,都不能讓人信服)。

‧當委員會只能以Y評定古物,卻不能防止其他機關以「古物委員會不評級」為清拆建築理據。在X原則下,委員會卻可就決議下注腳:就算它不是古物,還可主動建議其清拆必須再諮詢某局某署,避免成為被不斷抽水的馬桶。

說白點,我想X是空降問責局長繞過技術官僚、既得利益和文牘愛好者的積極手法。X可以是集體回憶,也可在其他局署變成ABC。作為一個旁觀者,我敬佩你破四舊立四新的願景,延遲我的退休,希望完成實驗。

但作為委員會的人,我覺得困惑。究竟公務員和委員準備了嗎、配合了嗎?從執行者得到的訊息:起點還是Y,黃仁宇會說這是上下間隔。對依循章程辦事的持份人來說,未有正式更改,什麼都不能變,他們不知道要變,因為沒有指示修改往例、沒有官員吩咐由Y變X。要求他們自動波,他們原來不是要做呢份工,覺得委屈。

委員會主席被前緣青年稱為古物委員會的古物、一級保育對象,曾被人當面以粗口X,令其至今耿耿,不認識他的聽眾,為復出的老人難受。然則政府提升公眾期許是否單方面行為?我明白,你的身份只能說「會積極收集公眾意見,以考慮如何擴闊現在評定文物建築的準則,適當地加入有關X的元素,我們稍後會將新的評定準則諮詢大家的意見」。不過,外間相信一切已落實,是present perfect tense,才踴躍再提建議書,才對新委員有期望,不會明白原來只是有待落實的future conditional tense。不要相信一切有下次

值得擔心的是,委員會依舊閉門的會議、公開環節只能討論問卷調查字眼一類周星馳喜劇場景、以史前語言與X世代說話的後現代效果,只要持續一陣子,將造成嚴重期許落差,expectation mismanagement。我明白指定程序要更改一堆章程、打一堆招呼、吃一堆志平飯局,但你的話已讓人的想像跳過程序。Perception makes reality,而事實上,讓人配合、改什麼不改什麼、一周一年還是一個盛夏光年,程序以外,也有人的主觀意志。假如不爭朝夕,「新的評定準則」一年後才出現,社會不會相信政治任命不能加快官僚程序。雖然閉門沒有陰謀,委員開放程度亦超預期,社會又怎會認為話柄源自官僚主義?

假如下次會議背景格局討論內容還是封閉、還不是X,公眾對政府得來不易的有限希冀難免重新流散,失望更大,何來,何故,何苦,何必?但只要規則真的改變,其他政府委員會也許亦得仿傚你的方程式,微風起於萍末,這將是政府民間的多贏。最可怕是愛需要及時,要抱要吻要怎麼也好,不要相信一切有下次,這是政治。說過千百遍,很討厭政治。

親力親為活化古生物

不知局長最近看什麼書?《此心何處是吾鄉》以外,我近來看羅馬皇帝Marcus Aurelius的《沉思錄》,他那出世入世的掙扎有點像《瓦爾登湖》,其中一段是這樣的:「無意義的展覽,舞台上的表演,羊群,獸群,刀槍的訓練,一根投向小狗的骨頭,一點丟在魚塘裏的麵包,螞蟻的勞作和搬運,嚇壞了的老鼠的奔跑,線操縱的木偶,諸如此類。那麼,置身於這些事物之中,表現出一種良好的幽默而非驕傲,就是你的職責。」我不懂也不敢評論不熟悉的香港政治,只是隨緣的過客,Roundtable只是逃避卡片人和口號人的無心插柳,但我也深信責任是貫徹始終的,既然這刻令政府民間消除部分誤解似乎變成我們的責任,也當偏執地盡力而為。至於跟進講話、親力親為活化古生物的良好幽默而非驕傲,說到底,那是局長的職志。

祝 心想事成.心廣體不胖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助理研究教授╱古物古蹟委員會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