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13

蔡子強:買票心理戰


【明報】精裝

君王論

逢周五刊出

過去兩個月, 因為碰上特首選舉,每周可以寫的題目一個緊接一個,所以有個題目一直只有擱,到了今個禮拜才有機會讓它見天日。

選舉期間,曾經因為何鴻燊說了句「投白票一定認得到」,觸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令北京亦感難堪和尷尬,喬曉陽也要急急出來降溫和補鑊,強調不會出現投票被認出的情。事實上,除非特區政府出到「驗指模」這一招,否則我也實在想不到於一個多達800 票的選舉中,如何能辨認出投白票者的身份,但特區政府無理由會腐敗到這個地步。

上課時有學生問及,不少地方都有買票的行為,但因為份屬違法,不能光明正大的進行,而投票過程又多屬暗票,買票者究竟如何知道和確保受賄的選民收錢後會真的依照指示投票呢?當然,隨科技發達,最有效的方法,莫如像2004 年立法選舉時一度傳出那樣,要求有關選民在步入票站拿到選票後,用3G 手機拍攝自己投票的過程,並把影像傳送回買票者眼中。但最後因為有人向傳媒戳破,結果遭政府禁止選民在票站使用手機而作罷。

其實更多的買票行為,利用的卻是受賄選民之「心魔」。像十多年前筆者曾在澳門教書,得悉對付一些教育水平不高的選民(尤其是人生路不熟的新移民),買票者會訛稱票站內裝有閉路電視機,所以對選民一舉一動瞭如指掌,恐嚇他們不得不按指示投票。

再舉一例,筆者曾多次到台灣參觀選舉,得悉多年前在當地鄉郊農村的一種流行買票方法,就是選舉樁腳帶同神像(如媽祖像),到有關選民家中,一方面畀錢,另一方面要選民在神像前發下「毒誓」,說必定會在今次選舉投下有關候選人一票,否則(下刪一百不宜出街的字)……這對選民確能產生一定心理作用和影響,到真的投票時不敢造次(當然,如果要改作本地版本,媽祖可以改作「關二哥」)。

近年當地一個更加「蠱惑」的做法,就是買票時付的不是現鈔,而是已經付了錢、落了注、押了上自己候選人身上的外圍賭博公司票據。所以受賄選民到手的只是一張期票,這張期票不能即時拿到錢,只有在買票者自己人當選後才可獲得兌現,所以不怕你不會依照指示投票,你甚至會多出幾分力,游說其他親戚朋友和你一樣的投票,令手上的期票更大機會兌現。

心理戰奏效?

以往本港在一些規模不大的選舉,其中一種「出蠱惑」的方法,就是把選票那一張白紙,分成「九宮格」般的九個區,買票者要受賄的選民,把自己的一票,剔在九個區中的特定一區,以資識別。但其實只要選舉規模一大,選民數目一多,這種方法根本起不了識別作用,更何如今我們的選票,印得連要在那一個位置蓋章都清清楚楚,選民得規規矩矩的把章蓋在指定的空位,選票才算有效,所以被認出的機會更小,而用蓋章方式,則更連筆、小記認等蛛絲馬都被根除掉(今次選舉的唯一尾巴,就是當天有一張選票,圖章是特別蓋在指定空位以外,最後卻被當作有效票,不知道這又會否是某人企圖向有關方面證明自己沒有投白票的方法?)。

無論如何,今次特首選舉,結果真的只有11 張白票,是原本如此,還是心理戰真的奏效?那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