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4-26

邵家臻:Me Generation

【都市日報-兵器譜】這無疑是樁典型的Youthquake,但驚嚇性又遠遠超過任何一次youthquake。因為它雖然是涉及一名1984年出世,今年才不過23歲的年輕小伙子。他或許性格跟許許多多年輕人一樣古怪和詭變:常抱怨周遭的人太富有、虛偽而墮落;甚至以「You caused me to do that」來作抵賴,有時還以自殺念頭來attention-seeking一番……。

不過,這一次青年震撼都是史無前例的 — 只因它奪去了32條無辜的人命,死傷者有大學教授,也有前途光明的同學,他們都是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理工大學工作或讀書的。

因為校園槍擊、因為傷亡慘重、因為兇手只得23歲、因為他是亞洲移民、因為他有精神病紀錄、因為仇恨、因為他的行為已經成魔,所以為他的暴行尋找一個合理解釋,已成為全世界各專家的集體共同需要。

直至暫時為止,解釋的進路離不開兩種:(1) 妖魔的足蹟:這通常是犯罪學家和人文學家的口味,配出繪影繪聲的描述:「我膽顫心驚地透過網絡看了不夠兩分鐘的一片分段,便心生寒意,心口鬱悶,異常沉重,像是有雙森嚴的眼光定睛地看獵物一樣。沒錯,他不只是他。他是那位從別處來的魔鬼使徒,他來是要蹂躪生靈。醒來罷,不要將他當作人類看待,他只不過是隻奪了人體軀殼的獸……。」對於這種典型的危險人物靈異大揭秘,我完全是外行,無法作出討論,打算每周花多十元八塊買本八卦周刊,既可滿足又可增值。

(2) 這一代人的狂飆:這一代人,不論是八字頭的,還是九字頭的,都夠我們這一代baby bloomer受夠了。做家長的、做老闆的、做行銷的、做社工教師牧養工作的、做大小家娛樂文化前衛市井的都好,統統對這一代八字頭的一代人頭痛。他們是誰?他們要甚麼?他們愛甚麼?他們又怕甚麼?

結果,一堆又一堆的新造名詞和概念如雨後春筍出現,甚麼Generation XYZ呀、Net Generation呀、i-generation呀、Indie Kids呀、Me Decade呀、the Entitlement Generation呀都好(真的不能盡錄),都是爭在還未有一錘定音之前,為這一代下定義。

2006年出版的Generation Me: Why Today's Young Americans Are More Confident, Assertive, Entitled--and More Miserable Than Ever Before,算是在芸芸論述中最有系統、最資料豐富、最有分量的論述。作者 Twenge 是美國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的教授,她自言花了13年時間訪問過130萬人次填寫問卷,才整理出這一代人與上一代人的世代差異。她的研究以為,「我世代」不再是「我們的世代」,事事以「我」為先,句句以「我」來作宣稱。他們的世代特徵有:(1) 不需要別人贊同;(2) 離群索居、單打獨鬥;(3) 自視甚高,只要我想做,有甚麼不可以;(4) 焦慮、憂慮與孤獨的年代;(5) 性觀念開放;(6) 平權革命,包容弱勢族群、女性及同性戀;(7) 外控性格,相信外在力量決定命運,認為一切都是外在環境所註定,努力不會有任何結果。

如果,每個人都專屬於一個世代的話,Me Generation的出現,正是因為這是個Me Decade。我沒有水晶球但都可以肯定,校園槍擊案所帶來的創傷,將會刻在下一代的青年論述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