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5-29

邵家臻:我camp所以我存在

【都市日報-兵器譜】謝謝妳的心思和意念。那天天氣再熱都好,妳都打扮decent:淡紅色的外套配上agn? b.的黑色連身裙,用上一貫decent的聲調來跟我做訪問。只是,稍稍mismatching的是,妳還拿來了幾份《都市日報》的兵器譜,逐一逐一向我追問。

是的,妳有備而來。關於我:(1) 在專欄上所散發的存在主義氣味;(2) 悲觀又樂觀的矛盾情結;(3) 去連卡佛買毛巾的階級品味;(4) 一個人VS兩個人的感情轇轕;(5) 翻書的快和讀書的慢;(6) 理論與謬論的區別;(7) 勞神勞心勞力的三位一體;(8) 又social又work又孤僻又社交恐懼症……等,妳全都問上,並且會在2,500字內以四版連載在下一期出版的周刊上。

幸好,我其實都有備而來。關於訪問,我都做了幾件事:(1) 我執拾本已沒頂的辦公室,(2) 上不十分decent的agn? b.今季潮 — 淺藍色間條半截長衫,說我扮魯迅任重道遠又得說我學transgender亦可;(3) 收好一堆不可告人的秘密;(4) 速讀Susan Sontag的Notes on "Camp",尋找可以有條不紊講明自己所作所為的竅門。

Notes on "Camp"是美國近代最具爭議性的女作家和評論家Susan Sontag的重要作品之一。Camp一詞的意思不易把握和解釋,即使有Sontag的說明和評述,仍難以明白其詞的來歷。有人曾在互聯網提供一種古怪的說法,稱camp來自kamp — 據說有男妓得妖豔去拉客,被警察拘捕,記錄中有"known as male prostitute"(以男妓知名)一詞,後來索性縮寫成kamp,泛指所有穿妖豔的人,並漸漸演化成camp。

這個怪裏怪外的特殊文化,偏偏就是第一才女的cup of tea。Sontag以驚人的觀察力和風格化的書寫,大篇幅地討論camp。她以為,世界上有許多事物還沒有被命名,還有一些事物,儘管已經被命名,但從來沒有被描述。其中之一便是以camp這個時尚之名流傳的那種感受力。它是小圈子的東西 — 是某種擁有自己的秘密代碼甚至身份標識的東西,見於城市中小團體當中。因此,談論camp,也就是在出賣camp。

如果能為這種出賣提供辯解的理由的話,那麼可以說,出賣它,是為了有利它的行銷和倡導;就Sontag而言,是為了自我啟迪,為了激發她的思潮 — 既被camp所強烈吸引,又幾乎同樣強烈地被它所傷害。至於在書寫上,Sontag用了札記(notes)形式來盛載這種活躍而旺盛的感染力。札記不同於論文形式(它要求一種線性、連貫性的論述)。更恰當一點;以一本正經和專題論文的方式討論camp,只會使人不知所措。結果,58段長短極度參差的camp札記,就成了文化研究的經典文獻。

Notes on "Camp"說:Camp是唯美主義、是重風格輕內容、是非政治化的不左不加、是看待事物的方法、是個形容詞、是誇張之物、是對極度誇張和十分纖弱的人物感興趣、是在引號內看待一切事物,例如這不是一個女人,而是一個「女人」、是兼具兩性特徵的風格、是種鋪張精神、是去嘗試做非同尋常的事、是反嚴肅的玩笑、是欣賞品味的一種方式而不是評判……。

妳有所不知,在這次訪問中,我想認camp,並且要高調表明要向camp學習。因為這將是《中大學生報》、星期日《明報》向淫審處抗辯的一個理由 — 我camp所以我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