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7

沈旭暉:蘇格蘭可「半獨立」嗎?

【明報-咫尺地球】英國 準首相白高敦 面對重重挑戰,包括愈來愈熱的蘇格蘭 獨立運動。在月前蘇格蘭議會選舉,主張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NP)首次壓倒工黨成為第一大黨,聲稱將推動獨立公投,民調亦顯示

支持「蘇獨」的英格蘭 人、蘇格蘭人,都過半。這對選區來自蘇格蘭的白高敦而言,是百分百後院失火。假如現在是19、20世紀,蘇獨可能更易成功,因為目前情和當年愛爾蘭 獨立有頗多雷同。

「人權高於主權論」作繭自縛

自愛爾蘭併入英國,英國人一度以為「愛獨」像今日蘇獨那樣,只是一小撮人發瘋。它逐步成事,和英國政壇大老格雷斯頓(William Gladstone)的「道德民粹主義」關係甚大,這在劍橋 教授Peter Clark的《A Question of Leadership》有詳細介紹。格雷斯頓來自自由黨 ,認為英國壓迫愛爾蘭和當時土耳其壓逼保加利亞性質一樣,既然英國支持保加利亞立國,就不可能不動員人民支持愛爾蘭自治。所以他在1886年主動推出《愛爾蘭自治法》,只是被國會駁回。數十年後,英人深感後悔﹕假如法案通過,愛爾蘭可能還留在英國,更不會出現北愛問題。

百年後,貝里雅推出地方下放改革 (devolution),同樣和國際關係糾纏一起。須知貝里雅比布殊更早提倡「人權高於主權」,最初是為了科索沃戰爭,但正如格雷斯頓的保加利亞情意結一樣,逐漸作繭自縛﹕既然各國主權已被凌駕、英國上繳愈來愈多權力予歐盟,為什麼蘇格蘭不可獨立?在格雷斯頓年代,統一派和反統一派的對立,擾亂了保守黨和自由黨的二元政治光譜,讓愛爾蘭問題失控;現在蘇獨正反雙方同樣開始超越黨派分野,並可能繼續發酵。

烏克蘭 獨立前已加入聯合國
然而在21世紀,辛康納利一類蘇獨人士心裏明白﹕蘇格蘭的最大利益,在於內政得到自主、外交派獨立代表參加國際組織,但又同時獲英國補貼,因為就算蘇格蘭完全控制北海油田,也不及接受倫敦資源划算。同時做到這3點,比徹底獨立更重要。第一點,貝里雅改革已達成;第二點,目前是事實。剩下來的,就是尊嚴問題。這問題,是否可創意解決?

我們不妨回看聯合國成立時,蘇聯擁有3票,分別是蘇聯本身,及當時未獨立的加盟共和國白俄羅斯、烏克蘭。理論上,烏克蘭人可參與蘇聯事務,但俄人不可以參與烏克蘭事務(實際是另一回事),就像今日蘇格蘭人可在國會對英格蘭說三道四,但英格蘭人不能管蘇格蘭內政。這樣的關係,學界稱之為「不對稱聯邦主義/邦聯主義」(asymmetrical federalism/ confederalism),一方處於弱勢,卻得到中央直屬地區沒有的好處(某程度上香港也是一例)。假如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和北愛爾蘭全部變成英國的「加盟王國」,以英女王為共同領袖,保證和英國外交保持一致,英國其實無妨像當年蘇聯那樣,自我升格為一種邦聯,並慷慨支持蘇格蘭「半獨立」、加入聯合國,和英國邦聯的席位並存。屆時不但世界盃 有4隊英倫球隊分工合作,英國在聯合國的票數又大增,英格蘭和蘇格蘭也許可以簡約地愛多8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