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0

沈旭暉:拉美穆斯林何以炸紐約機場?

【明報-咫尺地球】美國 忽然聲稱破獲「規模比九一一 更大」、針對紐約 甘迺迪 國際機場的恐襲陰謀,亦一反常態,判斷陰謀和蓋達無關。被捕人士來自兩個小國﹕圭亞那和千里達;涉嫌策劃襲擊的,據華府反
廣 告

恐專家推測,相信是千里達極端組織「穆斯林團」(Jammat al-Muslimeen,JAM)。要了解何以拉美穆斯林近年增長迅速、美國又情願將事件局限為區內問題,我們應從這兩個小國談起。

英屬加勒比海「印度 化」

地理上,圭亞那和千里達屬南美洲,圭亞那更唯恐別人當自己是非洲國家,在郵票印上「圭亞那,南美」,以茲識別。但他們和從西班牙、葡萄牙獨立的南美十國不同,到60年代才脫離英國 殖民管治,人口以英國輸入為勞工的非洲人和印度人後裔為主,和南美拉丁文化不大沾邊;就是踢世界盃,也在中北美及加勒比海賽區,而不是在質素高得多的南美區。他們獨立後,印度人相對掌握經濟命脈,並與世家大族和白人殘餘勢力結盟,是為「裙帶資本主義」典型。近年印度人成為主要民族,和其他族群的關係愈來愈緊張。著名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奈波爾(V.S. Naipaul),就是千里達出生的印度裔人。

兩國首批穆斯林,都來自印度的伊斯蘭社區。但當印度人變成當權派,拉美伊斯蘭的傳教方向,就轉為主攻低下階層,以平均主義、反裙帶資本主義為號召,也就是以革印度統治精英的命為目標。1990年,JAM發動武裝政變,挾持千里達總理和內閣、佔領電視台,就是上述意識形態發酵的結果,後來雖然失敗,但獲免起訴。此後JAM民望不高,形象類似黑社會,但其反貪腐訴求,依然觸動人心。有見及此,九一一前後,利比亞卡扎菲、委內瑞拉查維斯等紛紛向JAM送秋波,華府早視之為潛在危機。

伊斯蘭比天主教更符合拉美傳統?

然而美國在拉美後院真正恐懼的,並非加勒比海小門派JAM,而是阿根廷 、巴西 、巴拉圭三國邊境的三不管地帶(Tri-border Area),因為那裏已成為穆斯林新移民的集中地。蓋達、黎巴嫩 真主黨 、埃及穆斯林聖戰組織等,都曾以中美洲為活動試點,但成效甚微,近年才轉到三不管地帶建立支部,伊斯蘭世界的hawala銀行體系亦在當地運作暢順,成為中東恐怖分子洗黑錢的樂園。

我們或許以為伊斯蘭教對南美而言,始終是外來宗教,只能在新移民中有號召力。但近年穆斯林教士已全新包裝伊斯蘭教為「南美傳統宗教」,理據是南美曾被西班牙殖民,西班牙在中世紀曾被穆斯林管治、屬於阿拉伯帝國一部分,後來才成為羅馬天主教國家。換句話說,他們認為伊斯蘭教比主流天主教和解放神學都更傳統、更適合南美各族人民。當伊斯蘭教逐漸在拉丁美洲成為貧民的合理選擇,在國際社會成為反美主義先鋒,再和拉美原有的左翼潮流結合,就有了催生「拉美蓋達」的可能性。華府確是沒有把JAM列為蓋達支部,在新聞簡報卻稱之為「想效法蓋達的組織」(Al-Qaeda Wannabe),雖是借題發揮,但算不上杞人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