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1

蔡子強:貝理雅與政治修辭學


【明報】柏拉圖曾經說過: 「Rhetoric is the art of rulingthe minds of men.」(修辭學是一種駕馭人心的藝術)

貝理雅即將卸任英國首相一職,有關他10 年閣揆生涯的功過,很多人已經寫過,筆者不想把流水帳再寫一遍,反而想從一點切入,讓讀者多一個進一步思考的角度。

1999 年,乘貝理雅出國度假,以及他的首席政治化妝師Peter Mandelson 因醜聞下台,英國副首相、「老工黨」彭仕國(John Prescott)趁機發難,在接受BBC 第4 台《Today》節目訪問時,帶出了政治上所謂「實質」(Substance)與「修辭」(Rhetoric)之分別,並說如今英國的問題是大家關心後者多於前者。當然,他不忘把問題和責任歸咎到傳媒身上,說是他們的低俗水平和品味所至,以避開工黨內訌的指摘,雖然每個人都明知,其實彭仕國是在指桑罵槐。

貝理雅以及其「新工黨」麾下的「第三條道路」(The Third Way)等概念,不單曾一度成了英國以至歐洲的時髦政治名詞;在香港,也有不少學者曾經對此趨之若鶩。但不用幾年,即使連工黨自己人的彭仕國,也忍不住出來刺破這些神話。這種政治修辭,其實也是貝理雅領袖之道的重要部分。政治化妝(Spin)、政治溝通(Political PR)等,並不是什麼新生事物,但在貝理雅任內,它們的規模和重要程度,卻到了一個空前的境界。舉個例,貝理雅的另一位政治化妝師坎貝爾(Alastair Campbell),曾經權傾朝野到一個地步,被譽為英國第二號人物(而非前述的「老工黨」彭仕國)。

重要的是選民覺得「聽」

所以,正如貝理雅的核心智囊Philip Gould 所說,工黨由「老工黨」(Old Labour) 蛻變成「新工黨」(New Labour),重要的不是後者與前者真的有何重大分別,而是——選民覺得「聽」!因為人心思變,如果工黨尚且不能改革自己,那還如何指望他們能改革這個國家呢?所以,為了市民「聽」, 「新政治」死也不會再用保守黨用慣的「私營化」(privatisation)這類討厭字眼,而是改用「公私伙伴關係」(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 「第三條道路」的核心要旨是「『經濟活力』與『社會公義』『相輔相成』」(economic dynamism as well as social justice),而不是「舊政治」的非此即彼。

不要天真的以為隨貝理雅下台,政治化妝、政治公關、政治修辭學便會告一段落,畢竟,世界已經改變,公眾對一位政治領袖的期望和要求,已經與過往大大不同,連尊貴的英女王也要從天堂走落凡間(詳情可參閱3 月16 日本欄的文章)。

且,即將就任首相的白高敦,從政前就曾擔任電視節目的主持(這令人想起The Great Communicator美國總統列根)。未發前的貝理雅,很多處理媒體的竅門和手法,根本就是從這位昔日的摯友身上學的;他一些膾炙人口的名句,也本是白高敦的傑作。候任首相白高敦,有人最近問他,上台後到底是重視教育多些,還是公共醫療多些?你估他如何回答?白高敦說: 「教育是我的激情(Passion),醫療則是我的急務(Priority)。」

朋友,下次當太太問你究竟是她重要,還是你母親重要時,怕且你都知道應該如何回答吧!

#想了解更多有關貝理雅的政治語言和修辭學,可參考Norman Fairclough著:《New Labour, New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