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1

沈旭暉:監聽兒女的政治暗喻

【am730-Avant Garde Cafe】《非常外父》的保守外父設立了一個「信任圈」用來分辨敵友,圈內人可以開門見山溝通、圈外人非我族類,事實上卻是一言堂。後來外父供認自己的好惡,就是定義圈中人的唯一準則,就像布殊為其他「家庭」成立邪惡軸心。值得留意的是親家並非反對信任圈,只反對信任圈得一種,反映美國人對邪惡軸論不反感,只是認為傳銷欠佳而已。對信任圈外的人,外父示範了高科技測謊,顯示他認同通過侵犯個人自由達到「善意」目的。當外父代表了一種為維持霸權不惜侵犯他國的愛國思想,鼓勵競爭、輕視弱者,也就和美國外交掛上。諷刺的是,他洗澡時,親家自出自入,在同一個廁所大便,兩人肉帛相見,保守主義者卻為失去個人貼身私隱懊惱,妙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