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3

沈旭暉:「和平崛起太監」鄭和才是魔盜王﹖

【明報-咫尺地球】在最新一集《魔盜王》,周潤發飾演東方海盜「嘯風船長」,據說這角色以張保仔為藍本,只是怕被上綱上線、失去中國市場,才讓他「入籍」新加坡。中國出產海盜自然不是問題,問題是近年西方學界興起一門「海盜行為系統學」(nomenclature of piracy),甚至連中國政府的部分行為,都被歸類為「疑似海盜」。美國華裔學者黃華倫在最新一期《香港社會科學學報》的「誰是海盜」一文,就對海盜作出了有趣分類。

宣告海上主權,也是海盜?

根據他的定義,海盜可分為「宣告型海盜」和「工具型海盜」兩大類,成員不但來自民間,更可以來自政府。例如越南海防公安對逃難出海的難民勒索金條,屬於「工具型」的「貪瀆型海盜」;《魔盜王》時代的英法政府,不斷利用海盜搶奪西班牙商船,也可算是「貪瀆型」先驅。國民黨退守台灣後,刻意攔截來自共產陣營的船隻,被蘇聯以「海盜罪」告上聯合國,則為「宣告型」的「意識形態海盜」。至於中日兩國在南中國海和東海的爭議海域或公海,不時強行登船、扣押船舶,這原來是「宣告型」的「主權伸張型海盜」。


然而將海盜的定義定得如此寬,並非國際慣例。聯合國和國際海事局,就沒有將國家行為納入「海盜」範圍內。但上述定義,起碼透達了一個重要信息:國際社會要求國家在海洋邊界保持高度克制,而且要比陸地邊界更克制;一旦國家在海洋有所動作,就是不被當成海盜,也容易被演繹為對世界秩序挑釁。在這前提下,當代西方學者閱讀我們熟悉的鄭和下西洋,又得出截然不同的心得。

三擒番王的鄭和崛起

新加坡國立大學學者Geoff Wade正出版《明史中的東南亞》研究,就認為鄭和下西洋絕非中國政府現在宣傳的那樣,是「和平崛起」、有力稱霸也選擇非霸的「仁義之師」,更不是和絲綢之路並列的什麼「古代和平崛起兩面紅旗」。根據他的研究,鄭和四出逼小國通商,和後來西方對付東亞的「炮艦政策」一樣,都是行使霸權,明顯有威嚇勒索成分。鄭和在蘇門塔臘和錫蘭的著名「三擒番王」事舻,更是粗暴干涉別國內政,何那些國家並未完成向中國稱藩的手續。

可以想像的是,上述理論讓中國學者和愛國憤青義憤填膺,但由此亦可見東西方對21世紀的「和平崛起」,有全然不同的理解。中國當鄭和在宣揚(中國定義的) 王道,但只要將Wade的鄭和放入黃華倫的海盜研究框架,他就是無視國際準則、打亂既有秩序、同時使用軟硬權力的「貪瀆型海盜」兼「主權伸張型海盜」,可謂一些西方人眼中的真正魔盜王,恐怕Johnny Depp也得甘拜下風。誰說鄭和沒有睾丸,就不能為祖國崛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