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5

練乙錚: 基建投資為何壓而不縮?

【信報-香島論叢】筆者日前指出,中國消費品價格漲幅其實相當溫和,反映國民經濟總開支部類之間嚴重失衡:消費不足、投資過剩。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GDP中的私人消費(百分之三十六)比人家低了二十個百分點,投資(百分之四十二)則高出二十個百分點。隨處可見的大款炫耀性消費後面,是城鄉中下階層消費嚴重不足。而過分的投資開支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從北京到地方、從大城市到窮鄉僻壤都搞得熱火朝天的基建項目,而基建當中,又以固定投資部分最難控制。對此,剛開過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敲了警鐘,再三要求全國各地各級單位嚴格控制新增項目,防止投資「反彈」。然而,最新的國家統計局數據卻顯示,固定資產投資反彈厲害,十月份的總額,同比增長百分之三十一,為全年最高;新開工項目總投資額人民幣六萬七千億,同比增長百分之二十七,為十五個月以來最高,而其中地方項目增幅比中央項目高一倍有多,真是山高皇帝遠;壓而不縮,不縮而反彈,中央似乎有點失控。

  出現上述現象,原因之一當然是誘因機制:改革開放以來,無論是私企還是公家部門單位,都以利潤或增長率為首要指標;負責經濟工作的各級幹部,受此誘因驅使,投資勁頭十足,理所當然。不過,筆者認為,反彈數字後面,還有大量貪污和各種大規模利益輸送。

  大家知道,基建工程最易藏污納垢,全國各地基建,「豆腐渣」工程多如牛毛,就連筆者比較熟悉的內地高等教育環節裏,各種莫名其妙的新建築亦如雨後春笋不斷湧現,明眼人都知道是什麼回事。貪腐見慣不怪,但筆者擔心的是,中國已經出現了和日本基建領域中一樣的「貪腐鐵三角」!

  大家都知道,日本宏觀經濟問題很大,但如果看深一層,會發現它的問題更嚴重。九二年經濟泡沫爆破,日本政府收支開始出現赤字;到去年為止,它的公債(各年赤字累積總數)已高達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一百七十八,全球首屈一指,不僅超出美國一倍有多,實際數額還佔了全世界總數字的百分之二十,其增幅不只驚人,亦是屢壓不縮。弄到這個田地,原因不自九二年始;早在日本經濟還是高速增長的六、七十年代,其公共開支便已如脫繮之馬,但當時因為政府收入充沛,赤字未現而已。數十年來,在龐大而失控的公共開支後面,就是日本人稱之為「土建國家」、一個儼然是國中之國的貪腐集團。其運作方法,包括見不得光的非法貪污,但更大量的活動,是通過技術上合法的利益輸送、明目張膽地完成的。日本產生這個國中之國的社會條件,很大程度上和中國類似,而其壓而不縮的特性,亦與中國的公共開支表現雷同。

  「土建國家」背後,是政客官僚、金融機構、基建集團三者組成的貪腐鐵三角;它形成於自民黨一黨獨大、隻手遮天的六、七十年代,和當時的日本首相田中角榮關係很大。(田中締造中日邦交,下台後中國一直待之如上賓,但最終因為貪污退出政壇。)日本於六二年開始,每十年左右推出一個龐大的「全總」(即全國綜合開發計劃),而且一個比一個大。從田中角榮主其事的第二個全總起,這些計劃便幾乎是為「土建國家」度身訂造的了。田中搞的那個,口號是「重建島國」;他的繼任人推出的,號稱要建設「別墅島國」(製造「白象」不計其數,包括港人熟知的「喜凱亞海洋巨蛋」;此「蛋」以人工海浪為賣點,吸引弄潮兒,成本為十五億美元,結果工程爛尾,以不足一千五百萬美元賤價賣給一家美國發展商。)八十年代的全總,主題是交通運輸;九十年代至今的,名字更冠冕堂皇:二十一世紀偉大設計。日本人語帶輕藐說的「土建國家」,其實便是這些全總加貪腐鐵三角。政客按全總內容巧立基建名目,財務省官員大開方便之「喉」,基建工程公司接單,其中「油水」當然不少;這些公司獲利之餘,便以高薪閒職回饋玉成好事的政客官僚及其親屬。幾十年下來,這種利益輸送,從微觀層次膨脹成為影響整個日本國計民生的頭號大患,足以拖垮國家經濟、延禍全球!然而,日本舉國上下,對此束手無策。前任日相小泉純一郎帶着改革熱誠上台,要削減道路基建費(此項開支三十年內由五百億美元增至八萬億,增幅一百六十倍),但反對聲浪馬上排山倒海,小泉不得不改口,說是要研究研究而已,結果是不減反加;到他離任之日,這個改革連影子也沒有了。

  「土建國家」在日本滋生的土壤,在中國一樣有,而且更深更肥沃。日本是一黨獨大,中國是一黨專政;日本政壇盛行枱底交易,中國官員辦事的隱蔽程度更甚(媒體軟弱、司法不獨立、首條陽光法例明年才生效);日本有貪腐鐵三角,中國有黨政軍金商貪腐共同體;日本有全總,中國有十一.五、十二.五;日本貪官揭發不盡,中國貪官更是前「腐」後繼……。所不同的是,日本的這個問題,早已暴露於天下,世人知之甚詳,只因公共開支的即時受益者遍布全國,人民愛之如吸鴉片,難以自拔,貪腐鐵三角之間的「合法」利益輸送,因此長期安然無恙。在中國,問題還未真正暴露,大如「陳良宇事件」,公眾亦只是知有其事,政府並不公布內情。民權不彰,眾多的老虎屁股,誰敢去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