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16

安裕:不怕普選 最怕輸

也虧了特區政府的師爺們,把前幾天出爐的政改諮詢報告弄得像人壽保險條款說明書遠多於一份關係到七百萬人民主路的政治文件,通篇字裏行間都是隱晦隱喻暗示暗語, 「過半數巿民期望在二○一二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和「不遲於二○一七年普選較大機會獲大多數人接納」的根本分別在哪裏?大概,就是把丘成桐教授請來,問他「過半數」和「大多數」在數學上的分別,也不能清楚解答特區政府在這兩條命題搭載的真正含意。

有人說,也許特區政府還在摸索中央政府的意圖,然而特區各級官員還不至於這麼笨吧。說穿了,中央政府要的是只許勝不許敗的選舉結果,如果今天有誰寫包單保證愛國愛港人士勝出特首選舉、愛國愛港力量在立法會選舉大面積豐收,我敢打賭中央馬上「千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明天就讓人大常委趕開夜車修改《基本法》立即舉行雙普選;二○一二年嫌太遠,等不及了。

理論上,共產黨信膺的是唯物主義,但每遇大事卻是唯心至上,而且無分國籍,不分族裔。一九五四年,越南盟軍在奠邊府與法國軍團決戰前夕,越盟領袖胡志明向中共求援,那年頭國際主義同志加兄弟情誼深厚,毛澤東二話不說,派出戰功僅次林彪的大將陳賡南下協助。甫抵,胡志明宴請陳賡,當面提出一個要求, 「必須打勝仗」。這是古今中外戰史上都沒有人能夠答應的要求,且越盟的人員戰鬥力和武器都遠遜於法軍,可是這些話卻出自一個共產主義者之口,無疑犯了馬恩列視為大忌的「主觀意志辦事」。

這陳賡不愧是蔣介石在黃埔軍校最疼愛的學生,果然有兩下刷子,回話說「仗我一定打好,但勝利要靠越南人民」,一句話把胡志明的要求耍回去。兩陣對圓惡戰爆發,陳賡指揮得當,圍點打援,把法國空投下來的外籍兵團和傘兵逐一吃掉;激戰兩個月後,法軍大敗,從此退出亞洲。這場戰役,越盟對外說是武元甲大將是總指揮,但事實是越軍將領從此視陳賡如戰神,至今不忘。

「必須打勝仗」

香港今天的情恰如當年的越南,中共沒有排拒普選,問題是「必須打勝仗」這一條卻要了尚牙牙學語的香港民主路的命。回歸十年,加上一九八四年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以迄九七年的十四年,差不多四分一個世紀,中共對香港還是疑心疑鬼,樣樣要插手的旺盛權力慾混和對港人的不信任,結果就是從二○○七拖到二○一二再延到二○一七都不給你普選。畢竟曾蔭權頭頂那烏紗不是混回來,挑通眼眉的為官之道是優而為之,於是在政改諮詢報告裏大玩文字遊戲,一方面不敢逆港人意願而說半數支持二○○七有普選,轉過頭來面朝北方大談二○一七會為大多數人接受。這種表述方式,闡明香港的政治實正瀕於精神分裂。

這些年來, 「有識之士」為如何替中共辯解不讓香港早實行普選搜索枯腸,從本土層次說詞的「港人民主意識不夠」,到國際視野的「不讓外部勢力介入」,總之想得到的都毫不臉紅說將出來。其實這票人哪會不知道,中共從來不怕港人民主意識不足,更無懼外部勢力介入,怕的就是吃敗仗輸選舉陷於被動。政改諮詢報告公布那天,譚耀宗在立法會前結結巴巴回應記者提問時說不出所以然來就是這道理——你總不能夠叫香港支持中共最力的政黨承認老爺子怕輸吧——反而何鴻燊這老薑夠辣,一句「二○一七年普選嫌太早,二○二○年後才考慮」,把話說到中共心坎裏。賭王幾十年來呼盧喝雉,果然買大開大,一擊即中。

怕控制不了人民

八十年前中共以反專制反飢餓起家,一步一腳印奪權成功,改朝換代後卻重複國民黨當年的下作勾當,視人民為蛇蠍,恨不得打倒之後再踢一腳。這種恐懼固然與要實行「人民民主專政」有具體而微的關係,但核心是怕有一天控制不了人民。這種心態歷一甲子而不散,到今天中國經濟實力快要超英趕美了,中南海依然談人民而色變,實在令人大惑不解——在北京從食水到食品都全面掌控底下,香港特區能弄出什麼來,是醞釀港獨?是法輪功據點?還是八九民運活躍人士集中地?統統都不是,以今天香港的反對派既不能打又不禁拷的能耐來說,以○三年七一那天喊幾句我要民主之後就馬上改弦易轍向北京伸出橄欖枝的水平,人們還能有什麼期許?可是北京還是一步緊似一步進迫,不把香港尚在萌芽的初生民主掐死不罷休。

香港這邊也夠讓人泄氣的。曾蔭權畏首畏尾得令人開始懷疑他到底有多少男性荷爾蒙,非但沒有公開與市民討論政制發展,還要以錄映方式宣布這樣重大的諮詢結果,實在太不夠意思了。我不知道,看在中共中央諸公眼中,這位曾特首在做些什麼呢:他是打紅旗反紅旗,骨子裏不滿拖到二○一七年才普選,還是覺得這事與我無涉,把球踢到北京半場讓人替他結帳?特區政府這種刻意含混拖拉馬虎扯皮的低調處理,把足以關係到七百萬人政治生活的討論,像午間電視節目那樣,悄然在人們的不知不覺間擦身而過。

八十年代初,中英會談甫啟帷幔,北京倫敦各自試探對方虛實,有一次,趙紫陽問在場採訪的香港記者, 「你們怕什麼?」或許各人看法不同,香港記者們沒有正面回應。不過,誰都知道港人最怕便是北京輸打贏要弱肉強食,卻又要港人肉在砧板逆來順受。二十餘年於茲,今次政改諮詢讓人們看到的就是這一幕幕的霸王硬上弓。如果說回歸十年最讓人揪心的,應該就是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