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0

練乙錚:提議發展政教社企生產隊

【信報-香島論叢】社會企業即福利企業。這個概念有強烈的文化內涵。歐洲由於有比較深厚的福利社會傳統,談社企的人比較注意它的福利特徵;在英國和北美,則剛好相反,人們比較強調它的企業屬性。一些美加學者乾脆說:社會企業就是用商業營運原則去辦福利事業的公司;當然,這個提法,理論上不完整,因為一間公司,如果脫離了私人利潤動機,不可能達到最高營運效率,因此不可能在市場長期立足,淘汰是必然命運,除非有外來的津貼。在歐洲,政府對社企的津貼多一些,企業的支援少一些;在北美特別是美國,則剛好相反。這個文化因素具決定性,推動社企發展的人不能不留意。筆者今天談的,就是如何在最不影響市場原則、最少的津貼的前提下,設計和發展香港的社會企業。

在香港,「政府無必要不干預市場」這個守則深入人心,儘管特區政府近年來在提法和做法上都有所修正,但距離歐洲的政治文化準則,尚十分遙遠。若要政府大動作修訂各種稅務及公司條例以迎合一些歐洲式社企需要,無異緣木求魚。企業方面,大多數華資家族公司,無論大小,都沒有強烈的企業社會責任感;公司背後的家族,本身可以是大慈善家,但他們多數認為公司的唯一責任就是為大小股東創造利潤。幾年前,筆者做過一個有關第三部門資源開發的研究,曾經找一些大企業家討論,其中一位說:「我們不是慈善機構。」這句話很有代表性,而且在商言商,並無不妥。至於一般中資公司,因為在香港日子還短,而且很多只是來港集資,在這裏並沒有什麼具體業務,因此就更難接受什麼社會責任。

面對這種政府管治哲學和企業文化,筆者認為一種「有香港特色」的社會企業,必須避重就輕,闖出和西歐北美不同的路子,方可有成功希望。筆者大膽作以下兩個提議,供社會企業推動者參考。(一)必須找尋新的社企內部原動力,代替利潤動機,使能不依附於政府和大企業而仍然能夠生存、發展;(二)必須讓社企成為中小企業的好夥伴、好幫手,而絕不能成為他們的競爭者。下面談提議的具體內容。

香港不是歐美,社企脫離了私人利潤動機而無法補充內在原動力,不可能生存。如何尋找新的原動力呢?人性之中,除了有追求私利的本能之外,還有各種非理性的熱誠。筆者認為,在香港,可以為社企利用作為內部原動力的熱誠有兩種,就是宗教的和政治的。教會和政黨都是群眾組織,而且都要發展他們各自的對象群眾;社企既是勞工密集的團體,教會和政黨必有興趣。筆者的提議就是,讓教會、政黨、社企三者聚焦!教會和政黨,從各自的支持者當中提供人力參與社企,以其宗教或政治熱誠代替利潤動機,負起社企的組織和培訓工作,其效果當不亞於一般企業。其實,教會和政黨本身,都是非牟利組織,之所以能長期生存、發展,靠的就是一種熱誠。社企只要將自身宗教化、政治化,便可借力於教會和政黨,取得所需的原動力。如果能夠說服本地主要的宗教和政治組織如民建聯、工聯會、民主黨、天主教、佛教等,讓社企作為他們今後發展群眾的主要載具,則社企必可獨立於政府和大企業之外而能生存、發展。

一些有條件的教會和政黨,只要動腦筋,還可以有能力提供資金方面的援助。美國德州奧斯汀的天主教教區,兩年前透過Goldman Sachs成功發行總值八千萬美元低息債券,用作教區發展經費;支付債息的錢,主要來自發債之後的新教友捐獻。這個好主意,已逐步在全美一百九十二個教區中推廣,Goldman Sachs因而獲利甚豐;這個做法,香港很可以參考。

社企如要在香港立足,還必需解除它對中小企的威脅。但是,任何獨立的直接生產或服務性社企,都是中小企的競爭者;這包括目前已經提出來的各種「可行」種類,如送湯、清潔、按摩社企等。它們的出現,對中小企的確不公。如何化解這個矛盾,使社企不但不形成對中小企的威脅,反可成為中小企的助力呢?筆者認為唯一的辦法,便是只讓社企成為各種中小企特別是新生中小企的勞動力來源。設想:某社企組織和訓練一批智障員工,成為按摩行業的一支勞工隊;一位小企業家想開設按摩公司,即可和這個勞工隊合作,僱得全部或部分所需勞動力,工資則視該勞工隊的生產力而定,可以略低於一般市價。一般地說,社企只應限於組織成內容不同的勞務供應公司,服務中小企業。如此,社企不僅不成為中小企的威脅,反成為一種助力。筆者認為這才是在香港的管治和企業文化環境之下發展社企的正途。

茲值社企峰會召開之際,向有關人士提出上述意見,以供參考,誠野人獻曝之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