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4

練乙錚:綠營大敗只因3%選民變色

【信報-香島論叢】台灣第七屆立委選舉,泛藍與泛綠取得的議席數,是八十六對二十七,泛藍大勝;泛藍當中,國民黨佔八十一席,即立院總席數(一百一十三)的百分之七十一強;因此,不少新聞標題乾脆說國民黨大勝,更為哄動。的確,如果對照○四年十二月上屆立委選舉,國民黨只佔總席數的百分之三十五點一,剛巧是這次的一半,則國民黨這次豈只大勝,簡直是狂勝!三年之內,如此翻了一番,世界上少有!

對此,一般評論家的解釋是:(一)陳水扁大事操作統獨議題,令中國震怒、美國反目,引起愈來愈多台灣民眾反感;(二)第一家庭成員多人牽涉貪腐,包括總統本人、第一夫人、女婿、襯家,台灣人看了噁心;(三)民進黨只懂操控政治,置經濟、社會於不顧,人民的荷包縮水了,自然背向。這些無疑都是正確合理的解釋,但是完全不足夠,因為按選民所投泛藍與泛綠票的比例看,兩次立委選舉之間的變動不大;上一次的藍綠票比例為 1 : 0.77,這一次則為 1 : 0.68。從綠營轉投藍營的票,上限是三十萬張左右,只佔這次投票總人數的百分之三【註】,小賺而已,絕對解釋不了泛藍立委從上屆略為過半,變成這次佔七成有多的局面!要了解最重要的原因,必須知道台灣立法院在兩次選舉期間進行的選舉制度大改革的內容,以及新制度的特性。

台灣由九○年民主化起,到○四年的立委選舉,用的都是多議席選區政黨票比例代表制(簡稱比例代表制),每個選區裏,參選的政黨都開列一張幾位參選人的名單,每個選民只投一票,選擇支持某一個政黨;政黨按選區中各自得票率得出自己的名單上有多少人獲得議席。這個制度是香港人熟知的。可是,二○○五年的立委選舉改革,改變了這個做法。議席總數從二百二十五減至一百一十三,而此數額的議席當中的七十三席,改為分區單議席簡單多數決(簡稱多數決);以比例代表制決出的議席數,下降至三十四。(還有六席是兩個原住民選區每區三席,以比例代表名單制決出,但長期以來都是藍營鐵票,本文可以不理。)這次立委選舉,按比例代表制決出的三十四席,泛綠佔了十四席,藍綠比例為 1 : 0.7,完全準確反映藍綠各自支持者總票數比例。若所有議席都按比例代表制決出,藍、綠議席數應為六十六對四十六,而不是實際結果的八十六對二十七。很明顯,正是因為這次大部分議席改用多數決決出,藍營才能化百分之三的小賺為狂勝!

這個結果並不奇怪,它只不過反映了一個普遍規律。著名的法國政治科學家杜弗傑(Maurice Duverger, 1917-)早於上一世紀中葉就指出,多數決和比例代表制有兩個重要實戰效果分別;用他的理論分析台灣這次立法院選舉,分毫不差。首先,杜氏指出,多數決不利於小黨的生存和發展,卻能很好地保存兩個大黨輪流做莊、雄據天下的局面;比例代表制則剛好相反。這就是選舉政治學者所謂的「杜弗傑定律」。它解釋了這次台灣立委選舉中的小黨泡沫化現象:幾乎所有小黨都從立法院消失了,親民黨和台聯上次分別得三十四席和十二席,這次親民黨只剩一席,台聯則連一個議席都爭不到,其他小黨如新黨、農民黨、紅黨等,就更不用說。泛藍選民都歸邊到國民黨旗下,加上部分淺綠人士轉投藍營,國民黨的得票就顯得特別多。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一點,杜氏認為,簡單多數決在兩個大黨對峙的局面下,對不孚眾望的執政黨的懲罰,是特別嚴厲的。舉一個極端例子便可說明:設藍綠兩黨支持者在各區中的比例都是 49 : 51,多數決之下,綠黨擁有百分之百議席;但執政期間,綠黨表現稍差,導致每區百分之二的綠色選民改為支持藍黨,則下一次多數決的結果,百分之一百變天,新一屆議席全由藍黨取得。換作是比例代表制,藍綠議席比例,前後屆都是一半一半左右,無明顯變化。這就完全解釋了為什麼台灣這次選舉,只百分之三的選民因不滿陳水扁、民進黨的八年執政紀錄而換了顏色,效果卻是藍營大勝、國民黨狂勝了。

這個結果其實也很不錯。台灣民主化十多年了,小黨有好幾次選舉的機會,仍然無法壯大,是時候讓其泡沫化,改讓一個新的選舉制度嚴苛地懲罰不稱職的執政黨;那樣,民主政治才能比較快地上軌道。

北京比較正面報道了這次台灣立委選舉結果,以及陳水扁辭民進黨主席事,原因不難理解;不少內地網民更雀躍三百,認為馬英九必亦於三月份的總統大選中勝出,統一因而有望。但是,按筆者上面的分析,似乎不一定如此。台灣的藍綠選民板塊其實並無大變,選總統用的是簡單多數決,杜弗傑效應無從發揮;就算馬英九最終贏得總統職位,他為了保住立法院中的大比數藍色議席,在統獨議題上並無很大迴旋餘地,因為只要他稍為過分偏向「統」,那百分之三的變色選民一歸綠隊,立法院便「打回原形」!馬的統獨立場當然要比極端獨派好得多,特別是在經濟方面,但他卻像一條下了錨的船,而那百分之三的變色選票,就像一個又大又重的錨,教他動彈不得。他一向提倡的「不統不獨」局面,由是更加牢固。美國因而是這次選舉的最大贏家。

筆者寫畢此文之際,留意到與台灣立委大選同日舉行的,還有一場同類「選舉」,在海峽彼岸進行:全國人大台灣籍代表十三人選出了。據中新社報道,十三位代表大都是在大陸出生的台胞,由一百二十二名協商選舉會議成員由全國三十三個單位民主推舉產生,「具有廣泛代表性」。最後這七個字是港人耳熟能詳的。

註:比較這兩屆台灣立委選舉,綠營支持票從四百二十三萬降至三百九十五萬,少了不足三十萬,佔這屆有效總票數九百八十萬的百分之三;藍營票則從五百四十九萬增至五百八十三萬,剛好加了三十萬多一點,大約全是從綠營搶過來的,故藍綠選民板塊變動其實極微小。